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79章 他不信这个邪

第79章 他不信这个邪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是。”

    保镖应下,关了门。

    办公室的气氛顿时压抑到了极点,只能听得到她们彼此的呼吸,那么重,令韩谨言有些许恍惚,有一种以前她躺在自己身边的感觉。

    旋即,他重拿起一个杯子,接了些温水,见饮水机上有红糖,又随手丢了几颗进去。

    “渴了吧,你以前最爱的糖水。”韩谨言走了过去,动作和语气都那么的小心。

    叶一心接过,顿了片刻,猛地将水杯给砸在地上,冷声质问,“你不要在继续这么假惺惺了,我都替你累,照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你都知道了?”

    “现在整个网络,满大街都是对我的谴责,想不知道都难。”叶一心怒目瞪着他,咬牙切齿道,“你卑不卑鄙,是谁给了你好处,你才配合她演的这出好戏?”

    韩谨言没否认,他走到窗边,轻摇着水杯,眸光睨向了外头大厦:

    “一心,你还记得大学时,你得罪了兼职老板,一个月的工资一分没法,你连吃饭都没有钱,当时,我每天骑车换着花样来给你送饭。”

    “你毕业考试时,恰巧你也妹妹生了病,你没日没夜的照顾她,可最后却依旧顺利拿到了毕业证,不是你学术多精湛,而是我找了很多关系,才帮你拿到的。”

    随着他的话,叶一心的脊背一震,手紧捏着桌角,“什么意思?”

    韩谨言回过头来,眼色讳莫如深,“这次以后,你再也不欠韩家任何,我也不会在缠着你了。”

    听着他的话,叶一心恍然大悟,眼神怔然,有一只愤怒的野兽在体内咆哮,可她喊不声音来,眼圈也干干的。

    怎么走出韩氏,她不清楚。

    只记得没走几步,一群人忽然涌了上来,将她围堵住,粗鲁的撕扯掉她的帽子和口罩,怒骂道:

    “看,这就叶一心,那个鲁莽打人,脚踏两条船的女人,她妹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闻言,叶一心骤然抬眼,眼底里阴冷,“我妹妹是被渣男害得,不许你这么说她!”

    “呦,我就说了怎么了,不要脸的贱货!”

    其他人纷纷附和,嘲笑声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

    说她,怎样叶一心都可以忍,但有关于妹妹,她却按捺不住。

    大步冲上前,一把用力抓住了说话的女人头发,朝着她的脸就打了下去。

    反正,她都已经被舆论逼到这种地步,再坏,也都坏不到哪里去了。

    “啊,好疼,快,把她给我拉开!”

    场面一片混乱!

    韩谨言看到楼下这一幕,眸光一紧,下意识就要朝着楼下跑去。

    这时,突然返回来的池婉儿,挡住了办公室门,冷冷的提醒道,“韩总您这才签约,公司也刚步入正轨,并不想别人偷拍照片发到网上,被连累诋毁吧?”

    韩谨言的双眼里闪过了挣扎,半晌,脚步顿住了。

    他一拳狠狠砸在了门框上,抿着唇,脸上都是歉疚之色。

    ……

    许阿姨见她不见后,及时叫人前来寻找,才将叶一心救了出来,不然那么多人指不定会对她做什么。

    但她的后背还是有不少抓伤,最显然的是,唇角处那一块淤青。

    许阿姨给她涂抹着药膏,叶一心明明很疼,却咬着唇,一声也没吭。

    看着她那么的坚强,许阿姨都心疼的眼泪直流,不停骂道,“这帮畜生是怎么下得去手,这娇嫩的皮肤日后恐怕要留下疤了。”

    疤……

    叶一心纤细的手指紧按着椅背,眼色晦暗的如蜡烛燃尽的刹那。

    年轻时,她最在意自己每一处皮肤。

    可如今,在重的疤能比得过她心里的疤吗?

    上完药,叶一心用粉饼掩盖住了唇角的淤青,并且嘱咐着许阿姨,“麻烦您对舒荨保守这个秘密,我不想让她知道。”

    许阿姨叹息道,“若舒荨清醒的话,一定会为你这个姐姐而感动。”

    叶一心牵强的笑了笑,她做事从没在意过这些。

    晚上,她正陪叶舒荨吃饭,忽然就接到了乔北发给她的短信:小嫂子,我看到了你和你妹妹的那些舆论,你们还好吗?

