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65章 要负责,就负责到底

第65章 要负责,就负责到底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视频还在播放,记者们嗅到八卦味道,纷纷扛着长枪短炮,来到了唐时面前,出声询问:“唐总,视频中女人的名字不是您今天带来的女伴吗?”

    “对于自己带来的女伴,慈善晚宴还未完,就与别的男人滚床单,您作何感想?”

    而站在一旁,一向爱面子的唐母,此时,脸黑到了极点,气的身子都在发抖,冷着声音道,“大家都别误会,我儿子可从来没承认过她的身份。”

    唐时时紧绷着脸,看不出半点喜怒,半晌,低哑的嗓音从薄唇中溢出,“我相信一心。”

    “而且,这是我的家事,用不着别人操心,我会处理。”

    旋即,他淡漠的目光不在任何人身上停留,迈开长腿,大步离去。

    唐母沉下脸来,叫来了几个保镖,一同上楼去抓奸。

    池婉儿上前搀扶,红唇微勾,心中暗自得意,现场的嘉宾们也都按捺不住好奇心,紧跟了过去。

    ……

    唐母等人走的越近,就越能听见里面的男女呻吟声就越大。

    现场的大部分人都多少见过世面,可如今听着里面痛并享受的声音,都禁不住红了脸。

    “打开!”

    保镖大步走上前,齐齐铆足了力度,冲上前‘砰’的一声就撞开了门,‘咔嚓’一声打开了灯。

    众人清楚的看到了床上那一对光裸着的后背,做在兴致上的璧人,完全忽略了她们的存在。

    唐母的脸白一阵红一阵,怒不可揭道,“叶一心……你真是恬不知耻!”

    说着,她便挥了挥手,保镖上前,用力扯开了被子。

    “做什么!”韩谨言被惊觉,怒声呵斥,一把扯过了被子。

    而他怀中的女人卷缩着身体,发出哽咽,“呜呜……”

    “等……等一下!”

    这时,忽然人群中有一个人再喊,“我怎么觉得她长得不像那叶一心呢?”

    周围的人都被吸引了注意,齐齐望了过去。

    果真。

    韩谨言,他们猜得没错。

    可床上躺着的女人,却怎么也无法与叶一心的脸对得上!

    而是……簌簌!

    此时她的情况狼狈至极,身上遍布了红痕,流着眼泪,口被胶布给堵住。

    怎么会是她的?

    叶一心呢?

    韩谨言看到自己睡的女人竟是簌簌时,像吃了苍蝇似的,整张俊脸都苍白,毫无半点血色。

    想到刚才叶一心的话,他勾唇,苦涩一笑。

    这算是自作自受吗?

    悲愤之下,他一件又一件的穿好了衣服,狠狠瞪了眼风淡云轻的唐时,离开!

    唐母走上前,一把扯掉了簌簌口中的纱布,厉声逼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闻言,簌簌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池婉儿。

    只见她侧过头来,美眸瞥向了她的那一眼中,充满了冷冷的警告。

    簌簌害怕的缩起了身体,摇着头,崩溃的喊道,“我不……不知道。”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沉浸在这场闹剧讨论中,唯有唐时的双眸专注的看着房间周围,最后落在了那地毯上点点血迹!

    紧接着,他对乔北递了个冷眼过去。

    乔北胳膊都腾起了鸡皮疙瘩,心领意会的帮忙驱散着人群,“好了好了,既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还聚集在这里做什么,不闲这个屋子脏啊!”

    随着他的话,大家兴致全失,结伴离开。

    唯有唐母还觉得很奇怪,想要到处绕着房间四周走走,乔北赶紧上前,阻止了她,坏笑道,“老太太没想到您这么高端的女人,竟还有喜欢窥探做别人隐私这个爱好呢?”

