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妖: 第二十四章 旧事

第二十四章 旧事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驭妖最新章节        下一章

    林昊青的话,让纪云禾的拳头再也无法落在他脸上。

    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纪云禾再清楚不过。

    便在纪云禾失神之际,林昊青一把将纪云禾从自己身上掀了下去,他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血红的眼睛往墙上一瞥,随即笑出了声来:

    “护法。”林昊青挺直了背脊,傲慢的看了眼坐在地上的纪云禾,“鲛人开尾完成了。你要想与他相处,便与他相处就是。”

    林昊青捂着嘴,咳嗽了两声,并未计较纪云禾她打了他的事,自顾自开门离去。

    对他来说,第二局赢了,就行了。别的,他不在乎。

    他只想赢过纪云禾,赢过这个从小到大,似乎样样都比他强一些的驭妖谷护法。

    赢了她,就足以让他开心了。

    纪云禾的愤怒,在他看来,就是输后的不甘,她越愤怒,他便越是开心。

    林昊青带着笑意离开了地牢,而纪云禾看着墙上的长意,过了许久,才站起身来。

    鲛人开尾已经完成了。

    他赤身裸体的被挂在墙上,他拥有了普通人类男性的双腿,有了他们所有的特征,唯独失去了他那漂亮的大尾巴,并且再也不会长回来了。

    纪云禾握紧拳头,咬紧牙关,狠狠一拳捶在身边的地牢栏杆上。

    牢笼震动,顶上一张黄符缓缓飘下。

    而便在黄符飘落的这一瞬间,墙上的人呼吸微微重了一瞬,极为轻细的声音,但在寂静的牢笼中却是那么清晰。

    纪云禾深吸一口气,将所有情绪都收敛,她站起身来,缓步走到长意身前。

    银色长发末端颤动,长意转醒过来,他睁开了眼睛,还是那般澄澈而纯净的蓝色。

    “长意。”纪云禾唤他。

    她没有把他从墙上放下来,刚开尾的鲛人,脚落地,应该会像针扎一样的疼痛吧。她只仰头望着被钉在墙上的长意,静静的看着他。

    长意目光与她相接,看了纪云禾许久,似才找回自己的意识一般。他张了张嘴,却无力发出任何声音。

    纪云禾心中一抽,要鲛人开尾,最重要的条件就是让鲛人心甘情愿。如果鲛人不愿意,即便他们给他喂再多的药,将他尾巴都剁碎,也不会开尾成功。

    纪云禾猜都能猜到他们是怎么让长意开尾的。

    “他们肯定骗你了。”纪云禾拳头紧握,唇角微微颤着:“抱歉。”

    长意垂头看了纪云禾许久:“你没事……就好。”他声音太小,几乎听不见,纪云禾是看着他嘴唇的形状,猜出来的。

    而这句话,却让纪云禾宛如心窝被踹了一脚般难受。

    她几次张开唇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都闭上了。

    面对这样的长意,她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或者,他根本不需要她的安慰。

    他做了他决定做的事,这件事的后果,他早就想清楚了……

    又怎么可能不清楚呢……

    “长意,我如何值得你……这般对待。”

    长意没有说话,大概也是没有力气说话了,开尾这件事对他来说,是巨大的损耗。

    纪云禾便不问了,她就站在长意面前,手中拈诀,指尖涌出水流,她指尖轻轻一动,地牢之中水珠落下,仿佛在下雨般,滴滴答答,将长意苍白的身体浸润,也清洗了这一地浓稠的鲜血。

    水声滴答,纪云禾垂头看着血水慢慢流入地牢的出水口,像是想要打破这死般的寂静,她倏尔开口:

    “林昊青以前不是这样。”她说,“我最初见他的时候,他性格很温和,对我很好,把我当妹妹看,我也把他当哥哥。那时他养着一条小狗,林沧澜给他的,他给小狗取名字叫花花,因为小狗最喜欢在花海里去咬那些花,闹得漫天都是花与叶。”

    纪云禾说着,似乎想到了那场景,微微勾起了唇角。

    “他很宠爱花花,后来,没过多久,林沧澜让他把狗杀了。他没干,挨了好一顿打,也没干。然后林沧澜就威胁他说,他不把狗杀了,那就把我杀了,不杀我,那林沧澜就自己动手,杀了我。”

    纪云禾声色平淡,仿佛在讲别人的故事。

    “林昊青就嚎啕大哭着,把花花掐死了。”

    纪云禾挥挥手,地牢中的“雨”便下得更大了一些。“那天是一个雷雨夜,他在院中掐死花花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但那条狗到死的时候,都没有咬他一口……他难过得大病一场,林沧澜就在他病时,把花花炖了,喂他一口口吃掉。他一边吃一边吐,一边还要听着林沧澜的呵斥,骂他窝囊无用,嫌他妇人之仁。

