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驭妖: 第六十一章 偏执

第六十一章 偏执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驭妖最新章节        下一章

    纪云禾在白天的时候好好睡了一觉,晚上送饭的丫头换了一个。这丫头文静,放下食盒便走了。长意也如往常这般过来“巡视”,看着她乖乖的吃完了今天配的饭食,也一言不发的离开。

    来了两个活人,偏偏一点活气儿都没有,纪云禾开始想念起那个喜欢作妖的江薇妍了。

    纪云禾拆了自己的床帏,为了避光,她的床帏是深色的棉布,比起厚重的被褥,用这个做披风再合适不过,她给自己缝了一个大斗篷,穿在身上,帅气干练。

    纪云禾推开窗户,今夜雪晴,皓月千里,无风无云,正是赏月好时候。

    她将手伸出窗户外,没有遇到任何阻碍,她便又想将头探出窗户外,但脸刚刚凑到窗户边,便感到了一股凉凉的寒意。再往上贴,窗户边便出现了蓝色的符文禁制。

    手能伸出去,脑袋出不去,长意这禁制设得还真是有余地。

    纪云禾笑笑,指尖黑气闪烁。

    长意的禁制,她不确定能不能打破,但如果打破了,她就只有发足狂奔,抓紧时间往远处的大雪山跑去,等入了深山,天高海阔,饶是长意也不一定能找到她,到时候,她与这些故人故事怕是再也不会相见了。

    纪云禾回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屋内,深吸一口气,如果说她现在是走到了生命的最后期限,那么,就让她为自己,自私的活一次吧。

    下定决心,纪云禾催动身体中的力量,霎时,九条黑色的大尾巴在她身后荡开,纪云禾手中结印,黑色气息在她掌中凝聚,她一掌拍在窗户的蓝色禁制上。

    只听“轰”的一声闷响,整座楼阁登时一晃,楼阁之外传来仆从的惊呼之声。

    蓝色禁制与黑气相互抵抗,不消片刻,在纪云禾灌注全力的这一击之下,禁制应声而破。

    破掉禁制,纪云禾立即收手,但这一击之后,纪云禾陡觉气弱,她的身体,到底是支撑不住这般消耗。

    而她知道,禁制破裂,长意应该立马就能感受到,她必须此刻就跑,不然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没有耽搁,纪云禾踏上窗框,纵身一跃!她斗篷翻飞,宛如一只展翅的苍鹰,迎着凛冽的寒风,似在这一刻,挣断了房间内无数无形的铁链,迎向皓月繁星。

    在她冲出窗户的这一瞬,楼下已有住在湖心岛的仆从涌出。

    仆从们看着从窗户里飞出来的纪云禾,有人惊讶于她身后九条诡异的大尾巴,有人骇然于她竟然敢打破长意的禁制,有人慌张呼喊着快去通知大人。

    但纪云禾看也未看他们一眼,踏过几个屋檐,身影不一会便消失在了湖心小院之中。徒留满园的惊慌。

    寒风烈烈,刺骨冰冷,将她脸刮得通红,但纪云禾却觉得久违的畅快。

    胸腔里那口从六年前便郁结至今的气,好似在这一瞬间都被刺骨寒风刮散了一般,纪云禾仰头看着月色,目放远山,只觉神清气爽,那胸腔因为剧烈奔跑的疼痛没有让她感到难受,只让她感受到自己生命燃烧的热量。

    活着。没错,她还那么好好的活着。

    一路奔至湖心岛边缘,无人追来,四周一片寂静,纪云禾看着面前辽阔的湖面,湖面已经不知结了多厚的冰,她一步踏上冰面,继续往远山覆雪处奔跑着。

    她的速度已经由不得她做主的慢了下来,但纪云禾却一边跑,一边哈哈大笑了起来,像个小孩一样,为自己的胡闹笑得停不下来。

    但最终她膝盖一软,整个人直接跪在冰面上,一滚滚出了好几丈的距离,斗篷裹着她,在冰面上滑了好久,终于停下来。

    纪云禾已然跑不动了,九条尾巴也尽数消失了去,但她却在躺在冰面上放声大笑。

    终于她笑累了,呈大字躺着,看着月亮,看着明星,喘出的粗气化成的白雾,似乎也演化成了天边的云,给明月和星空更添一份朦胧的美。

    她在冰面上静静的躺了许久。

    直到听到有脚步声慢慢的走到她的身边,她不用转头,便知道来的是什么人。

    而纪云禾没有力气再跑了,她的身体不似她的心,还有造作的能力。

    “这是一次浪漫的出逃。长意。”她看着明月道,“我觉得我像个勇士,在心中对抗魔王。”

    “魔王”站在一旁,冰蓝色的眼瞳凉凉的看着她,声色更比气温更冷,他道:

    “起来。地上凉。”