    唐母不善的瞪了他一眼,让池婉儿搀扶着她也离开。

    最后,房间里只留下了唐时和乔北二人,他再也绷不住镇定,顺着血迹走到了床处,大力掀开了床板。

    果然。

    叶一心正躲在里面,手腕上被碎花瓶割了一个大口,还往外流着血,眼皮子直打颤,整个人都虚弱的不行。

    唐时的俊脸顿时沉了下来,心仿佛被一双大手揪住般疼。

    这个傻丫头,竟然用自残来缓解体内药性!

    随即,利落脱下了外套,给叶一心盖上,小心翼翼的将她抱了出来。

    乔北看着地上那摊血都吓傻了,他从没见过,一个女人竟然这么狠,“时哥,这……”

    “找医生,立刻!”他的声音并无半点情绪,透着一股入骨的寒冷。

    ……

    “砰!”

    唐时重开了一个房间,黑着脸,抱着叶一心进去。

    “热……好热……”

    怀中刚清醒过来的女人一点也不安分,一会儿胡乱摸一摸男人的腹肌,一会儿又扯着自己的衣服。

    眼瞅着,她又要拉自己腰侧的拉链,唐时将她放在床上,大手抓起了一旁的毛毯,给她包裹住,“不许动!”

    “我好难受。”被下了药的叶一心脸红透了,呼吸急喘。

    抬起了眼,见到是他时,眼底里氤氲出了一抹水气,似呢喃,“还好是你,你终于来了……”

    唐时的心被她牵连的蓦然一疼,手捧住了她的脸,柔声道,“乔北已经去找医生了,你在忍忍。”

    “你不要碰我。”叶一心用着身上仅存的力气,后退,“现在最好离我远一点,不然,我怕一会儿会失控,对你做出什么事情来。”

    唐时深看了她一眼,起身,离开。

    果然……

    她怎么敢奢求唐时真的在意她?

    叶一心看着他的背影消失,视线渐渐朦胧,唇角勾起了一抹苦笑。

    药效再次发作,小腹那里不停往上涌热潮,她整个人都无力倒在了床上,抱着膝盖,卷缩成了一团发抖。

    唇泛白,“啊……”

    泪水汹涌落下。

    从小她在孤儿院遭受过那么多暴力,不也是那么一路忍着过来了吗?

    或许这一次,忍忍……也会过去的。

    就在她身处在这热火中,忽然,她的额头上被一个冰毛巾覆盖上。

    一时,不适感竟消散了不少。

    叶一心撑着稍稍恢复过来的意识,睁开了眼,竟看向了站在她床沿边,原路返回的唐时。

    他端来了一个水盆,里面全是刚从冰柜里砸出来的冰块水,白衬衫的袖子被微微卷起,露出了小麦般古铜色的小臂。

    他眉眼精致,此时,正专注的盯着水盆浸透的毛巾。

    见冷得差不多,他赶紧掏出来,又给叶一心换着冰上。

    见她正看着自己,唐时出声解释道,“医生还没来,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地,替你缓解不适感。”

    有他在身边,叶一心立马就安心了不少,喉咙滚动,嗓音沙哑无比,“我以为你已经走了。”

    “要负责,就负责到底。”唐时低哑的声线难得温柔,深沉的黑眸也凝望着她。

    水的温度极低,他捞出毛巾后,一双骨戒分明,极其好看的手被冻得通红,还有几处被冰刮到的伤痕,看着都疼。

    叶一心猛然抓住了他的手,按捺不住心中的感动。

    唐时那么讨厌麻烦的人,她以为,他会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浑浊的大脑,忽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幕。

    那一年,她刚上小学,班里流行《大话西游》,她踩着桌子,插着腰高喊,“我未来的男人要跟至尊宝一样,是个举世无双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金甲,手拿绝世宝剑,踏着七彩云彩来娶我!”

    后来,她遇到了一个男孩,她猜中了开头, 却没猜中这结尾。

    唐时抽开了手,嗓音淡淡,“没什么好看的。”

    话落,叶一心的手臂就猛地勾住了他的脖颈,借着力度,身体微微倾斜,堵住了唐时的唇。

    一滴泪水从眼角处分泌,顺着脸颊缓缓滑落下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