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专治不服:娇妻要上天: 192 不能再犯贱了

192 不能再犯贱了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专治不服:娇妻要上天最新章节        下一章

    元久久直接对着嘴灌了起来,肖翼坤刚想制止,江潭给他递了个眼神,他大笑着回道:“还真别说,喝酒这回事,我还真得在你面前认怂。来来来,哥儿几个一起上,也让这小丫头看看,咱们男人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一瓶高度白酒喝下去,元久久胃里仿佛腾起了一把火,烧得她整个人直冒汗。

    要搁往常,一瓶下去,她是没什么反应的,今天不知怎的,喝完那一瓶酒,脑子就混乱了,晕晕乎乎的直想栽。

    易冬阳叹了口气,向大家道了歉。

    “这些天为了久久的事,让大家费心了,我代久久谢谢各位。她今天心情不好,这副样子恐怕也坐不住了,我先带她回去了。等她好些了,我们再聚。”

    易冬阳要背元久久,元久久抽了抽鼻子,张开双臂,眼泪汪汪的委屈道:“要抱抱。”

    易冬阳打横抱起她,她双手环着他的脖子,脑袋靠在他肩膀上,嘶声说:“哥,我难受。”

    “想打架吗?”易冬阳不怎么会哄女孩子,元久久只要心情不爽了,他就会把她抓过来打一顿,以此来发泄负面情绪。

    “不想打架,想哭。”元久久抽鼻子的频率越来越高,眼泪都快汪出来了。

    “不许哭!”易冬阳脸一冷,隐含着满满的怒气,“值得吗?”

    元久久摇了摇头:“不值得,可我还是想哭。”

    别人不知道,易冬阳还能不知道么?

    这小丫头前几天还开开心心的跟他说,她交男朋友了,过了年就要结婚了。结果没几天,男朋友往她脑袋上扣了一大堆屎盆子,连她被释放,他都没来接。

    她能不伤心么?这可是初恋啊!

    元久久还没哭,易冬暖都快哭了,扯了扯易冬阳的胳膊,委屈兮兮的求情:“哥,你就让她哭出来吧,哭出来心里就舒服多了。”

    “那也不行!”易冬阳黑着脸呵斥,然后快速仰起脸,狠狠眨了好几下眼睛。

    瞧着她这副可怜巴叉的小模样,他都快哭了。万一她真哭了,他一准儿比她哭得还厉害。

    他都快三十岁的大男人了,铁骨铮铮的热血汉子,要是在俩小姑娘面前哭成狗,当哥哥的威严何在?

    元久久死死地搂着易冬阳的脖子,咬着他肩膀上的衣服,默默地掉眼泪。

    哥哥说得对,不值得。

    为不值得的人掉眼泪,纯属犯贱。

    她已经犯过好几次贱了,不能再犯了。

    可……真的忍不住啊!

    “想做什么?我带你去。”易冬阳温言软语的安慰,努力安抚她。

    “什么也不想做,就想你们俩陪着我。”

    从小到大,她跟易冬暖都喜欢赖着易冬阳,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总会第一时间找他。

    “陪你,我们俩都陪你,一直陪着你。”易冬阳侧过头轻轻蹭了蹭她的脸蛋,“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个男人么?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多得是。大不了哥哥养你一辈子,咱不要什么狗屁男人了!”

    易冬阳这句话,倒把元久久逗乐了。

    “你自己不也是狗屁男人啊?”元久久紧了紧手,将自己蜷成小小的一团,仿佛这样就可以多得到一些安全感,“哥,你说的啊,你要养我一辈子的,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当然!你小时候吃饭要我喂,洗澡要我帮,睡觉要我带,那么麻烦,我都照顾你那么多年。现在你长大了,又不用我精心伺候了,养你那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么?”

    “那,暖暖你也听见了,哥说他要养我一辈子的,你可要给我作证啊!”元久久抬起脸,看着易冬阳的眼睛,郑重其事的说,“哥,我觉得你真的可以考虑一下转业从商,接手我爸的公司。你看我这七窍通了六窍的样子,也不像个能混得开商场的呀!真的,你接手元氏,我就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易冬阳没好气的笑骂:“现在还有精力想这些,我看你是没什么问题了。那就自己下来走吧,抱着你很累的。”

    “不要!要抱抱!”元久久一听,死死地搂着他的脖子耍无赖。

    也就她哥,能让她全心全意的依赖了,什么时候都不用担心被背弃。

    果然爱情都是浮云,亲情才是王道。

    长长的走廊,回荡着元久久有些尖锐的“要抱抱”。

    秦禹扬垂着头,站在拐角处,高大的摇钱树枝繁叶茂,将他挡住了一大半。

    他知道她今天被释放,肖翼坤他们肯定会给她接风洗尘,他就在这儿等她。

    他冤枉了她,欠她一声对不起,以及那件事情引发的后续怀疑,很多都是站不住脚的。

    冷静下来之后,他决定跟她平心静气的谈谈,可是没想到,他第一眼看见的,居然是易冬阳跟宝贝似的抱着她,而她蜷缩在他怀里,像只乖巧柔弱的猫咪一般,有撒不完的娇,邀不完的宠。

    她甚至在这种时刻,仍旧在说动易冬阳接手元氏,两人还说好了,他养她一辈子。

    果然,爱一个人是无论如何都藏不住的,总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

    走过摇钱树时,兄妹三人谁都没多看一眼,压根没发现,摇钱树下藏着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眼看着三兄妹进了电梯,直到电梯下行,秦禹扬才默默地转向安全通道。

    从三十二楼下到地下停车场,秦禹扬觉得很累很累,好像最后一口气都快用尽了。

    心里闷糟糟的堵成一团,清楚明白的告诉他,他彻底失去她了。

    也许,他从来就没有真正得到过。

    他宁可违背全家意愿,宁可一辈子不要孩子,也坚决要娶进家门的女人,对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过阵子的爱情。

    秦禹扬不知道他是怎么坐进车里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发动车子的,只记得他听见“砰”的一声巨响,后面就一片空白了。

    当夜,秦禹扬车祸重伤的新闻就爆出来了,不过这桩新闻刚一露面,就被压下去了,短时间内全面清除,没有留下丝毫痕迹。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