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妖: 第五十四章 赌约

第五十四章 赌约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驭妖最新章节        下一章

    朱凌是假的刑罚对纪云禾来说,并不算可怕。

    再如何,他也只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公子,并未真正上得战场,加之姬成羽的唠叨劝解,纪云禾并未吃多少苦头。

    但自打那天起,顺德公主变成如她所说,只要是她在,纪云禾所承受的刑罚,便生不如死。

    而纪云禾一直在忍耐,她静静等待,等待着一个可以一举杀掉顺德公主的机会。

    但是大国师总是在顺德公主来的时候,静静的在旁边观望着。他似乎已经洞察了纪云禾的心思。没有点破,也没有告诫,在绝对的力量差距之前,他对纪云禾并不在意。他只是一如始终的好奇着纪云禾身体的变化。

    纪云禾的身体,却再没什么变化。

    三月后,顺德公主再来囚牢,携带着比之前更加汹涌的滔天怒火。

    未听姬成羽阻止,也没有等到大国师来,径直拉开了牢房的门:“你们这些背叛者……”她怒红着眼,咬牙切齿的瞪着纪云禾,拿了仿制的赤尾鞭,以一双赤足,便踏进了牢中,“通通都该死!”她说着,狠狠一鞭子劈头盖脸的对着纪云禾打下。

    而纪云禾自打她走进视野的那一刻便一直运着气。

    她知道,她等待多时的时机,已经来了。

    待得鞭子抽下的一瞬,纪云禾手中黑气暴涨,裹住鞭子,就势一拉,一把将握住鞭子另一头的顺德公主抓了过来。

    顺德公主猝不及防间便被纪云禾掐住了脖子,她怔愕的瞪大眼,纪云禾当即目光一凛,五指用力,便要将顺德公主掐死,而在此时,顺德公主的身体猛地被一股更大的力量吸走。

    纪云禾的五指只在她脖子上留下了深深的几道血痕。

    转瞬便被另一股力量击退,力道击打在她身上,却没有退去,犹如蛛网一般,覆在她身上,将她粘在墙上,令她动弹不得。

    而另一边被解救的顺德公主登时一摸自己的脖子,看到满手血迹,她顿时大惊失色,立即奔到了牢笼之外,利用刑具处的一把大剑,借着犹如镜面一般的精钢剑身,照着自己的伤口。她仔细探看,反反复复,又在自己脸颊上看来看去,在确定并未损伤容颜之后,顺德公主眸光如冰,将精钢大剑拔出刑具架来。

    她阴沉着脸,混着血迹,宛如地狱来的夜叉,要将纪云禾碎尸万段。

    然而在她没有第二次踏进牢中之前,牢门却猛地关上。

    “好了。”大国师这才姗姗来迟,看了顺德公主一眼,“汝菱,不可杀她。”

    “师父。并非我想杀她。”顺德公主勾着金丝花的指甲紧紧的扣在剑柄上,五指关节用力得泛白,她近乎咬牙切齿的说,“这贱奴,想杀我。”

    “我说,不能杀。”

    大国师轻飘飘的五个字落地,顺德公主呼吸陡然重了一瞬,似乎是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怒火,随即她将手中大剑狠狠一扔,剑掷与地,砸出铿锵之声。

    “好,我不杀她可以,但师父,北方反叛者坐拥驭妖台,日渐做大,我想让您出手干预。”

    纪云禾闻言,虽被制衡在墙上,却是一声轻笑,“原来公主这般气急败坏,是没有压下北方起义,想拿我出气呢。结果出气不成,便开始找长辈,哭鼻子要糖吃吗?”

    “纪云禾!”顺德公主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呵斥出她的名字,“你休要猖狂!待得本宫拿下驭妖台,本宫便要让天下人亲眼看见,本宫是如何一寸一寸揭了你的皮!”

    “两月已过。”纪云禾逗弄顺德公主一般,又笑道,“公主这是要与我再赌两年后,再看结果了?或者,我换个点数。”纪云禾收敛了脸上笑意,“我赌你,平不了这乱,杀不尽这天下逆鳞者。”

    “好!”顺德公主恨道,“本宫便与你来赌,就赌你的筋骨血肉,你要是输了,本宫,便一日剁你一寸肉,将你削为人彘!”

    “既然是赌注,公主便要拿出同等筹码,你若输了,亦是如此。”

    “等着瞧。”

    “当然等着瞧,不然,我该如何?”

    面对带着几分自嘲嬉笑的纪云禾,顺德公主不再理她,再次望向大国师,却见大国师打量着牢中的纪云禾,他挥了挥手,一直被力量摁在墙上的纪云禾终于掉了下来。

    “师父。”顺德公主唤回大国师的注意,道,“事至如今,你为何迟迟不愿出手?”

    “宵小之辈,不足为惧,青羽鸾鸟才是大敌,找到她除掉,我方可北上。”

    但闻此言,顺德公主终于沉默下来,她又看了牢中纪云禾一眼,这才不忿离去。待顺德公主走后,纪云禾往牢边一坐,看着没有离开的大国师,道:“传说中的青羽鸾鸟便如此厉害,值得令大国师这般忌惮?”

