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现代bet36365网址 -> 替嫁小妻:傅太太非你不宠: 第二百五十八章 好白菜又被拱了

第二百五十八章 好白菜又被拱了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替嫁小妻:傅太太非你不宠最新章节        下一章

    一下,两下,三下,连续好几下都打在可怜的小屁屁上面。

    要知道霍小芽没来之前,和傅琛言相处的这段时间里,他都自己几乎是捧在心尖疼的那种。

    现在居然打她屁股,她已经是成年人,是一个孩子的妈了,他竟然打她屁股!

    太屈辱!

    简直屈辱!

    史上最屈辱!

    “傅琛言!你要做什么!”

    眼泪都逼出来,她费力扭头斥他,“干嘛打我!我生气了!”

    好痛,她的屁屁,都没有人打过她耶!

    “做什么?”傅琛言停止动作,把她抱起来坐在腿上,带着深深厉眼,磨着牙开口:“米小芽,你就这么不相信自己的男人?”

    该生气的人应该是他!

    本来胜券在握,还想着布局引出躲在霍小芽背后的人,结果却得到她要逃走的消息。

    好不容易才重新拥有她,她竟然逃了,他差点就被失去她的恐惧吞噬。

    而找到她之后,她一字一句口口声声的让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认为他不相信她,怎么能不生气?

    被他吼得愣了下,米小芽发现他怒火涛涛,奇怪的,自己那股怒火被他的怒火气势压了下去。

    缓了一秒,她硬着声音开口:“你根本就不爱我,我为什么还要相信你?”

    “我不爱你?”他气得想发笑,“不是让你等我解决事情?”

    “等你做什么,你爱的是过去的人。”说起这句,她喉头哽了哽,“就算我真的是你的妻子,你也不喜欢现在的我,否则不会她一出现就跟她走,连看也不看我一眼。”

    总算,傅琛言明白了,她逃是因为受伤他和霍小芽离开。

    本来也会在揪出背后之人对她说,为了不让她继续误会,他只能提前告诉:“从一开始我就知道霍小芽冒充你,跟她一起也只是逢场作戏。”

    米小芽一呆:“逢场……作戏?”

    男人危险的眯了眯眼,目光再落到她身上,稍稍让自己语气平静些,他告诉她:“没错,霍小芽冒充你,居心不良,有人在指使她,我必须要知道她背后的人是谁。”

    “有人指使……”

    意思就是说,他还是相信她的,也认定她就是他的妻子?所以也不存在他不带米粒去做亲子鉴定到底情况?

    米小芽消化着,对上他的眼,猛地觉得惭愧。

    因为她发现自己好容易动摇,伤心了那么久,因为他的一句话,一下子烦闷烟消云散了。

    见她又低着头,还以为她还在纠结,傅琛言抚摸她的小脸,还是舍不得重口气,温柔道:“你是我的妻子,我怎么会认不出来?为什么不多给我点信任?”

    “因为……因为你老是在我面前提起以前的事情,你很怀念以前,每次你说这些的时候,我根本就接不了话。我分不清你到底是喜欢以前的……还是现在的……”

    恰当的时机,米小芽说出了她的一点心结。

    要是在平时,她就会忍着,不想让他看出自己不适应。

    可这些话,再继续憋着,就又会委屈到自己。

    她真的很惶恐,每回他说起之前以前的事情,她总是遗憾自己想不起来,总是让他话题断掉。

    也因此,她才会在封霖说出看法的时候,有了共鸣一般的以为爱变了质。

    “是怀念以前,但更多的是想让你有某些契机想起来过去。”傅琛言明白,恍然大悟自己有些事情只顾自己想法反而忽略了她接受程度,他郑重告诉她:“以后你不喜欢听,我不会再说。”

    她清楚的看到他眼中有懊恼,人也虚了起来,“我以为你不爱我……”

    这个以为,导致她和过去的‘自己’吃醋,导致她差点就跑了。

    傅琛言懂得失而复得的感觉,唯一庆幸的,就是她跑了他还能追回来。

    疼腻的揉着她的发丝,他说:“你是我的妻子,可以当面问我。我不希望我跟你之间有代沟,不希望你怀疑我爱你。”

    讲出这些话时,他的眼神相当认真,两个“不希望”直击她内心的柔软处。

    米小芽承认自己真的很没底气,只要他给自己一点好脸色,只要他哄自己一下,她就彻底被征服。

    “那你就是还爱我?”她问出口,看他神情其实有了答案,缓缓蠢萌蠢萌笑起来,“你还爱我的。”

    “我爱你,很爱你。”他一字一句的迎合她的心思,勾唇:“还有顾虑?”

