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妖: 第五十五章 白骨累累的缘由

第五十五章 白骨累累的缘由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驭妖最新章节        下一章

    又是一年大雪纷飞。

    天下乱之已久。

    纪云禾已经记不得自己在牢里挨过了多少日子。北方的叛乱已然变成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苦寒境”的人和大陈国朝廷的交锋频繁得已经不再新鲜。大国师失去了讨论的兴趣,是胜是负都懒得再与纪云禾说。

    他每日只拿本书到牢里来看,好似只要顺德公主没有生命危险,他便不会出手干预一般。

    纪云禾倒是并不排斥他。左右他不来,就没有人再来了。她一个人整天蹲在牢里,非给憋疯了不可。大国师是给自己找了个伴,也让纪云禾得到了一丝慰藉。

    “大国师。”纪云禾在牢里闲得无聊,拿破木条敲了敲地板,“冬天太冷了,给个火盆呗。”

    大国师翻着书,看也不看她一眼。

    纪云禾不消停,继续敲着地板道:“那你手里这本书什么时候能看完?”纪云禾问,“我上一本已经看完很久了,你抓紧些看,看完给我呗。”

    “上一本书看完了,我问你几个问题,然后再把这本书给你。”

    “又来……”

    纪云禾一直觉得,这个想为天下办丧的大国师,其实就是一个内心孤僻到偏执的孤寡老人。世人都怕他,可纪云禾觉得,与他相处,比与林沧澜相处,舒适许多,甚至比之后的林昊青都要好相处很多。

    因为,她在大国师面前,不用算计——在绝对力量面前,她的算计,都无足轻重。

    这样反而能让她找到更自恰的角度,去与他相处。

    “问吧,又是什么问题?”

    “第一页,第一行,笔者‘欲行青烟处’,然则青烟在何处?”

    “在此处。”

    大国师挑眉。

    纪云禾笑着继续说,“上一本书,《天南国注》,笔者以梦为托,借梦游天南国,写遍天南国山河湖海,然则却一直在追逐一人脚步,此人在她梦中,白衣翩翩,长身玉立,举世无双,所以她愿追随此人,走遍天下。最终因此人而沉溺梦中,在梦中而亡。

    “笔者欲行之处,并非梦中天南国,欲寻之人,也并非梦中那个影子,而是在梦外,只是此人太高不可攀,难求难得,令她宁愿沉睡梦中,直至梦竭命终,也不肯苏醒,面对一个自己永远得不到的人。”

    大国师闻言沉默。

    “上一本《天南国注》和上上本《长水注》还有上上上本《吟长夜》,都是同一女子所著吧?”纪云禾打量着大国师。

    “你如何知道是女子?”

    “还如何知道,这字里行间的相思之意,都要溢出来了。你说我要如何知晓?”

    纪云禾一边敲着破木头,一边道:

    “这书中,相思之情万分浓烈,然则这文章立意也困于相思之中,再难做高,文笔有时也稍欠妥当。这书让我来看,足以令我看得津津有味,只是,不太符合国师您的身份吧,你这日日研读这种女子相思之作,莫不是……”纪云禾打量他道,

    “写这书的人,便是你所爱之人?”

    大国师倒也没含糊:“是她写的。”大国师看着手中的书本,“我誊抄的。”

    原本甚至都舍不得拿出来翻看吗……

    纪云禾有些叹息:“既然她喜欢你,你也这般喜欢她,为何还生生错过?”

    大国师抚摸书页上文字的手,倏尔停住:“不然,你以为,我为何要给这天下办丧?”

    纪云禾沉默,随后道:“虽然还未看你手中这本,但前面几本我读过,此女子虽困于相思之情,但对天地山河,苍生百姓,仍有热爱,你……”

    纪云禾话音未落,大国师却忽然站了起来。

    纪云禾一愣,但见大国师神情凝肃,纪云禾将手中一直在敲地板的破木头丢了,道:“行,我不吵你,你慢慢看。”

    大国师却一转身要走。

    “怎么了?”

    “汝菱有危险。”大国师留下五个字,身型化为一道白光,转瞬消失不见。方才还在他手上握着的书“啪”的一声便掉在了地上。

    纪云禾立即贴着牢门喊:“你把书丢给我再走啊!哎!”

