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妖: 第二十二章 殿前激辩

第二十二章 殿前激辩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驭妖最新章节        下一章

    顺德公主其愿有三,一愿此妖口吐人言,二愿此妖化尾为腿,三愿其心永无叛逆。

    而今,顺德公主的第一个愿望,实现了。

    是纪云禾帮她实现的。虽然在这个比赛的开始,纪云禾是决定要这样做,并且有十成信心,她可以在林昊青之前让鲛人开口说话。

    但……

    却不是以如今的方式。

    纪云禾走进厉风堂,在青羽鸾鸟作乱之后,厉风堂塌了一半,尚未来得及修缮,天光自破败的一边照了进来,却正好停在主座前一尺处。

    林沧澜坐在阴影之中,因为有了日光的对比,他的眼神显得更加阴鸷,脸上遍布的皱纹也似山间沟壑一般深。

    卿舒站在他的身后,比他的影子还要隐蔽。林昊青立于大殿右侧,他倒是站在了日光里,恍然一瞥,他长身玉立,面容沉静,仿佛还是纪云禾当年初识的那个温柔大哥哥。

    其他驭妖师分散在两旁站着。

    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纪云禾一步一步走向主座,终于,在林沧澜面前三尺,她停住了脚步:“谷主万福。”她跪地行礼,似一切都与往常一样。

    林沧澜笑了笑,脸上的褶子又挤压得更多了一些:“起来吧。你现在可是驭妖谷的功臣。”

    “谢谷主。”纪云禾起身,依旧站在主殿正中。

    林沧澜继续说着:“青羽鸾鸟大乱驭妖谷,带走雪三月,至谷中多名驭妖师死亡受伤,或失踪……咳咳”他咳了两声,似无比痛心,“……朝廷震怒,已遣大国师天下追捕雪三月与青羽鸾鸟。”

    纪云禾闻言,面上无任何表情,但心里却为雪三月松了一口气。

    还在通缉,就代表没有抓住。

    好歹,这短暂时间里,雪三月是自由的,也是安全的。

    这一场混乱,哪怕能换一人自由,也还算有点价值。

    “朝廷本欲降罪我驭妖谷,不过,好在你……”林沧澜指了指纪云禾,“你达成了顺德公主的第一个愿望,顺德公主甚为开心,于今上求情,今上开恩,未责怪我等。云禾,你立了大功。”

    驭妖谷无能,放跑青羽鸾鸟是国事,顺德公主要鲛人说话是私事,今上因私事而改国事……纪云禾心头冷笑,只道这小皇帝真是无能得被人握在手里拿捏。

    这个皇帝的同胞姐姐,权势已然遮天。

    虽然心里想着这些,但纪云禾面上一分也未走漏,只垂头道:“云禾侥幸。”

    “谷主。”旁边一驭妖师走出,对着林沧澜行了个礼,道,“护法令那顽固鲛人口吐人言,实乃驭妖谷之幸,但属下有几点疑惑不明,还想请护法解答。”

    纪云禾微微侧头,瞥了一眼那驭妖师,心下明了——这是林昊青的人,是林昊青在向她发难呢。

    纪云禾回过头来,继续垂头观心,不做任何表态。

    林昊青的发难,林沧澜岂会不知。林沧澜不允,便没有人可以为难她。而林沧澜允了,便是林沧澜在向她发难。

    在这个大殿之中,她要应付的不是别人,她要应付的只有林沧澜而已。

    林沧澜盯了那驭妖师片刻,咳嗽了两声:“问吧。”

    纪云禾微微吸了一口气,这个老狐狸,果然就是见不得人安生。

    “是。属下想知,我等与青羽鸾鸟大战之时,未见护法踪影,护法能力高强,却未与我等共扛强敌,请问护法此时在何处行何事?这是第一点疑惑。

    “其次,这鲛人冥顽不灵,诸位皆有所知。护法与鲛人一同消失,到底是去了何地,经历何事?为何最后又会出现在厉风堂后院?此为第二点疑惑。第三,护法与鲛人出现之后,护法昏迷之际,鲛人拼死守护护法……”

    拼死守护……

    长意这条傻鱼,有这么拼吗……

    纪云禾心绪微动,但却只得忍住所有情绪,不敢有丝毫表露。继续听那驭妖师道:

    “被擒之后,鲛人也道出一句言语,此言便只关心护法安危,属下想知,护法与这鲛人,而今到底是什么关系?”

