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67章 你不许碰她

第67章 你不许碰她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什么?!

    叶一心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昨天晚上,她是见证过簌簌的人品,怎么可能会做出自首这种事情来?

    王警察看了眼她,又看了看唐时,又再次娓娓道来,“夏簌簌是自己来警局自首的,她说本想着害叶小姐,没承想却把自己牵连进去,知道这件事情瞒不了多久,便自动投案。”

    “还说,她愿意接受一切惩罚,但希望你们不要在继续追究下去了。”

    唐时侧过头来,看向了叶一心问,“你怎么看?”

    “我觉得不会有那么简单。”她手撑着桌面,整理了思绪,脸色严肃道,“我被下药带到房间后,用花瓶割伤了手腕,可我又分别听到韩谨言和簌簌的声音,知道这是一场阴谋!”

    “于是,我索性将计就计,撑着力气将簌簌推进了房间里,虽然那时的我意识迷糊,但我很清楚的看到簌簌脸上的表情是很恐惧,明显对这次计划并不太清楚……”

    她临危不乱,很理智的分析。

    唐时缓缓转着手指上的尾戒,微勾唇,黑曜石的眸光透着许些赞赏。

    看来艾丽斯学院的课,她并没有白上。

    “先把夏簌簌关起来。”于是,他正色的命令道,“继续调查,若警局需要人力,我这边全力支持。”

    闻言,叶一心震惊的抬头看他。

    送王警离开后,唐时正端起了桌子上的早餐盘,正欲往厨房里走去。

    叶一心迈动脚步,拉住了他的手,深吸了一口气,开口道,“其实你不用这么大动干戈,刚才只是我的一个猜测,或许簌簌真的是凶手……”

    “一心,若要成长。”唐时回过身来,目光坚毅,腾出来一只修长的手,摸着她的头。

    他的手宽厚又温和,莫名的给人一种安全感。

    紧接着,就听到他说了一句极其霸气的话,“那就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

    明明他什么都没做。

    可此时,叶一心却有一种,周遭所有的光,都倾洒在面前这个男人身上的感觉。

    ……

    休息了一天,叶一心便到杂志社上了班。

    叶舒荨早早就在她办公桌上等候,见到她,便担忧的拉着她问,“昨晚唐总带你走得急,姐,你怎么样?”

    “我没事。”叶一心回握住了她的手,欣慰笑道,“我听说是你听到有人对我图谋不轨,才会去找乔北传信,谢谢你啊。”

    “客气什么,你没事就好。”叶舒荨拍着胸膛,忽然想到了什么,坏笑着问,“姐,那你药效怎么解得?该不会是跟唐总……”

    叶一心的脸红透了,“瞎说什么,是他及时找了医生。”

    叶舒荨惋惜的叹息,摇着头啧啧嘴,“唐总条件那么好,睡他根本就不吃亏啊,姐,你怎么就不懂得把握时机呢?”

    叶一心缄默。

    不知为何,脑中竟回想起了昨晚疯狂扒唐时衬衫的画面,那精致的锁骨,古铜色的八块腹肌,确实足以令少女们疯狂!

    天!

    她害羞的用手捂住了脸,脸色再次红上了几分。

    午休时分,叶一心吃完饭,正啃着乔导师布置的作业,忽然同事小丽敲了一下她的桌面,“一心,大厅里有人找。”

    她收拾完东西,走下了楼。

    只见,大厅左侧的沙发上,西装革履的韩谨言正坐在那里,眸光沉沉的落在了她的的身上。

    见状,叶一心脸色猛地一变!

    转过身来,她就要上楼。

    “一心。”韩谨言及时走过去,伸手拉住了她。

    叶一心用力的甩着胳膊,可无奈,他禁阔的力气太大,怎么也甩不开,气的冷笑,“韩总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前不是说过碰我一下就恶心吗?”

    “你非要每次见我都这么针锋相对吗?”韩谨言蹙着眉,顿了下,又继续逼问道,“昨晚的事情怎么回事?我明明记得房间里说话的那个人是你,为何却变成了簌簌?”

    果真。

    他一来,就是来问罪的。

    “我故意做的,簌簌的活计应该很让你满意吧?我躲在床下,都能感受到你们床单滚得那么激烈!”叶一心抬起受伤的手腕,不畏不惧的盯着他的眼。

    闻言,韩谨言脸上的表情难看,扣着她胳膊肘的力道极大,“你好狠的心,为了不被我碰,竟然用了这种方式?”

    “那你又敢拿慕景色肚子里的孩子发誓,昨天的阴谋你一点也不清楚?”

