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奇门猎杀: 第五十二章  重见天日

第五十二章  重见天日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奇门猎杀最新章节        下一章

    谢血儿赶到许割木身边时,许割木已经站在玉心之石旁边。

    那声喊早已消失,玉心之石安安静静,但许割木的脸上,已经爬满了凝重深沉的表情。

    “许总管。”

    谢血儿放缓脚步,轻轻走到了许割木身侧。

    许割木没有去看谢血儿,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玉心之石,目光里,难得地有了名为紧张和兴奋的情绪。

    “是他吗?”谢血儿又问。

    “是。”许割木吐字轻轻,却听来特别沉重。

    “他没死?”谢血儿再问。

    “是的,他没死!”许割木居然幽幽地吐出一口气来。

    谢血儿眼睛里也浮现出难得的激动的光,但又流露出一丝疲惫。她沉默了一会儿才又说:“我们这一赌,成功了?”

    她这一问,许割木却似乎有些迟疑,好半天才说:“也许吧。”

    谢血儿眉头便一皱,看了看许割木,没再说什么。

    “他的喊叫,似乎不是因为痛苦。”

    又过了一会儿,谢血儿又说。

    “是的。”许割木同意谢血儿的看法。

    “那他为什么喊?”谢血儿问。

    “不知道。”许割木答。

    “要……开石吗?”此时此刻,在这石头旁边,谢血儿呈现出了难得的拿不定主意的犹疑。

    而她的犹疑同时也是许割木的犹疑,所以许割木又沉默了好半天,才终于回应她这一句。

    许割木说:“再等等吧,毕竟,日子还不足,玉胎还没有完全枯萎。”

    林语差点就获得了离开石腹的机会,许割木一句话,却又断送了它。

    于是,日子还是只能靠一睡一醒来数。

    林语那一声喊,使得谢血儿和许割木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侵入者几乎消磨殆尽的沉着,更加存量不多,而林语自己,因为对“郑先生”的念念不忘,在石心里的日子,也比之前难熬了许多。

    一天一天,时间像个懒散的拖稿者,慢慢地增加着自己的字数,终于,在里面外面的人共同的煎熬中,林语“出关”的日子总算来了。

    那天,像是要搞一点仪式感,天上飘起了细细碎碎的雪粉。山谷里本就荒凉,下了雪,越发显得空寂。凉凉的空气吸入人的肺腑,无端地便也冷了人的心。

    可以用来消遣打发时间的事情越来越少,谢血儿就在山谷里扎雪玩儿——以干枯的尖细草叶,去扎细细的一颗颗雪粒。

    她很厉害,本来已经够小的雪粒,被她以草叶一扎,便分割到更小,真真正正成了粉末。

    谢血儿玩的很投入,而且,看着自己的成果,她的脸上,不自知地露出了作为少女的她,本该有的纯美微笑。

    要走去通知那件事时,许割木远远地便看见了谢血儿的笑。心中一动,许割木不由便停下了脚步。

    他要去说的事情很大很重要,但是那一刻他觉得,让谢血儿多在单纯的快乐里沉浸一会儿,比自己要去说的事情更加重要,重要的多。

    一点声音不出,许割木让自己站在原地变成了一棵树,他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谢血儿,被岁月麻木的心里,忽然忆起许多遥远而美好的点滴。

    后来,还是谢血儿不经意间看到了许割木,自己停了下来。

    看到许割木的那一瞬,谢血儿是怔了一下的,但那一下非常短暂,瞬息之后,她就从那一怔中脱离,无比自然地把脸上的微笑变成了有形无实的假笑,然后她吹掉指间的草叶,向许割木走了过去。

    许割木心里的往事也在那一瞬消散,或许是逃离的快了,它们离开许割木的心的时候,让他居然感受到了一丝微微的刺痛。许割木的脸色沉了一下,以示对自己的失望,然后,便也迎着谢血儿走了过去。

    “许总管,什么事?”

    两个人走的近了,谢血儿便问。她撑着伞,雪粉不落于身,但许割木肩上头顶都已经白了,显然已经站了好久,她却没有一点关心。

    许割木调整了一下呼吸,沉声说:“玉胎枯萎成了磁石。”

    谢血儿的眼底一下子便有些热,但她只是微不可见地轻轻皱了一下眉头,声音里没有流露出任何激动,只是幽幽地说:“这一天,终于到了。”

    “六个月零八天。”许割木的语气也很平静,但这句话却足以说明这一天在他心里的重量。

    “希望他依然没死。”谢血儿说。

    “一定没死。”许割木说。

    “好吧,我们去吧。”看看许割木的眼睛,谢血儿淡淡地说。

    雪仍在下,从雪粉变成雪花,山谷里终于成了白色的天地。

    没有多叫任何一个人,依然是只有许割木和谢血儿两个人,来到了林语的“坟”前。

    林语现在一无所知,对他来说,这时候正是深夜,是睡觉的时候,所以,他正在梦里游荡,不经意地碰见嫣婴。

    在巨石前,许割木和谢血儿又静默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许割木把左掌放在石上,看了一眼谢血儿。

