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妖: 第十章 血祭十方

第十章 血祭十方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驭妖最新章节        下一章

    纪云禾赶到戒律堂前的时候,平日里看来威严无比的大殿此时已经塌了大半,雪三月两只手上带着手铐,然而中间相连的玄铁链已经被她扯断。

    她被离殊揽在怀里,她似乎肩上受了伤,表情有些痛苦。

    在他们面前一个驭妖师横尸于地。

    纪云禾心道不妙。

    “雪三月。”在雪三月与离殊对面的林昊青开了口,“你的猫妖杀了我谷中驭妖师,你若是再包庇他,便是我驭妖谷的叛徒,也是驭妖师中的异类,我可以剥夺你驭妖师的身份,你和这猫妖,今日,谁都别想活了。”林昊青抬剑,直指雪三月:

    “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

    “呵。”雪三月一声冷笑。“这机会,我不要。”

    雪三月虽然虚弱,但她这话说得却十分清晰,她目带寒芒,毫无退却之意。

    离殊看着雪三月,揽住她肩头的手,又紧了一瞬。

    林昊青听闻此言,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他自然是欢喜的,有了雪三月这句话,他就可以明目张胆的砍掉纪云禾这只左膀右臂。

    “好,那今日,你便休怪我不顾往日同僚情义……”

    “少谷主!”纪云禾眼看林昊青要动手,一声高呼,唤住了他。

    眼见纪云禾前来,林昊青眉目微沉:“护法今日,莫不是要护着这叛徒和妖怪吧?”

    在林昊青身后,所有的驭妖师都看着纪云禾,谁人不知纪云禾与雪三月的关系,林昊青的人都睁着眼睛,等着抓她的把柄。

    纪云禾看了雪三月一眼,两人眉眼相触,纪云禾没有与她多说一言,回过头盯着林昊青,到林昊青耳边轻声言道:“少谷主,雪三月与这猫妖功法如何你我都心中有数,与她相斗,必定损失严重,驭妖谷正是用人之际,不如……”

    林昊青嘴角微微勾起,他微微侧过脸庞,唇瓣在纪云禾的耳边用极轻的声音说:“不如,不要装了。”

    纪云禾一怔,抬头看林昊青,林昊青用口型说着:“今天,她一定得死。”

    纪云禾双目微瞠,雪三月在那方也看到了林昊青的口型,她冷笑一声:“少谷主,你这是等了多少年了。”雪三月握着剑,在离殊的支撑下,站稳身子,她抬剑直指林昊青,“那便别废话了。纪云禾,今日你敢拦我,我便连你也杀。”

    纪云禾望向雪三月。

    她怎么会不懂雪三月的心思。雪三月知道今天自己多半是离不开这驭妖谷了,所以她这话,是说给大家听的,她在撇清自己与纪云禾的关系,未免她死之后,驭妖谷再追究纪云禾的过错。

    纪云禾攥紧拳头。她咬牙沉思解救之法,一定要有解救之法,雪三月不能死在这里……

    便是这生死之际,忽然之间,一直沉默不言的猫妖离殊忽然眉眼一抬,异色的眼瞳之中,光华流转,他周身妖气蔓延,令戒律堂四周的温度登时骤减三分。

    春日暖风徐来,过了离殊身侧,却似自腊月吹来一般冷冽。

    纪云禾怔然看着离殊,她一直都知道,猫妖离殊不会弱,但今日,离殊散出来的这铺天盖地的妖气,还是超过了纪云禾的想象。

    所有驭妖师都躁动了起来,连林昊青也有些震惊。

    在妖怪与驭妖师缔结主仆协议的时候,妖怪是会将自己的一部分力量渡给驭妖师的,既是送“主人”的礼物,也是象征自己的臣服……在割让自己的妖力之后,还会有这般气息的妖怪,纪云禾从没见过。

    离殊的话很少,纪云禾很少见到离殊对雪三月以外的人多说一句话,即便是纪云禾。

    但现在,离殊却微微张开了唇:“三月,你一直想离开驭妖谷,今日,便离开吧。”

    雪三月转头看着离殊,神情也是有几分猝不及防。

    离殊定定看着雪三月,眸中坚定似早笃定到了会有今日。

    他说:“我帮你,毁了驭妖谷。”

    林昊青闻言冷哼一声:“驭妖谷百年根基,岂是你这妖怪,说毁就毁?”

