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现代bet36365网址 -> 缠情私宠:误嫁天价bet36365官方网址: 第248章 怎么是你?

第248章 怎么是你?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缠情私宠:误嫁天价bet36365官方网址最新章节        下一章

    “滚!”龙琰琛冷冽地声音响起,罗桑多机灵?他听到这话,一溜烟的没了。

    偌大的书房,只剩下龙琰琛一个人。

    大火里他拼命救出夏冰莹,就一直处于昏迷中。

    等他清醒,却发现心心念念的夏冰莹却不知所踪。

    经过多番调查,龙琰琛才得知原来夏冰莹早早就回国了。

    龙琰琛那颗心一下子就冷起来,只是他救了这女人,她不感激也就算了,居然逃走?

    他越想心里越生气,以至于回国后,第一次见到夏冰莹,所有的怒气就发泄出来。

    尤其是当他听说夏冰莹要跟郭瑞达结婚,这件事后。

    不过后来他也想明白了,夏冰莹没什么错,是他先抛弃她的,人家为什么不可以跟别人结婚?

    想明白并不意味着大度,并不意味着心甘情愿。

    去参加郭瑞达跟夏冰莹的婚礼,他也是一直忍着的。

    再后来,当他听到婚礼取消的时候,心里的喜悦显而易见。

    罗桑站在书房外面,担心龙琰琛,他的心中七上八下。

    这些年来,在别人的眼里,龙琰琛过的自然是媳妇孩子热炕头的完美幸福生活。

    可事实上怎样,却只有罗桑知道。

    龙琰琛回过几次苏芷焉的公寓,罗桑也看的清清楚楚。

    这些年来,罗桑不止一次想过,如果当年龙琰琛跟夏冰莹一直在一起,而且生儿育女,那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虽然罗桑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可是他却知道龙琰琛如果跟夏冰莹在一起,至少会比现在幸福。

    罗桑一直待在帝华别墅,晚上也是,原本他是想回去的,可是一想到龙琰琛的状态,罗桑还是决定算了。

    只是翌日清晨,罗桑一起来龙琰琛就没了踪迹。

    罗桑心里别提有多紧张了,找遍了帝华别墅所有的地方,也没找到龙琰琛。

    罗桑又去办公室找,可是仍旧没有。

    正在罗桑一筹莫展的时候,却忽然他想到了夏冰莹,于是赶紧去农场。

    果然,他刚到农场就看到龙琰琛的身影,不过他并没有进去。

    罗桑看着龙琰琛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些凄凉。

    罗桑原本不想打扰龙琰琛,可最后还是一步步走过去,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在龙琰琛身后。

    “罗桑,你真觉得我应该进去?”龙琰琛忽然开口问着,罗桑吓了一跳,他以为龙琰琛不知道呢,却没想到原来他早就知道。

    罗桑点点头:“是,总裁,有这事还是说清楚的比较好。”

    龙琰琛一愣……

    是啊,连罗桑都知道的事,他居然迷糊起来?

    龙琰琛不禁自嘲起来,他什么时候做事情变得这么优柔寡断起来?

    龙琰琛想了一会儿,便直接迈开步子去公寓。

    当他到公寓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夏冰莹,只有林语婕一个人。

    龙琰琛礼貌地打招呼:“伯母,我……”

    龙琰琛话还没说完,就被林语婕打断:“她不在。”

    龙琰琛一下子就呆住了,他愣愣地看着林语婕,半天才开口道:“伯母,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莹莹的?”

    林语婕听到这话,她便慈祥地笑了:“那你还能是来找我的?”

    “我……呵呵,还说伯母厉害。”龙琰琛的心事被道破,他自己别提有多尴尬了。

    “那里,既然莹莹不在,那我就不留你了。”

    林语婕下逐客令,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龙琰琛还能怎么办?

    龙琰琛悻悻地离开,林语婕亲眼看着龙琰琛的车子离开,她才又回到公寓。

    林语婕叹了口气,就直接去夏冰莹的卧室。

    夏冰莹看到林语婕,忙起身走过来,着急地问着:“妈妈,龙琰琛他走了?”

