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妖: 第五十七章 复仇

第五十七章 复仇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驭妖最新章节        下一章

    冷冽的目光落到了纪云禾身上。

    四目相接,好似接上了数年前,驭妖谷地牢中的初遇。只是他们的角色,被命运调皮的调换了。

    长意的眼神,还是清晰可鉴人影,地牢火光跳跃,纪云禾便借着这光,在长意透亮如水的眼瞳之中看见了此时的自己——浑身是血,面无人色,头发是乱的,衣服是破的,连气息,吸一口,都要分成好几段才能喘出来,她是这般苟延残喘的一个人。

    真是难看到了极点。

    纪云禾勾动唇角,三分自嘲,三分调侃,还要更多的,是多年沉淀下来的思念夹杂着叹息:

    “好久不见啊,大尾巴鱼。”

    那如镜面般沉静的眼底,因为这几个字,陡生波澜,却又迅速平息。

    “纪云禾。”长意开了口,声色俱冷,当年所有的温柔与温暖,此时都化为利刃,剑指纪云禾:

    “你可真狼狈。”

    朱凌的大刀没有落在她身上,却像是迟了这么长的时间,落在了她心头一般。

    纪云禾看着长意,不避讳不闪躲。

    过了这么多年,经历了那么多事,还遇见过倒霉的纪云禾,他如今心境,怎还会一如当年,赤诚无暇……

    这都是理所应当的。

    这也都是纪云禾的错。

    纪云禾心中百味陈杂,但她没有说话,她唇边的笑未变,还是带着戏谑调侃和满不在乎,她看着长意,默认了这句充满恶意的重逢之语。

    “对啊,我可不就是,狼狈至极吗……”

    “鲛人……擅闯国师府……国师府弟子……国师府弟子……”便在纪云禾与长意三言两语的对话间,顺德公主捂住脸奋力的向牢门外爬去,她口中念念有词,而此时,除了地上已经死掉的那人,哪还有国师府弟子在场。

    长意转头,瞥了更加狼狈的顺德公主一眼。

    他冰蓝眼瞳中的狠厉,是纪云禾从没见过的陌生。

    于是,先前只在他人口中听到的关于“北境之王”的消息,此时都变成现实,在纪云禾面前印证。

    长意再不是那个被囚禁在牢中的鲛人,他有了自己的势力,权利,也有了自己的杀伐决断与嗜血心性。

    未等纪云禾多想,长意微微一俯身,冰凉的手掌毫不客气的抓住纪云禾的手腕,没有一丝怜惜的将她拎了起来。

    纪云禾此时的身体几乎僵硬麻木,忽然被如此大动作的拉起来,她身上每个关节都在疼痛,大脑还有一瞬间的眩晕。

    她眼前发黑,但她却咬着牙,未发一言,踉跄了两步,一头撞在长意的胸膛上。

    长意都没有等她站稳,几乎是有些粗鲁的拖着她,往门外走去。

    长意的力道太大,是如今的纪云禾根本无法反抗的强大。

    她只得被迫跟着他踉跄走出牢门。

    牢门上还有大国师的禁制,长意看也未看一眼,一脚将牢门踹开,禁制应声而破,他拉着纪云禾一步踏了出去。

    这座囚了她快五年多的监狱,她终于走了出去,却在踏出去的这一刻,纪云禾再也支撑不了自己的身体,双膝一软,毫无预警的跪在了地上。

    长意还拎着她的手腕,用力得让纪云禾手腕周围的皮肤都泛出了青色。

    纪云禾仰头望向长意,苍白的脸费了好半天劲儿,也没有挤出一个微笑。她只得垂头道:

    “我走不动……”

    长意沉默,牢中寂静,片刻之后,长意一伸手,将纪云禾单手抱起,纪云禾无力的身体靠在他胸口上,恍惚间,纪云禾有一瞬间的失神,好像回到了那个十方阵的潭水中,长意的尾巴还在,她也对未来充满着无尽的期望。

    他们在潭水中,向外而去,好像迎接着他们的,会是无拘无束的广袤天地,会是碧海,会是蓝天……

    那是她此生,最有期待的时刻……

    “咔哒”一声,火光转动,将纪云禾的恍惚燎烧干净。

    长意将墙壁上的火把取了下来。

    火把所在之处,便是堆满刑具的角落,长意的目光在那些仍旧闪着寒光的刑具上转过。

    他一言不发的转过身,一手抱着纪云禾,一手拿着火把,再次走向那玄铁牢笼。

    尚还躺在牢中的顺德公主满脸仓皇,她看着长意,挣扎着,惊恐着,往后扑腾了两下:“你要做什么?你要做什么……”

    长意将牢门关上。牢门上蓝色光华一转,他如同大国师一般,在这牢笼上下了禁制。

    长意眸色冰冷的看着顺德公主:“滔天巨浪里,我救你一命,如今,我要把救下来的这条命,还回去。”

