520小说吧 -> 古代bet36365网址 -> 改嫁皇妃:弃妇有新欢: 第170章 番外:慕容飞扬(完结)

第170章 番外:慕容飞扬(完结)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改嫁皇妃:弃妇有新欢最新章节        下一章

    阳光灿烂,鸟语花香,初春的早上,空气里带着青草的香气。天上云朵洁白,像是新弹好的棉花,软软的飘着。不时有鸟儿穿云而过,留下一阵悦耳的鸣声。

    梁国青鸾殿的偏殿外,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

    “有道是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滚滚长江东逝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死,就比泰山海中,死在娘们肚皮上,就比鸿毛还轻。大丈夫存活一世,就是要立下一番惊天动地的基业,跺一跺脚,要山为你颤抖;呼一口气,让海都给你让道。这样的男人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说话的孩子不过七八岁的模样,长的白白净净,穿着金色四爪蟒袍,梳着简单的发髻,脸蛋还有一点婴儿肥,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像是浸在水里的葡萄,亮晶晶,水汪汪的。此时此刻,这孩子正站在枯萎的梅树旁的一块褐色石头上手舞足蹈,一张嘴就是脆生生的一串,说得那叫一个神采飞扬,那叫一个慷慨激昂。

    “好!飞扬皇子的诗词简直辞藻华丽,颇有深度!”一位身穿蓝色锦袍的少年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

    “飞扬皇子不仅诗做的好,说出的道理简直是振聋发聩,直指人心!过不了不久,一定会做出跟皇上一样的功绩!”另外以为身穿蓝色锦袍的少年也附和道。

    这位飞扬皇子听了两人的话,嘿嘿一笑,挑了挑眉毛说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你俩说的话虽然虚伪,但是——我喜欢哟!”

    两位蓝衣少年听了飞扬皇子的话,对视一望,心照不宣的捏了一把冷汗。眼前的这位皇子,虽然只有七岁,但是却一身神通,简直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平生最擅长的便是捉弄别人。上到朝廷一品大员,如普桑普太尉,大军师晏独孤,下到五品禁军侍卫,皇上的贴身侍女,只要在这梁国帝宫出入的人,便没有一人能逃脱过他的恶作剧。所以,大家亲切的称呼他为“混世魔王”!可想而知,这两人长期陪伴在他的身边,内心的阴暗面得有多大!

    “唉,真是无聊!最近宫里的人都太没意思了,捉弄他们都不生气!”飞扬皇子唉声叹气的说道。

    这句话在两位蓝衣少年听来,简直就是平地惊雷,他们惊恐的对望一眼,说道:“皇子,我刚刚想起来,咱们到了去文苑殿学兵法的时候了!”

    “对,对,咱们已经连续三日未去拜见太傅了,回头等皇上回来,太傅又要去皇上那里告我们的黑状了!”

    听到太傅这两个字,飞扬皇子的眉头忽然皱了皱,一双眼睛深深的眯起,顿了几秒钟没有说话。

    蓝衣少年们一看这情境,应该是能及时阻止一场“腥风血雨”的恶作剧,心中正在欢喜。却听到飞扬皇子说:“哼,上回太傅那个老家伙害我被父皇关了半月的禁闭,我还没找他算账,这回父皇不在家,看我怎么收拾他!我们走!”

    “这……这……使不得啊!皇子!”其中一位蓝衣少年想要阻拦,却被飞扬皇子一个眼神,吓的紧紧闭上了嘴巴。

    吾苍历五百八十九年,四月十六这一天,梁国皇帝唯一的儿子飞扬皇子正带着两名陪读侍从其实匆匆的杀往文苑殿,他手里还拿着几包从御膳房偷出来的鸡蛋,脸上带着狡黠的坏笑,看来又要有什么人倒霉了!

