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盛世恩宠:妃色难挡: 第二百二十七章:无奈的一天,无奈的他

第二百二十七章:无奈的一天,无奈的他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盛世恩宠:妃色难挡最新章节        下一章

    卢长师迈着轻轻的步伐来到了秦桑榆的跟前,拔出了匕首。

    在月光的照射下,匕首反光照射在了秦桑榆的眼睛上,猛地睁开眼睛,躲过了卢长师的残杀。

    “为何要杀我?”秦桑榆看着卢长师问道。

    “只怪当初不该答应将你带回来,就应该在半道上将你给杀了。”卢长师露出了阴险小人的嘴脸。

    “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害我?”秦桑榆也想知道,这位卢长师到底是哪方哪派的人?

    “好吧,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该招惹丞相,更不该招惹安琉音,现在明白了吧?”卢长师拿着匕首,厌恶的盯着秦桑榆说道。

    “原来是安琉音派来的。”她就说嘛,除了都城之外,她什么都不知道,更何况这个山寨她都没听说过,又怎么会结上仇呢,不过是安琉音搭的桥罢了。

    “你若是不差点坏了我的好事,我还正打算给你个机会放你一条生路呢。”卢长师说着,便一脸色眯眯的样子看着秦桑榆。

    我呸,臭流氓!

    她以前说上官煜是流氓,都是嘴上说说而已的,因为她知道上官煜并不是那样的人,可是现在她这么说的这个臭流氓可就是真正的臭流氓了,发自内心说的!

    但她还是要保持微笑,把要紧的事给办了,“那现在你是承认了自己在小寨主的房间里动了手脚?”

    “臭丫头,知道你医术高明,这点是瞒不过你的,可你为何刚才不当着老寨主的面说呢?”卢长师就好奇了,为何秦桑榆明明发现了端倪,可为何没有当着老寨主的面说清楚呢?

    “你放心吧,老寨主什么都知道了。”秦桑榆朝着卢长师笑了笑,道。

    “咯吱”一声,门被推开了。

    卢长师转身,朝着门口看去,只见老寨主面色凝重的看着他。

    “寨主,我刚才说的话,也就是开给玩笑而已,您千万不要当真。”卢长师回过神来后,赶紧对着老寨主解释道。

    “来人,将他给本寨主关进地牢!”老寨主冷眼看向卢长师,对着身后的手下吩咐道。

    “寨主,寨主,您千万别被这个小丫头片子给糊弄了,我跟随您这么多年,您难道还不了解我的为人吗?”卢长师立马就给老寨主跪在了地上。

    “是啊,本寨主只是恨我自己,这三年来,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现,却是没有想到你是朝廷安插过来的奸细!”本寨主越想这心里就越是后悔。

    听了老寨主的话之后,卢长师眼神一转,一把抢走了钳制住他人的刀,迅速起身将刀架在了老寨主的脖子上。

    “快让他们给我备马,送我离开,不然我立马就杀了你!”卢长师丧失了理智般的对着老寨主威胁道。

    还未等卢长师做出下一个反应来的时候,秦桑榆已经拔出了自己的银针,手一甩,正中脑门。

    “咚”的一声,卢长师倒在了地上。

    “将他丢至后山,是生还是死,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老寨主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卢长师,对着身后的手下吩咐道。

    当时秦桑榆告诉他,有人在小寨主房间的安神香中,加了毒料,这才使得小寨主的病情不见的有所好转,反而是加重了不少。

    因为她刚才接触到这个卢长师的时候,她看他的某些动作,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流浪者,又见他的手掌中多多少少有些一个长期使用刀剑的习武之人无法抹去的茧子,尽管他已经用了些手段想要将茧子抹掉,但还是没能逃过秦桑榆的法眼。

    若非是亲耳听到了卢长师的这番话,想必到现在他也不会相信卢长师是朝廷派来的人,他也永远都会将他当做为慕辞风的救命恩人,可是现在看来,这一切不过都是卢长师一手策划的罢了。

    “寨主您没事吧?”秦桑榆走到老寨主的跟前,见他老人家那一脸失望的样子,担忧的询问道。

    “小姑娘,多谢!”老寨主看向秦桑榆说道。

    “其实晚辈还得谢谢您呢,谢谢您愿意相信我。”倘若老寨主不相信她的话,今日这事不可能会这么顺利。

    “可是您为何要放虎归山,他知道了山寨这么多信息,这对山寨怕是不利吧。”但有一点秦桑榆比较纳闷。

    “就当还了这三年来他在山寨任劳任怨吧。”老寨主说着,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不知道外面的人是怎么形容这位老寨主的,但是在秦桑榆这一天的接触中,她所看到的、听到的,认为老寨主是一位好父亲,同样也是一位好的领导。

