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豪门总裁 -> 逐道三千界: 第二十九章 夺得道真名混元

第二十九章 夺得道真名混元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逐道三千界最新章节        下一章

    但见刚才悟出这篇道经第一句便是:前法不足法,天道不足畏,大势洪流,浩浩汤汤,谁言今不入古,古法定然胜今,概大道变迁······

    太玄不禁愕然,这是刚才自己悟出来的证道玄经么?

    太玄再仔细查看这篇功法,发觉如今的“混元无极宝典”汲取了所有玄妙宝经的精华,任何一部分,都比过去更加适合自己来修炼。

    不过说来也是,自己得到的诸多玄经全都是上古传承,这么多年过去,天地法则早就开始慢慢变化,天地灵气更不似上古年间那般充沛,而且先天灵气更是蜕变为后天灵气。

    当然,这次悟道收获最大的不是悟出属于自己的道经,而是借那和小石片同源的白色玉坂中道人大道天音,彻底摒弃了那些自己得到的玄经道法,从此之后不虞仍在别人算计之中。

    而且,还有那两样收获,当真是最好不过了,太玄想到这里,心头一转,一件神秘的灰色道袍披在身上,而腰带却是黑色丝絩,这道袍和腰带闪烁了两下,便消失在太玄体表本来穿着的月白金丝道袍之上,再看不出半点玄妙!

    太玄心神再一感受体内诸多小世界,发觉这诸神之间联系却是更加紧密了,念头一起,太玄周身冒出各种先天灵气,诸多“先天之神”飞了出来。

    头顶飞出先天混元气,凌空一分,生出太极,太始,太易三神。

    双眼飞出先天太阳太阴二气,化为太阳太阴二神,成金乌玉兔之形。

    口中飞出先天雷神夔牛,鼻中飞出先天风神黄鸟,五脏生出先天庚金、甲木、壬水、丙火、戊土五行圣兽五神。

    后背脊柱飞出先天艮山之神,下丹田地府之中飞出先天坤地之神酆都大帝,中丹田之中太极之神身后飞出先天帝皇之神。

    一时间,这黑崖下算上太玄本尊的先天太极之神,共立着一十六尊绝顶天仙。

    这若是让外人知晓,只怕倾道佛魔邪四道所有修真之人之伟力,也要杀死太玄。

    只因太玄这十六尊天仙之神分立三方,一旦时机成熟,便搅动天下风云,任谁看到也知道居心叵测。

    太玄缓缓扫视着自己的这十几尊天仙分神,再望向远方,那乾坤交替的泰岳,那南明帝畿的“玄天圣宗”,那川蜀的大西王朝,最后,看向那蜀山深处的峨眉······

    此时,风起······

    太玄沉思片刻,回转心神,念头一转,五行圣兽五神直往广东,仍去那“玄天圣宗”;先天帝皇之神仍带着先天雷神、先天艮山之神返回川蜀;太极、太始、太易三神仍去泰岳,看诸神之遁光,隐隐有“金乌化虹”之精髓,却是太玄悟道之时参悟而出的。

    只留先天太阳太阴二神,先天坤地之神,先天风神。

    太玄又道:“金乌、玉兔、黄鸟,三位道友,请去吧!入这蛮荒之中,以那无数奇珍异兽,天才地宝,打下一份基业,似那万年朱果,万载青空,皆是大好机缘!”

    先天太阳之神笑道:“昔日大日之精先天金乌,东皇太一,妖帝帝俊聚八荒六合之妖族,立统御乾坤之天庭,贫道虽不敢妄言似这两位妖皇一般,可是,这“蜀山”世界,诸多妖类当以我为尊”!

    “既这般,贫道几人且去!”

    说罢,先天太阳之神金乌,带着先天太阴之神玉兔,先天神风之神黄鸟,身化一道金光隐入莽荒深处!

    太玄也收起先天坤地之神,凭虚御风,北上昆仑。

    太玄将诸多分神分散下去,布子天下,自身上这昆仑自然也是为了布局谋划,行至那山高路险的川西边陲之时,只见眼前乃是以处高峰险壁,枯木乱石林立,一派穷山恶水之景象。

    尤其是不远处四座高峰,恍如门户一般,各立一方,围成一圈,更有无穷煞气,毒气,瘴气诸般污秽之气汇聚,阻隔了太玄的云头。

    太玄眉头一皱:“好一处险山恶水,这般无穷煞气,却不知是什么地方?”

