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妖: 第五十九章 我不许

第五十九章 我不许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驭妖最新章节        下一章

    远山埋入了夜色,今夜又是一个无月之夜。

    屋里的炭盆燃烧着,木炭灼烧的细微声音,惊醒了沉溺在回忆之中的纪云禾。

    便如远山消失在黑暗中一般,过往画面,也尽数消失在纪云禾黑色的瞳孔之中。

    此时,在纪云禾眼前的,是一方木桌,三两热菜,小半碗米饭被她自己捧在手中,方桌对面,坐着一个黑衣银发面色不善的男子,纪云禾抬头,望向坐在桌子对面的长意。

    他抱着手,沉着脸,一言不发的坐着,蓝色的眼瞳一瞬也不曾转开,便这般直勾勾的盯着她,或者说……监视。

    “吃完。”见纪云禾长久的不动筷子,长意开口命令。

    “我吃不下了。”纪云禾无奈,也有些讨饶的说着,“没有胃口。你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我吃完了就行。”

    “不要和我讨价还价。”

    与他初相见,已经过了六年了,而今,纪云禾觉着,这个鲛人,比一开始的时候,真是蛮横霸道了无数倍。

    但……

    这也怎能怪他……

    纪云禾一声叹息,只得认命的又端起了碗,夹了两三粒米,喂进自己嘴里。

    她开始吃饭,长意便又陷入了沉默之中,他不在乎她吃饭的快慢,他只是想让她吃饭,而且他还要监视她吃饭,一日三餐,外加蔬果茶水,一点都不能少。只是别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纪云禾偏偏是太阳下山了才起床开始吃饭。

    通常,侍奉她的婢女拿来饭菜之后,便会锁门离开,直到下一饭送来的时候,她们才会用钥匙打开房门,给她送来饭食,顺带拿走上一顿用过的餐盘。

    所以,没有任何人知道,在侍女送来食物之后,这个彻底锁死的房间里,那个做主了整个北境的鲛人,会悄无声息的来到这个房间里。坐在纪云禾的对面,看着她,也是逼迫这她,把侍女送来的食物都全部吞进肚子里。

    如果不是这次正巧碰上了侍女犯错,长意直接将人从她房间窗户里扔了出去,怕是还没有人知道这件事。

    纪云禾几乎一粒一粒的扒拉着米饭,眼看着小半碗米饭终于要扒拉完了,对面那尊“神”又一脸不开心的将一盘菜推到纪云禾面前。

    “菜。”

    没有废话,只有命令。

    纪云禾是真的不想吃东西,自打被长意带来北境,关在这湖心岛的院中后,她每日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比前一天更加虚弱。她不想吃东西,甚至觉得咀嚼这个动作也很费劲。

    但长意不许。

    不许她饿着,不许她由着自己的喜好不食或者挑食……

    还有很多“不许”,是在纪云禾来到这个小院之后,长意给她立下的“规矩”。

    长意不许别人来看她,即便纪云禾知道,洛锦桑和翟晓星如今也在北境驭妖台。

    长意也不许她离开,所以将她困在三楼,设下禁制,还让人用大锁锁着她。重重防备,更甚她被关在国师府的时候。

    长意还不许她见太阳,这屋子白天的时候窗户是推不开的,唯有到晨曦暮霭之时,纪云禾方可看到一些朝阳初生与日暮夕阳的景色。

    长意像一个暴君,想把控纪云禾这个人的衣食住行,甚至恨不能控制她吸入呼出的气息,他想掌控她的方方面面。

    最过分的是……

    他不许她死。

    如果老天爷是个人,当他拨弄纪云禾的时间刻度,长意或许会砍下他的手指头,一根一根的剁到烂掉。

    他说:“纪云禾,在我想折磨你时,你得活着。”

    纪云禾回想起长意先前对她说过的话,她嘴角微微勾了起来。这个鲛人长意啊,还是太天真,让纪云禾每天看着长意的脸吃饭,这算什么折磨呀。

    这明明是余生对她最大的善意。

    但她还是很贪心,所以还会向长意提出要求:“长意,或者……有没有一种可能,你放我出去走一天,我回来一天,你放我出去走两天,我再回来两天,你让我出去一个月,我下个月就好好回来待在这里,每天你让我吃什么就吃什么……”

    “不行。”长意看着盘中,“最后一块。”

    纪云禾又叹了口气,认命的夹起了盘中最后一块青菜。

    冬日的北境,兵荒马乱的时代,要想有一块新鲜的青菜多不容易,纪云禾知道,但她没有多说,张嘴吞下。

    而便是这一块青菜,勾起了纪云禾肠胃中的酸气翻涌,她神色微变,喉头一紧,一个字也没来得及说,一转头,趴在屋里浇花的水桶边,将刚吃进去的东西又搜肠刮肚的全部吐了出去。

    直到开始呕出泛酸的水,也未见停止。

    纪云禾胃中一阵剧痛,在几乎连酸水都吐完之后,又狠狠呕出一口乌黑的血来。

    这口血涌出,便一发不可收拾,纪云禾跪倒在地,浑身忍不住打寒战,冷汗一颗颗滴下,让她像是从凉水里面被捞起来一样。忽然间,有只手按在她的背上,一丝一缕的凉意从那手掌之中传来,压住她身体中躁动不安的血液。

    然后胃里的疼痛慢慢平息了下去,周身的冷汗也收掉了,纪云禾缓了许久,眼前才又重新看清东西。

    她微微侧过头,看见的是蹲在地上的长意。

    他如今,再也不是那个被囚牢中的鲛人了,他是整个北境的主人,撑起了能与大成王朝相抗的领域。他身份尊贵,被人尊重以至敬畏。

    而此时,他蹲在她身边,在这一霎之间,让纪云禾却恍惚回到了六年前的驭妖谷地牢,这个鲛人的目光依旧清澈,内心依旧温柔且赤诚。他没有仇恨,没有计较,他只会对纪云禾说,我挡下这一击会受伤,而你会死。

    纪云禾看着长意,沙哑道:“长意,我……命不久矣。”

    放在她后背的手微微用力。涌入她身体的气息,更多了一些。这也让纪云禾有更多力气和他说话:“你就让我走吧……”

    “我不会让你走。”

    “我想抓着最后的时间,四处走走,如果有幸,我还能走回家乡,落叶归根……”

    “你不可以。”

    “……那也不算,完全辜负了父母给的这一生一命……”

    近乎鸡同鸭讲的说罢,纪云禾有些力竭的往身后倒去。

    她轻得像鸿毛,飘入长意的怀里,只拂动了长意的几缕银发。

    纪云禾眼神紧闭,长意的眼神被垂下的银发遮挡,只露出了他微微紧咬的唇。房间里默了许久。

    屋外飘起了鹅毛大雪,夜静得吓煞人。

    长意紧紧扣住纪云禾瘦削得几乎没有肉的胳膊,声色挣扎:“我不许。”他的声音好似被雪花承载,飘飘遥遥,絮絮落下,沉寂在了雪地之中,再不见痕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