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白昼几重: 是谁打翻前世柜(五)

是谁打翻前世柜(五)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白昼几重最新章节        下一章

    5、

    蓝昼这样不计代价地砸钱造势,那位老校长却也没有真的焦头烂额,劝了两句见劝不下来也就算了,云淡风轻地安排双方家长分开休息,等待医院里孩子们的检查报告出来再谈。

    “这校长可以啊,硬骨头!”休息室里,蓝昼冷笑着对蓝桥说:“蓝大桥,这学校的董事会席位,多少钱能给我买一个回来?”

    蓝桥:“刚才那位校长,他是梁氏集团陈三少的岳父。”

    哦,那买不起了。蓝昼面无表情地迅速转圜语气:“老人家一身文人铁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蓝桥嫌弃地看着他。她爸爸蓝清意是蓝家“清”字辈,她跟蓝昼是真正有血缘关系的堂姐弟,只是彼此脾气差不多古怪,从小见了面就吵架。“你也不赖啊,无印良品哥,当时网上爆红,小明都急得给我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出手,你硬是挺着不找我,有骨气的很嘛!”蓝桥放松地坐进蓝昼面前的椅子里,调整一个舒服的坐姿,“现在就为了孩子打架的小事情,心急火燎把我叫过来。”

    “你……”蓝昼打量她揉腰的样子,“该不会又怀孕了吧?啧,生孩子跟下个蛋那么容易呢,这第七个还是第八个了?”

    “我这第三胎而已!”蓝桥平时也是混世魔王,到了蓝昼这里却分分钟被他气得跳脚,“狗蓝昼你给我等着!我这次非收你三倍钱!”

    “我给你十倍。”蓝昼漫不经心拨弄着袖扣,“这件事你亲自负责,能搞多大搞多大。我要这个学校里的人都睁大眼睛看好了,嘴贱是什么下场。”

    狗昼这人平时一副欠欠的不正经样子,少有这样杀伐狠厉的语气,蓝桥扶着腰沉默了片刻,正经地说“行,我知道了。”

    休息室的门这时突然被人暴力推开,郑云苏一脸杀气地冲进来,阴狠目光扫视室内,冷声问蓝昼:“那个混蛋呢?!”

    “哪个啊?”蓝昼下意识问:“Phil?”

    “不是!姓王的那个!”郑云苏咬着牙根,“他叫老程他们埋伏在校门口干什么你知道吗?他一早就打听清楚了夏雨家里就剩一个姐姐,他叫老程把夏白拦下来狠狠教训一顿——老程他们个个都揣着刀来的!”

    这下连蓝桥都气得坐了起来,那么耀眼漂亮的大美人,张嘴就恶狠狠一句粗话。沉默站在当地的蓝昼皱眉看向她,淡声说:“你注意点胎教好不好?”

    “这事儿你们都别插手!”郑云苏杀气腾腾的说,“我来收拾他!”

    “喂,这里是学校,读书育人的圣殿。况且夏雨的班主任一向对他不错,夏白肯定不愿意我们给班主任惹麻烦。”蓝昼气定神闲地拍拍他肩膀,并且轻松玩笑地捏了捏冷酷少年的下巴,“冷静点啦……你们坐会儿,我去趟洗手间。”

    蓝昼从休息室走出来,保镖们立刻跟上,他站在走廊里声音不高不低地用中文说:“你们不用跟着我了,我就去那边的洗手间。”

    王天辰爸爸和他两个亲弟弟就在走廊拐弯那间休息室里,门半开着,蓝昼看得一清二楚。他披着他的黑色羊绒长大衣招摇过市地晃过去,果然,他刚走进洗手间,身后跟进来一连串杂乱脚步声,接着是门被反锁和顶上拖把棍的声音。

    蓝昼内心:(^-^)V

    蓝昼表面:“这是干什么?”他转身,一脸震惊和无措地看着王家三兄弟。

    王家三兄弟满面狰狞,看着落单的蓝昼、如同看着掉入陷阱的小兔子。王天辰爸爸骂了一句很脏的粗话,冲着蓝昼凶相毕露地说:“今天一来老子警告过你了吧?你他妈仗着自己有点小钱,嘚瑟?我看你现在再嘚瑟啊!”

