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古代bet36365网址 -> 宫主为庶:腹黑狂妃不好惹: 第二百一十四章 雅娘

第二百一十四章 雅娘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宫主为庶:腹黑狂妃不好惹最新章节        下一章

    柴门犬吠不闻时,月黑风高杀人夜。

    云间月足尖点地便是身轻如燕般向着记忆中的后院而去,虽然那时自己还小,许是这恨意埋在心中好些年,如今忽的就涌上来,这景物树木,一假山流水,都是在自己记忆中的样子。

    娘亲曾经带着自己玩耍过的凉亭,泛舟湖上剥过莲蓬子的画舫,一桩桩一件件,仿佛时间并没有过去那么久一样,现在想起还是那样的清晰。霍家历来就不能娶北境之外的女人,也难怪那女人伪装了娘亲那么多年。

    丈夫可以抢走,可是儿子与名字,竟是也要抢走吗?那娘亲在这世界上尊在过的痕迹不久全然没有了?哥哥是个好骗的,自小就是有些脑子都用在前厅上,这后宅里的弯弯绕绕哪里知道?

    就是自己现在去跟哥哥说清楚一切,可是哥哥又能够一时间接受吗?若是不接受,自己已经认回了哥哥,要是哥哥阻止自己杀了这个贱人,自己不听的话。难保这刚认回的哥哥不会与自己翻脸。

    毕竟过了这么多年,终究是人家在一处的,并不是与自己生活在一起。而且自己的身世本就是十分的离奇了,就算是云默也要接受好大一会儿才全然的接受自己重生的事情。云默那般的爱护妹妹之心,都不能一时半刻就立时的接受,自己这么多年不与哥哥生活在一起,想要哥哥那么快的接受,又是谈何容易呢?

    想到此处,云间月已是不再犹豫,便是向着霍老将军的卧房而去。还是那间房间,云间月忽的就停住了脚步。人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霍老将军是如何做到就这样与伤害了发妻的女子同床共枕这么多年的?

    他究竟有没有参与到伤害自己娘亲的事情中来,若是没有这么多年,难道就一点也没有发现端倪?而且自己清楚的记得娘亲还没有死之前这两人就有了苟且,若是如此的话,他真的毫不知情吗?

    “怎么了?师妹,若是反悔,咱们现在回去,师兄永远支持你。”明如镜也是停在了云间月的身边,小声在云间月的耳边说道。就算是再有什么刻骨铭心的恨意。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爹爹,若是真的要动起手来,如果不犹豫还是人吗?

    “无妨,不过是想起一些旧事。走吧,我务必尽快赶回京中,还有许多的事情,需要我去处理。这边的事情必须快刀斩乱麻,不能有半分的疑惑。”云间月想都没想便是如是的回答了明如镜。

    将门轻轻地推开,明如镜先是从袖中捏了一些迷药,以备不时之需。毕竟这霍老将军也不是什么靠着荫封的将军,就是祖上有着功劳,后来也是真刀真枪的抗击过北漠。打了许多的胜仗的,必然也是武功高强。

    “既然进来了,就不要在门口鬼鬼祟祟了,进来吧。”明如镜猛地一惊,刚刚才在心中想过,没有想象这霍老将军真的就是一早就发现了自己与师妹的踪迹。能够在暗中隐忍这么久,不愧是做凤启大将军镇守北境的人。

    云间月只是微微挑眉,调整了一个呼吸便向着内室走去。甫一进内室,便有一个女人起身将烛火点燃。那女子眉眼间带着如水的温柔,身段也是婀娜多姿,就算是上了年纪,但是也是我见犹怜。

    云间月猛然间便上前了一步,紧紧地盯着那女人看去,半晌后才极力控制着语气问道,“夫人是从来就喜欢这样的装扮吗?”

    那女人柔柔弱弱的看了霍老将军一眼,见霍老将军点头才轻轻开口说道,“不知两位是什么客人,在这样的深夜来访,这位小姑娘问的也是奇怪,不过这问题我也是能够回答一二的。这装扮是从来我就喜欢的,也是十几年如一日了。都是夫君不嫌弃,不然定然是要厌烦我了。”

    “夫人这样的美貌,你家夫君怎么会不喜欢?夫人可有什么子女?”云间月脸色缓缓一变,抿了抿唇接着问到。

    此时室内本已经是剑拔弩张的气氛,可是云间月发问却是也没有丝毫的敌意,只是问些家常。只是霍老将军这么多年的经验,也是不敢松懈半分,一双眼睛如鹰般的盯着云间月与明如镜。

    明如镜一瞬间便明白了,师妹说的全都是真的。看见霍文牧时还没有那么大的感受,只是觉得与从前的师妹有着几分的相似罢了。可是现在看见霍老将军的眼眸,竟是与师妹一模一样,要是说不是父女,那是不能的。

