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妖: 第四十五章 决绝与守护

第四十五章 决绝与守护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驭妖最新章节        下一章

    月色凉,透过薄云,遍照山河。

    静谧夜色中,万千山河里,一处林间,略显仓皇。

    夜鸦鸣啼,犹如催命之声,月夜树影间,银发男子捂着肩头,仓皇而走,其奔走的速度极快,而在他身后,追兵打马之声也不绝于耳。

    长意回头一望,身后打马追来的人当中,纪云禾赫然追随其中。

    根本无意多做感伤,一咬牙,转头急奔,忽然间,四周树木退去,面前出现一片空地,他往前多跑几步,一阵风自前方吹来,他陡然停住脚步。

    在他身前,是一道断崖,再无去路。

    长意回头,身后追兵已经驱马赶到,便是这片刻时间,他们便训练有素的将他围了起来,呈半圆状,将他包围其中。

    军士们都没有动,唯有纪云禾从马背上下了来,她拎着剑,一步一步靠近他。

    长意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悬崖,再回头来,直视面前再不复温和的纪云禾。

    他受了纪云禾一掌,体内妖力一时不足以支撑他行踏云之术,退一步万丈深渊,可近一步……又何尝不是深渊。

    纪云禾停在他面前一丈远。

    天上薄云破开,月光倾洒这方圆之间的断崖,将他们的月下的影都拉长。长意看见自己的影子被拉到纪云禾脚下,而纪云禾便踩在他影子上的咽喉间。

    纪云禾道:“没有退路了。”

    长意沉默的看着自己的影子,就这样被纪云禾践踏着,死死的贴在那地上,毫无反抗之力。

    纪云禾抬起了剑,拔剑出鞘,将剑鞘随手扔到了一旁,她剑尖直指长意。

    长意这便才将目光从那影子上挪开,看着纪云禾,他蓝色的眼瞳中映出了寒剑光芒,他薄唇微动:“我不相信。”及至此刻,他依旧看着纪云禾如此说着。

    夜风浮动,将他的话带到了纪云禾耳边,但他的言语,并不能挡住她的剑刃。

    纪云禾眸光冰冷,毫无预警的,便在这苍凉月色下,向他动了手。

    直至剑尖没入胸膛,长意在巨大的绝望之中,甚至未感到胸腔的疼痛。

    胸膛是麻木的,整个身体,从眉心到指尖,都是麻木的,他唯一的感觉便是凉。

    他只觉得凉。

    透心彻骨的寒凉。

    纪云禾这一剑穿胸,力道之大,径直将他刺到了崖边。

    他根本无力反抗,或者说,根本没有反抗。

    他只是看着纪云禾,看着她漆黑眼瞳中的自己,他看见自己的狼狈,不堪,也看见自己的呆滞,彷徨。而纪云禾没有丝毫情绪的波动。

    风声仓皇,在耳边将所有声音都带远,远处赶来的黑甲将军与白衣驭妖师都已经不再长意此时的视线之中了。

    身体摔下悬崖的那一刻,风声撕碎了这个身体,但却没有撕碎纪云禾如月色一般的目光。

    我不相信……

    他还想说,但已全然没有了力气,下坠的风与崖下的黑暗带走了一切。

    他整个世界,沉寂了……

    “住手!公主要留活物!”

    朱凌的声音刺破夜空,未传入已坠下悬崖的长意耳中,却传入了纪云禾耳中。

    而伴随他声音而来的,是一道白色的身影,那身影御剑而来,欲直接掠过纪云禾,跟着飞到悬崖下方,试图将坠崖的鲛人捞回,但未等他飞过悬崖一寸,他脚下的剑便倏尔被一道大力打偏!

    姬成羽身形一转,堪堪在空中停住身形,但未等他再要追去,只听“咔”的一声,他脚下寒剑应声而断。

    姬成羽只得纵身一跃,落与地面,他与身后追来的朱凌看着地上断剑,皆有几分怔愣。

    姬成羽转头,目光径直看向斩断他长剑的力量来源。

    是纪云禾。

    她还穿着那身驭妖谷的布衣,而周身气场,却全然不一样了。

    她抬起右手,并起食指与中指,将剑上残留的鲛人血一抹,随后用沾染了鲜血的指尖,触上自己的额头,在自己额头上,用鲛人血画上了两道血痕。

    宛如那些塞外的蛮人,在自己身上画下信仰的图腾。

    她执剑转身,手中剑花一转,在空中留下寒凉剑气。

    “今夜,过此崖者,诛。”

    她横剑拦在悬崖边,背对着崖下的万丈深渊。月色透过她的身影,似乎都已染上了杀气与血腥味。崖底涌上来的长风带着寒凉的水气,令战马躁动,马蹄踏着,不听控制的往后退。

    她似乎便在这一瞬,从白日那个平凡的驭妖师,便做了一个煞神,如她所说,若有人敢越雷池,诛。

    “放肆!区区戏妖奴胆敢阻拦我等!”

    朱凌偏是不信邪的那个,他恶狠狠的打马用脚上马刺狠狠扎了坐下马匹,马儿受惊,一撅前蹄径直冲纪云禾而去。

    “朱凌!”姬成羽要拦,那马已经骑了过去。

    姬成羽不敢耽误,立即手中结印,将旁边军士腰间的长剑一吸,立即握在手中,飞身上前,赶在朱凌之前,对纪云禾动手。

    纪云禾挡住姬成羽的剑,旁边朱凌的大刀又劈了下来,纪云禾右手快速结印,以空手挡住朱凌手中大刀。

    朱凌见状,冷斥:“雕虫小技!”他收刀一转,又是一声大喝,再是一刀砍来。

    纪云禾根本未将他放在眼里,手中结印光华一转,朱凌大刀立时被弹了回去。朱凌翻身,跃下战马,没了背上人的控制,那战马立即发足狂奔,逃离而去。

    而便是在纪云禾右手应对朱凌之际,远处将士倏尔拉弓,一箭射来,穿过纪云禾耳边。

    朱凌转身下令:“你们找路下悬崖,这鲛人,活的本将要,死的,本将也抬也要抬回京师!”

    “得令!”士兵高声一应。

    纪云禾当即目光一凛,但见他们要拉转马缰,纪云禾抽回挡住姬成羽的剑,拼着生生挨了姬成羽一剑,也将手中长剑掷出,长剑飞旋而过,将众军士的马匹尽数斩断腿脚!

    战马痛苦嘶鸣,将士们齐齐落马。

    纪云禾咬牙,一手握住姬成羽手中长剑,一声厉呵,以肉身掰断了那长剑,而折断的那断剑,她往朱凌处一掷,朱凌身手敏捷,矮身一躲,却还是未躲过,他头上的冠径直被断剑斩断,黑发登时披散下来,让他显得狼狈又难堪。

    纪云禾周身灵力荡出,挡开姬成羽。

    她捂着肩上被姬成羽砍出来的伤,目光杀气凛冽的扫视众人。

    “谁还要走,我便要谁脑袋,说到,做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