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国粹奇缘: 第二百二十四章 玉佩感应

第二百二十四章 玉佩感应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国粹奇缘最新章节        下一章

    望月拉着卫国的手说:“走,阿婆给你洗澡,换衣服。”

    看着望月老板对卫国的关心劲,风儿有些惊呆了,她还从来不曾见过老板对谁这么好过。于是,不敢怠慢,急忙给卫国准备洗澡水。

    望月把卫国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把他抱到了澡盆里,一边给他洗澡,一边研究他背上的神兽胎记。越看,越觉得熟悉,她脑海中再次出现了那块温润柔滑的玉,她印象中,应该是把那块玉打磨成了一块玉佩,图案为一尊粗眉鼓目、卷鼻龇牙的兽面轮廓;兽面上部饰卷云纹,两侧透雕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神”纹,“四神”位置的编排虽然因构图的需要做了适当调整,却仍然是两个相反方向的方位;配以庄重肃穆的线刻云气纹,尽管玉佩上的造型元素较多,因选用了浮雕、透雕和线刻等多种技法,作多层次的雕刻,使整个玉佩表面纹饰凹凸起伏,错落有致,浑然一体,其形象充满神秘色彩。

    不过令她奇怪的是,卫国的后背上为什么会出现同样的神兽胎记呢?难道这个孩子天生就与自己有缘?她看着这个胎记,竟有些发呆。

    风儿在门外,看着望月老板,感觉说不出的怪异。

    正在这时,沙儿拎着两包小孩用品回来了。看见风儿在门外,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不进去?”

    风儿回答:“老板在给卫国洗澡,感觉入定了。我不敢打扰,于是就在这里观察。”

    沙儿奇怪地问:“给小孩洗澡也能入定?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说着话,她往里瞧了一眼,发现老板看着卫国的脊背发呆,而卫国则拍打着澡盆里的水。

    看着这一幕,风儿悄悄地说:“你不是买了小孩用品吗?我觉的还是给送进去,免得一会给卫国洗好澡了,老板又是一身水。”

    沙儿回过味来说:“好,我这就进去。”说着话,她推门进了屋,取出两个橡皮鸭子放入了卫国的澡盆里,卫国看着水里的橡皮鸭子,很自然地拿到手中摆弄起来。这时,沙儿又取出些衣服、裤子放在桌上。

    看到沙儿,望月终于回过神来问:“沙儿,你回来了?”

    “嗯!”沙儿这时也看到了卫国的胎记,她很惊讶,不过她没有说什么。而是问:“老板,是不是该给卫国穿衣服了,免得一会卫国着凉了。”

    望月忙说:“对,你去拿一条浴巾过来,我这就把卫国抱出来。”说着话,她已经把卫国从澡盆抱出来,沙儿拿了浴巾过来,急忙将卫国包起来,并擦干了身上的水。望月给卫国穿上了新买的长袖衫和长裤,这个时间是秋季,气温还比较舒适。望月对沙儿说:“你陪卫国玩一会,我去把玩具木刀完成。”

    来到屋外,望月又开始雕刻玩具木刀刀把上的神兽,她有种越来越强烈的感觉,这些神兽她以前雕刻过,而且和卫国背部的胎记一模一样。这意味着什么呢?她的脑袋一阵剧痛,阻挡着记忆闸门的开启。

    ※※※※※※

    在淮海西路冯家小楼废墟的地窖里,云妙灵胸前挂着神兽玉佩,若有所思。她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梦中看见了卫国,卫国没有穿衣服,旁边有一个妇人正在仔细观看卫国背上的神兽胎记。而也就在这时,她看见她胸前挂着的神兽玉佩亮了一下,感觉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个神兽好像都动了一下。但是,当她睁开眼睛仔细观察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任何动静。她一时迷糊了,不知这是梦中的情景呢?还是玉佩上的神兽真的会动?

    而在这时,冯翎岩走近了她问:“想什么呢?这么专心。”

    云妙灵看向冯翎岩道:“我昨晚梦见卫国了,好像他和一个妇人在一起。”

    “真的吗?”冯翎岩有些惊喜,之后,接着问:“在什么地方呢?”

    云妙灵摇摇头道:“没有看见什么标志性的建筑,只是在一个房间里,那个妇人在研究卫国背上的胎记。”说完,指了指自己胸前的神兽玉佩说:“梦中这个玉佩亮了一下,四个神兽还动了一下。”

    冯翎岩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神兽玉佩说:“当初打开神秘箱子时,卫国背上的神兽胎记好像与这个神兽玉佩就有着某种联系。只是,我们并不知道其中的因果关系,难不成,卫国这次的失踪,与此有关?”

    “果真如此的话,那估计是冥冥之中注定的,我们也没有办法。”云妙灵说起了玄学。

    冯翎岩不置可否地说:“也好,这样的话,卫国的生命就无忧了。既然他后背上的胎记,是我们所不明白的,那么,如果有人明白,倒也未必是坏事。”

    “只是,我们的儿子,什么时候能找回来呢?”云妙灵依旧很担忧。

    “着急也没用,如果是天意,那就由天定吧!”说完,冯翎岩来到云妙灵的身边,又仔细观看了一会神兽玉佩。并说:“不如我们在寻找卫国的同时,再要一个孩子。”

    “如此兵荒马乱的,还要再生一个?”云妙灵吃惊地看向冯翎岩,之后,询问道:“爸爸、妈妈你安排好了吗?”

    “安排好了,暂时先住在那家钟表店里,这样就不用住地下室了。”冯翎岩简单地描述了现在的状况。之后又说:“我准备最近两天,找关系把父母送回去。”

    云妙灵担心地问:“坐火车还是乘飞机?”

    冯翎岩摇摇头道:“估计这两种方案在上海都行不通。我以为,要找辆车,先把他们带到杭州,从杭州坐火车或者飞机回去。”

    “哦,看来还真不容易,够两位老人折腾的。”云妙灵脸上不觉布上了一层愁云。

    “现在是安全第一,受点累,只要路上不出状况就好。”冯翎岩表现得无可奈何。

    “那倒也是,他们这一趟上海行,真是不容易啊!以后,估计想起来,对上海都有恐惧症了。”云妙灵依旧是无限伤感。

    “唉!想看一眼孙子,也没能如愿,还要一直揪心。”冯翎岩也是痛入骨髓。

    “嗯,是啊!妈妈本来还想让我和卫国跟着他们一道回去,现在卫国失踪,我们俩只能留在上海,不断地打听卫国的下落了。”说着话,云妙灵把自己的手放在了冯翎岩的手心里。

    “放心,我们一定会把卫国找回来的。”说着话,冯翎岩把云妙灵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