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情过留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厉金城的反常

第一百四十六章 厉金城的反常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情过留殇最新章节        下一章

    “既然这样,你就待在花园吧,跟着学习种花,家里这些杂事,你还是别做了。”

    厉少基本很少到花园,省的楚曦小姐来了之后吓到她。

    柳婷说完,淡淡的看了一眼白琳,暗带警告。

    “不要试图去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咱们这里规矩,很严。”

    白琳急忙点头,心里却是苦笑,她怎么能不知道呢。

    如果不是这里的规矩,厉金城得狠厉,她也许早就回家了,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

    想到这里,白琳抓紧了手。

    “主人有什么需要忌讳的吗?您知道我刚来,我怕得罪了住人家。”白琳轻声问道。

    倒是个聪明的。

    柳婷点点头,指了指不远处的花园,“那里有一片向日葵,还有一大片的玫瑰,你不许乱动,到了晚上的时候,早点回自己得住所知道了吗?”

    那个地方,她知道。

    白琳点头,没在说话,柳婷看到她这么上道听话,顿时十分满意,让人将她带下去,教白琳如何做事情。

    “你这双手,真的是细嫩,之前没做过什么粗活吧?”教白琳的花匠是个老爷爷,对白琳态度十分友好,看到白琳的手,顿时好奇问道。

    白琳轻轻点头,“家里发生了点事情,只能出来做事。”

    “孩子呢?他爸爸不管?”老花匠瞥了眼白琳的肚子,嘴里叹息,一边给白琳示意。

    爸爸?

    白琳心里冷笑,垂眸,眼底一片苍凉,最后轻声说道,“死了。”

    真的是可怜啊。

    这么年轻,就守了寡。

    老花匠叹息,“好好的在这里工作把,咱们主人家还不错。”

    厉金城。

    白琳冷眸,装作不经意的问道,“主人家做什么的啊,这么大的房子。”

    “做生意的,家里有钱,对下人也不错,就是……”花匠顿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

    “怎么了?”白琳询问。

    “之前有个小姐住在这里,性格肉肉弱弱得,人也不错,可惜,死的早,有钱人的想法,我们不懂。”

    花匠摇摇头,“你看,就是这样做,你自己学习下吧。”

    “该交代的,管家也交代你了。”

    花匠回头,顿了下,刚要开口说话,就看到一个冷硬的身影,对方挥挥手,示意他离开,花匠看到那人看着白琳的目光,眼中闪过一丝担忧。

    但是,还是下去了。

    白琳没有任何感觉,她此刻认真的练着对方交给她的任务和其中的技巧。

    手腕上面微微用力,白琳在看到不远处的那一簇蔷薇的时候,还是缓缓失神了。

    这里,是她第一个孩子没有的地方。

    她记得清清楚楚。

    眼里闪过一丝伤感,白琳缓缓的摇头,让自己冷静下来。

    一双手,握住了她的肩膀,温热的感觉让白琳顿了下。

    那气息熟悉的让她流泪,只是她再也不能牵着对方的手,有的只是仇恨。

    白琳猛然推开,眼带震惊。

    看到了对方因为不是她眼底闪过的一丝失望。

    “你是谁?”她看着厉金城,警觉得问道、

    第一次,白琳知道,原来,她在厉金城的面前,也可以如此自然的演戏。

    这么的从容不迫——

    心里像是有一团的野草在疯长,白琳眼中满是诧异,“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了人了。”

    在厉金城的注视下,白琳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你的脸是怎么回事?”厉金城盯着她,锐利的眼睛划过她的脸。

    “不小心摔伤了。”白琳下意识的回答。

    “孩子多大了?”厉金城再次问道。

    “先生——”白琳顿了下,做出一副有些害怕的样子,最终还是说了出来,“四个月了。”

    其实,孩子已经五个月了,这是,白琳谎报了数字。

    不是她——

    厉金城得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冷硬的手微微攥紧。

    “你,做我的助理,去找柳婷报备。”厉金城指着白琳说道。

    白琳错愕,虽然想到要接近厉金城,但是没想到这么顺利,而且,厉金城是真的没有认出她来。

    “我吗?”白琳惊讶的说道,声音都几乎没有掩饰。

    听到她的声音,厉金城的眼底再次划过一丝暗芒。

    “有问题?”声音冷厉,厉金城上下打量白琳,“不用多想,我还不到饥不择食的地步。”

    混蛋!

    白琳心里暗骂,脸上却只能不懂声色,“谢谢您。”

    “去准备下,从今天开始,你和蓝晨一起跟着我。”厉金城说道。

    她当然说好了,白琳眼睛玩起来,但是还是没有忘记装一下。

    “那个,工资的话?”她装作一副十分爱钱的样子。

    “工资不会亏待你。”厉金城不耐烦的说完,转身离开。

    应该没有露馅儿吧。

    白琳去找柳婷报道,柳婷眯着眼睛端详了她半天,最后得出来一个结论,那就是她和白琳十分的想。

    但是这种话,自然是不会告诉白琳。

    “去把,你还真的是个有造化的,跟着厉总可比做个花匠有前途多了。”柳婷淡淡说道。

    “还愣着做什么,上车!”厉金城淡淡看了她一眼,冷声道。

    白琳不知道要去哪里,坐在厉金城的身边,她的心里厌恶打了极点,但是却只能守着这个人。

    “你恨紧张?”厉金城忽然开口。

    白琳意识到他在问自己,连忙摇头,“没有。”

    “但是你的手在抖。”厉金城冷声道,“认识一个叫白琳的女人吗?”

    白琳的动作顿时僵硬,呆滞的摇头,“不认识。”

    她的声音十分轻,心里,却是在想,问什么,厉金城会什么问,难道是看出了什么吗?

    “我喜欢听话乖巧的女人,对床伴是,对助理也是。”厉金城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开目光。

    原来是为了敲打她,白琳瞬间放松了下来。

    这才觉得自己身后都是冷汗,只是想到刚厉金城说的话,心里却是忍不住的愤怒。

    她一直知道自己只是个替身,也知道厉金城在欺骗她,只是她没想到,她甚至连爱人都称不上。

    床伴,白琳低头冷笑,手紧紧的握紧,指甲切的手心疼,她却丝毫没有察觉。

    好简单的称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