    他冷声说着,不带丝毫感情的将手中火把丢进了牢笼里。

    牢笼中的枯草有尘埃霎时被点燃。

    一脸是血的顺德公主仓皇惊呼:“来人!来人呀!”她一边躲避,一边试图扑灭火焰,但那火焰仿似来自地狱,点燃了空气中无名的气和恨意,瞬间蹿遍整个牢笼,将阴冷潮湿的牢笼烧得炽热无比。

    “救命!救命!啊!师父!”顺德公主在牢中哭喊。

    长意未再看一眼,抱着纪云禾,转身而去。

    离开了国师府的这座囚牢。

    当长意将纪云禾带出去时,纪云禾的目光越过他的肩头,这才看见囚禁自己的,不过是国师府里,看起来再普通不过的一座院子。

    而此时,院中火光冲天,几乎照亮京城整个夜色,顺德公主凄厉叫喊“师父”的声音已经远去,纪云禾黑色眼瞳之中,映着火光,倏尔道:“不要随便打赌。”

    长意脚步微微一顿,看向怀里的纪云禾,接触到长意的目光,纪云禾仰头向长意。

    “老天爷会帮你记下。”

    顺德公主如今算是……以另一种方式,践行了她们之间的“豪赌”吧。

    长意并未听懂纪云禾在说什么,但他也不在意,他带着纪云禾,如入无人之境,走在国师府的中心大道之上。

    出了火光冲天的院子,迎面而来的事一队朝廷的军士。

    国师府的弟子尽数被拉去上了战场,唯一带回来的一部分,还被顺德公主弄得离心离德而去。此时,站在军士面前的,唯有先前离开前去传信的姬成羽。

    姬成羽认识长意,但见他带着纪云禾走了出来,震惊得瞪大了双眼:“鲛……鲛人……”

    这陆地上的妖怪太多,但银发蓝眸的鲛人,唯有这一个,天下闻名的一个。

    众军士举着火把,在听到姬成羽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已经有些军心涣散。火光映衬着大国师府中的火光,将长意的一头白发都要照成红色。长意没有说话,只从袖中丢出了一个物件——

    是一个脏兮兮的,破旧布娃娃。

    布娃娃被丢在姬成羽脚下。

    姬成羽得见此物,更比刚才更加震惊,而震惊之后,却也没将布娃娃捡起来,他沉默许久,方抬头问长意:“我兄长托你带来的?他人呢?他……”

    话音未落,长意不再多做停留,手中光华一起,他带着纪云禾身影如光,霎时便消失在原处。

    蓝色光华如流星一般划过夜空。

    别说朝廷的军士,便是姬成羽也望尘莫及。

    夜幕星空下,长意带着纪云禾穿破薄云,向前而行。

    纪云禾在长意怀中看着许久未见的夜空繁星,一时间,几乎被迷得挪不开眼,但最是令人着迷的,还是自己面前的这张脸。

    不管过了多少年,不管经历多少事,长意的脸,还是让人惊艳不已,虽然他的神色目光已经改变……

    “长意,你要带我去哪儿?”纪云禾问,“是去北境吗?”

    长意并不答她的话。

    纪云禾默了片刻,又问道:

    “你是特意来救我的吗?”

    纪云禾本以为,长意还会沉默,便当她如透明人一般,但没想到,长意却开了口:“不是。”

    话语间,两人落在了一个山头之上,他放开纪云禾,纪云禾站不稳脚步,踉跄后退两步,靠在了后面的大石之上。

    他终于看了纪云禾一眼,宛如他们分别那一晚,但长意的眼神,却是全然不同了,他盯着纪云禾,疏离又冷漠,他抬起手,修长的手指穿过纪云禾的耳边,拉住了纪云禾的一缕头发,手指便似利刃,轻轻一动,纪云禾的发丝便纷纷落地。

    他剪断了她一缕头发,告诉她:

    “我是来复仇的。”

    这次,我是来伤害你的。

    纪云禾领悟到了长意的意思,而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此时,天已尽鱼肚白,远山之外,一缕阳光倏尔落在这山头大石之上,阳光慢慢向下,落到了长意背上。

    逆光之中,纪云禾有些看不清他的脸,当阳光越往下走,照到了纪云禾的肩头,纪云禾陡觉肩上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宛如被人用烧红的针扎了一般,刺骨的疼痛。

    她立即用手扶住自己的肩头,但扶上肩头的手,也霎时有了这样的疼痛,纪云禾一转头,看见自己的手,登时震惊得几乎忘了疼痛。

    而长意的目光此时落落在了她的手掌之上。

    朝阳便撒大地。

    纪云禾大半个身子站在长意的身影之中,而照着太阳的那只手,却被阳光剃去了血肉,仅剩白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