    翌日,秦桑榆睁开眼来,下了床,推开门,伸伸懒腰,在山间的空气就是格外清晰,清风拂面,令人神清气爽的。

    “秦姑娘,老寨主请你前去吃饭。”这时,昨日守门的大哥走到秦桑榆的面前说道。

    “一起吗?”秦桑榆惊讶的反问道。

    “是的。”

    秦桑榆跟随守门大哥来到了同老寨主吃饭的地方。

    “坐下吧。”老寨主见秦桑榆来了之后,便开口道。

    “多谢寨主。”秦桑榆拱手,礼貌道。

    “你救了本寨主,救了风儿,还替本寨主清理了门户,本寨主应当好好的感谢你,这碗酒本寨主敬你。”老寨主举起了装有酒的大碗,对着秦桑榆说道。

    老寨主果然是个豪爽之人,这大清早的就开始喝起了酒。

    “那晚辈便以粥代酒谢谢寨主的热情款待。”秦桑榆看了看饭桌后,将面前的粥给端了起来。

    “咳咳……”兴许是喝的太猛了,老寨主咳嗽了起来。

    秦桑榆也是职业病,立马就冲过去给老寨主把了把脉。

    “怎么了?”老寨主见秦桑榆的表情有些不对劲,便问道。

    “寨主您这病……”

    “你们先下去吧。”还未等秦桑榆将话说完,老寨主便将身旁伺候的手下和厨娘给遣走了。

    “本寨主的身体,本寨主心里明白,也知道你想说什么,小姑娘,你要是为了我好的话,这件事就替本寨主瞒着。”老寨主向秦桑榆投去了一抹慈爱的眼神。

    让秦桑榆见了,不禁的有些心疼。

    “晚辈给您开些药,可以帮您缓解病痛,也可以帮您……尽量多拖延一些时间。”最终,秦桑榆还是缓缓的开口道。

    “麻烦你了。”老寨主冲着秦桑榆笑了笑,“小姑娘,你一定是一个好大夫,救了这么多人,相信你会有好报的。”

    其实作为一名医者,遇到了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还是会很难过,很自责,就像现在一样,她能为老寨主所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就希望老寨主在最后的这些时光里,能够看到自己的儿子好起来,将自己心中所想所望纷纷实现。

    走到大门口,安琉音伸出手来,给上官煜示意道:“世子!”

    上官煜看了看安琉音,然后看着安琉音的手,久久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世子还想见到姐姐吗?”安琉音微笑着凑到上官煜的耳边小声说道。

    上官煜深做呼吸,努力的告诉自己,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秦桑榆。

    可越是这么想,他就越是觉得,要是真的牵了安琉音的手,他的心里会有罪恶感,总感觉对不起秦桑榆。

    要不是因为抚竹和不易搜寻无果,他也犯不着答应安琉音的条件。

    看着上官煜十分为难的样子,见他已经为秦桑榆做出了这么大的让步,安琉音想了想还是将手给抽了回去。

    “今日世子陪琉音去听场戏吧。”安琉音下了台阶,对着依旧站在台阶上的上官煜说道。

    上官煜见此,微微的点了点头。

    戏楼子的人看到上官煜是带着安琉音来的,分外惊讶,忍不住的小声嘀咕起来了。

    “世子和安小姐竟然来听戏了!”

    “世子不是不喜欢安小姐么?怎么会带着安小姐来听戏了?”

    “嘿,这你就不懂了吧,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

    “我可真是羡慕世子,一个秦桑榆,一个安琉音,两个都是咱们都城的大美人,要是我有这样的福气就好咯。”

    “这你就祈祷着下辈子吧。”

    “哈哈哈……”

    两人被安排到了最中间的位置,店小二给他们二人上好了茶水便退下了。

    这场戏所讲的事,一位姑娘爱上了一个小混混的故事,两人经历了无数的磨难和一些搞笑的误会终于走到了一起。

    上官煜听着听着,就感觉这场戏是讲述他和秦桑榆之间的故事一般。

    安琉音听着这场戏也是怪怪的,转头看上官煜有听的入了神,这心里就更是不高兴了。

    起身站乐起来,对着身边的上官煜说道:“我不想听了,世子还是陪琉音去吃东西吧。”

    上官煜十分无奈的看了看安琉音,又十分无奈的看了看戏台子,无奈的站起身来,跟着安琉音的脚步出了戏楼子。

    可是路过一家做衣裳的铺子,安琉音停下了脚步,硬是把上官煜也拽了进去。

    “世子给琉音卖身新衣裳吧。”安琉音拿起一件衣裙,在自己身上比划着,然后对上官煜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