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妖: 第四十一章 离谷

第四十一章 离谷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驭妖最新章节        下一章

    接下来的两天,纪云禾在驭妖谷过得还算平静。

    她看着林昊青登上了驭妖谷谷主的位置。

    是日天气正好,阳光遍洒整个驭妖谷,暮春初夏的暖风徐徐,吹得人有几分迷醉。

    林昊青在尚未修葺完善的厉风堂上,身着一袭黑袍,一步一步,走向那厉风堂里最高之处的座位。厉风堂外的微风吹进殿来,撩动他的衣袍以及额前的头发。

    他走到了主位前,却并没有立即转过身来。他在那椅子前站着,静默了片刻。

    一路坎坷,仓皇难堪,叛逆弑父,他终于走到了这一步,此时此刻,纪云禾很难去揣度此时此刻林昊青心中的念头与情绪。她只是静静地站在她平日里该站的位置,看着他。

    直到身后传来其他驭妖师细碎讨论的声音,林昊青才转过身来,衣袍转动间,他坐了下去。

    落座那一刻,纪云禾率先单膝跪地,颔首行礼:“谷主万安。”

    身后的驭妖师们,讨论的声音便也慢慢的静了下去,他们陆陆续续的跪了下去。

    “谷主万安。”

    声声行礼之声,再把一人奉为新主。

    “大家不必多礼了。”林昊青抬手,让众人起身。

    纪云禾站起来的一瞬,阳光偏差之间,高堂座上的新主仿佛与旧主身影重合。

    一样的位置,一般的血脉,如此相似的目光,看得纪云禾陡然一个心惊。再回神来,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先前做的事到底是对是错。而在林昊青目光挪过来的时候,她只对林昊青报以一个浅浅的微笑。

    此后的这些驭妖谷的纷争,甚至偌大人世里的角斗,都再与她无关。

    看罢林昊青的继位仪式,纪云禾在驭妖谷里便彻底没了事。

    她闲逛着把驭妖谷转了一圈,这些熟悉到厌倦的场景,在得知此后再也看不到的时候,似乎都变得不那么讨厌,甚至有些珍贵起来。

    离开驭妖谷的前一夜,她躺在自己的房顶看了一宿的星星,第二天醒来,她觉得昨日的自己似乎思考了很多事情,然而又好似什么都没来得及想一般。

    有些迷茫,有些匆匆。

    而时间还是照常的流逝。没有给纪云禾更多感慨的机会,朝廷来迎接鲛人的将士一大早便等在了驭妖谷的山门外。

    纪云禾去了囚禁长意的牢中,而牢里,早早的便有驭妖师推着一个铁笼子候在牢里了。

    纪云禾到的时候,驭妖师们正打算给长意戴上厚厚的铁链枷锁,将他关进笼子了。

    “不用做这些多余的事。”

    纪云禾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牢里,将驭妖师手中的铁链拿过来,扔在地上,“笼子也撤了吧,用不着。”

    “可是……”驭妖师们很不放心。

    纪云禾笑笑:“若是现在他就要跑,那我们还能把他送给顺德公主吗?”

    她这般一说,驭妖师们相视一眼,不再相劝。

    纪云禾转头对长意伸出了手:“走吧。”

    长意看了一眼纪云禾的手,即便在此时,也还是开口道:“不合礼数。”

    是了,他们鲛人,一生仅伴一人,他们要给未来的伴侣,表示绝对的忠诚。而此时的长意不会认可即将要见的顺德公主为伴侣,而他以为,此后的人生也不会再有自由,所以他也不会将纪云禾当成伴侣。

    纪云禾洞悉他内心的想法,便也没有强求:“好,走吧。”

    她转身,带着长意离开了地牢。

    这应该是长意拥有双腿之后,第一次用自己的双腿走长远的路。他走得不快,纪云禾便也陪他慢慢走着。

    到了驭妖谷山门口,朝廷来的将士们已经等得极不耐烦。

    铁甲将军骑在马上,带着黑铁面具,不停的拉着马缰,在驭妖谷门口来回踱步。得见纪云禾带着长意出来,他便斥道:“尔等戏妖贱奴,甚是傲慢,误了押送鲛人的时辰,该当何罪?”

    林昊青送纪云禾来此,闻言,他眉头一皱。

    朝廷之中对天下大国师府外的驭妖师,甚是瞧不上眼,达官贵人们给驭妖师还取了个极为轻视的名字,叫戏妖奴,道他们是戏弄妖怪,供贵人们享乐的奴仆。

    此言甚是刺耳,林昊青待要开口,纪云禾却先笑出声来:“而今离约定的时间尚有一炷香时间,将军如此急躁,心性不稳,日后上了战场,怕是要吃大亏啊。”

    铁甲将军闻言,大怒,腰间长剑一拔,一提马缰,踏到纪云禾面前,劈手便是一剑砍下。

    而剑刚至纪云禾头顶三寸,整个剑身倏尔被一道无形的力量架住。

    纪云禾身侧的长意蓝色的眼瞳盯着铁甲将军,眼瞳之中蓝光流转,倏尔光华一闪,铁甲将军手中长剑便登时化为一堆齑粉。被山门前的风裹挟着霎时飘远。

    场面一静,众人皆有些猝不及防。

    妖力隔空碎物,彰显着长意妖力的雄厚。

    将军坐下的马倏尔摆着脑袋,往后退去,无论将军提拉缰绳,也控制不了战马。他越是想驱马上前,马越是反抗激烈。

    将军复而大怒,翻身下马,直接抽了身后另一个将士身上的大刀,一刀挥过,径直将马头砍下。马头落地,鲜血喷溅,驭妖谷谷外霎时变得腥气四溢。

    铁甲将军将脸上黑铁面具摘下,转头怒斥:“谁养的战马!给本将查出来!腰斩!”

    待得他面具摘下,纪云禾才看见,这铁甲将军不过一个十六七的少年,而一身傲气与戾气却厉害得很。

    他冲身后的人发完脾气,一转头,盯住长意:“你这鲛人,不要以为要去伺候公主便可放肆!本将要不了你的脑袋,也可断你手脚。”

    他的话让纪云禾听得笑了出来:“这位小将军,断他手脚这事,不是你可不可以做,而是你根本做不到。”

    小将军看向纪云禾,目光狠厉,还待要上前,却倏尔被身后走上前来的一人抓住:“少将军,公主与国师反复叮嘱,路上平安最重要。莫要与这驭妖师置气了。”

    来者穿着一袭浅白的衣裳,头上系着白色的绶带,面如冠玉,竟是……国师府的弟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