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bet36365网址 -> 宫主为庶:腹黑狂妃不好惹: 第八十三章 知晓

第八十三章 知晓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宫主为庶:腹黑狂妃不好惹最新章节        下一章

    “凤归宸,你说什么?你还真是会倒打一耙呀!明明是你,是你从宫宴以后就没有了音讯!你可不就是佳人在侧,全然忘了我们这些旧友了!”

    云间月虽然不知道凤归宸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无缘无故被凤归宸质问,着实让云间月不爽的很,也不顾馄饨摊还有其他人,就怒气一起,呛了声过去。

    凤归宸见云间月这个样子,竟觉出几分的娇憨,只宠溺的看着云间月,也不答话。

    云间月看凤归宸没有答话,只心里认定了凤归宸刚才不过是狡辩而已,什么日日给自己写信,什么杏烟不通传消息,统统都是假的!

    杏烟这几日找的话本子果然说的不错,男人都是花心的很,今日里跟你浓情蜜意,他日遇到更美的新人,就将你抛在九霄云外了!

    云间月越想越气,一拉苏芮,转身就要离开馄饨摊。

    突然脚下飞来一根咬了一半的油条,云间月扭身去看,竟然凤旗云。只见凤旗云一脸可惜的看向地上的油条,“云间月,你虽然做了郡主,但是也不能糟蹋粮食呀!你看你,踩了我的油条!可是要赔给我的呀!”

    苏芮被凤旗云胡搅蛮缠的架势逗的一笑,拉了拉云间月的袖口,低声在云间月耳边说道,“宫主,来都来了这家的馄饨和油条可是这京城里最好吃的!宫主不尝一尝就走,也太可惜了!”

    云间月被苏芮拉住,本就没有多少的怒气,也消的差不多了。

    云间月踢了踢脚下的油条,看向凤旗云,“我还真是不知道十皇子的油条怎么就不偏不倚的飞到了我的脚下,而且怎么就变成了我踩了你的油条!”

    “月儿,旗云那个样子你还不知道他吗?最是调皮无赖的紧,既然这油条吓到了月儿,那月儿何不尝尝这油条的味道?”

    云间月听凤归宸叫自己月儿,一瞬间飞红了脸,看也不看凤归宸和凤旗云。苏芮在一旁啧啧称奇,宫主这一副小女儿情态,能见到还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宫主,我们要不也要一份油条和馄饨?这家真的着实好吃呢!”

    云间月望了一眼馄饨摊上的众人,果吃的格外的香,于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苏芮,在外面就不要叫我宫主了,就叫我小姐吧!油条和馄饨,你各买一份!”

    “七皇子,还是不要这样称呼我为好,月儿一向是家父和家里祖母的叫法。七皇子要是执意这样叫我,怕是会引人无端猜测,尤其是七皇子现在身侧已经有了佳人。”

    凤归宸听云间月一番话醋味委实还是很大,刚要开口辩解,就听见凤旗云插嘴道,“好了好了,这馄饨还没有上,醋倒是上了一大缸呢!大家都快点坐下来吃饭吧!不要暴殄天物的好!”

    被凤旗云这么一说,云间月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向着馄饨摊里走去。

    到了馄饨摊内,云间月才发现,这家果然是如苏芮说的,是全京城最好吃饿馄饨摊,除了凤旗云和凤归宸的座位边上还有空座,其余的地方,竟然一点空座都没有了!

    凤归宸见云间月别扭着一张脸,好笑的说道,”三小姐,怎么?竟然连和在下同坐,都不可以了么?“

    云间月被凤归宸说的一愣,暗道自己怎么这么小家子气起来,真是一点也不像平日的自己!

    “七皇子说的什么话,我只是怕我坐在七皇子身边,七皇子没有办法对自己的佳人交代!”

    凤归宸见云间月话里话外,都带着镇宁,吃味的很,一时间也是有些不解,怎么云间月竟然这么在乎镇宁的事情?和之前相比,感觉大不一样呀!

    “云间月,你怎么话里话外都带着刺呀!我七哥日日给你写信,你不回信也就罢了,还不让丫鬟通传。好好好,这些都算了,你现在还拿话赌窝七哥,你这不是成心让人不痛快吗!”

    云间月听凤旗云为凤归宸抱不平,又提了一遍日日写信的事情,还说自己不让杏烟通传,细细想来这事情不像是作假,难道凤归宸真的日日给自己送信?难道杏烟?

    “就算七皇子说的是实话,但是那七皇子的佳人可还是会找我的麻烦呢!这不前几日,就来丞相府大闹了一场呢!不过也是托了镇宁公主的福,给了我这块令牌,我才能今天出来相府。”

    说着,云间月将令牌在凤归宸和凤旗云面前晃了一晃,“这令牌,你还是少用的好,那镇宁不会无缘无故的这么好心,防人之心不可无!”