    太玄带着满腹疑窦,落下了云头,来的眼前这山谷之中。

    只见此处和普通山谷没有什么两样,最多也就是更加荒凉,怪石嶙峋,各种古木参天,十分隐秘,更有诸般晦气荡漾,可以蒙蔽人的神识。

    太玄正探查间,却见一个一个身材窈窕,姿容冶荡的女子自这一片瘴气之中飞了出来,下身裙裳短的连翘臀都显漏出来,看那一身妖风,满面邪气,便知不是好人家的女儿。

    太玄正欲相问,这女子便娇笑道:“哟,哪里来的这般俊朗英杰的小郎君,风采当真不凡,也省了我下山的工夫。来,小弟弟,姐姐带你去赴巫山云雨,做那人间至乐之事!”

    说着便扒开领口,半遮半露地显出一片耀眼地雪白,那深深的沟壑竟能勾人的魂魄似的,却是已经用了勾魂之术。

    太玄没想到当今天下还有这般不知死的邪魔外道在他面前显露这般邪术,须知二十年间,太玄铸就峨眉大师兄名号的手段又岂是凡俗?死在他手上的邪魔外道也是不少的!

    见这女子这般行径,太玄双眼神光一闪,望向这女子,这女子见太玄目光炯炯的看着她,只待这美少年已经被自己的邪法所勾引住,得意一笑,正莲步轻移,走向太玄,蓦地,一头栽倒在地,死在当场,却是太玄以双眼异能消弭此女元神,将之杀死。

    接着,一道残魂自这女子尸体上浮起,也不做声,直飞向那瘴气,就欲遁逃。

    太玄心头一动,下丹田中,地府小世界那“六道轮回盘”轮转,这女子魂魄一下便被吸摄过来。

    太玄施展搜魂之术,一看,这才知晓这女子是何人。

    这女子乃是当年与峨眉并驾齐驱,乃至压上一头的五台派太乙混元祖

    师的小弟子朱洪之妻。

    也不知此人天性薄凉,还是受了峨眉的蛊惑,在第二次论剑的时候,将防御至宝太乙五罗烟并五台派道书“混元道真”一并偷走,从而导致太乙混元祖师在第三次斗剑之中,失了护身至宝遭遇到正派诸人的围攻而身死道消。

    他不知道是深谙广积粮,深挖墙,缓称王的真谛,还是有自知之明,知道举世皆敌。

    盗走法宝道书之后,伙同妻子一起逃到了四门山这个穷乡僻壤躲藏起来。

    可是说来也是天意,这“混元道真”乃是五台镇教道经,太乙混元祖师自然下了禁止,这般绝顶天仙下的禁止又岂是好相与的,这些年来朱洪躲在此地想要修炼这门道经,可是却一无所得,只能继续修炼以前的魔功邪法!

    寻常之时,和妻子二人偷偷下山分别摄取俊男少女上山采补阴阳,修炼邪法,今日这朱洪妻子下山摄取俊男,采补阳气,一下便遇见了太玄,银心一起,想勾引太玄反倒丢了卿卿性命。

    太玄掌中阴阳二气流转,将这朱洪妻子魂魄化为云烟,冷声笑道:“好个狼心狗肺的叛徒,今天既然撞到我的手上,也是你不走运!且让我来送你归西!”

    太玄一抖衣衫,直接走入这煞气、瘴气之中,却见光华一闪,密密麻麻的禁止显化出来,这些禁制都被朱洪因势利导,匠心独运,勾连天地,不仅气势不俗还隐匿在自然环境之中,不怎么显眼。

    看来这朱洪得太乙混元祖师宠爱,能够接触到太乙五烟罗,“混元道真”这些至宝,倒也不全是废物,还是有两把刷子。

    可是本事决定眼界,似朱洪这般地仙道果都未成之人,任其匠心独运,他精心布下的禁止在太玄这般人物面前还是不足一哂,如同小孩子过家家一般。

    也不见太玄如何动作,身周炫光一闪,一步便跨了进去,而这些禁止却动都未动。

    太玄突破这山谷,进入地底之后,直入地洞之中,只见里面层层黑烟弥漫,其中更是隐现点点赤芒火星,沉浮不定,变化无端,正是旁门有名的禁法——黑纱锁魂法。

    所谓黑纱锁魂法,乃是采集将要死去之人身上凝聚的生死二气,及至七七四十九人,将所得的生死二气埋于天地阴气汇聚之所,待过一十四天,内中不间断的使用秘法炼制。待得生死二气借阴气秘法之助,趋死枉生,这得来的死气因看上去恍如黑色轻纱层层叠叠,便称之为黑纱。

