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现代bet36365网址 -> 乔少,您妻子又闯祸啦: 第436章 千万不要走漏风声

第436章 千万不要走漏风声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乔少,您妻子又闯祸啦最新章节        下一章

    大概是已经将鹿语溪当成了自己的倚靠,上了飞机之后,秋清泽一直都缠着鹿语溪不放。

    修长的双腿交叠着,云渊在座椅里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眼角的余光时不时的在秋清泽的身上睇过,他忍不住轻啧出声了:“真是没有想到,秋清泽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

    闻言,鹿语溪拿纸巾的动作微顿了下。

    眸光不经意的在秋清泽一脸纯真的样子上拂过,她轻轻的喟叹了一声。

    身子微微的向云渊的身边偏了偏,她刻意压低了声音:“如果真的是意外就算了,如果他变成这个样子真的有秋心露的功劳,那……”

    说到这里的时候,鹿语溪突然有些说不下去了。

    虎毒尚且不食子。

    如果这事真的跟秋心露有关系,那只能说她太过狠毒了。

    伸出手轻轻的在小腹上轻抚着,鹿语溪简直有些不敢想象——明明他们的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不是吗?

    似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云渊的眸光微不可闻的忽闪了下。

    “现在秋心露已经差不多疯了,我们不能够用正常人的逻辑来思考这件事情。”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弯起,他在太阳穴的位置轻叩了下,一脸若有所思的压低了声音:“其实,那天晚上喝酒的时候,我从秋岳的话里听出了一点端倪。”

    “什么?”云渊开口的一瞬,鹿语溪就觉得自己的神经紧绷了起来。

    她猛地转过头看向了云渊,一双眸子里熠熠生辉的闪烁着光芒。

    几乎是下意识的朝着秋清泽的方向看了一眼,云渊将声音压得极低。

    他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秋心露的母亲并没有去世,目前被关在一家疗养院里。”

    闻言,鹿语溪看着云渊的眸光逐渐变得诧异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云渊这么说的时候,她莫名有一种正在靠近真相的错觉。

    “知道是什么病吗?”

    “我想要趁着秋岳喝醉的时候打听的,不过……”双手轻轻的摊开,云渊的眉眼之间染上了一抹无可奈何。

    见云渊这个样子,鹿语溪勾着唇浅浅一笑。

    瞧着云渊的样子,秋心露母亲的病情,他应该没有打听出来吧?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这也算是一种的收获。

    到了关键的时候,他们说不定可以靠着秋心露母亲的事情制衡一下。

    心里正想着事情的时候,秋清泽的脑袋俨然已经靠了上来。

    虽然现在的秋清泽只有几岁孩子的智商,但毕竟是一个活生生的大男人。

    他的脑袋依偎上来的一瞬,鹿语溪本能的挺直了后背,动作很是僵硬。

    见状,云渊用手指在秋清泽的额头上轻弹了下,用一种开玩笑的语气道:“这人虽然痴傻了,不过还挺会占便宜的。”

    说话的时候,他用手在鹿语溪的肩上轻拍了下,示意着道:“我们换一个座位吧,要是现在的这一幕被寒时看到了,他恐怕会剥了我的皮。”

    被秋清泽倚在肩上,鹿语溪总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

    现在被云渊这么一说,她顿时如获大赦了。

    不过两人才刚换了位置,秋清泽嘴巴一扁,顿时就要闹了。

    云渊一俯身将唇凑到了秋清泽的耳畔,用一种冰冷而恶质的语气威胁着道:“你敢哭一声,我现在立刻把你从飞机上丢下去信不信?”

    似是为了增加话里的真实性,云渊还揪着秋清泽的衣领往机舱的窗边靠了靠。

    看着外面的云层,秋清泽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他的样子委屈到了极点,但却不敢再开口了……

    闭着眼睛蜷缩在了座椅里,不消多久,秋清泽就睡着了。

    视线落在眼角的一滴泪上,云渊轻嘶了一声,这才缓缓的收回了视线。

    手指轻轻弯起,他慢条斯理的在膝盖上轻点着:“我们带着秋清泽回来的时候,暂时还不能够让秋心露知道吧?”

    闻言,鹿语溪缄默了片刻。

    并没有直接回答云渊的问题,她轻轻的撇了下嘴角:“我们把秋清泽带回来的时候,秋岳那边会走漏风声吗?”

    他们这边做足了保密工作也没有用,关键还是要看秋岳的。

    “不会。”涔薄的唇轻抿着,云渊轻轻的摇了摇头:“秋岳是一个利益至上的人,在我看来,秋心露对于秋岳来说已经是一颗废弃的棋子了。”

    利益和一颗废棋,孰轻孰重?

    鹿语溪微不可闻的轻点了下头,遂道:“那就按照你说的去做吧,要是秋心露知道我们把人带了回来,不知道她会不会恼羞成怒的杀人灭口?”

    “待会到了机场的时候,我们分头行事。”手轻撑在太阳穴上,云渊慵懒的半眯着眸子:“一会我让保镖送你回来。”

    “我暂时不想回家。”视线越过了轻薄的云层,鹿语溪的眸子里带着一种令人难以捉摸的光芒。

    唇角缓缓的上翘着,她的声音里透着一点淡淡的嘶哑:“我想要过去看看寒时,顺便跟他谈谈后面的计划要怎么进行。”

    硬生生的被塞了一嘴狗粮,云渊突然觉得有些难以下咽了。

    喉头轻滚着,他用力的咽了咽口水,一顿一顿的道:“行,那我找人帮你安排。”

    微微侧过了身子,他又自言自语的嘟哝了一声:“我先安顿好秋清泽,今天就不过去给你们当电灯泡了。”

    ……

    下了飞机,鹿语溪和云渊分头行事。

    不管短短几天的时间没有见,乔寒时看上去又消瘦了不少。

    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他看着鹿语溪的眸子里面盛满了浅浅的笑意:“你回来了?”

    “嗯。”轻轻吸了吸有些微微泛酸的鼻子,鹿语溪轻咬着唇在他的对面坐了下来。

    她伸手想要去触乔寒时的脸。

    不过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手蓦地顿在了半空中。

    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乔寒时伸手凑了上来。

    指间相触的一瞬,隐隐有了一种触电的感觉。

    手指一弯,乔寒时用力将她的手握在掌心里。

    指腹轻轻在她的手背上轻轻摩挲着,动作是说不出来的缱绻温柔。

    “那边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吗?”乔寒时低哑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沙的。

    “嗯。”用力的一点头,鹿语溪嘴角噙笑,一脸小女儿的娇态:“我们已经把秋清泽带回来,不过现在不是让他露面的还时候,云渊打算暂时将他藏起来。”

    “这么做是对的。”乔寒时一脸若有所思的点着头,轻启着薄唇:“让云渊把人看好了,千万不要走漏风声。”

    上次的那具尸体居然跟已经活着的秋清泽DNA符合?

    他并不知道秋心露是怎么做到的。

    或许是秋心露用钱买通了检测的工作人员,亦或是其他的原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