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妖: 第四十四章 诛心

第四十四章 诛心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驭妖最新章节        下一章

    深夜,营帐中只闻虫鸣。

    纪云禾在简易搭铺就的床铺上静静躺着,黑暗之中,她睁着双眼,似在发呆,又似在透过头顶的营帐仰望外面的漫天星河。

    忽然间,旁边的虫鸣稍稍弱了一些,纪云禾心中有了猜测,道是林昊青找上来了。

    她知道,林昊青既然来,便不会不按她说的做。所以旁边营帐里发生的事,她不用看,不用听,却仿佛已经看在眼里,听在耳中。

    她有些心疼。甚至感觉自己这样的做法,对长意来说有些残忍了。

    但,没有退路了。

    夜依旧宁静着。

    越是在这样好像有什么要发生的安静夜里,关于过去的回忆,越是不可控制的在纪云禾脑中冒了出来。

    那些模模糊糊的小时候,仓皇的,颠沛流离的父母带着她走过的逃亡路,还有稍微清晰一些的驭妖谷中的日子……例如,林沧澜第一次给她喂毒的那天。

    那并不是个明媚的日子,林沧澜叫她去了他的房间,未等纪云禾说一句话,一旁的卿舒便捏开了她的嘴,往她嘴里丢了一颗药丸,然后一抬她的下巴,便让她将药丸吞了进去。

    那时迷茫,她并不知道被喂了什么,只呆呆的看着林沧澜与卿舒。

    他们两人也极度关注她,房间静了许久,纪云禾刚开口想问吃了什么,却忽觉心头传来一阵绞痛。

    这是她第一次感知到毒药的厉害。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疼得在地上打滚,林沧澜和卿舒却并不关心,只摇头说着可惜了。

    那一夜她在剧痛中度过,她熬了整整一宿,林沧澜与卿舒一直在旁边看着她,仿佛是在等待她什么时候会死去。现下想来,那一夜与今夜,倒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那时候是身体痛到了极致。而现在,却是难耐心疼……

    后来,卿舒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又给她喂一颗丹药,她便好了起来。卿舒当时还说,她是第一个。

    纪云禾直至现在也不明白卿舒当时说的第一个是什么,但现在的纪云禾觉得,这世间能让她这般心疼的人,长意,约莫也是第一个吧。

    旁边又传来一声轻响。

    这声动静有些大了,似惊动了士兵们,外面传来了士兵的声音:“鲛人那边好像有动静,去看看。”

    纪云禾一掀被子,这才坐了起来。

    忽然之间,营帐外倏尔闪过一道透蓝的光,紧随着光芒而来的,一阵清脆的冰裂之声!

    宛如是冬日湖边,那冰封的湖面破裂之声。声音未落!一道冰锥径直刺破纪云禾的营帐,外面火盆里燃烧的篝火似被突然从地里长出的冰锥推翻,火盆翻滚,将林间地上的地上的枯木引燃,一时火光大作,将刺入纪云禾营帐内的冰锥映得光华四变。

    纪云禾还未出营帐,便听见外面士兵吼了起来:“鲛人跑了!鲛人跑了!”

    外面的兵马混乱的声音,混着朱凌的叱骂与姬成羽冷静的安排,将这林中的寂静彻底打破。

    而便是在这慌乱不已之际,纪云禾却倏尔笑了出来,一个在她脸上,难得称得上明媚的笑容。

    她想了想,自吞了这毒药之后,她这一生,开心笑起来的日子,还没有遇见长意这两月来得多。

    长意走了,不再被她拖累。

    可喜可贺。

    纪云禾又重新坐了下去,及至此刻,她方才做到与长意告别的时候说的那三个字——“不畏惧”。

    至少,在长意还在的时候,她尚且畏惧一件事,若是长意不走,那就坏了。

    现在,这最后一件事,她也做成了。

    这世间,终于再无任何事可以让她害怕了。

    她此念方落。忽然间,营帐帘被一人拉起,纪云禾倏尔心头一紧,以为是长意又回来找她了,但抬头一看,却是姬成羽。

    姬成羽站在营帐门边,影子被外面的火光拉长,延伸到纪云禾脚下。

    他看着纪云禾,脸上温和的笑容微微收敛了起来:“鲛人跑了,你身为驭妖师,何以安坐于此?”