    驭妖师停了下来,纪云禾转头,望向驭妖师:“问完了?”

    纪云禾眸光冰冷,看得发问之人微微一个胆战。

    他强作镇定道:“还请护法解答。”

    “这些疑惑,不过是在质疑我,这段时间到底干什么去了。没什么不可说的。”

    纪云禾环视众人一眼,“与青羽鸾鸟一战,我未参与,是因为猫妖离殊破开十方阵之后,我观地面裂缝,直向鲛人囚牢而去。忧心鲛人逃脱,便前去一观。与青羽鸾鸟战对我驭妖谷来说极为重要,保证鲛人不逃走,难道不重要吗?诸位皆舍身与青羽鸾鸟一斗,是为护驭妖谷声誉,保住鲛人,亦是我驭妖谷的任务。”

    “而今看来,要留下青羽鸾鸟,即便多我一个,也不太可能,但留下鲛人,只我一个,便可以了。”

    纪云禾说话,沉稳有力,不徐不疾,道完这一通,驭妖师们左右相顾,却也没有人站出来反驳她。

    “我寻到鲛人之时,鲛人牢笼陷落,嵌于裂缝山石之间,我正思索该如何处置他时,十方阵再次启动。诸位应当尚有印象。”

    众人纷纷点头。

    “我与鲛人消失,便是被再次启动的十方阵,拉了进去。”

    殿中一时哗然。

    发难的驭妖师大声质疑:“十方阵已被破,谷主用阵法残余之力对付青羽鸾鸟,你如何会被十方阵拉进去?”

    “我何必骗你。十方阵阵眼有十个,一个或许便是鲛人那牢笼地底之下,另一个便在厉风堂后院池塘之中。是以我和鲛人才会忽然从池塘出现。你若不信,那你倒说说,我要怎么带着这么一个浑身闪光的鲛人,避过众人耳目,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厉风堂后院,我又为何要这样做?”

    “这……”

    “再有。鲛人护我,关心我安危,有何不可?”

    其实,纪云禾这趟来,倒也是巴不得现在有人来向她发难,不然她还找不到机会替自己“邀功”呢。

    纪云禾盯着那驭妖师,道:

    “我教谷中新人的时候,多次提到过,驭妖,并非粗鲁的殴打,使其屈服。驭妖,便是观其心,辨其心,从而令其心顺,顺则服。诸位别忘了,顺德公主除了要他说话,要他长腿,还要他的心永不叛逆。”

    纪云禾轻蔑的看着殿中的驭妖师们,当需要用专业技能说话的时候,他们便都同哑了一般,不开口了。

    纪云禾接着发问:“这鲛人冥顽不灵的脾性,在座诸位难道不知?若用一般手段便能使其屈服,顺德公主何至于将他送到我驭妖谷来?我使一些软手段,令他以另一种方式屈服,有何不可?我为驭妖,在他面前演一演戏,倒也成罪过了?”