    凤归宸略一思索,出声劝道。云间月虽然知道凤归宸说的极有道理,但是心里有股火气实在是消不下去,只冷冷的看向凤归宸,“我哪里有七皇子这般的了解镇宁公主,自然是不知道镇宁公主是什么意思了!苏芮!我们走!”

    “小姐!已经好了!怎么就不吃了!这家的早饭可是过了晌午就没有了!好不容易吃一回呢!”

    云间月不顾苏芮的鬼哭狼号,执意扯了苏芮的胳膊就向馄饨摊外走去。

    正在这时,馄饨摊的老板已经煮好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馄饨,苏芮看了看馄饨,又看了看一脸坚持的云间月,不舍得在心里跟馄饨说了下次再会,就被云间月拉走了。

    “七哥,这云间月的确有些意思,你们两个刚才吵嘴的样子,还真是像极了寻常夫妻,有趣,有趣,有趣的紧!”

    凤归宸一敲凤旗云的额头,笑着怪道,“就你会说话!吃都堵不住你的嘴!老板,再做一份,送到丞相府!”

    刚才月儿说,她并不知道信的事情,也没有让丫鬟阻拦过自己,而且镇宁到丞相府找过月儿的麻烦看来这其中还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云间月一路拉了苏芮向胡同外走,“宫主!你这又是何必呢!好好地,怎么跟好吃的过不去呢!不值当呀!”

    云间月本着恼的很,被苏芮那馋猫的样子一逗,反而气消了大半。

    “吃吃吃,就知道吃!刚才我都被凤旗云和凤归宸两个人欺负的说不出话了,也没有见你帮我说半句话,你现在倒是会说了!”

    云间月说着,看着苏芮委屈巴巴的样子,不禁伸手打了苏芮额头一下,苏芮被云间月一打,顿时诶呦一声。

    “怎么?在京城几年,你竟然这么细皮嫩肉的,碰一下都不行了?”

    云间月见苏芮反应有趣,又要伸手去敲,却被苏芮一避,云间月就势去摸苏芮的脸蛋,被苏芮一挡,不小心将苏芮的额饰撞的掉在了地上。

    只见苏芮额头青紫一片,严重的地方连脂粉都盖不住。

    “怎么回事!说!”

    “没什么。宫主,是属下自己不小心撞的!”

    苏芮在天机宫位置不低,而且向来和自己要好,这额头上的伤,很明显就是叩头太重留下的!谁能让苏芮这么狠狠的求饶!

    云间月略略一想,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苏芮,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除了师兄,整个天机宫,谁还能让你这样?你要么告诉我因为什么,要么你既然惹了副宫主生了这么大的气,肯定是行为有失,就去天山看护雪莲吧!”

    “宫主,属下,属下,属下说。”

    苏芮知道此事怎么也瞒不过去,况且刚才在馄饨摊偶遇凤归宸和凤旗云,宫主已经对副宫主起了疑心,自己就算不说,宫主也会查出来,于是盈盈跪了下来。

    “宫主,今日凌晨,我经副宫主房间,听见副宫主和杏烟正在说话,内容就是杏烟交代宫主的日常起居,以及让杏烟阻止凤归宸靠近宫主!”

    什么?师兄!怎么可能!师兄为什么这样做?

    云间月将这些时日的事情好好梳理了一遍,再加上凤归宸和苏芮的话,以及杏烟夜间反常的举动。果然是师兄!可是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了天机宫宫主的位置?不可能呀!自己在雪山已经身死,师兄如果想要那个位置,何必又来寻自己?为了逼自己回天机宫?可是自己已经答应了师兄一定会回去的呀!

    师兄,究竟为什么这么做!

    云间月实在想不明白,转头看向跪在地上的苏芮,“苏芮,你既然听到师兄和杏烟的对话,你可知道师兄为什么要这么做?”

    苏芮听云间月如此问,刚才自己已经说出了副宫主的事情,这下更是不能再深说,如果让副宫主知道自己已经明了副宫主对宫主的心意,自己怕是有一百条命,都不够死的!

    “属下实在不知呀,属下只是偶然听到的呀!”

    苏芮也不管云间月信不信自己的话,只又重重的在地上叩头。

    云间月见苏芮额头已经渗出血来,实在心疼,一把将苏芮拉了起来,“我相信你是真的不知道,你起来吧!走,随我去找师兄,我不会说是你说的!你不要怕!”

    苏芮被与云间月拉了起来,一路无言,跟着云间月到了飞花楼明如镜的房前。

    “宫主,属下不便进去,先退下了。”

    云间月轻轻颔首,随即推开了明如镜的房门。

    明如镜本在整理给云间月寻的棋谱,一抬头见来人是云间月,忙起身献宝似的将棋谱送到云间月面前,“师妹,你看,这是什么?”

    云间月接过棋谱,看也不看,开口道,“师兄,你为何让杏烟监视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