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62章 我已经决定了

第62章 我已经决定了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她反而生了一肚子气,那个女人,一定很得意!

    侧过头来,她也埋怨对池婉儿说,“你这孩子,怎么那么不长眼色,刚才可是好机会,你怎么不懂好好把握?”

    池婉儿低着头,愧疚道,“对不起,伯母。”

    唐母倒也不能把她怎么着,又提醒了几句,就去忙着自己的事了。

    她走后,池婉儿便将头再次抬了起来,眼底里难过都一扫而过,冷笑了一声。

    不就是一个座位吗?

    比起后续的大招,她可不稀罕!

    这时,池婉儿的眸光望向了门口刚赶到的韩谨言,他正望着与唐时窃窃私语的叶一心,拳头紧捏,眼里布满了妒忌之色。

    她悠然的环住了胳膊,满意的笑了出来。

    他果真来了。

    接下来,可有好戏看了。

    ……

    很快,拍卖会开始进行。

    在坐的商界大亨都提前准备了一份珍宝,用来进行拍卖。

    竞拍很激烈,大家几百万,几千万的叫价看的叶一心连连感慨:有钱可真特么好啊!

    唐母都拍下了两个古董花瓶,唯独唐时坐的悠然自得,修长的手指紧扣住,俊脸毫无半点表情。

    好歹这位爷也是大佬,却没见他支持过自家举办的活动。

    叶一心忍不住好奇心,问,“没你喜欢的吗?你怎么都不参与啊?”

    唐时勾唇,不屑一笑道,“这竞拍会上的物品看着光鲜亮丽,但实际上,却并无半点收藏价值,我嫌买了占地方。”

    “……”好吧,原谅她孤陋寡闻,不懂有钱人世界。

    “姐……姐!”就在这时,忽然她的耳后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女音。

    她连忙回头一望,没想到,来人竟然是叶舒荨!

    她今天穿了一身粉色的泡泡裙,卷发耷在肩上,画了小淡妆,可爱极了。

    叶一心连忙起身,上前拉住了她的手,惊喜的问,“舒荨?你怎么会来?”

    叶舒荨兴奋不已的笑着回答,“我是跟着我师傅来学习的,就知道唐先生会带你来这里,所以才会偷溜来找你!”

    叶一心伸出手,疼爱的摸着妹妹的脸。

    虽然她们两个人身处一个公司,但毕竟不在一个楼层公事,在加上叶舒荨但凡有休息时间,就会跑去谈恋爱,相处机会很少。

    这会儿,也有不少话要说。

    想着,她就拉着叶舒荨的手,侧过头来,看着那面色冷峻的男人,斗胆的询问,“唐时,我们这里位置那么多,能让我妹妹也坐下吗?”

    闻言,唐时眉心一皱,这个叶舒荨叽叽喳喳,也没什么头脑,他真的不喜。

    他正欲开口拒绝,叶舒荨一时紧张,竟脱口喊,“姐……姐夫好,您今天晚上跟我姐可真般配啊!”

    “……”唐时的心情舒展开,貌似也没那么讨厌了,命令了句,“不要吵到我。”

    “好嘞!”

    叶一心兴奋的拉着妹妹的手坐下,两姐妹一直握着手,低着头,不知聊了什么,叶一心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

    唐时不由也多瞄了几眼,看着这女人的笑容,忽然就觉得,这慈善晚宴没刚才那么无聊了。

    ……

    很快,商品就拍卖掉最后一件,主持人正要喊结束时,一个穿着黄裙的年轻女孩突然站起身来,“等一下!”

    紧接着,她甩了甩了短发,看向了叶一心,冷笑道,“叶小姐,我听说您可是唐总亲自选择的女朋友,作为他的枕边人,怎么没见你捐东西啊?”

    闻言,在场人一片唏嘘!

    对啊,商界一向是身份越高的男人,枕边人出手就越大方。

    可今晚,可没见过这叶一心有所表示,跟唐时的相处感觉也并不是那么亲昵,看着,真不像什么男女朋友啊!

    叶一心听着这女人的针对,脸色顿时一青,手指紧攥着裙摆。

    她都已经降低存在感了。

    竟还是被人针对了!

    唐时也没让她准备,她哪有什么珍宝能搬得上台面?

    “簌簌!”

    就在这时,池婉儿站起身来,和善的帮她说话,“你不要这么逼一心,她才刚刚离过一段婚,肯定还未彻底走出来,我相信,她跟时哥哥也还没到那一步呢。”

    “婉儿,你就是太善良了。”簌簌一脸心疼道,“明明你才是唐总的未婚妻啊,怎么搞得跟小三一样,你若在继续忍让,男人都被这个女人抢走了!”

    “你,你的不要在说了!”池婉儿跺着脚,像受了极大的委屈,眼眶泛着红,“时哥哥他人品很好,才不会那么没定力,朝三暮四!”

    而对于叶一心,她却没半点澄清。

    看似在替她们开脱的话,实际上,却又在暗暗将叶一心推上了风口浪尖。

    簌簌对叶一心的恨意更加深,头脑一热,竟指责道,“唐总,我真不知道您究竟怎么想的,放着婉儿这种千金大小姐不要,却在一个草芥女人身上浪费时间?”

    叶舒荨听不下去,一拍桌子,怒声反驳,“你懂不懂得尊敬人,凭什么这么说我姐?”

    “我说错了吗?”簌簌视线凌厉的看着叶一心,嘲讽道,“身上的这一身行头倒还挺值钱,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也都是靠着唐总给的吧?”

    “自己连个值钱的东西都拿不出来,还敢跟婉儿抢男人,日后也只会给唐总丢脸!”

    她字字犀利,狠狠刮着叶一心的心脏。

    话落,唐时抬眸,冷眸如冰箭般朝着她射了过去。

    见着,簌簌脚步一个踉跄,咽了咽吐沫,恐惧在心头油然而生。

    此时,叶一心的小脸白的可怕,咬着唇,压抑住委屈的情绪。

    冷静。

    越是在这种关头,她越不能太脆弱。

    忽然,她想到了什么,手缓缓抚上了脖子上玉项链,眼色划过了一抹挣扎。

    这是,从她的襁褓就跟随着她了。

    她从来没去估算过价格,但记得孤儿院时,总有很多坏心眼的看护想着法跟她抢,应该还值点钱。

    一旁的叶舒荨还在为她打抱不平,“你们这不是慈善晚宴吗?凭什么强逼着人捐款!”

    “恼羞成怒了?拿不出来就老实承认好了,反正看在唐总的面子上,大家都不会为难她。”簌簌嘲讽的笑出声来,“你们这样,可真像个无奈!”

    随着她的话,在场的人也纷纷笑出声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