    “嗯,是啊,你怎么样?还好吗?”林语婕担忧地问着,夏冰莹点点头,她的脸上还带着笑意。

    “那行,你如果不想出去就先好好休息。”

    林语婕说完忍着一肚子的话离开,夏冰莹叹了口气,看着林语婕的背影消失,她便关上门。

    夏冰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龙琰琛,所以才让自家妈妈让找个借口让龙琰琛走的,可现在龙琰琛真的走了,她却有些不知所措!

    夏冰莹呆呆地在卧室里做设计,一直到晚上。

    这一夜,她几乎是彻夜未眠。

    第二日清晨,龙琰琛就又来了,夏冰莹依旧没见,第三天,第四天依旧如此。

    刚开始的时候,她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所以才不见的,可是后来她就不敢见了,所以这件事就这么一直拖着。

    龙琰琛依旧是风雨无阻的来,连林语婕都看不下去了,这天早上,林语婕郑重其事地坐在夏冰莹对面,认真地问着:“莹莹,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妈妈,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夏冰莹是在装糊涂,林语婕叹了口气:“莹莹,我是你妈妈,我怎么会不了解你?其实你心里还是喜欢龙琰琛的,是不是?”

    “妈妈!”经过跟郭瑞达的婚礼,夏冰莹这话怎么还能轻而易举的说得出口?

    毕竟郭瑞达一直是帮助她的人,如果她现在就见龙琰琛,那把郭瑞达放在什么位置?

    这种事夏冰莹做不出来,可是她的心却不由自己做主,这几天她想的,念的全都是龙琰琛这个人。

    夏冰莹觉得她病了,要不然怎么会一直这种状态?

    “算了,我也不问了,只要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

    林语婕说完就迈开步子,只不过她还没走几步,就又转过身:“你别管妈妈多嘴,妈妈还是要告诉你,人的耐心都是有限度的,你考验龙琰琛可以,别到时候把人给考验没了。”

    林语婕离开后,夏冰莹心里咯噔一下。

    偌大的客厅里安静极了,夏冰莹甚至连她自己的心跳声都听的清清楚楚。

    另一边,龙琰琛这几天一直没见到夏冰莹,他心里正不知道该怎么办。

    忽然他脑海里灵光一闪,便对罗桑说了几句话。

    罗桑点点便离开去找蓝微微,当罗桑到蓝微微公司的时候,她还在上班,可是罗桑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抓了蓝微微来农场门口。

    当蓝微微到农场的时候,她也是一头雾水:“龙总?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帮我约她出来。”龙琰琛沉声说着,蓝微微一愣:“为什么?龙总,你自己也可以给莹莹打电话……”

    蓝微微越说越觉得不对劲,越说声音越小。

    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蓝微微呵呵一笑,又道:“行,没问题,我这就去。”

    蓝微微自然是愿意帮这个忙的,因为她知道,夏冰莹心里也是有龙琰琛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去随便答应什么。

    蓝微微刚走没几步,却忽然就又听到龙琰琛的声音:“算了,你约她明天去郊游吧!”

    “啊,什么?龙总,龙总……”蓝微微还没怎么听明白,龙琰琛已经迈开步子离开。

    蓝微微一头雾水,虽然她不怎么明白,但她还是照着龙琰琛的话说给夏冰莹听。

    夏冰莹听到这话,她不由得就愣住了:“郊游?微微,你怎么会忽然想到郊游?”

    “没什么,就是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蓝微微赶紧地说着,夏冰莹想了半秒便点点头,她想着反正在郊外待着,总比在卧室里待着好。

    郊游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第二日清晨,蓝微微刚收拾好,一辆车子就停在她家门口。

    蓝微微一愣,便开口问着:“你们是龙总的人?”

    “是,蓝小姐,请上车。”司机礼貌地说着,蓝微微心下了然,也没说什么便上车。

    司机开车是去农场的,这条路蓝微微还是认识的。

    等到农场的时候,蓝微微一眼就看到夏冰莹站在门口。

    蓝微微打开车门,喊着:“莹莹,莹莹……”

    夏冰莹今天穿了一件灰色的运动装,整个人显的很有精神。

    夏冰莹一上车就开口问着:“微微,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我听说城东有一座七夕山,那里风景秀丽,刚好我们可以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这些资料都是罗桑给她发的,蓝微微昨晚也是做足了功课。

    “也好,也好。”

    夏冰莹说了两个字,她缓缓地抬起头,怔怔地看着蓝微微:“微微,谢谢你替我着想,其实我没事的。”

    她很好,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某人罢了。

    蓝微微听着夏冰莹这话,她无语地叹了口气:“莹莹,你这么说可就没意思了,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拿我当朋友,所以才这么客气?”