    此种黑纱与一般人死后采集到的死气不同,因是由生死二气合成,逆转生死而成,故平常之人都不能发觉死气侵袭。且此物最喜夺人生气,灭人生机。偏又暗含天地间生死定律,大衍妙用,除却刚开始采人生死二气时,夺了那四十九人几天性命,稍嫌狠毒外,倒也算得上是正儿八经的上乘禁法。

    可是这般禁法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元神境之人布下禁止,而且,太玄下丹田中“地府”小世界乃是观摩昔年“诛仙世界”六道轮回阴司之地凝成,针对这般生死二气,却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太玄下丹田中“地府小世界”先天坤地之神酆都张口一吸,这所有黑烟便源源不断的被吸收进了太玄下丹田中,完善那“地府”小世界。

    太玄在这漫天黑烟禁止之中如履平地,仔细探查着那朱洪所在。发现头一间石室,却是朱洪平时修炼的静室,里边止摆了两尊蒲团和一尊石质的香炉。

    太玄元神之力扫视,连找了几间石室都未寻找人影和宝物。

    一直到了最后一间石室,只见这间石室之中,十来个年轻清秀少女浑身上下再无丝缕遮羞之物,就这么扭着白花花的身子在这大厅之中跳起舞来,一时间臀波乳浪摇动。

    而一个中年汉子,正骑在一个嘴唇、俏脸皆惨白的十几岁的少女身上驰骋着,随着这汉子身子耸动,这少女身上元阴缓缓被其吸收,脸色也更白了一分,再看其余众女子,虽是在舞动,可是个个目光呆滞,如同木偶,而且那胸前两座肥硕小山已经有些下垂,而且山尖和和嘴唇一样都透着灰白色,显然真阴早被人采补将近,再无几日活路。

    太玄一看便知这些女子当是被朱洪摄来采补元阴的良家女子,而那汉子不出所料便是朱洪。

    太玄一步跨出,这石室大门化为齑粉,朱洪却是机警,身子一动,将这少女挡在自己身前,又不知从哪摸出一把黄色剑光飞剑,挡在二人身前。

    朱洪本来想着有人打破自己寝室大门,定是强敌,待看到是一个年轻清秀道士,却放下心来,只以为是自己夫人掠来采补的,等不及了才打破了洞门,这事以前二人也是有过的,忙嬉笑道:“哪来的小兔爷儿,倒是长得好皮囊,夫人,让你这般等不及?”

    又扫视着四方,却不见自己夫人身影,正疑惑间,一把栽倒在地,连鬼魂都不见,却是太玄灭了他的魂魄。

    太玄看着这十几个少女,叹息一声,左目射出神光,顿时,这十几个少女变化为飞灰,只留魂魄飘在空中,蓦地,怨气冲天,这十几个少女鬼魂眼中尽显怨毒之意,纤细的双手竟萦绕淡淡的黑气,指甲渐渐伸长,怨念淤积眼看就要变成厉鬼!

    却是死后终于不受朱洪邪法禁止,想到这些日子以来如同兽类一般的淫行,又想到年轻便被采补元阴而死,生出无穷怨气来!

    太玄头顶显化斗大功德金轮,照在这十来个少女魂魄身上,将她们身上怨气,鬼气消弭,这十来个少女魂魄这才清醒过来,个个咿咿呀呀的哭着,可是却无半点泪水,只有淡淡阴气。

    太玄叹道:“非是贫道不救你们,而是太晚了,你们已经油尽灯枯,大限将至,我即便是以法力填充入你们体内也无济于事,就像一个四面漏风的破口袋,再怎么往里面鼓风,这口袋也填不满,你们且投胎去吧!”

    听闻此言,这十几个少女魂魄身子一振,渐渐变得模糊,成了一缕游魂也不知转世到何处去了。

    而这时,太玄才有暇探查这间石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