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42章 就她不行

第42章 就她不行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她不会放过叶一心的!

    但现如今,为了顾全大局只能先忍下这股气。

    慕景色在沙发上坐了好一会儿,情绪这才平稳下不少,来到座机面前,按下早已背得滚瓜烂熟的号码。

    很快,话筒中就传来了男人暗哑的嗓音,“谁?”

    “谨言,是我。”慕景色暗地里掐了把大腿,眼含泪花,逼得自己哽咽起来,“我好难受……”

    “怎么回事?”韩谨言立马就紧张了起来。

    慕景色暗地里松了口气,还好,他虽为那个女人做证明,但还是在乎她的。

    “还不是因为网上哄起的流言,也不知道是哪个有心之人爆出了我的手机号码,我收到了很多辱骂的短信。”

    慕景色极其委屈,轻声嘀咕道,“我自己被骂倒也没事,可看到你也跟着受到牵连……”

    “这次让你受委屈了,在忍忍。”韩谨言声音极沉,安抚道,“舆论来得快,去得也快,若真害怕,这段时间你就别出门了。”

    慕景色听出她话里的敷衍,心脏重重的一颤,咬着唇,嗓音娇怜:

    “谨言,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但我也是女人,也需要一个肩膀,如果这时你能来陪陪我,或许我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我还在忙,去不了。”话语间,韩谨言依旧温和,却察觉不到往的深情,“你自己挑几款名牌包,让财务部帮你付款,当我对你的补偿。”

    慕景色的脸,倏然被抽空了血色。

    谁稀罕那几个包?!

    心不甘,她又委屈的软下声音来,“谨言……”

    这一次,他竟直接给挂了电话。

    听着手机发出的‘嘟嘟’声音,慕景色捏着话筒的手指泛白,比起生气,她更多的是心慌。

    平时里,她撒撒娇,韩谨言半个小时内就会到达她身边。

    就算她成功的让叶一心和韩谨言离婚,可那个女人,却始终在他心中占有分量。

    慕景色缓缓拉开了桌子里抽屉,从中取出之前给叶一心看的孕检报告,眼底里殷出了恶毒。

    幸好。

    她还有这个底气傍身。

    ……

    此时,韩谨言正在自己经常去的会所。

    VIP包厢中,只有他一个身影,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名牌酒。

    挂了慕景色的电话,他蹙眉,心中更烦躁。

    酒更是一杯接连着一杯下肚。

    这时,包厢门被推开,会所老板,他大学里的室友林宇走了进来,“呦,韩哥你可好长时间没来了,今儿怎么就一个人?”

    “真难得,你那个秘书也没跟在你身后。”林宇勾住了他的脖颈,暧昧道,“用不用我叫几个新来的女人安抚下你寂寞的心灵?”

    “别烦我。”韩谨言推开了他的手,扯了下领带,露出了精致的锁骨,面上尽显烦躁,“我刚离婚,心情不好,别往枪口上撞。”

    “真离了啊。”林宇无比惊讶,“平日里,那个叶一心不是挺依赖你的吗?上次你半夜醉酒,还是她来接你的,你都吐她一身了,她也不见嫌弃,怎么会舍得跟你离婚?”

    闻言,韩谨言捏着酒杯的手泛白,眼色微沉。

    那次,他是知晓的。

    只不过当天他贪杯,醉的一塌糊涂,醒来都全无记忆。

    在加上叶一心才刚出事,他很是嫌弃,见她为自己脱衣清洗,他还以为她是在霸王硬上钩,专挑难听的话,各种讽刺她。

    从那天起,没经过他的允许,叶一心再也没碰过他的床。

    韩谨言心脏发堵,又灌了一杯酒,冷嘲道,“养不熟的白眼狼”。”

    林宇摊了摊手,“都白眼狼了,你还在这里买醉,岂不是自相矛盾?”

    韩谨言斜睨了他一眼,“你今天的废话太多了。”

    林宇转移了话题,“啧啧,我倒挺替你惋惜的,大学时你跟叶一心可是公认的郎才女貌,不知引来了多少人羡慕。”

    他轻靠着沙发,翘着二郎腿,摘了颗葡萄咬在嘴里。

    韩谨言索性忽略他的存在,闷着头,喝着自己。

    他酒量不错,但这次,他将存在这里的酒,大半部分都拿了出来。

    各种样的酒下肚,他便承受不住,没一会儿,就脑袋发沉,视线模糊了起来。

    这时,林宇突然心生了个念头,搓着手笑,“韩哥,之前你就对叶一心爱答不理,现在又跟叶一心离婚了,是不是我就有机会了?”

    闻言,韩谨言的脸色霎时黑了下来,呼吸也加粗。

    可林宇却丝毫未曾察觉,手掌摩挲,感慨道,“要知道当年叶一心可是学校里的校花啊,不知惹得多少男人垂爱,上一次见她可依旧风韵不减。”

    “我早就对她有想法了,若真能摸摸她细嫩皮肤,床上风花雪月一番……唔唔……”

    林宇幻想的话还未说完,便窒息的脸色涨红,惊恐的看着韩谨言那冷厉的脸。

    他紧掐着林宇的衣领,一字一顿的警告道,“你若敢对叶一心做什么,我不会轻易放过你。”

    “咳!”林宇涨红了脸,艰难的启唇,“韩哥你做什么,平日里不是见你挺烦叶一心,甚至不愿见她吗?作为兄弟,以前分享过那么多女人,这次……”

    “全世界的女人都可以,就她不行!”

    韩谨言一拳重砸在他的脸上,眼神猩红的可怕。

    林宇被他吓到,连忙起身,骂了句‘神经病’就捂着红肿的脸,小跑出了包厢。

    他走后,韩谨言难掩激动,手一用力,酒杯硬生生被捏碎。

    酒精上头,他的意识越发涣散。

    脑中不禁回想起曾经跟叶一心的一点一滴。

    她在时,他并未觉得有多需要,可如今她离开,他的心仿佛被人挖走了一块,空落落的。

    韩谨言将头轻靠在沙发背上,绚丽的灯光下,他的俊脸被照射的越发苍白。

    ……

    叶一心在唐时的帮助下打了个翻身仗,有叶舒荨在公司里拼命替她解释,同事们了解事件真相后,也对她格外疼惜。

    一大早上,就收到了他们送的一大束玫瑰花,上面还夹了一张卡片:恭喜远离渣男,重获新生,从此长空万里。

    叶一心的手指轻抚着卡片,还有一股香水味扑鼻,她感动的笑了笑。

    在韩家做了三年全职太太,没有自由,除了练就一手好厨艺外,什么未曾获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