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楼边人似玉: 第183章 更衣

第183章 更衣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楼边人似玉最新章节        下一章

    宋立言以为自己听错了,脸上有一瞬的怔忪:“什么?”

    楼似玉抿抿唇,充满好奇地重复一遍:“你是谁?”

    声音干干净净,像外头地上的雪,一点矫揉的杂质也没有,不尖锐也不怯懦,就像陌生人擦肩而过,偶然问起名姓。

    然而宋立言感觉自己被谁捶了一榔头,闷中胸口,痛得连哼也哼不出来,手指蜷曲,徒劳地捏住自己的衣袖,紧握成拳。

    “不认识我了?”

    嗓子干涩得厉害,最后一个音甚至没发出来。

    怀里这人歪着脑袋打量他,半晌,眼里划过一丝赞赏:“你长得好看。”

    “……”哑然失笑,宋立言笑得双眼发红,收拢手臂将她重新拥紧,眉间蹙拢又无奈地抻平。她不记得他了,可竟还是会夸他好看,只可惜这点夸浅薄得很,远不及她当初说的生动。

    她当初怎么说的来着?

    大人很好,清明俊朗,举世无双。——说下这话来的时候她眼里还有泪,一身鲜血,眸子里却映出他的影子,专注又深情。

    回想起当时情形,宋立言脸色又白了两分,手无措地收紧,却惹来她一阵挣扎:“你……你松开,勒死我了!”

    “你若不跑,我就松开。”

    楼似玉不敢置信地“哈”了一声,推搡着他的肩道:“我要回家的。”

    “这儿就是你的家。”

    “你胡说什么。”

    舔舔嘴唇,宋立言凑在她耳畔轻声蛊惑:“饿不饿,想不想吃鸡汤?还有糯米烧腊和酥饼。酥饼是刚出锅的,皮薄馅儿多,外酥里甜,两面都沾了芝麻,咬下去就是满口香。”

    楼似玉挣扎的动静小了点。

    他抿唇,眼里总算有了些笑意:“还有鸡汤,早起我就熬好让人守着了,眼下若是想吃,正好熬得汤鲜肉嫩。”

    “卖糯米烧腊的那户人家幸免于难,已经在街上重新支起了小摊儿,你要是想吃,我让宋洵去买。”

    楼似玉吧砸着嘴琢磨了一下,放弃了挣扎小声道:“我想先吃鸡汤。”

    “好。”他终于松开她,以魂音吩咐了宋洵,又起身去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早给她准备好的衣裙。

    方才情急不曾在意,眼下冷静下来,宋立言才意识到这人未着寸缕。抱起来是没轻易松开,可一旦松开了,他也没好意思再正视,捧了衣裳递给她就转过身去,闷声道:“等吃完我找大夫给你看看。”

    “看什么?我好端端的。”楼似玉打量面前的衣裳好一会儿,拎起来嗅了嗅,乱七八糟地就往身上套。

    宋立言背对着她,也没瞧见:“你连我也不记得了,定是伤着了脑袋。”

    “嗯?”楼似玉挑眉,乱拢着衣裳就扑到他肩背上,狐性作祟地舔了舔爪子,然后问,“你同我是什么关系,我为何要记得你?”

    “……”

    很想答是十分亲近的关系,可脑海里闪过这半年来的种种,宋立言噎了噎,有些难以启齿。

    他伤过她、怀疑过她、对她动过杀心,光说后来的亲近,未免太无耻了些,他欠了她好多东西没还,如果算上利息,这辈子都还不清。

    思前想后,他犹豫地答:“欠债人和债主。”

    楼似玉来了兴趣,下意识地想摸身上的小算盘,却摸了个空。她怔愣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摇摇头揣进衣袖里:“你欠我钱了?”

