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专治不服:娇妻要上天: 307 你不值得我爱

307 你不值得我爱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专治不服:娇妻要上天最新章节        下一章

    客房里,秦晨对着秦禹扬的膝盖,托着下巴思考人生。

    “看什么看!睡觉去!”秦禹扬脸涨得通红,都下血本了,也没取得什么进展,还要被小东西看笑话,他这张老脸哦!

    “叔叔,明天是星期天,我不用上学,我们去放风筝好不好?”小家伙冲秦禹扬连连挤巴眼,眼皮子都快眨抽筋了。

    放风筝?

    秦禹扬顿时想起元久久曾经给他做过两个真人版大风筝,当初他还拿玻璃展台保存起来,生怕弄坏了。

    可惜,媳妇儿一走,他就怒火中烧的把大风筝给烧了,连带着那件求婚时的婚纱,全都被烧成一把灰了。

    想到这儿,秦禹扬咬着牙甩手给了自己两巴掌。

    他怎么就脑子进豆腐渣了呢?

    头一次把大风筝撕了,拼拼凑凑好几天,才勉强修补好,这次更好,直接把它给烧了,想修补都没得修补了。

    “风筝都没了,放不了了。”秦禹扬颓然往后一倒,瘫在床上,黯然神伤。

    秦晨用力推他:“没了那你再做一个呀!”

    “可我不会啊!”秦禹扬都快哭了,修风筝都快要他老命了,自己做,那他还不如扒个坑把自个儿埋了呢。

    “不会那你学啊!”秦晨简直恨铁不成钢了,“做错事了就要悔改,要努力弥补!叔叔,你还想不想娶我妈妈了?”

    “想!我做梦都想!”秦禹扬不假思索的回答。

    秦晨小嘴一撇,两手一摊,挑着小眉头说:“可你要是什么都不做,那就只能在梦里想了。”

    秦禹扬:“……”

    心都扎成蜂窝煤了。

    话说回来,这还是一个六岁的小娃娃吗?怎么那么犀利啊?

    一大早,秦晨就把秦禹扬拉起来了,不顾他的腿伤,拖着他就走。

    “干嘛去?”

    秦晨瞪他一眼,恨铁不成钢的直叹气:“去买做风筝的东西啦!”

    “还真做啊?”秦禹扬傻眼了,对上小家伙喷火的眼神,一秒钟就怂了,“好好好,做做做,听你的,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秦晨气得直哼哼:“叔叔,你真的很爱妈妈,很想娶妈妈吗?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感觉到?如果我告诉江叔叔,做一个风筝就可以娶我妈妈,我相信江叔叔一定不会有那么多话讲的。”

    “……”

    秦禹扬哑口无言,深深地盯着秦晨看了好一会儿,慢慢蹲下了身子。

    “是叔叔的错,叔叔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本来就是他做错了事,想要获得原谅,就应该竭尽全力去争取去努力,不管最后她能不能原谅他,愿不愿意回头,至少他不能给自己留下遗憾。

    秦禹扬深吸了口气,牵起秦晨的手,拉着他一瘸一拐的前进。

    前面就是他拼了命想要挽回的人,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绝对不会再退缩了。

    买齐做风筝的材料之后,秦禹扬又让人重新制作婚纱,不管她愿不愿意嫁,他都要把自己该做的全部做好。

    她很介意芷兰岸,曾经说过要他重新给她盖座房子。

    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记着,不管她还愿不愿意接受,他都要一一兑现。

    叔侄俩回到绿杨水岸时,发现元久久已经不在家了。

    秦晨也没闹着去找,拉着秦禹扬进了客房,叔侄俩一起忙活着做风筝。

    画图纸、上色、劈竹篾、搭架子,这些秦禹扬哪一样都不会,摸索了半天,连条能用的细竹篾都劈不出来。

    秦晨跟着元久久做了好几个风筝,每个环节都了如指掌,技巧性的东西他都懂,只是不会实际操作。

    两人一个敢教,一个敢学,到傍晚元久久回家时,秦禹扬那两只手已经不下二十道血口子了。

    “嘶——”倒抽冷气的声音无比熟悉。

    元久久狐疑的开门一看,嚯,一地垃圾,叔侄俩坐在垃圾堆里,秦禹扬的手不停地颤抖,滴滴答答的滴着血。

    “干嘛呢?自残啊?”元久久倚着门,瞧着堆了满地的废弃材料,心里有些膈应。

    不用说,秦禹扬一定是把她做的风筝给毁了,这会儿正焦头烂额的补偿呢。

    他总是这样,火气上来了,就把她的心血毁掉,过后再摆出一副知道错了的表情求饶。

    他从来不会去想,毁掉了就是毁掉了,再怎么补偿,跟原来的都不一样了。

    秦禹扬哆嗦着手,一瘸一拐的走过来,十指张着,满手的血口子触目惊心。

    元久久毕竟是医生,豁开肚子动手术这种大场面都见过,手上几道小口子,还吓不着她。

    她淡定的拿来医药箱给秦禹扬包扎好伤口,然后将垃圾全都清理掉,面无表情道:“秦禹扬,你用不着这样。”

    “久久,我只是想弥补。”男人栽着脑袋,万分羞愧。

    “为什么要弥补?如果真的很重要,当初就不会毁掉。既然毁掉了,那说明还是不够重要。”元久久嗤笑道,“我照顾晨晨,是因为我对这个孩子有感情,而不是为了你。秦禹扬,如果因为我照顾晨晨,而令你产生什么误解的话,我可以跟晨晨保持距离。反正孩子现在已经很正常了,也该回归家庭了。”

    “久久……”秦禹扬傻眼了,为了拒绝他,她连秦晨都不要了。

    她对他,是真的完全没有留恋了。

    回忆杀不管用,感动杀行不通,就连苦肉计都收不到半点效果。

    秦禹扬从来没这么挫败过,什么招他都想了,可面前的小女人却固执得跟头牛似的,令他无从下手。

    “你真的一点点都不爱我了吗?”男人还不死心,紧紧地锁住那双冷漠讥讽的眸子,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等待宣.判。

    元久久云淡风轻的笑了:“为什么要爱你?你并不值得我爱呀!”

    不值得。

    秦禹扬张了张嘴,却无话可说。

    眼泪猝不及防的滚落,刹那间在脸颊上开了两条小河,奔腾而下。

    “对不起。”秦禹扬嗫嚅着说,心痛如绞,“如果我的行为给你带来了困扰,我向你道歉,以后不会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