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专治不服:娇妻要上天: 546 爆发

546 爆发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专治不服:娇妻要上天最新章节        下一章

    江潭又何尝不希望她能够多留一会儿?

    即便知道她心里的人不是他,但能多看她一眼,总归是好的。

    更何况今天这一次探视之后,她什么时候才会再来,就不一定了。

    说不定,下次再见,就是他出狱的时候了。

    “太晚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江潭依然微笑,眼底有浓的化不开的温柔。

    元久久心里一酸,以为是江潭不希望自己看到他落魄的样子,强忍着泪水,点点头,站起身就走。

    走到门口,她回头看了一眼,江潭正坐在床边,目不转睛的看着她,那双清寒如星的眸子里,满是不舍与柔情。

    元久久感觉到眼眶猛的一热,连忙用力拉开门,夺门而出。

    江潭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身影消失不见,喟然一声长叹。

    现在的他,别说追求她、守护她、帮助她,就连让她开心的能力都没有。

    如果她一看见他,就会心酸痛苦,那他宁可永远不再见她。

    狱警很快就过来了,见江潭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床边,诧异的问:“她这么快就走了?”

    江潭看了看狱警,张了张嘴,半天没出声,许久,才哑声问:“有烟么?”

    狱警犹豫了一下,递了一根烟给他。

    江潭点燃烟,抽了两口,想起元久久不喜欢闻二手烟,又叹着气把烟给掐灭了。

    “谢谢,但……”江潭凄凉的扯了扯唇,声音低沉,像是绑了一块大石头,死命的往下坠,令人听着就觉得压抑的慌,“以后她再来,就找个借口打发了吧。”

    “为什么?”

    那狱警也是个小年轻,对于京都几大豪门之间的恩怨情仇门儿清,这才热心的给江潭和元久久安排了夫妻房,让他俩好好的说说话。

    “没什么。”江潭并不想解释,“回去吧。”

    狱警奇怪的看着他,好半天没缓过神来。

    这个男人,真奇怪啊!

    出来监狱,元久久又在车上坐了半小时,才失魂落魄的开车回去。

    突然特别烦躁,想大哭一场,大醉一场,大闹一场。

    车子开到市区时,元久久给顾南风打了个电话。

    这会儿已经是夜里一点了,顾南风睡得正香,接到元久久的电话,着实吃了一惊。

    “顾南风,出来陪我喝两杯。”

    顾南风以为元久久出了什么事,也顾不得多问,要了地址,就麻利的起来往那边赶。

    顾南风到时,元久久正在马路牙子上坐着,面前摊着一地冬青叶子,绿化带上那点子冬青树,都快被她揪秃了。

    “怎么了这是?”顾南风围着她转了一圈,见她没受什么明显的外伤,这才松了一口气。

    “没怎么,就是想找个人喝酒打架。”

    顾南风:“……”

    他是想跟她做朋友,也很乐意她在有事的时候第一个想到他,可这货也不能总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找他啊!

    当他是出气筒吗?

    顾南风板着脸,没好气道:“大半夜的不睡觉,发什么神经呢?”

    元久久今天已经够烦躁了,没想到顾南风居然还呛她,她顿时不乐意了。

    “不陪拉倒!谁稀罕!老娘找乐意陪的去!”

    元久久哼了一声,起身就走。

    顾南风见她恼了,连忙一把拉住她,赔着笑脸道:“陪陪陪,你都发话了,我敢不陪么?”

    元久久瞪他一眼,看见他这张脸,就想起来是他把江潭害得那么惨,就想狠狠揍他一顿。

    元久久招呼也没打一声,一记勾拳就上去了。

    顾南风正拉着她呢,距离太近,没有防备,被一拳揍到脸上,打了个正着。

    “嘶——你还真打啊!”

    顾南风简直哭笑不得,这货说想打架,原来不是说着玩的啊!

    元久久不吭声,寒着脸发疯似的扑了过去。

    顾南风有了防备,元久久自然不是对手,没一会儿就被放倒了,瘫在大马路上,死狗一般苟延残喘。

    顾南风在她边上坐下,拧着眉头问:“到底怎么了?”

    元久久冷冷地看着顾南风,到底没忍住,质问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害江潭?”

    江潭?

    顾南风怔了怔,这才反应过来,这货大半夜的找他喝酒打架,原来是为了江潭。

    可是她喜欢的人,不是秦禹扬吗?

    江潭又是陪着环游世界,又是包装她成为漫画家,又是当众求婚啥的,她不也没动心么?

    顾南风的脸瞬间冷了下来:“我说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呢,原来是为了江潭。”

    元久久怔了怔,眼泪终于止不住了。

    “江潭是我的好朋友,是我的贵人,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和元氏。可是顾南风,你把江潭毁了!”

    元久久的目光转向顾南风,即便蒙着一层泪光,眼神依然冰冷锋锐,如针尖一般,直直地往人心底里刺。

    对上那样怨恨的眼神,顾南风的心底,怒气油然而生。

    原来她可以为了任何人而责怪他、怨恨他。

    即便他放下尊严去接近她、讨好她。

    即便他为了一个新闻,不顾一切的跑了几千里地去救他。

    即便他每次接到她的电话,都会第一时间不问缘由的过来陪她。

    即便他为了帮她出气,可以不计后果的做出疯狂的事情。

    但他在她心里,什么都不是。

    或者说,他压根没在她心里有过哪怕一个落脚点。

    “三年啊!人这一辈子,能有多少好时候?江潭最好的三年,就这么荒废了,留下一辈子的污点,江氏也遭到沉重的打击。”

    元久久痛心疾首,咬着后槽牙,目光灼灼的逼视顾南风。

    “顾氏毁了,顾知意进去了,你心里有怨有恨,我都明白。你要报复,我也不怕。可是顾南风,明明是顾氏有错在先,自作自受,咎由自取,纯属活该!就算你不讲道理,执意要报仇,那也是应该找我和秦氏,你为什么要害江潭呢?江潭又没有害过顾氏!”

    江潭犯了错,应该受到惩罚,事实上他也已经付出了代价,这件事情明明已经揭过了。

    可是最后,她和秦禹扬这两个直接跟顾氏结仇的人安然无恙,却连累的已经付出过代价的江潭倒霉,这一点是元久久最无法接受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