    而今驭妖师虽然被朝廷分别控制在东南西北四处隐秘之地,但和其他三个地方不同,驭妖谷建立起来,并不是因为朝廷的意愿。

    百年前,巨妖鸾鸟横空出世,鸾鸟妖力强大,扰得天下苍生不得安宁。

    一名大驭妖师联合九名天下闻名的驭妖师,将鸾鸟诱入此谷,与鸾鸟相斗十日,终以十人之血,成十方阵法,以命相抵,封印鸾鸟。

    世人称巨妖鸾鸟出世为青羽之乱,在青羽之乱后,人世再无妖怪能横行世间。而后驭妖师们建驭妖谷以祭奠十位驭妖师,且固守十方阵,以防他日鸾鸟逃出。

    而后大国师研制出了“寒霜”之毒,掌控了驭妖师,从而将驭妖谷变为朝廷掌控驭妖师们的工具。后皇家又效仿驭妖谷的模式,建了北方的驭妖台,东方的驭妖岛以及西方的驭妖山。但凡有人诞下拥有驭妖能力的孩子,通通都会被送到这四个地方来,与父母分隔,方便朝廷看管。

    直至今日,几乎已经没有人记得驭妖谷最开始是怎么来的,大家都只知道这四个地方,是“关押”驭妖师们的场所。

    林昊青口中,驭妖谷的百年根基,便是那传说中的“十方阵”,这阵法能压制进入谷中的妖怪们的妖气,使整个驭妖谷犹如那被大国师贴满符咒的囚笼一样,入谷之妖,皆受束缚。

    是以,在驭妖谷中得见离殊今日的妖气,不得不令人震惊。

    那日鲛人在地牢之中的垂死一击已让纪云禾感慨他乃大海之魂,而今日这猫妖离殊……

    未让纪云禾思考更多,离殊周身妖气越发浓烈,寒风似刃,刮过驭妖师们耳边,修为稍弱的驭妖师已经被这风刃切破了皮肉,身上血流如注。

    纪云禾身后驭妖师们的惨叫不绝。

    林昊青目光一凛,未再犹豫,手中运功,在剑中注入法力,向着离殊狠狠一挥。

    剑气化刃,破开寒风,直直砍向离殊。

    雪三月一惊,刚要抬剑来挡,便被离殊按住。只见离殊立于原处,宛如山峰,巍然不动,那剑气之刃砍到他的面前,便如撞上一堵透明的墙,只听“轰”的一声,剑气之刃轰然碎裂,气息荡出,横扫驭妖谷,所到之处,摧枯拉朽,令花草树木尽数摧折。

    纪云禾再是一惊,却不是为离殊,而是惊讶于林昊青……

    这少谷主,几时修得功法如此高深……

    “离殊?你要做什么?”雪三月仰头问离殊。

    离殊为做其他回答,只沉默片刻之后,道了两字:

    “抱歉。”

    雪三月怔然。

    只见离殊一手化气为刃,在自己心口倏尔捅下一刀。

    众人震诧之际,离殊手离开心口,他心头血猛然喷洒而出,离殊推开雪三月,以血为墨,以指为笔,画血阵于地,他周身妖气翻涌,由无色化为红色,在血色之中,他衣袂翻飞,发丝随妖气狂舞不止。

    宛如地狱阎罗。

    “青羽鸾鸟,吾以吾身,血祭十方,助你破阵!”

    所有人听闻此言皆是大惊失色。这猫妖离殊竟然要用自己的命祭阵!要复苏巨妖鸾鸟!

    “离殊!”

    雪三月的声音,此时似乎已经无法传入离殊的耳中。

    离殊心口血流入注,被阵中狂风撕碎在空中,众人脚下大地倏尔颤抖起来,宛如一场地震,在离殊阵法前方,大地陡然裂开一条幽深的缝隙,缝隙之中的风声好似阵阵厉鬼恶嚎,又好似地底之下,那巨妖被压抑百年的愤怒嘶吼,令人胆战心惊。

    “众人听令!列阵!”林昊青在风声之中大声呼喊,“今日便是拼上性命,也绝不能让巨妖鸾鸟从驭妖谷中逃出!”

    势态发展至此,雪三月的背叛,纪云禾与林昊青的谷主之争都已经不再是重点,对于百年前十位驭妖师与鸾鸟的恶战,在场的人未曾目睹,但巨妖鸾鸟所造成的生灵涂炭,在场之人皆有耳闻……

    所有驭妖谷的弟子皆祭出法器列阵以待,而便在这时,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离殊阵法前的那道裂缝,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速扩大!

    大地震动,几乎让纪云禾也站不稳脚跟。裂缝往前延伸,犹如盘古开天辟地的一斧子,将整个驭妖谷一分为二!连带着天上素来透明的阵法,被一瞬击碎,阵法破裂,如下了一场细碎的雪,在驭妖谷中漫天飞舞。

    不少驭妖师一时不查,掉入深渊,有人想要御剑而起,但却被深渊之中的狂风刮得不知所踪。

    纪云禾御剑而起,她顺着裂缝延伸的方向望去,如果她没想错,这应该裂到了囚禁那鲛人的地方,如此大的动静,必然能使那地牢四分五裂,甚至坍陷,但那鲛人……

    应该是跑不掉的,他现在,根本没有力气。

    未等纪云禾多想,鲛人囚笼那方歪歪倒倒御剑而来一人,是瞿晓星,他隔了老远就开始喊:“护法!护法!”

    待得近了,纪云禾却是一把将他推开:“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啊……这……”

    话音未落,只听一声直入长空的凤鸣自深渊之中传出。

    青羽鸾鸟……被唤醒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