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75章 完了,她藏不住

第75章 完了,她藏不住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我是孤儿。”

    听到这话,警察看着她的眼神里略带同情,孤儿通常都很野蛮,因为没有人管教。

    “那爱人呢?”

    叶一心垂下眸,抿着唇,一声也不吭。

    “那朋友?朋友总该有吧。”警察唇角抽搐,提醒道,“姑娘,要是没人来接你的话,你今天就别想走了。”

    叶一心眼色阴沉了下来,她不能留在这里,舒荨还等着她回去照顾。

    可她的同事跟叶舒荨都是认识的,万一传出去,对她的名声不好。

    叶一心低着头扒着通讯录,指尖停下某一处,犹豫了下,还是拨了过去。

    漫长的半个小时等待,叶一心趴在桌面上,指尖把玩着盆栽叶,因一晚上没睡,眼皮直打颤。

    “你倒是在这里待着很舒服!”

    忽然,她的耳边响起了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

    叶一心被吓得打了一个激灵,回头看着来人,激动的拉着他的手,“唐时,你终于来人,快带我走,我妹妹还在家等着我。”

    唐时俊脸极沉,眼眸透着阴鹜,冷声道,“跟别人打架不同我商量,这个时候才会想起我?”

    叶一心没想到眼前的男人,竟说生气就生气,看来上次的事还没消。

    “疼……”眼眸转了转,她聪明的示弱,伸出手来,“你看,我还被他打出血了,我也是受害者!”

    唐时垂眸一看,叶一心手腕上果真有一条小伤口。

    他呼吸顿了顿,力度霸道的拉着她的衣领,塞到自己身后,低声呵斥,“胡闹。”可声音却明显放轻了。

    叶一心对他柔柔一笑,赶紧拉上了他的衣角,生怕他会将自己丢下。

    “喂,你们去哪里?”

    警察捧着热水杯,跑出来喊。

    前方的男人回过头来,一双漆黑的深眸透着致命的冷,“我要带人走,你有意见?”

    警察见他是个大人物,不敢冒然冲撞,低声喃喃,“可这还有医药费没赔给人家呢。”

    男人勾唇,邪气极了,“我会一分不少的给他。”

    ……

    叶一心拗不过唐时和的乔北的跟随,只能三个人一同回到了别墅。

    推开门,她看到沙发上只有一条凌乱的毯子,早已经不见了叶舒荨的身影。

    叶一心的脸色猛地一白,怕会出什么事情,就要冲出门去找。

    这时,唐时拉住了她的手,仔细听到了流水声,提醒道,“去楼上看看。”

    叶一心一步作三步的跨,直奔卧室,随着水声,推开了浴室的门,果然看到叶舒荨蹲在浴缸里,头上的喷洒还往下浇着水。

    她整个人都湿透了。

    叶一心赶紧走过去关掉了喷洒,一摸她的身体冷得吓人,忍不住埋怨道,“你怎么那么傻,就算自虐自己,姜城也不会受到一点损伤,何必呢?”

    “姐,我好脏。”叶舒荨拉着她的手,含着泪光,恳求道,“我怎么也擦不掉身上的污秽,像长在我身上似的……”

    “啊!”

    她的手崩溃的拍打着水面,溅起了大片的水花,“为什么会这样,给我一个刀片好不好?”

    叶一心被她浇了一身水,吓得心跳都漏掉了半拍。

    “舒荨冷静点。”她不管不顾的冲上前,抱住了她,心疼的说,“姐姐知道你难受,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帮你把今天的屈辱都还给他。”

    叶舒荨脸埋在她胸前,已哭不出声来,悲伤的浑身发颤。

    这时,唐时也跟了进来,看着叶一心浑身湿透,眸光沉下,扯过浴巾就给她包裹住,胳膊夹着她的脖子就要带走。

    “干什么,还有我妹妹呢!”

    “自己都管不好,还有余心管别人。”唐时冷笑,随后扯了一条扔在了跟过来看热闹的乔北身上,“归你管了。”

    带着叶一心回了自己在别墅里的房间,唐时捏紧她浴巾的两侧,给她擦拭着身上的水渍,动作一点也不温柔,觉得皮都快要被搓掉了。

    “疼……”

    见她面露痛苦,唐时放松了一些,但还是不肯放开她,“到底怎么回事?”

    叶一心知道他是个可靠的人,没有隐瞒,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如实告知了她。

    唐时从抽屉里拿出了吹风机,插上了线,“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我要替舒荨报仇。”叶一心双手紧攥成拳,眼神坚定,咬牙切齿道,“我妹妹丢掉的可是人生最宝贵的东西,凭什么姜城能继续花天酒地,我要他也付出代价!”

