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妖: 第八章 秘密与朋友

第八章 秘密与朋友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驭妖最新章节        下一章

    药膏拿来前,纪云禾已经用法术凝出的水滋润了鲛人尾巴上所有干裂翻翘的鱼鳞。这条大尾巴看起来虽然还是伤痕累累,但已比先前那干裂又沾染灰尘的模样要好上许多。

    在纪云禾帮鲛人清洗尾巴的时候,鲛人就已经熬不住身体的疲惫,昏睡了过去。

    “护法,药。”牢外传来拿药人的呼喊,但那人看着躺在地上,一根链条都没绑的鲛人就犯怂,他不敢靠近牢房,隔了老远,抱着一包袱的药站住了脚步。

    纪云禾瞥了他一眼:“你是让我出去接你还是怎么的?”

    那人抖抖索索,犹豫半天,往前磨蹭了一步,雪三月实在看不下去了:“驭妖谷的人怕妖怪怕成这样,你们主子怎么教的?丢不丢人?”她几大步迈到那人身侧,抢了包袱,反手就丢向牢中。

    包袱从栏杆间隙穿过,被纪云禾稳稳接住。纪云禾拆了包袱数了数,这人倒是老实,拿了好些药来,但都是一些外伤药,治不了鲛人的内伤。

    不过想来也是,驭妖师绝对不会随随便便给受驯中的妖怪疗内伤,以免补充他们好不容易被消耗掉的妖力,这是驭妖的常识。

    纪云禾问雪三月:“凝雪丸带了吗?”

    凝雪丸,可是驭妖谷里炼制的上好的内伤药。

    雪三月也是没想到纪云禾竟然想给这个鲛人用这般好药,她心下直觉不太妥当,但也没多问,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便丢给了纪云禾。

    旁边的两人虽面色有异,但碍于方才纪云禾的威胁,都没有再多言。

    而纪云禾根本就不去管牢外的人到底有什么样的心思和琢磨。她只拿着药瓶,欲要喂他服下凝雪丸,然而鲛人牙关咬得死紧,纪云禾费了好些劲儿也没弄开,她一声叹息便先将凝雪丸放在一旁。拿了外伤的药,一点点一点点的往他身上的伤口上涂抹去。

    她的指腹仿似在轻点易碎的豆腐,她太仔细,甚至于没有放过每一片鳞甲之下的伤口。

    那些凝着血污的,丑陋难看的伤,好像都在她的指尖下,慢慢愈合。

    鲛人的伤太多,有的细且深,有的宽且大,上药很难,包扎更难,处理完这一切,纪云禾再一抬头,从外面照进地牢来的,已经变成了皎洁的月光。

    雪三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而林昊青留下来的两个看着她的下属,也已经在一旁石头上背靠背的坐着打瞌睡。

    专心于一件事的时候,时间总是流逝得悄无声息。纪云禾仰头扭了扭有些僵硬的脖子。

    最后还没处理的伤是鲛人手腕上被玄铁捆绑的印记。

    玄铁磨破了他的皮,让他手腕上一片血肉翻飞,现在已经结了些痂,一块是痂一块是血,看起来更加恶心。纪云禾又帮他洗了下伤口,抹上药,正在帮他包扎的时候,忽觉有道凉凉的目光盯在了她脸上。

    “哦,你醒啦。”纪云禾轻声和他打招呼。

    冰蓝色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她,纪云禾将凝雪丸放到他面前:“喏,吃了对你的伤有好处。”

    鲛人没有张嘴。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纪云禾手上给他包扎的动作没有停,语气和平时与驭妖谷其他人聊天时也没什么两样,“你在想,还不如死了算了,换做是我,我大概也会这么想。不过,如果你有故乡、有还未完的事、有还想见的人……”

    纪云禾说到这里,扫了眼鲛人,他的眼瞳在听到这些短句的时候,微微颤动了两下。

    纪云禾知道,他是能听懂她说话的,也是有和人一样同样的感情的,甚至可以说,他是有故乡,有想做的事,有想见的人的。

    并且,他通过她的话,在怀念那些过去。

    “你就先好好活着吧。至少在你还没完全绝望的时候。”纪云禾拍了拍他的手背,伤已经完全包扎好了,她倒了凝雪丸出来,用食指和拇指捏住,放到了鲛人唇边。

    他的唇和他眼瞳一样冰凉。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他牙关微微一松,纪云禾将药丸塞进了他的嘴里。

    见他吃了药,纪云禾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拿了布袋子,便往外面走了。

    没有多的要求,也没有多的言语,就像是,她真的就是专门来治他的伤一样。

    就像是……

    她真的是来救他的一样。

    纪云禾推门出去,惊醒了困觉的两人。

    但见纪云禾自己锁上了地牢的门,他两人连忙站了起来:“护法要走了?”