    “人情。”

    “嗨,我还以为是欠了多少银子呢你这么紧张,人情有什么要紧,找机会还我就是,没必要这么严肃。”她摆摆手笑开。

    脸色有点黑,宋立言闭了闭眼,微怒:“银子也没少欠,你若走了,我便不还了。”

    微微一噎,楼似玉的神色顿时严肃,抓着他肩上的衣料沉声道:“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可别想趁着我不记得了就耍赖。”

    他轻哼一声,身子被她拉得倾斜,顺势扭头看过去,就见她将绣花的褙子穿在最里头,肚兜未着,外袍反穿着拢在手肘窝的位置,腰带凌乱,活像是个傻子。

    “你……”气极反笑,他伸手将她打了死结的腰带解了,“衣裳都不会穿?”

    楼似玉撇嘴,看他褪了自个儿身上的衣料,不耐烦地摆手:“谁家妖怪还穿衣裳的,就这样得了。”

    说罢就要下床。

    然而脚还没沾地,楼似玉就觉得腰上一紧,接着整个人都被搂了回去,后颈一暖,耳边有人咬着牙一字一句地道:“别、胡、闹。”

    腮帮子莫名跟着发酸,楼似玉伸手揉了揉,扭头看他一眼,嘴角撇了撇,有点不太高兴。这人也太凶了,长得好看归好看,说话老皱着眉,怪吓人的。

    不过她还没抱怨出口,面前这人不知为何就突然软了神色,抿唇叹了口气,拿过衣裳来一件件地给她穿。头一件是肚兜,他打量半晌阖着眼给她系上带子,指甲不小心剐蹭到她的蝴蝶骨,激得她打了个寒战。

    “别动。”

    看起来冷冷冰冰一个人,倒也不古板,穿好肚兜又给她穿里衣,细细地理好衣襟,眼神看起来分外认真。楼似玉好奇地看着他,目光从他平静的眉眼滑到了他的耳根。

    通红的颜色,与他白皙的侧脸泾渭分明。

    眨眨眼,她没管住手,突然伸出去捏住他的耳垂,轻轻揉了揉。

    软软的,有点烫。

    给她穿衣裳的手骤然一顿,宋立言僵了身子,好半晌也没动作。

    “你也穿不好吗?”楼似玉收回手,低头看了看身上穿到一半的外袍,自己伸手拢了拢,然后想从他怀里起身。

    “大人。”宋洵在结界外头喊,“鸡汤送来了。”

    宋立言轻吸一口气,伸手就将人重新按回怀里,咬牙切齿地道:“你别动。”

    楼似玉不舒服地扭了扭身子,张嘴想抗议,被他凶恶的眼神一瞪,不情不愿地住了嘴。

    结界消失,宋洵端着汤进来,头也没敢抬,放了托盘就退,边退边道:“罗师叔带花摇前辈回京了,说是有事必须去交代,马上就是年关,县丞拿了帖子来,问您要不要过府过年。”

    大家伙也都是好心,知道大人独在异乡为异客的,都想给他凑凑热闹。

    然而宋立言听了,却是想也没想就答:“不去了。”

    宋洵顿在门口,犹豫地问:“那去哪里过年?”

    “就在这里。”

    这里有什么好的?宋洵想不明白,虽说是官邸,但比起侯府实在简陋了太多,一无近亲二无好友,与谁过年?

    感觉大人语气尚算和善,心情应该好了,宋洵终于斗着胆子抬头:“需要奴才买什么……”

    话没说完,他看见大人怀里抱着的人,剩下的字全噎在了喉咙里,堵得呼吸都忘记了。

    “楼……楼……”

    楼似玉好奇地看着他,宋立言却跟没事人似的,以手为梳将她满头青丝用簪子绾住,发髻松松而就,鬓边落了两缕,衬着她的眼神,天真又妩媚。

    满意地颔首,他朝宋洵道:“买些烧腊,并些新衣灯笼和炮仗。厨房里要是少了什么食材和佐料也一并让人添置。”

    顿了顿,他看向楼似玉,琢磨着补了一句:“冰糖够了,不必再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