    叶一心看着韩谨言低下头,一声不吭的样子,冷意渐渐蔓延上了她精美的脸,心抽疼。

    “叶一心,你都离婚了,凭什么还在勾引我的男人!”这时,不远处忽然响起了一道尖锐的女音。

    就看见慕景色挺着大肚子,气势汹汹的朝着她这边走来。

    孕期中的她,身材都肥了一圈,满脸憔悴,已没有了往日的美艳。

    瞧着韩谨言拉着她的手,眼底里都是嫉妒,“贱人,脚踏两条船,你知不知道羞耻!”

    于是,她就使出全身的力气,用力的推了一把叶一心。

    “砰!”

    她跌倒在玻璃桌上,白皙的小腿被撞得生疼。

    “一心……”韩谨言眸光一紧,朝着她的方向倾过身。

    慕景色一把拉住了他,眼含泪圈,委屈道,“谨言,你不许碰她。”

    “我就不应该让管家把你放出来,我看你真的疯不轻!”韩谨言怒气冲冲甩开她的手,上前,搂紧了叶一心的肩膀,担忧的问,“伤到哪里了?”

    “让开。”叶一心冷着脸,丝毫不肯接受他的帮助,手撑着着桌角,自己缓缓站了起来。

    纵然腿碰一下都是疼,可她在这两个人面前,却连皱一下眉头都没有。

    她看着慕景色那一脸悲痛的样子,眼底里除了厌恶,毫无半点同情,“羞耻这二字,你们比我更清楚要怎么写。”

    “要吵,别再我公司里吵,滚回家去,不然我就报警处理。”

    说完,她就一瘸一拐的上楼。

    这两个人,她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恶心。

    慕景色回过神,赶紧又拉着韩谨言的手,可怜兮兮的求饶,“我知道错了……”

    而韩谨言却厌恶的甩开了她的手,也不管她还大着肚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他决然的背影,慕景色心碎了一地,看着温漾所处杂志社温馨的环境,紧咬着唇,眼底里都是嫉妒之色。

    眼下的情势,对她是越来越不利了。

    在不行动,韩谨言的心就又要被勾走了。

    想着,她就掏出手机来,给韩秀云打了过去, “妈,上次您说半个月后要我跟谨言订婚的事还作数吗?”

    “当然了。”韩秀云疼爱着应答。

    她的态度可不是白白发生了180度大转弯的。

    之前,慕景色有了解到韩秀云特别喜欢打麻将,不过她的手气很臭,最近也在总是输钱。

    于是,她就利用几天时间,花了大价钱请了赌神来辅导,又想办法混到韩秀云的圈子里,故意替她打了麻将,赢了一大把的钱。

    韩秀云羡慕于她的手气,慕景色也一点也不吝啬,主动向她讲解赌钱时的秘籍。

    用了她这招,韩秀云基本每把都赢,长年以来在朋友圈里的怨气,这回儿可都扬眉吐气挣了回来。

    从那以后,她对慕景色的印象彻底改观,来看望她的次数都变多,每次出门,拉着她的手,都自豪的介绍,“这是我们家未来的儿媳妇。”

    韩谨言从叶一心公司里出来,半路上听到这个消息,气的俊脸都白了,一声不吭就挂了电话,但有韩秀云在施压,他没在轻举妄动。

    ……

    下班后,叶一心便去艾丽斯上课。

    不承想,竟赶上了课堂小测。

    她因刚学进度也跟不上,知识不够硬,拿了个有史以来最低分——五十分!

    最缺德的是,乔导师竟还让她回去找唐时签字!

    放学后,叶一心因小腿发疼,蹲在门口歇息,看着手上的试卷愁眉苦战。

    恐怕唐时看到她这成绩,会恨不得掐死自己吧?

    “哔——”

    说曹操曹操就到,她的面前停了一辆黑色豪车,车窗被摇晃下来,露出了唐时那张如刀削般俊脸。

    叶一心慌乱的将试卷收到包里,站起身,笑着打招呼,“嘿,你怎么会来?”

    唐时长臂搭在车盘上,口吻很是轻描淡写,“来找乔导师研究课题,刚好想到你下课,不上车?”

    免费的车,不坐白不坐!

    叶一心迈开了脚步,因疼痛,小腿微缩,一瘸一拐的上了车。

    唐时察觉她的异样,皱眉问,“你腿怎么了?”

    “今天韩谨言和慕景色来公司找我了,发生了点小矛盾,伤不碍事。”

    “你每天都有把自己搞受伤的能力?”唐时的脸沉了下来,伸出手来,碰着她的脚踝,“给我看看。”

    叶一心不想让他操心,推着他的手,“别了……”

    唐时霸道的不肯放手,二人争执下,忽然那份试卷从叶一心的包里掉落下来。

    叶一心震惊的瞪大了眼,就要去捡,可却已晚了,唐时却比她更快一步捡了起来。

    看到试卷上面的成绩时,他的俊脸布满了冰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