    这个姬成羽,到了现在也没有大声呵斥她,看来是很有礼数教养了。

    纪云禾也冷静的看着他,道:“鲛人妖力高深莫测,他跑了,便没有人能追得上。”

    “你声称已将鲛人驯服,而今鲛人逃走,公主追究下来,你可知会有何结果。”

    纪云禾想了想,故作愁闷的摇头叹息:“我约莫是没得救了吧。只是连累你和少将军挨罚了。”

    纪云禾口头上虽如此说,但她心里清楚,今日来的这两人,在国师府与朝廷当中,身份绝不会低,看他二人的行事做份,便能推断个一二。顺德公主便是再霸道,国师府和高官武将之子,怕是也不能说杀就杀。

    见纪云禾如此,姬成羽显然已无话可说。他放下门帘,转身离去,外面又传来他沉着命令的声音:“着一队人马,随我来。”

    这个姬成羽,看起来并不好对付。纪云禾心头刚在盘算,要不要跟上去时,营帐门帘便又被拉开了。

    纪云禾心中嫌弃,这朝廷中人办事,可真磨叽。但一抬头,她愣住了。

    面前的人,银色的头发披散着,那袭白衣也染了篝火的灰,让他整个人显得有些仓皇。而那双冰蓝色的眼瞳,却一转未转的盯着纪云禾。

    外面兵马的混乱声已经远去,唯有篝火将湿润的树木烧得“噼啪”作响的声音。

    他还是没走。还是固执的,来找她了。

    纪云禾看着他,将心中所有的情绪都按捺下去,她现在只能说一句话,除了这句话,别的,都是错误的回答——

    “我就猜到你会回来,长意。”

    营帐外的火光融化了穿进她营帐里的冰锥,而冰锥的光却在纪云禾眼中转动。

    她的笑,带上了七分虚假。

    长意静静看着她:“纪云禾,我只相信你的话,所以我只来问你。”

    “问什么?”

    “你从遇见我的那一刻开始,所作所为,所行所言,皆有图谋?”

    纪云禾收敛了脸上的笑意,神色变得森冷:“谁与你说的?”

    长意看到纪云禾脸上的神色,唇色开始慢慢变白,他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你对我好是假,许真心待我,也是假,你所做的,都是为了驯服我,让我心甘情愿的,去侍奉人类公主?”

    纪云禾走近他:“长意,告诉我,谁与你说的。”

    “是不是?”而他只固执的问着。

    纪云禾沉默。

    “是不是……”再开口,他却逃避了纪云禾的目光,转头看向了别处,不解,不甘还有受伤。

    纪云禾盯着他:“是。”

    长意握紧拳头,眸中起了浑浊。

    “那日人类公主在牢中,鞭你,迫你,害你,也都是假,只是你演出来的苦肉计?”

    “是。”

    屋中沉默许久,外面的火烧得越是烈,便衬得这屋内,越是刺骨的寒冷。

    长意闭上眼:“纪云禾。”他极力控制着自己散乱的呼吸,“我……以为你和别的人类,不一样。”

    这句话,纪云禾听出了他强自压抑着的愤怒,痛苦还有那么多的……委屈。

    是的,他很委屈。

    像一个孩子,掏出了最喜欢的玩具,却只换来对方转身离开的委屈。

    “长意,我和别人是不一样的。”她看着长意道,“别人没办法让你侍奉顺德公主,我可以。”

    她要说一句话,刺穿长意的心。

    而她做到了。

    长意终于再次看向了纪云禾。

    震惊,痛苦,不敢置信。

    像是旁边的冰锥子,插进了他的胸膛,整个人,从头到尾,都凉透了。

    他微微踉跄了一步,在这个时候,他才显现出,被割开尾巴的双腿,其实对他来说有多不适应——便是这一踉跄,就让他没站稳身子,抓住了搭营帐的木框,方才稳住。

    纪云禾冷冷的看着他。

    走啊。

    她一步步逼近长意:“你便是我获得自由的工具。”

    走啊。

    她伸出手,手掌中凝聚了灵力,似要将长意困住:“你别想跑。”

    你怎么还不走呢……

    纪云禾掌中灵力靠近长意之时,旁边倏尔传来朱凌的声音:“鲛人在这儿!”

    纪云禾心头一凛,目光陡然狠厉起来,这凝聚灵力的手,便再也没有吝惜力气的向长意打去。

    而长意只是呆怔的看着纪云禾这充满杀气的一掌,愣生生的接了下来,他闷哼一声,直接从营帐内跌了出去,狼狈的摔在地上,吐出一口血来。

    血与泥污弄脏了他的衣服与头发,长意转过头,只见纪云禾站在营帐外,面色森冷的看着他。而她身后涌过来数十名军士。

    长意牙关紧咬,咽下口中鲜血,手一挥,地底泥土中倏尔射出无数冰锥,直指军士们,有的军士被径直穿胸而过,有的军士则被冰锥刺断了腿。一时间林间哀嚎不断,鲜血遍地,腥气冲天。

    而便是在这如海浪一般的冰锥中,唯有纪云禾身前,一根都没有。

    好似是,在这样的时刻,他所有的坚硬与狠厉都用出来了,唯独还是没办法对这一个人,尖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