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94章 唐时,我很喜欢你

第94章 唐时,我很喜欢你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彼时,唐时正在照顾着发高烧的叶一心。

    她原本就有旧伤,此次风寒更是对她雪上加霜。

    喂了药,盖很多的被子,都不见什么成效。

    跟随唐时而来的陆医生原本在酒店里睡得正香,就被唐时一个电话命令,连衣服都未穿完整,便赶过来。

    他们居住的酒店极其简陋,走廊路灯一晃一晃,阴森的像鬼片,他得摸索着墙壁,才能行走。

    难以想象,唐时这个出趟门就有保镖跟随的商界帝王,竟会屈尊在这里。

    好不容易才找到房间,刚‘砰’的一声敲了下,门就被从内打开。

    陆医生的眸光刚触及在唐时那张阴沉的脸上时,吓得结结巴巴的喊,“唐……唐总!”

    下一秒,他就被扯着衣领,拉到了叶一心的床前,脑袋上方,冷冷的三个字砸了下来,“治好她!”

    看着叶一心的脸色泛着不正常的红晕,陆医生哭丧着脸,“唐总,我……我只是个骨科医生。”

    “方圆几百里,找不到其他医生。”唐时嗓音极沉,以往沉稳的大男人,此时捏着他的手在微抖,“只要能救好,你开价,我给!”

    “……属下倒不是这个意思。”

    陆医生重重的叹息,只好拎着医药箱来到了叶一心的床前,为她把着脉。

    幸好,他就担心会有意外发生,有背些其他的药。

    温度计上显示的体温度数已到四十多度,陆医生脸色大变,给叶一心打了一针退烧药。

    叶一心只觉得自己仿佛被推进大海,有千涛骇浪在朝着她汹涌的袭来,憋得窒息,当针管扎进肉里时,她忍不住张开唇呢喃,“唐……唐时……”

    见她需要自己,唐时连忙来到她床前,紧握住了她完好的手。

    “疼,好疼……”

    “放轻点!”唐时嗓音冰冷骇人。

    陆医生吓得汗毛都竖了起来,低着头,委屈的抱怨道,“唐总,我是骨科医生,骨科!”

    他捏骨头的人,手劲能不大吗?

    在唐时那全程注视下,陆医生好不容易才给叶一心打完了针。

    一个小时后,叶一心身上的体温果然降了下来。

    陆医生这才得到了解放,他是能回去睡觉,可唐时却寸步不离的守在叶一心床前,手一直没放开过,感受着叶一心的体温渐渐回归正常。

    第二天上午,叶一心就清醒过来,一入眼,便是唐时那熬得猩红的双眼,唇角处还有新生长出来的胡子,长在他这张俊脸上,一点也不显得邋遢。

    “醒了?”唐时摸着她的头,微勾唇,嗓音低哑的性感,“还有没有哪块不舒服?”

    叶一心看着他,泪水在眼圈里打转,语气撒娇道,“哪都疼,还特别饿。”

    唐时紧张的眉心微皱,声线立马就沉了下来,“我去给你弄吃的,顺便把陆医生找来。”

    说着,他就站起高大的身躯。

    而叶一心那握着他的胳膊的手始终不肯松开,甚至于加大了力度。

    唐时脚步顿住,转过头来,看着她紧张的眼神,因她难得依赖,心蓦然一软,“放心,我不走。”

    “唐时,能一醒来看到你,这种感觉可真好。”叶一心由衷的说,泪水顺着脸颊缓缓滴落了下来。

    “你能平安在我身边,也真好。”唐时低笑,眸光所触及叶一心微张的唇掰,喉咙微动,却还是规矩的只在她额上落下了一吻。

    叶一心竟有些不满足,“你难道就不想吻其他的地方吗?”

    “你说……什么?”唐时愣住,不敢相信的,那放置在她耳侧的手掌僵冷如铁。

    叶一心无奈叹息,捏了捏眉心,一股脑钻进了被子中,非要让她说的在明显一点吗?

    几秒钟之后,她再次钻出了小脑袋,看着男人的眼底里都是勇气,“你在靠近一点……”

    唐时长臂抵在她耳侧,凑上前。

    叶一心猛地从床上起身,跪直了身体,双臂勾住了他的脖子,往下一拉,毫不犹豫的吻了上去。

    与此同时,唐时像机械了似的,身体僵硬。

    女孩儿这个突如其来的吻,着实令他回过神来,手指触及着她柔软的腰,明显一颤。

    “唐时,我很喜欢你,一直以来,都是我认不清楚自己的心。”

    这时,女孩清澈软糯的嗓音响起。

    唐时的心跳的频率乱的像系统崩溃,他抬起手来,摸了摸叶一心的额头,语气严肃,“还在发烧?不可以拿这件事情乱开玩笑。”

    “……”叶一心想去撞墙,这次的表白已将她毕生的勇气都拿了出来。

    忍不住,她委屈的嘟囔,“喂,要不要这么不解风情,我是认真的。”

    “你在说一遍,确定是我?”