    “可以吗?”谢血儿问。

    “可以了。”许割木说。

    柳昨一役的伤,对许割木造成的伤害是不可逆的,他已经无法彻底恢复成原来那个他,尽管谢血儿已经连每门唯一一块的立命之本——磁源石都给他用上,尽管这一段时间磁源谷的能量使他受益良多,但是也一样于事无补。所以,谢血儿才担心,他的掌力此刻是否足以开石而不伤林语。

    而既然许割木自认可以,谢血儿也就不再多问。

    许割木也不再说话,凝神聚力,拿出自己最大的认真,把左掌掌力切进了巨石。

    “想不到你还活着。”

    梦里,嫣婴正对林语说。

    “我自己也没想到。”林语苦笑。

    “石头里舒服吗?”嫣婴问。

    “舒服?绝对活埋怎么可能舒服?”林语觉得嫣婴的问题带着戏弄的味道。

    “那你在石头里都做些什么呢?”嫣婴又问。

    “练功。”林语不由地有些骄傲起来,“我现在已经很厉害了!”

    “会比我还厉害吗?”嫣婴意味深长地一笑。

    “你?”梦里的吃惊特别纯粹,林语根本无从掩饰。

    “是啊 我也已经非常厉害了。”嫣婴炫耀到。

    “你有多厉害?”林语忽然心生忐忑。

    “就这么厉害!”嫣婴突然一声叱喝,毫无预兆地,猛地向林语一掌劈来。

    林语大惊失色,顾不上躲避,本能地抬手去挡,就在要挡住嫣婴的时候,嫣婴的手掌忽然变成了锋利的砍刀,带着杀气,恶狠狠砍在了他的胳膊上。

    那一刀非常凶悍,不是有刻骨深仇,一般人恐怕都砍不下来,但,嫣婴砍了。

    没有痛觉,但有巨大的恐惧。随着嫣婴的刀砍在林语的胳膊上,林语被那恐惧倏地惊醒,猛地张开了眼睛。

    随之,林语眼前泛起了一片雪白,他觉得双眼一痛,浑身一冷,接着,一阵“咔咔咔咔”刺耳地响了起来。

    ——发生了什么?

    刺痛使林语的眼睛倏地又闭上,然后,他听到自己心中惊叫一声。

    没有答案,答案需要再睁眼去看。林没有立刻再睁眼,他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心脏狂猛地跳了起来。

    睁眼只是一瞬,但在那一瞬间,林语觉得自己好像看见了光,看见了天,看见了嫣婴,站在许割木身边。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我还没醒!

    心脏狂跳中,林语心中对自己说。

    他是真的觉得不可能,自己身在石中,陷于无边黑暗,怎么可能看得见东西看得见人,所以刚刚的一瞬,只能是梦。

    ——可是,梦是不会痛的吧?

    跟着,林语却又陷入疑惑——眼睛被“梦里”那强光一刺,是有剧烈的痛感的,那痛感很真实,难以忍受,梦境似乎达不到那样的真实。

    ——难道,巨石被打开了?!

    一秒后,林语不敢置信地想到了这个可能。

    强光刺眼,他一时还不敢睁眼,但是身上的冷是真实的,有湿湿凉凉的东西正落在自己身上的感觉,也是真实的,如果巨石完好,这些感觉都不会有,所以,他终于在巨大的兴奋中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林语激动的越发颤抖起来,他调整呼吸,试探着,终于又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忍着炫目的强光,慢慢适应之后,他终于看清了一切,看见了天空,看见了雪,看见了许割木,也看见了嫣婴,不,谢血儿。

    随着梦里的惯性,林语第一瞬间看到那张脸,本能地就想到了嫣婴,但紧跟着他就明白过来,那是谢血儿。

    那张脸上,不是嫣婴的神态,嫣婴也不会突兀地站在许割木身边。

    巨石是真的被打开了,此刻,外面是一个下雪天,山谷已经是白茫茫一片,可想而知已是冬天。

    ——怎么已经到了冬天?

    林语不合时宜地想。根据他的睡眠记日法,他认为现在明明才该是第二年的夏天,不想自己却少算了几个月。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件事的时候,林语飞快地转回了心思。他没有立刻坐起来,躺了太久,他甚至已经快忘了怎么起身。他只是深深地去看许割木和谢血儿,把自己心中的怨恨,通过目光凌厉地传达给了他们。

    “半年终于过去了,你很不错,没有让我们失望。”

    许割木当然不会看不见林语目光中的愤恨,但他视而不见,给了林语一点时间接受这份突然,然后,他幽幽地说。

    ——原来才过去半年吗?那我还真是度日如年。

    “我死了?”林语讥诮地问。

    “你没死。”许割木告诉他。

    “那你们怎么会没有失望呢?”林语冷笑。

    林语早已知道,许割木把自己困于石头里,目的不是让自己死,但是讥讽不需要顾忌事实,它的作用只是发泄。

    许割木却并不在意林语的讥讽,他只是将目光变得深不见底,淡淡地说:

    “因为,我们要的,是你半死不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