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妖: 第三十六章 逼迫

第三十六章 逼迫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驭妖最新章节        下一章

    林昊青关上了林沧澜房间的房门,听得顺德公主问及鲛人,林昊青直言道:“先前青羽鸾鸟扰乱我驭妖谷,致使关押鲛人的地牢陷落,而今他已被转移到我驭妖谷关押妖怪的另一个牢中,只是那囚牢未必有先前的地牢安全……”

    顺德公主笑着打断林昊青,“本宫只问了,鲛人在哪儿?”

    林昊青默了一瞬,随即垂头领路:“公主,请随草民来。”

    一行人,从厉风堂又浩浩荡荡的行到关押长意的囚牢外。

    纪云禾走到牢外时,脚步忍不住顿了一下,直到身后的人撞过她的肩头,她才深吸一口气,迈步上前。

    她从未觉得,来见长意,有今日这般沉重忐忑的心境。

    但她必须去,因为,她也是在场,唯一能为长意想办法的人。

    纪云禾跟着人群,入了囚牢。

    牢中,侍从们已经给顺德公主摆好了椅座。她坐在囚牢前,看着牢中已经被开尾的长意,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而长意看着顺德公主,眼神之中写满了疏离与敌意。他站在牢笼之中,一言不发,宛如才被送到驭妖谷来的那一日。他是牢中的妖,而他们是牢外的人,他们之间隔着的栅栏,便是隔着水火不容的深仇大恨。

    他厌恶顺德公主。

    纪云禾那么清晰的感觉到,长意对于人类的鄙夷与憎恶,都来自于面前这个践踏了天下十分艳丽的女子。

    他与她是本质的不同,顺德公主认为天下河山是属于她的。而长意则认为,他是属于这渺茫天地的,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和能力,拥有这苍茫山河。

    而当纪云禾踏入囚牢的一瞬,长意的目光便从顺德公主身上挪开了。

    他看了眼纪云禾,眉头微微一皱,目中带着清晰可见的担忧。

    是了,昨夜仓皇,她毒发而去,根本没有来得及和长意解释他到底怎么了。这条大尾巴鱼……在牢中一定担心了很久吧。

    思及至此,纪云禾只觉心头一暖,但看着他面前的牢笼,又觉得心尖一酸。

    “少谷主,你给这鲛人开的尾,委实不错。”顺德公主的话打断了纪云禾的思绪。再次将所有人的目光都揽到了她身上,“只可惜这世间并无双全法,本宫要了他的腿,便再也看不到那条漂亮的鱼尾巴。”她叹了口气,她打量着长意,宛如在欣赏一件心爱的玩物:“不过,少谷主还是该赏。本宫喜欢他的腿,胜过鱼尾。”

    纪云禾闻言,倏尔想到那日夜里,这牢中的遍地鲜血,和长意惨白到几无人色的脸。

    那些痛不欲生,那些生死一线,在顺德公主口中,却只成了这么轻飘飘的一句——她喜欢。

    她的喜欢,可真是,好生金贵。

    纪云禾的拳头忍不住紧紧的攥了起来。

    而林昊青却并无纪云禾这般的想法,他毫无负担的行礼叩谢:“谢公主。”

    “来,让鲛人开口给本宫说一句讨喜的话。”顺德公主又下了令。

    而这次,牢中却却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死寂之中。林昊青瞥了纪云禾一眼,但见纪云禾站在一旁,并无动作,林昊青便走到囚牢边,盯着长意道:“鲛人,开口。”

    长意连看,也未看林昊青一眼。

    牢中沉寂。顺德公主没有着急,她勾了勾手指,旁边立即有人给她奉上了一个小玉壶,她仰头就着玉壶的壶嘴饮了一口酒。

    方才在顺德公主开心时,那愉悦的气氛,霎时便凝固了。

    给顺德公主奉酒的小太监眼珠子也不敢乱转一下,连谄媚的张公公,也乖乖的站在一边,看着面前的一寸地,宛如一尊入定的佛。

    过了许久,顺德公主是终于饮完了小玉壶中的酒,她没有把玉壶递给奉酒的小太监,而是随手一扔,玉壶摔在牢中石子上,立即被磕裂开来。

    奉酒的小太监立即跪了下去,额头贴着地,浑身微微颤抖着。

    “驭妖谷,是哪位驭妖师教会鲛人说话的?”顺德公主终于开了口。她看似温和的笑着,轻声问着林昊青,“本宫记得报上来的名字,隐约不是少谷主。”