    夏冰莹听到这话,她尴尬极了:“没,没有,当然没有,微微,我是什么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没错,我是清楚,可我还是担心。”蓝微微阴阳怪气地说着,夏冰莹自然听的清楚,她叹了口气:“微微,好了,别生气了,好吗?”

    两个女孩子聊了一路,很快车子就停在山脚下。

    蓝微微跟夏冰莹走下车,只是夏冰莹一眼就看到龙琰琛站在那里,不止如此,就龙琰琛身边站着的还有另一个人,这人正是郭瑞达!

    夏冰莹顿时就惊呆了,蓝微微也是一脸的懵逼。

    片刻,夏冰莹就转身要离开,蓝微微一把抓住夏冰莹的胳膊:“莹莹,别走,以前的你遇到事情可从来不会逃避!”

    夏冰莹听到这话,她终于还是停下步子:“是,微微,你说的没错,可是现在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我。”

    “我知道人都是可以改变的,不过我们是来爬山的,我们不理他们不就行了?”蓝微微提醒,夏冰莹一愣,片刻后,她点点头:“好,那好吧!”

    夏冰莹跟蓝微微先上山,郭瑞达跟龙琰琛紧跟在后面,他们相差不到两米的距离,但始终都没说过话。

    很快他们到了半山腰,龙琰琛停下来,他看着夏冰莹跟蓝微微先上去,忽然开口问着:“为什么取消婚礼?”

    郭瑞达猝不及防,一路上他都在准备该怎么回答龙琰琛,可是这会儿,他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郭瑞达愣愣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龙琰琛沉声又问:“很难回答?”

    郭瑞达听到这话,他就急了,忙开口道:“没,没有,怎么会呢?”

    “原因。”

    龙琰琛丢下两个字,这些日子,龙琰琛一直在想理由,可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那就是龙琰琛不敢想,他忌惮事实,害怕不是心里所想。

    “她心里有你,阿琛,我们是好兄弟,当年你跟苏芷焉结果,莹莹伤心欲绝,在度假村项目里出事,终于心里崩溃彻底离开这座城市,后来我也是偶然遇到她的,在遇到她后,我就跟你断绝了联系,你知道为什么吗?”

    郭瑞达说了这么多,龙琰琛仍旧没听明白郭瑞达要说什么。

    “不知道。”

    龙琰琛一脸凝重,没错,他的确不知道当初没什么夏冰莹要装死离开。

    “因为她心里有你,她不想看到你跟别的女人结婚生子,这次也是,也是因为我知道她心里有你,所以才取消婚礼的。”

    郭瑞达认真地说着,他这语气中带着些苦涩。

    郭瑞达顿了顿,又道:“阿琛,你是不是还想问,她当初为什么又要决定跟我结婚?”

    龙琰琛不说话,他只是双手紧紧地攥在一起。

    郭瑞达继续说着:“那是因为她以为那场大火中救她的人是我,你明白吗?她跟我结婚只是为了报答我,我原本以为我装糊涂就可以跟她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是当我看到她在婚礼前夕,那眼中的绝望时,我就彻底明白了,就算我勉强跟她在一起,她也不会快乐!”

    郭瑞达说完就迈开步子继续爬山,他是喜欢夏冰莹,可是她喜欢的是那个爱笑的女孩,他并不喜欢整天郁郁寡欢的女人!

    龙琰琛呆呆地愣在那里,几分钟后,他赶紧追上去。

    虽然只差了几分钟,可他还是跟郭瑞达走散了,山顶本来就人烟稀少,现在更是一个人也没有。

    龙琰琛来来回回地迈开步子找郭瑞达,却一直也没找到,反而他一转身就看到夏冰莹立在那里。

    龙琰琛看到夏冰莹的时候,他一下子就愣住了,几分钟后,他们几乎异口同声地说着:“怎么是你?”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