    “这,我这么多年福薄的很,只是得了一个儿子。不过好在儿子十分的孝顺,竟是一点都没有惹过我生气。”那女子说罢,眼中已是带了慈母的笑意,那眼中的骄傲竟是如同霍文牧就是她亲生的儿子一样。

    “霍老将军与夫人能够有这样的儿子实在是福气,不是夫人福薄,应当是雅娘福薄才是。”云间月听罢这话,脸色已是十分的难看。就是云间月再如何的运筹帷幄,再如何的沉着冷静,可是这是什么样子的事情?血海深仇面前,就是当今圣上也是不能够面不改色的。

    “雅娘?你是什么人?”霍老将军本是一直警惕的看向云间月,眼中没有丝毫的放松,可是忽的听见雅娘这个名字,便是一瞬间变了脸,猛然间就站起了身,狠狠的盯着云间月。

    “雅娘是谁,将军不记得了吗?也是呀,想要忘记的人,怎么会特意去记住呢?将军您说呢?”云间月虽是勾唇一笑,却是眸中带着寒冰,恨恨的看向霍老将军。“夫人这穿衣习惯也不是什么十几年如一日吧,忘记的夫人最开始是喜欢穿那江南女子的衣饰的,温柔的很,与夫人这江南来的样子很配的。”

    说罢这话,霍老将军并着身边的女人已是变了脸色,霍老将军勉强的说道。“你是什么人?雅娘就是夫人,你说的都是什么话?你今夜若是来行刺,咱们便真刀真枪的来一场,我虽是已经上了年纪,可是也不会怕你的。”

    “这么着急想要我闭嘴?雅娘就是面前的女子吗?是您不想要承认雅娘是谁,还是您这么多年过去了,就是认定了这女子就是雅娘。您这样做,您的女儿霍文琅知道吗?”云间月见对方已经是恼羞成怒的样子,便是唇角的冷笑不止。

    自己进到房中之前,一直也算是幻想着,若是这一切爹爹都是不知情的,那便是这个坏女人将自己的一家拆散了,可是现如今听见爹爹这样的话,便是什么都明白了,没任何人拆散了这个家,而是这个家从内里便是坏的。

    “你究竟是谁,知道些什么?来这里难不成是给那女人报仇的?”霍老将军已经是做好了鱼死网破的打算,自然云间月与明如镜是那鱼和网。那女子也是一脸惊恐的看向对面的两人,连连向着霍老将军的身后退去。

    “就是这个娇柔的模样蒙蔽了你的眼睛吗?雅娘也是武将之后,没有才学情趣是不是?与你生育了一双儿女,没有了半分的少女娇羞是不是?”云间月冷笑一声,已是拔出了腰间的软剑。那软剑上寒津津泛着绿光,一看就是淬了剧毒的样子。

    “你是文琅?”霍老将军颤巍巍的试探性问道,语气中已是稍稍带了些父亲的慈爱。“怎么?你觉得我是霍文琅,然后呢?想要认回我?还是说想要更恶毒杀我灭口?我这么多年总是在想,是不是你们以为我撞破了你们的奸情,才会起了心思害了娘亲。才会在哥哥完全被你们骗了之后,将我直接送走了?”

    云间月说罢,也不是想要什么回答和解释。这么多年了,自己所受过的苦,不是一星半点的回答和解释就能够治愈的,至于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样子的,不用问便是看这一对狗男女的表情便是能够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就在云间月出剑的一瞬间,明如镜忽的一根银针便是向着那霍老将军的眉心而去,霍老将军一时间躲闪不及,竟是被明如镜一下子击中。那银针怎么可能是单纯的银针?明如镜早就在那银针上面摸了毒药,见血封喉。

    见身边最大的依靠忽的就倒在了当场,那女人一瞬间便是想要喊出声音来,让霍文牧来救自己,可是云间月怎么可能给她这个机会?一剑便是将那女子刺了一个对穿。那女子眼见着那剑从自己的身体间传过去,惊恐的瞪大了双眼。

    云间月剑尖一挑,便将那女子手筋脚筋全部挑断,割了那女子的咽喉。“走吧,这样静静地流血而亡已经是便宜他了,还想着做雅娘,这样的东西也配?”云间月随即便转身,丝毫没有留恋的出了内室。

    “师妹,你可怪我?”回了云间月自己的卧房,明如镜忽的便说了这么一句。眼神中也是带着犹疑。“师兄,我知道你不想要我亲手杀了我的父亲,纵使是他有天大的不对,他终究是我爹。我怎么会怪你?我只会更加的感激师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