    叶一心怕妹妹发现异样,她站起身来,特意到后花园回消息:还能扛得住。

    乔北: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叶一心:不用了。

    又想了一下,她又打字问:你们呢,在国外的事业进行的顺利吗?

    乔北:我们当然很好,有时哥出马,哪有谈不下来的合约!

    叶一心勾唇,笑容中夹杂着淡淡的无奈。

    是啊。

    唐时是何等厉害人物,怎么可能有差错。

    所以,他现在应该也过的很好吧?

    ……

    此刻,美国。

    落地窗后,繁华的高楼大厦。

    唐时坐在宽大的书桌前,手下一堆翻看的文件,可他的目光却始终落在乔北那跟叶一心发短信的手机上。

    见他稍有停顿,他就第一时间问,“怎么样?”

    乔北将手机直接递给了他,耸了耸肩,“时哥,我可尽全力替你问了。”

    “嘴硬!”看完后,唐时气恼不已将手机按在桌面上,十指摩挲,怒哼道,“她真以为自己翅膀够硬,以为自己什么都能解决了?”

    乔北没多言,心下却暗自嘟囔:您还不是一样?

    明明是那么担心叶一心,吃不好睡不好,时不时就点他多关注她的新闻。

    叶一心和叶舒荨的舆论传播的很快,就连国外,也都火了起来。

    作为绯闻的男主之一,唐时也成为了采访的热点对象,有国外的支持人当着直播就问:

    “唐先生,请问您对叶小姐给您戴绿帽子的绯闻,要怎么看?”

    她话刚落,唐时周身的气息便阴冷下来,掀开眼,眼底里一片阴鹜。

    主持人被吓得愣在原地,话筒差点都飞了出去。

    乔北脸色也不好看,冲上前,“抱歉,今天是公事采访,不接受其他私事……”

    可这时,唐时却突然无惧的看着摄像头,口吻坚定的应答,“一心的好不是外人能领悟,我相信她的人品。”

    他的一番话,如同巨大的石头,在舆论的海洋中砸出了一层层涟漪。

    唐时在网络上,是被所有人女性选出来的国民bet36365官方网址,他为人低调,不屑与那些明星争,但私下,所拥有的粉丝却很庞大。

    这就是个拼流量的时代。

    有时你费劲千般努力,去证明自己,都不如有些人轻飘飘的几句话。

    本来,叶一心都被骂的停掉了工作和学业,连门都无法出了,可有了唐时为她澄清,舆论被扭转了一大半。

    叶一心坐在沙发上,一遍又一遍刷着他为自己说话,那短短十多秒钟的视频,此时,她们距离是一万四千多公里,相差了整整12个小时。

    可就犹如他在自己耳边低喃般,那漆黑深邃的双眼,无形中给了她力量。

    房间里很静谧。

    她搂紧了兔子抱枕,卷缩着腿,就这么呆坐了好一会儿,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被人诬陷时,她没叫过一声弱。

    被那么多人堵着欺负,她也都未曾掉过一滴眼泪。

    唐时就这么淡淡,不带感情的一句‘相信’,对她而言,却无比珍贵。

    ……

    唐时这一夜无眠,像放电影似的,脑子中都是叶一心的脸,笑得,怒得,哭得,抹也抹不掉。

    他不信这个邪,拿起手机,就给乔北打了电话,命令道,“半个小时内,我要办个派对,记得多叫些美女过来。”

    “什么?”

    乔北傻眼,他没听错吧?千年不开花的老铁树,突然要女人了?

    他最喜欢干这种事了,赶紧给自己几个好友打电话,大家一听说是优质单身汉唐总时,哪还顾得上算时间,挤破头脑都赶来了。

    很快,总统套房,便聚集满了一排排女人。

    唐时坐在沙发上,简单的衬衫和西装裤都被他穿的很有型,侧头,点了一根烟,吐着烟圈,眯眼打量。

    比叶一心妩媚,比她清纯,比她可爱。

    然而,这些女人都有一个共同点,恨不得扑到他怀中。

    你看,他行情那么好,又怎么会只认叶一心一个女人?

    乔北对第一个辣妹子使了个眼色,那女人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近唐时,修长的手指轻扯着他的领带,眼含秋波:

    “唐总,今晚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让我陪您好不好?”

    闻言,唐时满意的盯着她,一手擒着烟,一手搂住女人盈盈一握的腰肢,猛翻过身,逐渐凑上了她的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