    “对,她值得。”

    简短的回答,让纪云禾眉梢一挑:“你们这百年前走过来的驭妖师和妖怪,还曾有过故事?”

    “不是什么好故事。”大国师转头看向纪云禾,“被囚牢中,还敢对汝菱动手,你当真以为,你这新奇之物的身份,是免死金牌?”

    纪云禾一笑:“至少目前是。”她打量着大国师,“若我真杀了这公主,我的免死金牌就无用了?”

    “我不会让任何人杀了她。”

    “大国师,你是不是活太久,所以活迷糊了,你力量强大,能百年不老不死,但是顺德公主,显然没有这般强大。就算我不杀她,时间也会杀了她,难道连老天爷,你也压得住?”

    “我说了,任何人也不能杀她,你不行,时间不行,老天爷也不行。”

    纪云禾闻言,沉默的打量了大国师许久:“为什么这么执着与她?你爱她吗?”

    大国师顿了一瞬:“我爱她的脸。”

    纪云禾:“……”

    万万没想到堂堂大国师,竟然也是这般肤浅之人……失敬失敬……

    “她的脸,与我失去的爱人,一模一样。”

    “哦……”

    纪云禾消化了一番大国师的这句话,随后又起了好奇:“失去的爱人?”

    “我失去过,所以这世界上,关于她的任何蛛丝马迹,我都不会再失去,谁都不能再从我身边,带走她。”

    纪云禾微微肃了神色:“即便只是一张相似的脸,也不行。”

    “不行。”

    纪云禾盘腿坐着,将手抱了起来:“这可怎么办,顺德公主,我还是要杀的。她做了太多,令人不悦的事情了。”

    大国师清冷的眼眸紧紧锁住了纪云禾,“那你,便也要跟着陪葬。”

    “无所谓。”纪云禾勾唇一笑,“我这条贱命,换她一条贱人命,公平。”

    大国师闻言,方眉梢一挑:“你又为什么执着与她?”

    “我也有要保护的人啊。”纪云禾笑着,目光也如剑光一般,与大国师相接,“谁动也不行。”

    纪云禾与大国师的“交心”在一阵沉默之后,便无果而结束了。

    这之后,因为日渐激烈的北方叛乱,顺德公主越发忙于朝中事务,鲜少再亲自来到大国师府中。除了偶尔战事吃紧,或者朝廷的军队在前线吃了大亏,顺德公主会携带数十名驭妖师来到牢中,让他们执行她的命令,将她的一通邪火狠狠发泄在纪云禾身上。

    纪云禾一直忍耐,静待反击之机。

    而顺德公主对纪云禾的折磨,时间间隔却也越来越长。

    一开始十天半月来一次,而后一、两个月来一次,再后来,甚至三、五个月也不曾见顺德公主的身影。

    战事越发吃紧。

    但青羽鸾鸟还是没有出现,大国师至始至终也静静耐着性子,并未出手干预。但大国师却不吝啬与借出国师府的弟子。

    朝廷要国师府的弟子他很是大方,要多少人,给多少人,要多少符,画多少符,但他自己就是稳坐如泰山,任凭朝中人如何劝,顺德公主如何求,他都不管。

    而后,两年又两年,四年已过,时间长了,便也没有人来找大国师了。

    但这几年间,国师府的弟子尽数借出,常常连看守纪云禾的人都没有,偌大的国师府,就剩一个犯人和一个光杆司令。在这个司令无聊之时,他还会到牢中来,坐在这唯一的一个犯人身边看书,时不时分享一些观点。

    纪云禾感觉自己仿佛从一个囚徒,变成了一个空巢老人的陪聊。

    他甚至偶尔还跟纪云禾聊一聊这天下的局势。虽足不出户,但他什么事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他告诉纪云禾,占据了北方驭妖台的反叛者们,人数从一开始的数十人,变成了数百人,而后上千人,上万人……俨然形成了一只压在大陈国北境的一只大军。

    他们多数都是走投无路的妖怪,叛逃的驭妖师,且因与朝廷作战场场大捷,他们的名声也越来越大,投奔的人也越来越多。

    这些反叛者甚至以驭妖台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北方“帝国”,他们自称为“苦寒境”,说自己是“苦寒者”,还立了首领——

    鲛人,长意。

    当大国师平静的告诉纪云禾听到这些消息时,纪云禾万分惊讶。一是惊讶于长意的“成长”,二是惊讶于,这天下反叛之人,竟然比她想的还要多。

    如今天下,光是通过这些消息,纪云禾便可以推断,这世道必然兵荒马乱。而这大国师,竟然还能安然在地牢之中,闲耗时间,安稳看书,就好像顺德公主没有生死危险,这天下就与他无关一样。

    纪云禾甚至想过,如今天下局势,或许就是大国师想要的。

    他纵容叛乱,纵容厮杀,纵容天下大乱。

    他想要战争。

    他想要……

    为这天下办丧。

    又或者说,他想要用这天下的鲜血,来祭奠他失去的那个……爱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