    “诶,那不是太傅吗?文苑殿好像有客人,我们还是别去了吧!”蓝衣少年远远望去,正看到太傅和一个男子并肩而走,似乎在讨论着什么开心的事情。

    “哼,待会儿等臭鸡蛋摔在你脸上的时候,看你还能不能开心起来!我的将士们,跟随我,冲啊”飞扬皇子激情澎湃的喊道。

    比起飞扬皇子,两名蓝色少年显得兴意阑珊,他们象征性的举起手中的臭鸡蛋,慢吞吞的跟在飞扬皇子的身后。

    “太傅!我给你送礼物来了!您要不要看一看!”飞扬皇子大声唤道。

    太傅听到飞扬皇子的声音,不由皱了皱眉头。他下意识的转过身去,刚巧看到飞扬皇子手中拿着一包什么东西,朝他飞奔而来。他看飞扬这架势,一时半会儿估计是刹不住脚步的,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

    果不其然,飞扬皇子压根都没有想要刹住脚步的意思,佯装马上跌倒的样子,一把将手中的臭鸡蛋扔向了太傅!

    然而,太傅一届老人家,怎么可能抵挡的住这样的阵仗。正在他惊恐之余,左右躲闪之际。他老人家身边的客人飞起手中的折扇挡在太傅的面前。刹那间,数十个臭鸡蛋狠狠的打在了那人的折扇之上。

    飞扬见自己的计谋失败,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夺过蓝衣少年手中的东西,声东击西,这么嗖嗖两下,一枚打向那人作为掩饰,一枚仍然打向太傅。

    那人嘴角微微上扬,折扇飞起旋转,不仅接住了最后两枚鸡蛋,且在空中选中一圈后,直直的冲飞扬而来。然而飞扬也不是吃素的,小小年纪已经在帝宫武堂排行榜上排名前三,其中稳居第一的是他的父皇慕容棘!

    只见飞扬马步扎稳,手腕轻转,一眼看破扇子旋转的方向,伸手之间,扇子已然落入他的手中。

    “好功夫!”那人禁不住喝彩。

    “那是当然!”飞扬得意的举起扇子,故作风流的扇了扇。可是,他却忘了,刚刚他扔出去的数十枚鸡蛋全部都在这扇子上沾着,此时扇子的惯性已失,臭烘烘的鸡蛋一个不拉的全部掉落在飞扬皇子的身上,顷刻间散发出阵阵的恶臭!

    “你!”飞扬皇子抬头正要骂人,可定睛一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皇子,您没事儿吧!”蓝衣少年见主子一身的狼狈,抬头便骂道:“你这不长眼……皇上!”

    两名蓝衣少年噗通一声齐刷刷的跪了下来。

    “父皇!!!”飞扬皇子顾不上自己臭烘烘的身体,飞身想要抱住慕容棘。却被慕容棘无情的抵住脑袋,不准他在靠前一步。

    “臭死了!死小子!赶紧滚一边去!”慕容棘虽然嘴里骂着飞扬,可是眼睛却笑成了一弯月牙,那月牙里充满了宠溺。

    “父皇,您去开拓边疆,一走便是半年,孩儿好想你啊!”飞扬一边撒娇,一边把身上的臭鸡蛋抹掉。

    “是吗?想挨我的拳头了吧!臭小子,竟然又对太傅大不敬,上次揍你是揍轻了!这回看我怎么收拾你!”

    “父皇,只要你能让我跟你一起去平定四海,就是一天被您揍个十回,孩儿都愿意呐!”

    慕容棘听了飞扬的话,觉得这孩子又开始说傻话了,只是扯开嘴角笑了笑,转身对太傅说道:“让太傅见笑了,这孩子怕是被他母后惯坏了!”

    谁知,一向对飞扬极其头疼的太傅捋了捋胡须,慢悠悠的说道:“皇上哪里话,老夫倒是觉得,飞扬皇子七门功课有六门都是不合格,可是唯独一门功课极其擅长!”

    “哦?是哪一门?”慕容棘问道。

    “古穆兵法!”太傅朝慕容棘点了点头,有许多意义尽在不言之中。

    “我明白了,太傅!”慕容棘朝太傅微微一笑,然后施以学生之礼,揪着飞扬皇子的耳朵离开了文苑殿。

    “父皇,您怎么今日回来了?”飞扬皇子急切的问道。

    “因为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啊!”慕容棘故作神秘的说道。

    “什么日子?”飞扬好奇的问道。

    “小孩子问那么多干什么,文清文雨,带着你们主子沐浴更衣,看住他,不到酉时绝不许他踏入青鸾殿半步,否则你们两个就以死谢罪吧!”慕容棘的眼睛划过一道寒光,吓的文清文雨不停的哆嗦,嘴上连忙说“遵命,皇上。”

    当慕容棘踏入青鸾殿的时候,刚好看到无笙一袭白衣垂地,一只手抵在额前,眼睛眯着,似乎是在小憩。慕容棘蹑手蹑脚的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坐在她的身边,仔细的端详着她的脸庞,那张令他日思夜想,寝食难安的脸庞。

    无笙似乎觉得有人在她的身边,她闭着眼睛问道:“元宝,是你吗?”