    “困了,回去睡觉。”她淡淡吩咐,“今天玄铁链上的雷击咒就暂时不用通了,他伤重,折腾不了,你们把门看好就行了。”

    言罢,她迈步离开,留两人在牢里窃窃私语:“护法……对这个妖怪是不是太温柔了一些啊?”

    “你来的时间短,有的事还不懂,护法能到今天,手段能比咱们少谷主少?怀柔之计罢了。”

    他俩说着,转头看了看牢里的鲛人,他连呼吸都显得那么轻,好似什么都听不懂,也听不见。

    纪云禾离开了地牢,边走边透了口气,地牢里太潮湿,又让人气闷,哪有外面这自由飘散的风与花香来得自在。

    只可惜,这驭妖谷里的风与花香,又比外面世界的,少了几分自由。

    纪云禾往驭妖谷的花海深处走去。

    驭妖谷中心的这一大片花海,是最开始来到驭妖谷的驭妖师们在这里种下的,不同季节盛开不同的花朵,是以在每个季节,花海里永远有鲜花盛开。

    离驭妖谷建立已有五十来年的时间,这五十年里,驭妖谷里的驭妖师们早就无闲情逸致打理这些花朵,任其生长反而在这禁闭的驭妖谷里,长出了几分野性,有些花枝甚至能长到大半人高。花枝有的带刺,有的带毒,一般不会有人轻易走进这花海深处。

    对纪云禾来说,这却是个可以静静心的好地方。

    她嗅着花香,一步一步走着却不想撞上了一个结界。

    空气中一堵无形的气墙,挡住了她的去路。

    纪云禾探手摸了摸,心里大概猜出,是谁会在这深更半夜里于这花海深处布一个结界。她轻轻扣了两下,没一会儿,结界消失,前面空无一物的花海里,倏尔出现了一颗巨大的紫藤树,紫藤花盛开之下,两人静静伫立。

    纪云禾道:“我就猜到是你。”

    是雪三月和……雪三月的奴隶,一只有着金发异瞳的大猫妖。

    雪三月对外称这是她捡回来的猫妖,是她捉捕妖怪的得力助手,是完全臣服于她,隶属于她的奴隶,她还给猫妖取了名字,唤为离殊。

    只是纪云禾知道,雪三月和离殊,远远不止如此。

    纪云禾尚且记得她认识雪三月的那一天,正是她十五六岁时的一个夜里。

    那时纪云禾正是与林昊青彻底撕裂后不久,她萌生出了要逃离驭妖谷的念头,她苦于自己势单力薄,困于自己孤立无援,她也如今日这般,踱步花海之中。然后……

    便在毫不经意间,万花齐放里,郎朗月色下,她看见紫藤树下,一个长发翩飞,面容冷凝的女子,在铺天盖地的紫藤花下,轻轻吻了树下正在小憩的一个男子。

    雪三月凌厉的眉眼在那一瞬间都变得比水更柔。

    怀春少女。

    纪云禾第一次在一个少女脸上那么清晰的看见这四个字。

    而不可告人的是,这个少女亲吻的正是离殊。

    她在吻一个妖怪,她的奴隶。

    五十年前,朝廷肃清驭妖一族之后,对于人与妖之间的界限划分明确,谁也不能跃过这个界限。尤其是本来就怀有力量的驭妖师。皇族对与自己不一样的族类,充满忌惮。

    他们拼尽全力的拉大驭妖一族与妖怪之间的隔阂,让两族皆能为其所用。

    所以但凡与妖相恋者,只要被发现,杀无赦。

    纪云禾撞见的便是这样事关生死的秘密。她选择了悄悄离开。

    但在一夜辗转反侧的思量之后,纪云禾觉得自己必须打破她孤立无援的境地。

    雪三月很厉害,她的武力是纪云禾现在最欠缺的东西,她必须被人保护着,然后才能发展自己的势力。

    于是第二天,纪云禾主动找到了雪三月,她告诉雪三月:“昨天花海里,紫藤树下,我看见了一些东西。”