    场面一时静默。

    纪云禾从人群中走了出去。

    她背脊挺直,站到了顺德公主面前。

    长意的目光霎时便凝在了纪云禾的后背上。

    “是我。”

    顺德公主看着纪云禾,一字一句的开口道,“本宫要鲛人,口吐人言。”

    纪云禾没有回头看长意,只对顺德公主道:“公主,我不强迫他。”

    此言一出,众人静默着,却都不由看了纪云禾一眼。有人惊讶,有人惊惧,有人困惑不解。

    而长意则有几分怔愣。

    顺德公主微微眯起了眼睛,她歪着脑袋,左右打量了两遍纪云禾:“好。”顺德公主望了旁边张公公一眼,“他们驭妖谷,不是有条赤尾鞭吗?拿来。”

    “备着了。”

    张公公话音一落,旁边另有一个婢女奉上了一条赤红色的鞭子。

    顺德公主接过赤尾鞭,看了看,随即像扔那玉壶一样,随手将赤尾鞭往地上一扔。

    “少谷主。”顺德公主指了指赤尾鞭。

    林昊青便只好上前,将赤尾鞭捡了起来。

    “此前,本宫给你们驭妖谷的信件中,是如何写的,少谷主可还记得。”

    “记得。”

    “那你便一条一条的告诉这位……护法。”顺德公主盯着纪云禾,“本宫的愿望是什么?说一条,鞭一次,本宫怕护法,又忘了。”

    林昊青握着鞭子,走到了纪云禾身后。

    他看着还站得笔直的纪云禾,微微一咬牙。他一脚踹在纪云禾的膝弯上。

    纪云禾被迫跪下。

    昨日夜里,他这般救了她一命,今日,同样的动作,却也已经是全然不同的情况。

    林昊青握住赤尾鞭,他心中对纪云禾是全然不理解的。

    这种时候,她到底是为什么坚持。

    让鲛人说一句话,难道会痛过让她再挨上几道赤尾鞭吗?她背上的伤口,痂都还没掉吧。

    “顺德公主,其愿有三。”林昊青压住自己所有的情绪,看着纪云禾的后背,说道,“一愿鲛人,口吐人言。”

    “啪”的一声,伴随着林昊青的话音落地,赤尾鞭也落在纪云禾的后背之上。

    一鞭下去,连皮带肉,撕了一块下来,后背衣服被赤尾鞭抽开。纪云禾背上狰狞的伤口,在长意面前陡然出现。

    长意双目微瞠。

    “二愿鲛人,化尾为腿!”

    “啪!”又是一鞭,狠狠抽下。

    林昊青紧紧的握住鞭子,而纪云禾则紧紧握住拳头,她和之前一样,咬牙忍住所有的血与痛,通通咽进了肚子里。

    林昊青看着这样的纪云禾,心头却不知为何,竟然倏尔起了一股怒火。

    她总是在不该坚持的时候坚持,平日里妥协也做,算计也有,但总是在这种时刻,明明有更轻松的方式,她却总要逞强着,将所有的血都咬牙吞下。

    而这样的纪云禾越是坚持,便越是让林昊青……

    嫉妒。

    他嫉妒纪云禾的坚持,嫉妒她的逞强,嫉妒她总是在这种时候,衬得他的内心……事到如今,已经肮脏得那么不堪。

    她的坚持,让林昊青,自我厌恶。

    “三愿鲛人,永无叛逆!”

    第三鞭抽下。

    林昊青握住赤尾鞭的关节,用力到惨白。

    而长意的脸色更比林昊青难看。那素来澄澈温柔的双眼,此时宛如将要来一场暴风雨,显得浑浊而阴暗。

    他盯着坐在囚牢正中的顺德公主。

    听顺德公主对纪云禾说着:“现在,你能不能强迫他?”

    “不能。”

    还是这个回答,简单,利落,又无比坚定。

    顺德公主笑了笑,“好,他不说本宫想听的话,你也不说。依本宫看你这舌头留着也无甚用处。”顺德公主神色陡然一冷,“给她割了。”

    “你要听什么?”

    长意终于……开了口。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