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70章 我这个人,就是护短

第70章 我这个人,就是护短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进了酒店,尼蒙侧过了身体,靠在她耳边笑着问,“姐,我刚才表现还不错吧?”

    叶一心面色微缓,压低了声音,“谢谢,一会儿等婚礼结束,我给你价钱。”

    “别客气,我跟舒荨可是好朋友!”

    “叶一心?你怎么会来!”

    才刚走到座位上,就听见一道仿佛掐着嗓子尖锐的女音响起,韩秀云和一群中年朋友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叶一心勾笑,可那笑意却丝毫不达眼底:

    “怎么,你的新儿媳妇没告诉你,她特意找到我杂志社给我发了邀请函吗?”

    “景色?她怎么想的,把前妻招来不是在砸场子吗?”韩秀云喃喃道。

    尤其是,看着叶一心那只单穿着粉色纱裙,不添加任何饰品,却足以将身材衬托的优美,还有那绝色的容貌,心中难免一阵嫉妒,同时,眉眼染上了一抹担忧。

    以前在韩家,叶一心每天为她卖命,穿的都是肥大的朴素衣服,也没时间打扮。

    可如今离了婚,她不仅没有像众人所想的那般落魄,反而还更加年轻优雅。

    一心不愿搭理她,正要往前走。

    可才刚迈开脚步,胳膊便被韩秀云紧抓住,只听见她低声警告道,“你这只不下蛋的母鸡,今天是谨言和景色的大日子,你不许捣乱,否则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她辱骂的话犹如刺般,扎的叶一心生疼。

    不下蛋的母鸡……

    这让她想起了多年以来,在韩家所受到的屈辱。

    同样是人,凭什么她就要忍受这些?

    想着,叶一心便猛地甩开了手,既然她这么怕自己捣乱,那她又哪能让她失望?

    “这可不一定。”叶一心冷笑,看着她,故意咬牙道,“所以韩夫人你最好不要惹我,反正我现在已被你逼得净身出户了,说不定我一气之下就跟你们鱼死网破!”

    “你……”

    韩秀云被她气的唇掰都在发抖,她,包括身后的朋友看着叶一心的双眼中,都充满震惊。

    这……还是她们认识的那个,性子唯唯诺诺的儿媳妇吗?

    “呦,这是你从哪里找来的小白脸?”

    叶一心这里占不到什么便宜,韩秀云的朋友杜夫人便将火撒到了尼蒙身上。

    “大家好,我姓杨,旗下经营两所娱乐公司……”

    尼蒙冲着她们微微一笑,又开始背着准备好的台词。

    “两所公司呢?叶一心啊你这才刚离婚多久,就已经找好下家了?”杜夫人看着她的双眼里都是鄙夷。

    紧接着,她又挥了挥手,故意提高声音唤来了周围的人来观看,“大家快来瞧瞧啊,韩总的前妻竟带刚找的新欢来参加婚礼啦,都别客气,来帮着品鉴品鉴这男人如何?”

    很快,周围就聚集满了人,大家探过头,纷纷嘲笑着道:

    “我说这离了婚的女人果然是贬值了,这新欢跟韩总的姿色比起来,可真逊色了不少。”

    “啧,以前就传过她婚内出轨的新闻,这才刚离婚不久就找了,说不定那些绯闻还真就属实了呢!”

    叶一心眸光沉了下来,毕竟尼蒙身份是假的,多少还真就少了总裁的应有的气场。

    她想以沉默了事,可哪承想身边的尼蒙一点也沉不住气,跺着脚,都快哭了,“你们竟然说我的长相,从来没有人说我长得难看,你们太过分了!”

    在场的人,可都是见过大世面,精明的很。

    见状,都纷纷嘲讽笑出声来,杜夫人直截了当的揭穿,“开了两家娱乐公司的董事长就这点肚量?我说叶一心,你该不会是花了几百块钱雇来的男伴吗?”

    闻言,叶一心一时难堪,脸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搁。

    正想着辙,忽然她眸光落在杜夫人的钻石胸针上。

    量了一会儿,她这才抬起头来,微勾唇,冷笑道,“杜夫人,你又高贵到哪里去,戴着假货的滋味好受吗?”

    “你胡说什么?”

    杜夫人只她是在为自己开脱,故意这么说,笑意更加不屑了,“我看你年纪还轻,劝你做个好人,连信口胡诌都用上……”

    “大家都看清楚,真正的钻石在灯光折射下,火彩强烈视觉非常耀眼,可这胸针上的钻石,明白要生硬呆板!”叶一心摘下她的胸针,故意递放在灯光下,让大家看效果。

    现场所有人,都缄默了下来。

    未等她们回神,叶一心就又继续补充,“而且,真正钻石很少能内外完整无暇,通常都会有一些小瑕疵,颜色也会带一点浅黄,可杜夫人身上的这一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人造仿钻石吧!”