    慕容棘撇了撇嘴,故意拉了拉无笙的衣裙,无笙假装生气的说道:“别闹了,元宝!”可是仍旧没有睁开眼睛。

    慕容棘终于忍不住,一把将无笙从软塌上抱起,紧紧的将她搂在怀中。无笙警觉的睁开眼睛,手刀便要打下去,却发现抱着自己的竟然是远在边疆的丈夫。

    “你怎么回来了?”无笙惊喜的说道。

    “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慕容棘问道。

    “今天,四月十六。我们的成亲纪念日!”无笙开心的合不拢嘴。

    “对啊!千里迢迢跑回来,给你个惊喜!怎么样,有没有被我的诚意打动!”慕容棘将满是胡渣的下巴顶在无笙额头上,不停的来回摩挲。

    “哼!什么诚意?连个礼物都没有!”无笙故意嘟起小嘴,不开心的说道。

    “礼物!”慕容棘想了想,说道:“我有带啊!”

    “在哪?”无笙看着手中空空如也的慕容棘,不相信的问道。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慕容棘的眼睛微微眯起,性感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朝着无笙的唇就吻了下来。

    这一吻,简直就是天荒和地老。内殿之中,无笙早已经拆横发乱,娇喘吁吁,两人的衣物也随着这个吻一件一件的飞了出去,飞满了整个内殿。

    “棘……”

    “无笙……”

    牙床吱吱作响,暖账温度炙热,直到内殿里香炉的灰染尽,慕容棘积蓄已久的浴望才宣泄而出。云收雨歇之后,两人相拥而卧,无笙靠在慕容棘的怀里,紧紧的闭上眼睛。

    突然,无笙抬起娇媚的眼睛,咬着嫣红的唇,开口问道:“慕容棘,你近些年都在边疆平定战乱,有没有遇到异族的如花少女!你会不会觉得我越来越老,然后有一天突然带回来一个女子!”

    慕容棘斜着一双凤眼盯着她,见她发丝凌乱,香汗淋漓,刚刚熄灭的火焰,不由得又燃起了熊熊烈火。

    “我马上用实际行动告诉你,我会不会带其他女子回来!”

    邪魅的声音突然响起,第二轮风雨,瞬息而至。

    一连大战两场之后,无笙累得眼睛都睁不开了,靠在慕容棘的怀里,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慕容棘为她擦去额间的汗水,盖上被子,然后将她抱在怀里,轻声说道:“我爱你,永远!”

    第二日bet36365真正的网址,慕容棘收拾好行装,让花溪带给太傅一个消息,说他将慕容飞扬带到边疆历练,半年后回来。

    这个消息传来,文苑殿上至太傅下至扫地杂役都举杯欢腾,终于送走了这个混世魔王!太傅更是老泪纵横,一把老骨头终于得以休息,他这一生尤其悲催,先是经历了慕容棘这个人间阎王,后又经历了慕容飞扬,说出来都是一把辛酸泪。

    然而慕容飞扬七岁随父从军,从此一生再无安稳日子。他的一生功绩可谓写满了整个红川正史和野史:慕容飞扬十岁收复梁国边疆,十三岁打开卫国边界大门,十五岁攻破敦陵皇城,联合卫国当朝辅政王卫子欣,彻底将杜离生一党扫灭干净,随后卫子欣甘愿让出皇位。十七岁攻破澐国帝宫,在明媚河畔与舅舅澐灭签订附属协议,澐国无条件为梁国属国。十年后,澐灭因病去世,二十七岁的慕容飞扬再一次南下功澐,将澐国彻底收复!

    吾苍历六百年整,红川大陆经历了千年的分裂后,终于被慕容飞扬统一。正史上称之为飞扬大帝;然而一些野史上也记载了他的另外一个名字:元宝大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