    等她的话音在寒凉的空气中盘旋了两圈,大国师身影早已不见。

    纪云禾坐在牢笼里,双眼巴巴望着牢外掉在地上的书。等着大国师回来。

    而这一等,却是等了十来天。

    一直等到了新年。

    大国师府位处京师,是在最繁华处辟了一块幽静之地。可以想象,和平时期的京城,新年的年味,能从牢外飘到牢里面。

    即便前几年大陈国与北境苦寒者乱斗。京城的年味也是丝毫不减。一整月里,每到夜间,外面的红灯笼能照亮雪夜。除夕当天更是有烟火欢腾,更有被驭妖师灵力所驱使的烟花,点亮京师整个夜空。

    纪云禾即便在牢里,也能透过门口看见外面的光影变化。

    而今年,什么都没有。

    纪云禾在牢里过得不知时日,但估算着也是除夕这几天了。

    那牢门口什么动静也没有。她枯坐了一个月,盼来的,确实愤怒得几乎失去理智的顺德公主。

    顺德公主赤着脚,提着鞭子而来,身上似乎还带着伤,即便在急匆匆的情况下,她也走得一瘸一拐。跟在她身后的,是乌泱泱的一群驭妖师。

    纪云禾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多人了。她看着瘸了腿的顺德公主,开口打趣:“公主,你现在离我第一次见你,不过五年半的时间,怎生狼狈成了这般模样?”

    顺德公主一言未发,给了个眼神,旁边有驭妖师打开了牢笼的房门。

    姬成羽这才急匆匆的从众多驭妖师之中挤了进来。

    “公主!公主!师父还在北境与青羽鸾鸟缠斗!”

    青羽鸾鸟?

    纪云禾眼眸一亮,青羽鸾鸟竟然出世了!

    “……或许过不了多久,师父便回来了,不如我们等师父回来再……”

    “如今战事!皆因此贱奴而起!我大陈国大好男儿,战死沙场,白骨累累,皆被此贱奴而害!”顺德公主怒红着眼斥责姬成羽,“这口恶气,不杀此奴,不足泄愤!”

    纪云禾闻言,心里大概猜了个一二。

    看样子,是青羽鸾鸟出世,大陈国吃了个大败仗,甚至累得顺德公主也伤了腿。这也才让大国师出了手,去了北方。而今在北境,被青羽鸾鸟缠上,所以这才一时半会儿,没有脱得了身。

    驭妖师们踏入牢中,顺德公主也入了牢中。

    见自己已劝不住,姬成羽给纪云禾使了个眼色,转身离去,看这样子,似乎是想通过什么办法,联系上北境的大国师。

    纪云禾任由姬成羽离去,她站起身来,虽是一身破旧衣裳,可态度也不卑不亢:“公主,而今战事,为何而起,你如今,还没有想明白吗?”

    一鞭子狠狠抽在了纪云禾脸上:“想明白什么?本宫只要知道,你这条贱命,是怎么死的,就够了。”

    纪云禾的手指沾了一点脸上的血,她抹掉血迹,再次看向顺德公主。眼中,已泛起凛冽的杀意:“这就是沙场之上,白骨累累的原因。”

    “本宫何需听你说教!”顺德公主怒极,再是一鞭挥来的时候。

    纪云禾一抬手,鞭子与纪云禾手掌相接触的一瞬间,黑气腾飞,纪云禾一把抓住了她的鞭子。

    “没有谁,天生便该是你的贱奴。”

    顺德公主哪听她言语。厉喝一声:“给本宫杀了她!”

    驭妖师闻声而动,各种武器携带着驭妖师的灵力在狭小的空间之中向纪云禾杀来。

    纪云禾将所有蕴含杀气的冷冽寒光都纳入眸中。她手紧握成拳,一身黑气陡然涤荡而开。

    狭窄的空间之中,所飞来的武器尽数被她周身黑气狠狠打了回去。速度之快,甚至让有的驭妖是猝不及防,直接被自己的武器击中。

    纪云禾身后,九条妖异的尾巴再次飘荡出来,在牢笼之中激荡着,宛似一只愤怒的巨兽,拍打这四周的囚牢。

    “你想杀我,正巧,我也是。”

    黑色尾巴向前一伸,将那地上的一柄断剑,卷了过来,纪云禾握住断剑剑柄,将剑刃直指顺德公主:“来。”

    顺德公主怒红一双眼睛,所有的娇媚与高高在上此时尽数被仇恨所吞噬,让她的面目变得扭曲甚至狰狞。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