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妖: 第三十八章 心境变动

第三十八章 心境变动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驭妖最新章节        下一章

    顺德公主走了。

    那来时铺了一路的百花花瓣没过半天,便枯萎腐坏,花香变成了腐朽的臭味。暮春的天气,一场暖雨一下,整个驭妖谷蚊虫肆虐,弄得众人苦不堪言。

    林沧澜的尸体是再也藏不住了,林昊青没多久,便宣布了林沧澜的死讯。

    消息一出,整个驭妖谷都震惊了,所有人都猝不及防,对于很多驭妖谷的驭妖师们来说,林沧澜不是一个目光阴鸷的老狐狸,而是一个为驭妖谷付出一生心血的老者。

    他们视林沧澜为驭妖谷的象征。所以即便林沧澜老了,身体虚弱了,也开始给自己寻找下一任继承者了,但大家还是尊敬他,并且相信他会一直都在。

    甚至连纪云禾都认为,这个老狐狸,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

    但他就是死了。

    林昊青说他病故,但拒绝所有人探看林沧澜尸身,直接在深夜里,一把火将林沧澜的尸身烧了。

    纪云禾认为这不是一个聪明的做法,但她也想不到更好的做法了。

    林沧澜脖子上的伤口那么明显的诉说着他的死因,只有一把火烧了,将真相都烧成灰烬,剩下的,就只能任由活人信口胡说。

    所以许多人都不相信林昊青。

    驭妖谷的长老们开始寻找卿舒,谷主的妖仆此生只忠诚于谷主一人,他们在此时,相信一个毕生嫌弃的妖怪,更胜过相信谷主血脉。

    但怎么可能找到卿舒。

    谷主突然病故,妖仆消失无踪,就算林昊青再如何强辩,也压不住谷内流言滚滚。

    而这些,都是林昊青的麻烦,纪云禾并没有过多的关心。她本来对谷主之位就不感兴趣,林昊青想要的和她想要的,在没有外力的压迫下,本就南辕北辙。

    她待在自己的小院里,每天只为一件事情发愁。

    不是愁下月的解药,也不是愁顺德公主关于驯服鲛人的最后期限。

    她只愁,没办法说服长意,让他自己离开。

    打顺德公主走后那天起,纪云禾便没有再去过牢里,她不再去刻意加深两人之间的联系,她想让长意渐渐淡忘她,纪云禾这个心愿强到,甚至有时候做梦都梦到,长意从牢里逃了出来。

    他推开她的房门,告诉她,“纪云禾,我想明白了,你过你的生活,我过我的生活,我要回大海了,我不在这里呆了。”

    然后纪云禾便欣喜若狂的给他鼓掌,一路欢送,陪他到山门,挥挥手送他离开。

    她看着长意渐行渐远的背影毫无半分留恋,甚至带着满心的雀跃。

    但早上太阳照入房间里,纪云禾从床上醒来,长意还是没有来找她。

    “我不会离开。”

    他说得那么的坚定。不打算被任何人左右。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赶他走呢……

    纪云禾全心全意的思考着这个问题,直到驭妖谷的长老们来找了她。

    两个驭妖谷资历最老的长老。

    年迈的他们不是驭妖谷中能力最强的,甚至或许还没有瞿晓星厉害,但他们却是驭妖谷年纪最长的。在林沧澜突然去世之后,依照驭妖谷的规矩,应该由长老们来主持新谷主的上任仪式。

    但他们丝毫没有做这件事情的打算。

    大长老见了纪云禾,开门见山便道:“我们怀疑,是少谷主,对谷主动的手。”

    纪云禾心道,对的,你们的怀疑丝毫没错。

    但她什么都没说,只不动声色的喝着茶。

    “顺德公主来我驭妖谷那日,有驭妖师前去请谷主,据那驭妖师说,在谷主房间里应话的便是少谷主。”

    是的,房间里还有她。

    纪云禾继续喝着茶。

    “而后,顺德公主一走,少谷主便宣布谷主重病身亡。”二谷主接了话,“他甚至不许任何人探看尸身,直接将尸身烧掉。其所行所为,委实诡异。”

    “所以,二位长老来找我,是想让我代表大家站出来,指责少谷主?”