    说的是关心的话语,但语调却是那么的不友好。

    对于长意来说,追赶现在的纪云禾真的是再简单不过的事,纪云禾此时方觉逃跑之前自己想的天真。又或者,她内心其实是知道这个结局的,但她并不后悔这样做,甚至她觉得,在她死的那一刻,她也不会后悔今天的造作。

    “勇士”纪云禾脑袋一转,看着站在一旁的“魔王”长意,英勇的开口:“月亮多好看,你陪我躺一会儿呗。”

    “魔王”不苟言笑,甚至语气更加不好了:“起来。”

    “勇士”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屁股贴在冰面上,身体像只海星,往旁边挪了一点:“不起。”

    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这样挑战“魔王”的权威了。他一点头:“好。”

    话音一落,长意指尖一动,只听“咔咔”几声脆响,纪云禾躺着的冰面下方陡然蹿出几道水柱,在纪云禾未反应过来时,水柱分别抓住了纪云禾的四肢,和颈项,将她举了起来。

    “哎哎哎,这是做什么?”

    水柱温热,在寒夜里升腾着白气,抓着纪云禾的四肢,非但不冷,还温热了她先前凉透了的四肢。纪云禾想要挣扎,却挣扎不掉。

    “你不起,便抬你回去。”

    说罢,长意转身离开,他在前面走,纪云禾便被几根水柱抬着,在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

    “长意……”

    长意并不搭理。

    “我是风风光光打破禁制出来的,这般回去,太不体面了些。”

    长意一声冷笑:“要体面,何必打破禁制。”

    纪云禾明了,这个鲛人,明面不说,暗地里其实是在生她气呢。纪云禾安抚笑道:“我今日精神养得好,便想着活动活动,左右没拆你房子,没跑得掉,也没出多大乱子,你便放开我,我自己走,这般抬回去,多不雅。”

    长意脚步微微一顿,转头看纪云禾:“我放了你,你好好走。”

    纪云禾保证:“你放了我,我好好走。”

    水柱撤去,纪云禾双脚落地,在冰面上站稳了,而落下去的水,没一会儿,就又结成了脚下的冰。

    长意看了纪云禾一眼,转身继续在前面带路,而纪云禾揉了揉手腕,看了一眼长意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天上的明月。纪云禾心底微微叹了一声气。

    霎时,纪云禾九条尾巴再次临空飘出,她脚踏冰面,再次转身要跑,可是纪云禾刚一转身,跃出一丈,身前便是黑影闪动,一人银发蓝眸之人瞬间转到她的身前,纪云禾微惊,没来得及抬手,长意便一手擒住纪云禾的脖子,将她从空中拉到冰面上。

    他手指没有用力,只是制住了纪云禾的行动。

    长意面色铁青,盯着纪云禾,近乎咬牙切齿的说:

    “你以为,我还像当年一样,会相信你所有言语吗?你以为,你还能骗我?……”话音未落,长意倏尔抬手,一把抓住纪云禾从他背后绕过来,想要偷袭他的一条黑色尾巴。他直勾勾的盯着纪云禾,眼睛也未转一下,“你以为,你还能伤我?”

    不能了。

    此时,长意仅凭周遭气息变化,便足以制住纪云禾的所有举动。他们现在根本不是一个层级的对手。

    或者说,从开始到现在,论武力,纪云禾一直也不是他的对手……

    当年她能刺他一剑,是因为那一剑,他根本没有想要挡。

    长意手上一用力,妖力通过她的黑色尾巴传到纪云禾身体之中,她只觉胸腔一痛,登时所有的力量散去,她四肢脱力,只得盯着长意,任由他摆布。

    “纪云禾,你现在在我手中。”他盯着纪云禾,那蓝色的眼瞳里,仿似起了波澜,变得一如暴雨的大海一般,深沉一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要自由,我不会给你,你要落叶归根,我也不会给你。”他一边说着,一边微微俯身,唇齿凑到了纪云禾的耳边,“你只能在我手中,哪儿都不能去。”

    寒凉夜里,长意微微张开唇,热气喷洒到纪云禾的耳畔边。让纪云禾从耳朵一直颤抖到了指尖,半个身子的汗毛几乎都战栗了起来。

    在她还猜不出他要做什么的时候,纪云禾只觉右边耳骨狠狠一痛,竟是被长意咬了一口!

    这一口将纪云禾咬得破皮流血,但却在纪云禾的耳朵上种下了一个蓝色的印记。

    “你……做什么……”纪云禾哑声道。

    长意的手指抚过纪云禾流血的耳畔,血迹登时被他抹去,唯留下一个细小的蓝色符文印记,烙在她的耳朵上。

    “除了我身边……”他说,“天涯海角,碧落黄泉,我都不会给你,容身之地。”

    他说得偏执又笃定,纪云禾知道,这事,再无回旋余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