    早知道他只是在逢场作戏,米小芽又怎么会去离开。

    摇摇脑袋,哪里还有什么顾虑,笑得更高兴,“没了。”

    傅琛言被她一副蠢萌的自问自答给惹得失笑,所有的担忧都卸下来,松了一口气,一转身压着她在床上再亲吻,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勺让她靠近自己,一只手一下一下解开身上衬衫纽扣。

    “笨女人,我会让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

    男人说会让她知道这么爱她,米小芽确实彻底体会到。

    各种花样亲昵,她被吃了个通透。

    到了凌晨时分时,两人大汗淋漓,被抱着进入浴室洗澡出来,米小芽靠在他的怀里,虽然很疲惫,却相当有精神,像只小猫一样慵懒的上扬唇角,腻在他的怀里。

    四目相对,眼中只有彼此,傅琛言一下一下揉着她的头发,轻笑,“我的老婆,花这么多精力找你,拿什么来抵?”

    米小芽脸红,确实耗了精力,她都飞了一个小时的飞机,他竟然还让飞机迫降,那可是个麻烦事。

    可都是他全心为自己,她又感动。

    而忽然他这么问,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知怎么的,脑子一抽问:“你把飞机迫降不怕有坏影响吗?”

    “薛浪会处理好这些事,给该有的人进行补偿,不需要担心。”他挑着眉。

    “哦……”红了红脸,眼神有所遮掩。

    傅琛言并不放过她此时的逃避,咬着她的一缕发丝磨蹭她的脸蛋,“拿什么来抵?嗯?”

    非要她回答,磨蹭的样子,简直就跟小奶狗一样。

    堂堂大总裁这么的腻歪,完全就是一道风景线好吗。

    而这种腻歪,她从来就招架不住好啊……

    米小芽感觉自己的心跳又在加速,不由得的结巴起来:“下、下半生!”

    “真乖!”

    男人在她脸上香了一个,十分满足。

    小妻子真的不会讲情话,说出下半生几个字已经让她羞涩得脸红透,埋在他怀里。

    可是羞涩着羞涩着,电花火石之间,突然想起一件忽略了很久的事情:“啊呀?米粒!?”

    天呐!

    她和傅琛言厮混到现在,把米粒给忘了!

    她被带回来了,可是米粒还被留在机场呢!

    “他没事,在薛浪那里,明天应该会回来。”

    傅琛言一句话,说出一句能把差点激灵得要蹦起来的小妻子安抚住的话。

    当然,米粒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自然是因为薛浪是个特别有眼力见的人,知道他们夫妻两抽不出时间陪孩子,也不会让孩子去干扰他们,为此没有带米粒来当电灯泡。

    “原来这样,那就好。”她放松了,紧紧抱着他,“我能知道霍小芽是什么情况吗?你还要去找她吗?”

    “不,够了。”米小芽离开的事情,让他吃够了教训,他不会再离开她,且霍小芽那边,他也查到了些情况,不需要再过去,“背后的人已经找到,那个人你也认识。”

    “我认识?谁?”

    傅琛言眼神多了丝凌厉:“封霖。”

    “封霖?”米小芽意外,难以相信,“他让人冒充我?为什么?”

    和封霖接触不多,但两次遇到,封霖都气质彬彬,很客气礼貌,怎么会是设计的人?

    “这个人表面上看起来跟我没有交集,实际上安排人来冒充你,做足了完全的准备。包括霍小芽,能够知道那么多关于他们的事情,说明他从很久就盯着我们。”

    一开始他跟着霍小芽走,是想知道霍小芽知晓多少事情,结果了解到她显然从以前跟他们亲近的人里面获取关于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

    能够知道他和米小芽十年信件里面有什么的人,除了当年的舒芸芸和蓝婉瑜,就只有家里的佣人,舒芸芸没有下落,蓝婉瑜又发疯无从知晓消息,能调查的人只有佣人。

    果然从以前在别墅工作过的佣人里面询问道有人拿钱买了他们的消息,再往深了查,查到了一笔来自辰临企业助理的打款记录。

    虽没有直接证明证明是封霖设计,可在这个城市生活的人都知道他傅琛言不能得罪,何况一个小小助理,敢动手脚,除非身后有人撑腰。

    这个人就是封霖。

    具体的调查情况米小芽不知道,但她觉得很不明白:“他的目的是什么?”

