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现代bet36365网址 -> 乔少,您妻子又闯祸啦: 第502章 拖字诀

第502章 拖字诀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乔少,您妻子又闯祸啦最新章节        下一章

    双手环抱在了胸前,乔寒时狭长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缝。

    轻轻的朝着云渊昂了昂下巴,他沉着声音问道:“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闻言,乔寒时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轻啧了一声,他朝着乔寒时摊开了双手:“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

    这话一出,乔寒时的脸色顿时一凛。

    “什么意思?”

    一脸轻描淡写的耸起了肩,云渊斟酌了一下语气,这才道:“之前你不是让我去跟名单上的人接触吗?我尝试着接触了几个,但每一个人提到这件事情……”

    说云渊叹息了一声,一脸无奈。

    显然,他应该是无功而返了。

    这样的结果早就已经在乔寒时的意料之中了。

    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淡淡的挑了挑眉,问道:“后来呢?发生什么事情了?”

    云渊抿着唇叹息了一声:“我给其中的几个人留了电话,他们刚才跟我联系过了。”

    闻言,乔寒时的唇角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眼角的余光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在云渊的身上拂过,他轻笑着问道:“他们改变主意了。”

    “嗯。”云渊点头应了一声,声音听上去有些闷闷的:“你说他们是不是被人授意了才这么做的?”

    这一招叫什么?

    ——请君入瓮吗?

    如果是其他的事情,说不定云渊就自己拿定主意了。

    但这一次关乎着乔寒时,他的心里始终都有些拿不定主意。

    一子落错,满盘皆输。

    如果真的因为他一个错误的决定引发了一连串的后果,那他可承担不起。

    思来想去,最终他还是决定将这件事情交给乔寒时做主。

    再说,乔寒时一脸老神在在的样子,说不定他的心里早就已经有了主意。

    “他们提出什么条件了吗?”

    闻言,云渊用手做了一个数钱的动作。

    在乔寒时有些不解的目光之中,他举起了三根手指:“比龚老头给他们的金额翻三倍。”

    乔寒时窒了一秒,果断的开口:“给他们!”

    “你说什么?”瞪着眼睛,云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呼吸有些浊了,他目不转睛的盯着乔寒时,一字一顿的问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么多人,三倍的金额可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我知道。”乔寒时有些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不徐不缓的道:“之前我不是已经说了吗?即使他们提出再高的金额也要给。”

    云渊缄默了片刻。

    攥成拳头的手在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上轻垂了几下,他拖长了声音:“——是,你说过这样的话。不过现在情况不是还没有明朗吗?”

    如果这是一个陷阱的话,那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人财两失!

    乔寒时不欲多做解释,只是道:“总之,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吧。一共需要多少钱,我晚些时候转给你。”

    话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云渊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我知道了。”深深的朝着乔寒时看了一眼,云渊转身走了……

    一个星期之后,赵姣醒了。

    虽然身体还虚弱,但却没有生命危险了。

    乍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鹿语溪顿时愣住了。

    有些不敢窒息的眨了眨眸子,她一脸懵懂的看着一脸喜气洋洋的云渊,狐疑的问道:“这……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在病房里养了几天身体,怎么一时之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其实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虽然全程参与了,但云渊的心里却没有任何的成就感。

    有很多事情,乔寒时都不愿意告诉他。

    得知赵姣醒来的消息,他旁敲侧击的问过乔寒时了。

    哪里知道乔寒时的嘴紧得跟河蚌一样,什么都不肯说。

    略忖度了片刻,云渊将花钱反收买了医护人员的消息说了出来。

    “我之前跟他们谈的时候,他们是咬死了没有谈话的余地,谁知道一转头的功夫,他们居然改变主意了?”现在提起这件事情,云渊依旧有些啧啧称奇的。

    将椅子往前挪了挪,他看着鹿语溪的眸子里泛着夺目的光彩:“语溪,这段时间乔寒时不是天天都陪着你吗?难道你就没有听到什么消息?”

    云渊的眼神颇有些八卦。

    将他的样子看在眼里,鹿语溪有些忍俊不禁的笑了笑。

    故意叹了一口气,她颇为惋惜的摇了摇头:“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微顿了下,她的眸子里迅速划过了一道促狭的光芒:“再说了,之前你不是让我少操心这些事情?还说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好好把孩子生下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一脸无辜的耸起了肩:“所以……”

    被鹿语溪的话堵了一个正着,云渊只觉得喉咙里涌起了一丝腥甜。

    恶狠狠的瞪了鹿语溪一眼,云渊负气的走了。

    看着云渊气鼓鼓的背影,鹿语溪笑得有些前仰后合的……

    赵姣才刚醒,乔寒时要忙的事情很多。

    一直到了晚上的时候才抽时间过来。

    他推开门的时候,鹿语溪正装模作样的捧着一本书在看。

    乔寒时的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兀自走上前,乔寒时轻弯着手指在书的一角轻叩了下:“别装了,你的书拿反了,难道你自己看不出来了吗?”

    自从云渊来过了之后,鹿语溪就一直在想其他的事情,哪里注意到书有没有拿反?

    偷偷的吐了吐舌头,她索性将手里的书反扣到了桌上。

    双手环抱在胸前,她颇有些狐假虎威的将乔寒时打量了一番,张口便道:“你有没有什么事情要跟我交代的?”

    闻言,乔寒时勾着唇笑了。

    手指在他的额头上弹了下,乔寒时反问了一句:“我应该跟你交代什么?”

    支吾了一声,鹿语溪有些语塞了。

    犹豫了片刻,她张口提醒着道:“云渊刚才来过了。”

    “嗯?”乔寒时一脸云淡风轻的挑了挑眉:“妈醒过来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

    “是啊。”将身子往床侧挪了挪,鹿语溪仰着头问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前几天乔寒时一直都陪着她。

    可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呢?

    乔寒时究竟做了多少事情?

    偷偷的用眼梢睇了乔寒时一眼。

    蓦地,鹿语溪的心微微有些发沉了……

    看着她的样子,乔寒时笑了。

    手指轻轻在她的额头上弹了下,乔寒时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晚点跟你解释。”

    这算是不愿意说?

    所以打算采取拖字诀吗?

    鹿语溪偷偷翻了一个白眼,终究是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