    这一席话问完,全场当即鸦雀无声。

    她说这些话,半真半假,虚虚实实,谁也没办法质疑什么。

    只是她这话里面唯一的漏洞,便是她去林沧澜的书房里拿了药。

    但先前卿舒便也替林沧澜说了,都是些温补的药,谷主断不会因为这些,而降罪与她。卿舒也说了,谷主不想让她死,还要保她的护法之位。

    所以,纪云禾当着林沧澜的面,光明正大的说谎,林沧澜也不会戳穿她。

    他为难她,只是想让他生性温厚的儿子看看,这个奸狡的纪云禾,是如何安然度过这段为难的。他是想告诉他的儿子,你这些手段,太简单了。

    他只是借纪云禾,来教育自己的孩子,告诉他,要害一个人,不能这么简单的去布局。

    这个老狐狸一直都是这样,用她来当教材。

    纪云禾瞥了林昊青一眼,果然看见林昊青面色沉凝,双手在身边,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事到如今,纪云禾也对这样的场景没有什么感触了,这么多年,不管她再怎么不想,她都做惯了那个被仇恨的人。

    只是,林沧澜在众目睽睽之下利用她,而今天,纪云禾也要利用这个“众目睽睽”,提出自己的要求了。

    “谷主,在十方阵中,属下便在思索,离开十方阵后,如何将此鲛人驯服得更加温顺,满足顺德公主的愿望。”

    “哦?”林沧澜盯着纪云禾,“你思索出了什么?”

    “属下认为,此鲛人性情冥顽,需以怀柔之计,方有所得,而今我以取得了鲛人的些许信任,还望谷主特许,之后,在我与鲛人相处之时,有权令他人离开或停止惩罚鲛人的行为。”

    纪云禾望着林沧澜,面上神色冰冷,仿佛这一切真的都是在全力以赴,要将那鲛人驯服,要夺得这谷主之位。

    提出这个要求,林沧澜对她心思的猜测或许会有很多种,他会觉得,这个纪云禾,当真想借这个比赛来赢谷主之位了。他也会想,这个纪云禾,背后里又盘算着,要借用这个比试,反抗些什么。

    但他永远都不会想,这个纪云禾,只是单纯的,不想让鲛人再挨打了。

    她不想让他受折磨,也不想再看到他奄奄一息的模样了。

    她只是打心里认为,长意这样的鲛人,应该得到上天最温柔的对待。

    而这样单纯的想法,是绝对不会出现在林沧澜的脑海中的。

    林沧澜与纪云禾的目光在大殿之中短兵相接,很快,他便做了决定,因为老狐狸永远觉得自己会算计到他人前面。

    他咳嗽了两声,“当然了,虽说你与昊青之间有所比试,但我驭妖谷的本心,还是要为皇家行事,谁能达成顺德公主的愿望,谁有达成这个愿望的方法,老夫,自然都是支持的。”

    纪云禾微微勾起了唇角。

    众目睽睽之下,林沧澜必然要做这样的选择。因为朝廷把控驭妖谷,不可能只凭远在天边的大国师的威风,驭妖谷中,必有朝廷的耳目。

    是以林沧澜行事,也不能无缘无故。

    纪云禾今日在这大殿上说的话,也不止单单说给在座的人听。

    还有另一只手,另一双眼睛,看着她,以及整个驭妖谷。

    不过眼下,纪云禾是真的感到开心,此后,她可以名正言顺的拦下那些对长意的无尽折磨。

    而至于他人怎么看待她的笑,她却不想管了。

    “不过。”林沧澜再次开口,“云禾初醒,还是将养身体比较重要,你们都是我的孩子,切莫累坏自己。”

    纪云禾拿不准林沧澜这话的意图,最后抱拳应是。

    林沧澜便挥挥手,“乏了,都各自退下吧。”

    驭妖师们行罢礼,各自散去,纪云禾与林昊青走在众人后面,两人并没有互相打招呼,只是在擦肩而过的时候,林昊青淡淡瞥了纪云禾一眼。

    “第一局,算你赢了。”

    纪云禾看着他,如同往常一样,静静的目送他离开。

    所有人都走了,纪云禾才迈步离开大殿。

    残破大殿外,日光倾洒,纪云禾仰头,晒了好一会儿太阳,才继续迈步向前走。

    她喜欢晒太阳,因为这是她在驭妖谷中,在阴谋诡谲的算计里,唯一能感受到“光明”的时候。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