    说完,她就把钻石扔进了杜夫人的怀中。

    ……”

    现场的人,集体都懵了。

    其中,有懂行的人小声嘟囔道,“好像是真的,这仿的太像了,若不提醒,还真看不出来呢。”

    有这话,其他人也纷纷都感慨,“韩秀云不老是说前儿媳妇就是个花瓶,只会做家务吗?可这看来,不比那些千金们差啊!”

    “我早看这杜夫人不顺眼,刚才还嘚瑟,现在被打脸了吧!”

    杜夫人脸彻底苍白了,捧着胸针,左看看,右看看,怎么也分辨不出来差别在哪里。

    叶一心掰回了这一局,心情大爽,其实,最该感谢的是唐时。

    上次五十分的试卷上,有一道综合题,就是关于钻石,他就给自己普及了很多知识。

    想到他——若他在自己身边的话,那该有多好。

    “好了,今天是我和谨言的婚礼,大家都别生气。”这时,慕景色在助理的搀扶下,走过来,笑着打圆场,“一心能来参加,我很高兴。”

    “马上婚礼仪式就要开始了,大家都入座吧。”

    随着她的话,杜夫人被解了窘迫,现场的人纷纷散开。

    ……

    叶一心按照号码找到自己的位置,果然最前排,众目睽睽,她格外显眼。

    尼蒙吸了吸鼻子,仰慕的看着她,“姐,你刚才真的好厉害哦!”

    “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在说话了。”叶一心压低声音提醒,尼蒙的存在始终令她的心很忐忑,只祈祷接下来不要出事了。

    婚礼正式开始。

    伴随着音乐曲响起,穿着纯白色婚服,戴着头纱的慕景色挽着韩谨言的胳膊入场。

    小花童托着她的长裙摆。

    周围人的掌声接连不断的响起,在祝福的目光下,他们走到了高台中央。

    “砰!”

    顶上的花篮炸开,无数粉玫瑰花瓣散开,浪漫极了。

    接下来,主持人宣告誓言,交换戒指。

    叶一心手指紧捏着裙摆,看着慕景色脸上那幸福的神色,轻轻一笑,满满都是释怀。

    原来,她早已放下。

    只是从这一刻,她与韩谨言之间,就再也没关系了。

    “走吧。”叶一心对尼蒙道,拎上了包,就要离开。

    可这时,忽然会场上闯进了一个穿着貂毛的中年妇女,怒声道,“你果然在这里!”

    她气势汹汹的朝着叶一心这边走了过来。

    见状,尼蒙的俊脸瞬间就白了。

    他想逃,但中年女人却更快一步拉住了他,卯足了狠劲,掐着她的胳膊,“臭小子,要不是韩太太通知我,我还不知道你拿着老娘的钱,跟别的女人鬼混呢。”

    好端端的婚礼突然被闹成这样,韩谨言的脸色一沉,低声呵斥:

    “怎么回事?”

    慕景色故作惊讶,也插了嘴,“是啊,一心你不是说你的男伴,可是经营两家公司的总裁?”

    中年女人眼底里泛着冷意,毫不留情的揭穿,“你们听他胡编,他之前就是个酒吧的侍卫,我见他姿色不错就包养了,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哪有本事开公司。”

    “你给我滚回去!”说着,她就掐着不停哀嚎尼蒙的耳朵,拽出了大门外。

    叶一心还愣在原地,事故发生的太快,她都来不及多反应。

    顷刻间,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落在她身上,有同情,鄙夷,嘲讽:

    “原来男伴还真是她临时找来的。”

    “还什么开两家公司,呸,我还从未见过如此虚荣的女人呢!”

    慕景色偷笑,表面,却深叹了口气,“一心,你若缺男人可以跟我说,好歹你也是谨言的前妻,我可以多给你介绍点人脉。”

    韩谨言拳头紧攥住,看着她,眸光多了许些悲痛,“何必这么作践自己……”

    呵……

    不愧能成为夫妻,伪善装的可真是好极了。

    叶一心咬着唇,眼眶泛红,羞愧的难以自容,早知,当初就不该听舒荨的话。

    “抱歉,我来晚了。”一道清贵优雅的声音响起。

    众人纷纷抬头望去,就见唐时双眼讳莫如深的立在门口,并且越走越近,他身形高大挺拔,气质卓雅优越,仿佛天生就带着光环。

    他没有带任何保镖,只有乔北一个人。

    叶一心怔住了,看着他走到了自己的身边,喃喃问,“你不是说你不会来了吗?”

    唐时低眸看她,道,“我不来谁给你收拾烂摊子?”

    旋即,叶一心的腰腹便一紧,人便落入结实安全的怀抱中,耳边响起他霸道的声音,“前段时间与自妻闹了些矛盾,所以她才会找来别的男人充当男伴,跟大家开个小玩笑。”

    “我这个人没别的,就是护短,所以刚才是谁欺负了自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