    两位长老相视一眼:“我们想让你当谷主。”

    纪云禾放下茶杯,手指在杯沿滑了一圈:“何必呢?”纪云禾终于转头,看向两位长老,“驭妖谷便只有这般大小,都是困兽,谁做兽王,有什么不一样吗?”

    她和林昊青,一个杀了林沧澜,一个杀了卿舒,都是一丘之貉。

    纪云禾笑道:“你们怀疑林昊青大逆不道,万一,我也差不多呢?”

    似乎万万没想到纪云禾竟然是这般回答,两位长老皆是一愣。

    “虽然我等如今被困于这西南一隅,但我等绝不奉弑父之人为主。护法,谷主在世之时,便说过,谁能有能力满足顺德公主的三个愿望,谁便是驭妖谷谷主,而今,谷中之人皆知鲛人待你如何,你若悉心对待,让鲛人心甘情愿的去侍奉顺德公主,并非不可……”

    “好了。”听罢长老的话,纪云禾猛地站起了身来,“长老们安排自己的事就可以了,我的事,不劳大家费心。”

    纪云禾神色陡然凉了下来,两个长老见状,皆是皱眉不悦:“纪云禾,我等念在你这些年为驭妖谷贡献不少,方且如此规劝与你,这机会,他人便是求也求不来。你如今,却是什么意思?”

    纪云禾默了片刻,眸带几分薄凉的看着长老:“没什么意思,不想陪你们玩了而已。”

    纪云禾觉得她累了。

    争得累了,斗得累了,顺德公主走了,她除了想让长意离开,便也没有其他的愿望了。

    或许她的命真的就是如此吧,离不开这驭妖谷,也逃不掉宿命的枷锁。

    她不争了,不抢了,也不去斗了,送走长意,她这还剩一个月的命,该如何,就如何了。

    见纪云禾如此,两位长老气愤又无可奈何,只气冲冲的留下一句:“谷主这些年,真是白白栽培了你。”便起身离开。

    纪云禾唇角微微勾出一个讽刺的微笑:“可真是多谢谷主栽培了。”

    目送两位长老离去,纪云禾又坐了下来,继续喝着自己的茶,思考着如何将长意送走的事。

    忽然间,纪云禾身边清风微微一动,她一抬头,洛锦桑已经坐在了她的对面,身影从透明,慢慢变实,她气喘吁吁的坐下,也不跟纪云禾客气,猛地仰头灌了一壶茶,道:“哎,急着赶回来,可累死我了。”

    纪云禾瞥了她一眼:“还知道回来啊?空明和尚没事了?”

    “哼!别提那个死秃子,我急匆匆的赶去救他,他还嫌弃我,说我碍手碍脚,不管他了,让他自己蹦跶去。”洛锦桑对着纪云禾扬起了一个大大的微笑,“我回来帮你偷药,不过,听说林沧澜死了,我走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啥?刚才那两个老头来,找你做什么?”

    想想洛锦桑不在的这几天,纪云禾笑了笑:“找我去当新的谷主。”

    “啊?好事啊!你答应了吗?”

    “没有。”

    “为什么?”

    “不想在掺和了。”

    “可是你不是想救那个鲛人吗?你当了谷主,不正好可以正大光明的放了那个鲛人吗?”

    洛锦桑事情想得简单,但她这话却提点到了纪云禾,放走鲛人,就算做了谷主,也没有正大光明的去办,但是把鲛人带出驭妖谷,现下却是可以正大光明的去做的。

    纪云禾戳了一下洛锦桑的眉心:“你也不算毫无用处。”

    她站起来便要走,洛锦桑连忙喊她:“茶还没喝完呢,你去哪儿啊?“

    “找林昊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