    唐时看着她,眸光越发阴沉,没多言,对她勾了勾手,口吻带着命令,“过来。”

    叶一心走到了梳妆台前,被他按在了椅子上,打开吹风机,修长的手指穿梭在湿冷发间,力度也很舒服。

    可叶一心哪有那心思,已经开始暗暗筹谋要怎么报仇了。

    吹完了头,她就迫不及待的跑去妹妹那里,见她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而乔北带着女性的褐色卷发,抱着玩具熊累瘫在沙发上。

    见状,叶一心油生出感动来,没去打扰,关上了门。

    她重进了唐时的房间,真心实意道,“谢谢你们。”

    在警局里,她不过抱着试试的态度,给唐时打了一个电话,没想到他竟就来了。

    “你当然要谢我。”唐时单手撑着下颌,薄唇轻掀,“为了救你,我放下了几亿的会议,所以你想就这么轻巧离开,没门。”

    叶一心深吸了口气,心头沉甸甸的,她总想着,有机会能多还唐时一点是一点,可现在却总觉得欠他的是越来越多了。

    ……

    姜城去医院上完药,脸却肿的没法见人,他只能回家休养。

    晚上,门被敲响,只见门外站着一个陌生的男人,递了一个保险箱给他,“这个是我们家先生,替叶一心补偿给您的医药费。”

    早就听叶舒荨说过,叶一心现在住在一个富豪的家中。

    他接过沉甸甸的箱子,关上了门,眼底里涌现出贪婪。

    这里面肯定有不少钱吧。

    于是,一向贪财的他迫不及待的将箱子搬到了桌子上,搓了搓手,‘咔嚓’一声打开——

    里面都是一叠叠冥币,两侧摆满了白色菊花,和一把小刀。

    顿时,姜城就摸着屁股,感觉菊花一紧!

    该死的女人!

    他的脸色惨白,眼底里席卷着滔滔怒意,将桌子上的冥币全都推到在地上。

    ……

    叶舒荨再次惊醒时,虽然情绪没有那么疯狂了,但却自我封闭起来,一直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景不说话。

    唐时和乔北经常会带着东西过来,乔北属于逗比性格,每次来都带着本故事书,对叶舒荨读着老掉牙的童话故事。

    不过,配着他肢体语言,倒也算有趣。

    而叶一心重新将姜城的资料翻出来,发现有关他的生意上,有很多的项目都是不合法的。

    如果能找出他违法证据来,在加上这次的行为,就足以让他判刑了。

    此事重大,她不能自己贸然行动。

    身为记者,叶一心把暗访姜城的事,当做报刊热点,主动向杨姐申请,杨姐了解她的计划后,很痛快的答应下来,叮嘱‘小心’,并且愿意无条件提供帮助。

    当天晚上,叶一心就拿着杨姐给她的舞女工作证,潜进了慕斯酒吧。

    姜城的一个兄弟过生日,邀请了合作老板们,一同聚会。

    这是个收集证据的好时机。

    舞女们有专业的化妆师,叶一心又给自己的脸上加了点料,带了一个粉色头套,妆化得自己都快认不出了。

    做好了这一切,叶一心跟大家端着果盘,走进了包厢里。

    灯光绚烂,里面坐了不少人。

    叶一心眸光一扫,便看见了最中央的姜城,她下意识挪动着脚步,靠近了些,听着他们的谈话。

    “城,你这脸怎么了?”

    “别提了,前段时间让狗给咬了。”姜城不耐烦地挥手,喝了口酒,关切的问,“你不是说也邀请那个唐时来参加生日宴,来了吗?”

    “别提了,早被拒了,唉,唐时那么大的官衔,怎么可能会参加我们这种小聚会啊。”

    姜城捏紧了酒杯,眉眼闪过了一抹不甘。

    放下了果盘,舞女们都离开,叶一心在大家的遮挡下,偷偷躲在了沙发底下。

    果然,包厢门一关上,姜城等人就开始聊着工作上的事情。

    什么偷税,走私毒品的路线等,叶一心偷偷打开了腰间录音笔,全部都给录了下来。

    聊完后,他们就切蛋糕,开始点着歌唱。

    叶一心正准备溜走时,包厢中一个女人忽然晃荡下了脚来,那细长的跟狠狠打在了她的眉骨上。

    “唔的……”她忍不住痛的出声。

    “这下面有人!”那女人的听觉极好,猛地起身,大声尖叫道。

    于是,包厢里的灯骤然亮了起来,所有人都凑了过来。

    躲在沙发底下的叶一心,手抓着毛毯,紧张的额头冒着大片汗渍。

    完了。

    她藏不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