    “林沧澜说,驭妖谷未来的谷主,必须要心狠手辣。不仅要吃自己养的狗,还要会吃自己养的人。”

    长意看着纪云禾,虽然做不了任何反应,但他的眼睛却一直盯在她身上,没有挪开。

    “林昊青病好了,我去看他,我问他,是不是讨厌我了,毕竟他为了我,把那么喜欢的小狗杀掉了。但林昊青说没有,他说我没有错。他说,这件事情里,还能让他找到一点安慰的,就是至少救了我。”

    纪云禾抬头,与长意的目光相接:“长意,那时候的林昊青,和你挺像的。但再后来……”

    再后来,就要怪她了。

    “我和林昊青感情越来越好,我们一起做功课,我有不懂的,他就教我,他常说我聪明,林沧澜也不吝啬与夸奖我,他还将我收做了义女,在所有人眼里,我们的关系都好极了。

    “可是我也只是训练林昊青的工具而已,和花花一样,花花是注定要被吃掉的狗,而我就是那个注定要被吃掉的人。”

    纪云禾眸光渐冷:“林沧澜让我和林昊青去驭妖谷中,一出洞穴试炼,洞穴里有一个蛇窟,林昊青最怕蛇了,所有人都知道,所以林沧澜让我把林昊青推进去。”

    纪云禾说得很简略,但背后还有林沧澜喂她秘药之事。在小狗花花死后,林沧澜就给纪云禾喂了秘药。从那时候起,她每个月都要等林沧澜赐她解药,这样才能缓和她身体里撕裂一样的疼痛。

    她变成了林沧澜的提线木偶。

    林沧澜让她把林昊青推进蛇窟,她没有答应,她生不如死的熬了一个月,林沧澜和她说,不是你,也会有别人来做这件事。

    所以纪云禾点头了。

    她答应了。

    很快,林沧澜便安排她与林昊青去了蛇窟。

    “走到那蛇窟边的时候,林昊青站在我面前,背后就一条路,我堵住了,他就出不去,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处于什么样的情况之中,他护在我身前,忍住惧怕说,没关系,我保护你。你快跑。

    纪云禾扯了一下嘴角:“我没跑,我和他不一样,我不怕蛇,我堵住门没动,是因为我还在犹豫。”纪云禾垂头,看着自己的掌心,“我还在想,干脆自己跳进去算了,这样就什么都解脱了。但是没等我想明白,我的手肘就猛地被人击中了,我的手掌抵到他的腰上,把站在蛇窟边的林昊青,推了下去。”

    纪云禾当时没有动手,是林沧澜派来监视他们的卿舒等不了了,用石子击中了她的手肘,让她把林昊青推了下去。

    而那时,以她和林昊青的灵力,根本都无法察觉到卿舒的存在。

    “我当时转头,看见了林沧澜的妖仆,她冷冷瞪了我一眼。我一回头,又看见掉进蛇窟的林昊青,我至今犹记,他不敢置信的目光,仿佛是见了鬼一样。

    “我那时候就明白了,林沧澜想要一个心狠手辣的儿子,林昊青一天没有变成他想要的模样,那这样的事情就一日不会断。所以,当林昊青再次伸出手向我求救的时候,我做出了选择。

    “我站在蛇窟边,一脚踢开了他伸出来向我求救的手。”纪云禾眼中血丝,微微红了起来,“我和他说,凭什么你一出生,就注定拥有驭妖谷谷主之位,我说,你这么懦弱的模样,根本不配。我还说,我这段时间,真是恶心死你了。你就死在这里吧。”

    再说起这段旧事,纪云禾仿佛还是心绪难平,她默了许久,再开口时,声音喑哑了许多。

    “后来,林昊青好像就真的死在了那个蛇窟中。

    “他被人救出来之后,宛如被毒蛇附身,再也不是当初的温和少年。”

    纪云禾不再说话,地牢之中便只余滴答水声,像是在敲人心弦一般,让人心尖一直微微颤动,难消难平。

    “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以为,我当年做了正确的选择,因为在那之后,林昊青再也没有被林沧澜逼着去受罪了。但是啊长意……”纪云禾此时在仰头看他。

    他被钉在墙上,血水被洗去,皮肤上干枯如死屑的鱼鳞也被冲走,但那皮肤,还是不见人色的苍白。

    “我当年的选择,却害了今天的你。”纪云禾牙关咬紧,“我错了……对不起,是我错了。”

    地牢安静了许久,终于,纪云禾听到了一句沙哑而轻柔的安抚。

    “不怪你。”

    鲛人的声音,宛如一把柔软的刷子,在她心尖扫了扫,扫走了这遍地狼藉,也抚平了那些意难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