    雪三月那时虽然也只是一个少女,但她的力量足以与这皇朝里最厉害的驭妖师相媲美,她唯一的不足是,只会杀,不会驯。她听闻纪云禾说出这事时,登时眉目一寒,手掌之中,杀气凝聚。

    “你先别急。”纪云禾笑了笑,“我看你是个有江湖侠气,守江湖道义的人,正巧,我也是。”

    雪三月冷笑:“驭妖谷里有什么道义?”

    “能说出这样的话,我更欣赏你了。诚如你所言,驭妖谷里却是没什么道义,但是,我有。”她靠近雪三月一步,过于清澈的眼眸却让雪三月微微眯起了眼睛,“我是个公平的人,我现如今知道了你的秘密,那我便也告诉你一个我的秘密,作为交换,如何?”

    “谷主义女,你有什么秘密,值得换你这条命?”

    “林沧澜不是个好东西,他用药控制我,为了让我刺激他软弱的儿子,还让我给他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纪云禾说这话时,满目冰冷,令她自己至今都记忆尤深。

    “什么勾当?”雪三月问。

    “驯妖,表面送给皇室,实际上,利用驭妖术,让这些妖怪始终忠于驭妖谷,把皇家的秘密,传回来。”

    雪三月大惊。

    纪云禾笑了笑,“这个秘密,够不够换我一条命?”

    这个秘密,何止够换她一条命,这个秘密若是让皇室得知,整个驭妖谷上下,包括谷主,无一能活命。驭妖谷谷主林沧澜背地里,竟然在做这样的事,而竟然真的有驭妖师……能完成林沧澜的这个要求。

    雪三月静默了很久,打量着纪云禾,似乎在审视她话的真实性,最后她问纪云禾:“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一个朋友。”她笑眯眯的抓了雪三月长长的头发,在指尖玩似的绕了绕,“我一个永不背叛的朋友。”

    建立在见过彼此不为人知的秘密基础上,这样的友谊,便格外的坚不可摧。

    “我还想要一个,能和我一起逃出驭妖谷的朋友。”

    雪三月一怔。

    纪云禾不笨,她见到雪三月亲吻离殊的那一刻,便明了在雪三月心中,最想要的是什么。她和她一样,想要离开驭妖谷,想要自由,想要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所以这一句话,让她留住了性命,也换来了一个朋友。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纪云禾就开始为自己布局了,她拉帮结派,以利益,以情谊,在这驭妖谷中,建造属于自己的势力。

    值得庆幸的是,一开始充满利益牵扯,以秘密交换回来的朋友,最后竟然当真成为了朋友。

    可能这世界上就是有这样的人吧,天生就臭味相投,也可能因为,她们是那么的相像,那骨子里都长着一根叛逆的筋,任是风吹雨打,都没能扯断。

    回忆起了长长的一段往事,纪云禾有些感慨。

    “你又在这儿瞎转悠什么?”雪三月的声音将她拉了回来,“那鲛人的伤治好了?”

    纪云禾摆摆手,算是给她和离殊打了个招呼:“那伤那是说治就治好的。”纪云禾瞥了离殊一眼,“你自己好好注意一点。现在不比以前。”

    雪三月点头,离殊站在她身边,垂头看了她一眼,一只红色一只蓝色的眼瞳之中,闪烁的是同样温柔的目光。

    纪云禾看那处紫藤花翻飞落下,树下立的两人在透洒下来的月光下如画般美好。

    他们那么登对,明明是一段好姻缘却偏偏因为这世俗的规矩弄得像在做贼,纪云禾有些叹息,她拍衣袍,转身离去:“不打扰了,我先回了。”

    回去的路上她仰头望月,只希望快一点吧,快一点离开驭妖谷,快一点结束这些算计与小心翼翼,快一点让她在乎的这些人,过上自由的生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