    “我怎么可能对你们嘚瑟呢。”蓝昼扬着薄唇矜贵傲慢地笑,声音压低但很清晰:“看你们一眼我都想吐了,粪坑里面的蛆都比你们干净。”

    王家三兄弟面面相觑,提拳就打!打虎亲兄弟,三个壮年大汉一齐扑上来,在面积不大的男厕里面简直是天罗地网!而那年轻男人瘦高的身材简直是——简直是——眨眼间躺在地上的两个王家弟弟,脑袋上各自挨了一记重拳,当场昏迷过去,脑海里嘲讽蓝昼身材的下半句话都没来得及浮现出来。

    “他妈的!”王天辰爸爸扑了个空撞在墙上,一转头两个弟弟已经倒在地上!蓝昼皱眉甩着手,打了人都嫌脏的表情。王天辰爸爸脑子一热、红着眼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我杀了你!”高大雄壮的中年男人持着刀狠狠刺过去!蓝昼放他近身,再轻巧地侧身一让,角度阴狠刁钻地掏心一拳——

    “喔——”五脏瞬间被打碎了的极度疼痛,叫都叫不响,王天辰爸爸像个麻袋一样沉重倒在地上。

    这战斗值……蓝昼站在原地静静地翻了个白眼,一脚踢开掉在地上的弹簧刀。一旁地上的两个弟弟这时呻吟着悠悠转醒,他面无表情地过去把他们四只胳膊卸了关节。

    办公楼洗手间的小小空间里充斥着惨叫声,烦人得很。那王天辰爸爸到了这时候还在破口大骂,蓝昼好险地躲开他口中飞出的唾沫,烦躁嫌弃地将他拎到一旁小便池,把他脸按在里面一顿涮。

    “烦死了,”被迫使用暴力的蓝昼很不高兴,“你自己说说看,你烦不烦人?非要把我拉到这个层面上,用这种动物世界的方式给你讲道理,嗯?烦不烦人?烦不烦人?”

    涮够了,拎回来放在地上继续殴打。单方面的、酷虐的、冷静的一场殴打,哪里皮糙肉厚打哪里,怎么打疼痛值最大就怎么打。郑云苏和Phil终于撞开卫生间门的时候,蓝昼正在剥对方的裤子!“喂你在干嘛呀?!”郑云苏连忙抬手捂住Phil眼睛。

    中年男人的皮带很难解开,腰间钥匙串叮令哐啷的也很吵,蓝昼一脸无奈地表示那就算了,连着裤子一起打吧:“Phil,给我根棍子。”

    王大芬得令,原地腾空一个后空翻!拖把棍应声而断,她虎虎生威地给蓝昼递棍子。

    浮夸!蓝昼嫌弃地看了她一眼,接过棍子对着王天辰爸爸的屁股、一点也不浮夸地棍棍到肉。

    外面走廊里声响渐大,可能是校方的人听到这里动静了,蓝昼的人在外面挡着他们,双方正在据理力争。郑云苏看时间不多了,想帮着蓝昼一起打,走过来飞起一脚踢在中年男人脸上。

    “哎!”蓝昼阻止不及,瞪了他一眼,“你这人有没有礼貌啊?打人不打脸!待会儿夏白过来了还得跟他面对面谈判的。”

    哦哦哦!郑云苏连忙收起拳脚。

    蓝昼拿棍子戳了戳王天辰爸爸的脸,关切地问他:“没事吧?快擦一擦,你嘴巴都流血了。”

    王天辰爸爸,一个横行R县的中年男人,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啊!颤着手在自己脸上狂擦,他痛得直哼哼地求饶:“别打了,我认错、我认错!我求饶了!对不起!”

    “被打的人为什么要道歉呢?”蓝昼用皮鞋的鞋跟踩住他右手,以此为支点,慢慢蹲下来,“打人的才应该道歉。”

    “我道歉!我去给夏雨道歉!”痛得浑身扭曲的中年男人鬼哭狼嚎,“我一定求他原谅我为止!”

    蓝昼满意地高抬贵脚,用手里棍子挑起他变形的右手看了看,就是这只手打了他家夏雨啊——也不怎么坚固嘛,踩一会儿就成这样了。

    “我这个人你也看到了,不喜欢讲道理。不过待会儿夏雨的姐姐过来了,她呢会跟你讲道理的,你要耐心听着哦!”蓝昼扔垃圾一样将手扔回去,微笑叮嘱:“我太太不喜欢听到别人讲脏话,明白?”

    “明、明白!”

    蓝昼满意地起身,整理衣服时才发现自己的袖扣都飞了,手背上磕破了好几个地方呢……唉,所以他讨厌亲自动手打人嘛!

    “吵死了!别叫了!”手痛的蓝昼皱眉喝止王家两个弟弟,吩咐Phil把他们脱臼的手臂装回去。

    王大芬没能亲自打架,阴沉着脸不开心地做扫尾工作,她不擅长给人装手臂啊,她擅长的是把人类各个关节卸下来的办法。两个大男人被她生疏的手法弄得大叫,郑云苏沉默了一会儿走过去帮她,手法利落地“咔哒”两下就给装好了。

    哇,有点帅!Phil蹲在一边看着冷酷的云苏哥哥,比心:“大芬爱你!”

    郑云苏:“……”

    “谢谢怎么说来着?”大芬用英语小声嘀咕着,一脸回忆,好像是不是:“Cao……”

    郑云苏浑身一颤,连忙阻止她说下去!他手里迅速把刚刚接上的胳膊重新卸下来——王大芬你慢慢给他们装上就好了!反正我可不敢当你的“谢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