    不能怪唐时会这么疑神,实在是叶一心大胆的话,过于颠覆了他以往对她的认知。

    上次在生日宴被她拒绝,他以为这个答案会在等很久。

    等待的那种煎熬的滋味,若不是亲自体验,永远也不会理解。

    她喜欢的人是自己,不是韩谨言,更不是别人……

    “我确定。”说话间,叶一心的声音结巴,可眸光却极其坚定,“离婚后,我只想把自己变得更强大,重接受恋情的这件事情,至始至终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我承认的,我怕患得患失,更害怕在受伤。

    可因为你,我想在不顾一切,重新为你勇敢一次。”

    其实,当时生日宴上唐时表白,她就早已动了心,只是,她有很多的顾虑,也想在追的上他脚步时,在跟他说自己的心意。

    后来,经历了火场上他奋不顾身冲进来。

    得知他要死时,她那种心脏都跟着要停止的感觉。

    在槐村,他低低一声‘睡吧,我最合格的记者’那股从未有过的安心。

    情深至此,身再也不由己。

    “嗯。”半晌,唐时轻轻哼了声,反应冷淡的不可思议。

    就这样?

    这时,忽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他交代了声,便将她放在床上,走出了门。

    叶一心坐在床上,手指紧捏着床单,完全都傻了眼。

    她还以为唐时会跟一样高兴……

    仔细想想,距离他表白已过了很多时日。

    是不是他看清楚自己太过于麻烦,对自己也早已没了感情?

    五分钟后,门被推开,唐时看着她眼色复杂,并未提及刚才的事,而是道,“乔北带着警察连夜包围黑山,王清良已被抓到。”

    “那可真是个好消息,我想亲自去看看,可以吗?”半晌,叶一心才勉强一笑。

    “好。,但要吃点东西。”唐时点头,面无表情的去给她拿衣服,帮着她一件又一件包裹极其严实。

    一直到吃完饭,唐时都没有在吭声。

    叶一心也识趣的没在多问,暗自苦笑了声,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白就像是个笑话。

    ……

    黑山下,停了很多辆警车,围观的村民们也极其多。

    临时被抄了家,王清良还穿着睡衣,和头发一起被扯得很凌乱,在警察压制下,眼底里都是满满的阴鹜。

    嘴里还在撒谎,“放开我,我没造假!”

    不远处,夏秀云也在,捂着脸,哭的泣不成声。

    夏晨扶着母亲,指着王清良就痛恨的大骂道,“事到如今你还在撒谎,那么小的婴儿你都害,还是个人吗?”

    王清良看着他,丝毫不见半点情谊,满满都是恨意,“小兔崽子,我可是你老子,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指责!”

    “去你妈.的父亲。”

    夏晨怒了,刚要冲上前,就被警察给拦了下来,依旧拳打脚踢,“你当初跟着那个狐狸精跑的时候,可曾想过我跟我妈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

    吃不起饭,上不起学,被人人骂。

    你怕我妈会将你那些破事抖出来,就想方设法的威胁她,这么多年来,你可曾尽过一丝半点的责任?”

    王清良被骂的脸都绿了,可依旧没有悔改,咬牙切齿道,“妈的兔崽子,如果早知今日,当初就不该多留个种,把你弄出来。”

    夏晨难过的红着眼,抿着唇,一言不发。

    “事到如今,你还觉得自己是对的。”这时,叶一心走了出来。

    她穿着极厚的大棉服,戴着围巾,包裹严实到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王清良一见到她,眸光里就涌现上了怒意,想起自己那破败的公司,就激动的歇斯底里的喊,“又是你,小贱蹄子,你竟然还没有死。”

    叶一心面色极冷,“福大命大,让你失望了。”

    王清良低吼了声,脖颈处青筋爆出,像疯了一样,怒声威胁道,“你们都该死,等老子出狱,一个个弄死你们!”

    “你永远都不会做到。”又一道低沉的男音响起,唐时拿着一个粉红色手套走过来

    “唐……唐时,什么情况,你怎么会来?”王清良彻底傻了眼,唇掰瓮动。

    “抓你。”他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

    闻言,王清良的脸色惨白,身子一软,就跌坐在地上。

    如果说刚才,他还能找外面的势力,减轻掉自己的罪行,可若唐时也介入这件事的话,那他不会有半点反抗之力。

    “唐……唐总,我从没得罪过你,看在以往情分上,给我一条生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