    目的是什么?

    傅琛言也想知道,也能预测到。

    “大概是要我垮掉。”

    能够从四年前就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甚至他和米小芽写信的缘由知道得清清楚楚,目的一定不纯。

    他没有告诉米小芽的是,目标既有可能是针对他,也有可能是针对她,但一切都是他的猜测,唯一能确定的是,绝对对他们不利。

    “老婆,防着他点,我能派人保护,但你也尽量杜绝跟他见面。”

    米小芽似懂非懂,比起一个其他人,她当然相信傅琛言。

    再来,她在刚才一瞬间忽然想起当时封霖对自己说的一些话。

    封霖和她一起讨论傅琛言,意有所指却没有直接道明。

    现在想来,那些话却有引导她更加对傅琛言失望的作用。

    那么,封霖只是假装是她的朋友跟她接近,再伺机想从她这边去设计傅琛言吗?

    看不出来,那么客客气气的人,会有那么深的心思。

    米小芽下了决心,看来她以后真的得防着。

    “对了。”对她捋清楚状况后,傅琛言也记起来一个事,问:“你大哥没有和你说说明情况?”

    米小芽不明白他怎么突然扯上俞成烁,抬起头:“大哥该说什么?他只是跟我说他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和你结婚的人。”

    傅琛言目光沉了一下,很有深意的说了一句:“看来我们都被你大哥阴了。”

    回忆两天前霍小芽出现,傅琛言和俞成烁进行的通话——【行,到底是什么人要耍手段,你揪出来就行,我就不操心。哦还有,小芽那边的话,我来给她解释,毕竟当年救她的事情我最清楚,你放心去对付别人,交给我了!】

    照着他和俞成烁敲定的计划,米小芽应该不会疑惑自己是不是他的妻子这个事情才对。

    听他所描述俞成烁的话,米小芽激动的哑然失声:“所以你才只给我发短信?”

    原来他和俞成烁早就互相联系过。

    原来俞成烁应该告诉她她就是他的妻子。

    可是俞成烁没有按照计划来,还怂恿她离开傅琛言!

    “大哥为什么要这么做?大哥不是这么坏的人啊。”

    真的很不理解耶,如果她大哥一开始和她说清楚,或许她也不会那么动摇负气离开。

    现在想想,俞成烁当真是那一副很为她着想,也打算在机场接机的一套话,还相当有模有样!

    拧起眉头,米小芽想算账,伸手去拿床头上的手机,欲打电话问清楚情况。

    “不用。”傅琛言把她的手拉回来,凤眸微挑:“他不是坏人,他只是一个对妹夫不友好的人。”

    是的,对妹夫不友好的人。

    假如俞成烁真想拆散他和米小芽,不会上次在机场放米小芽来找他,也不会特地联系他提醒他有人想对他不利。

    至少从这两件事情上面,可以看出俞成烁不是他的敌人,至于他为什么要怂恿米小芽离开,想必,就是单纯的对他不友好。

    在他阻止下,米小芽放弃追究,叹气:“大哥真的是……”

    此时此刻,德国那边是早晨,一大早的,正在用早餐的俞成烁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你是不是感冒啦?”对面餐桌坐着的人是肖宛,关心他:“小心点,最近闹禽流感,好多人都感冒咯,你们上班族每天呆在密闭的空间里,细菌到处飘来飘去散不掉,最容易被传染。”

    “宛姨,你放心,应该不是。”

    戳戳鼻子下面,俞成烁想了想,“可能是有人在惦记我吧。”

    “谁惦记你?女朋友。”

    “单身狗。”俞成烁笑。

    肖宛‘哦哟’一声,开始叨叨念:“说到这里,我好像记得很多年前你在美国那边的时候和一个女记者有点绯闻,当时看报纸你们都亲上了,应该是有一腿对不对,要不找她再续前缘?”

    估计是肖宛觉得米小芽已经配对了,便也来催促他,把猴年马月的事情都给扯出来。

    “有机会再说。”俞成烁婉拒,看向手机。

    没有米小芽过来的讯息,估计是没跑成功,他摇头无奈。

    “啧,好白菜又被拱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