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99章 人心比鬼更可怕

第99章 人心比鬼更可怕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男生被浇的那叫一个狼狈,酒意也清醒了大半,手按着洗手台,有些害怕的看着叶一心:

    “你……你是哪条道上的?”

    “我是记者。”

    男生愣了半天,摇着头,“不……不可能,我从不认识记者朋友。”

    叶一心冷笑了声,去大门口拿出手机来,播放着之前录制好的视频,冷笑着递给了他,“证据。”

    闻言,男生这才手抖着接过了手机,看完自己被坑骗的模样,傻在了原地,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随即,眼眶也积蓄出泪水,“怎么会这样,我们几个兄弟明明酒吧里玩的很开心,怎么会……”

    叶一心看着他的反应,很满意,拍了拍他的肩膀,“人心比鬼更可怕,刚才对抗我的力气,不如用在那两个人身上。”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

    男生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手紧攥着头发,脸上尽数懊悔之色。

    不远处,一个长长的摄像头探了出来,将眼前的这个场景都给拍了下来。

    ……

    叶一心走出酒店,便按照小陈的指挥,走到了车库,只见她不知道从哪里借了一台车,等得都睡着了。

    见她回来,小陈立马就打起精神来问,“怎么会出来这么晚?”

    “没事,中途遇到了一些麻烦事。”叶一心坐在副驾驶座上,抱歉一笑,“让你等着急了吧?”

    “我倒没什么事。”小陈将车子开动,打了一个弯,关切的问,“你怎么样?”

    “都已经按照我所预料的那样进行,就是不知道崔老能不能接受。”叶一心边说,边伸手揉着太阳穴,眉眼略显疲惫。

    她这次做法很冒险。

    胜率多少,她根本没把握。

    第二天,叶一心抱着手机在酒店等了一上午,终于接到了崔老助理的电话,说让她下午来一趟家中。

    小陈听到这消息时,拉着她的手,替她而感到开心,“皇天不负有心人,一心,真有你的。”

    叶一心抿着唇,眸光却拟向了窗外,流露出了许些感谢。

    其实,她最应该感谢的那个人,是灵儿。

    吃过了午饭,叶一心精心换了身装扮,便打车来到了崔老住所。

    别墅建立在郊区外,四周毫无半点车硝,种植了各种各色的花,世外桃源般宁静。

    门口,助理已在等候,带着她穿过偏厅,来到了后花园。

    七叔也在。

    烈阳高照下,小溪潺潺流水,他正在陪着崔老下棋,别有一番闲境地。

    “呦,叶丫头,快过来。”见到叶一心,七叔连忙热情伸手招呼。

    闻言,叶一心也加快了脚步,很温顺的打着招呼,“七叔,崔老。”

    崔老还是不喜欢她,淡淡的‘嗯’了声,手拾着棋子正要落下,可眸光不经意一扫叶一心,就怎么也移不开了。

    “啪!”

    棋子随手就掉了下来。

    “老顽固,你输了啊 !”七叔拍手欢呼。

    而崔老却心无棋艺,猛地站起身来,用力一眨眼,在看叶一心时,眼色明显冷静,但却流露出了怀念:

    “灵儿,像,她也喜欢这么穿衣服!”

    听着他的话,叶一心咬着唇,也忍不住的一阵意外。

    白衬衫外加牛仔八分裤,她只不过是随身搭配,想着见长辈,穿的太隆重不亲切。

    不承想,竟又与灵儿撞上了。

    她正尴尬的不知所措时,七叔站起身来,笑着打圆场,“二哥,她叫叶一心,灵儿妹妹已去世很多年了。”

    有了他的提醒,崔老这才坐回在椅子上,手指紧捏着桌角,痛苦喃喃,“是啊,她不在,已经离开了……”

    “崔老。”怕他会伤心过度,叶一心忍不住柔声道,“您的妻子一定比我更优秀,其实换个角度来想,她还在守护着您,只不过已化成天上的一颗星星。”

    闻言,崔老的面色才缓和了不少。

    他看向了叶一心,眼色已降了许些冰冷,被愧疚所填补,“刚才吓到你了吧,听七弟说,你是个记者,想一直采访我?”

    这是……有戏!

    想着,叶一心便用力点着头,直言不讳道,“是我们杂志社想邀请您做周年报刊的人物小传,把您跟玉器的伟绩传扬去给更多人看。”

    七叔也大笑出声,帮着说,“老二,你研究那些瓶瓶罐罐的半生了,也没个继承人,还能活多大岁数,不如将你所知道的知识都说出来,造福人类。”

    “就你话多。”崔老怒瞪了他一眼,低头思索,并未说话。

    这时,他的助理忽然捧着手机走到了崔老的面前,“您看看,这是刚才爆出来的新闻。”

    崔老紧蹙着眉,原本淡淡一瞥,可在看到内容时,紧紧盯着叶一心,脸色极沉,呼吸也逐渐加粗。

    “怎么了?”叶一心不解的歪头。

    七叔也看了眼手机,随即,目瞪口呆道,“这……叶丫头这是真的吗?”

    她彻底被搞蒙了,索性挪动着身体,主动凑上前,看到了新闻后,脸色猛地一沉,嗓音极其凝重,“我没做出这种事情来!”

    也不知道是哪些无良媒体,竟然将昨天她在酒店里救男生的画面都给拍了下来,断章取义的发了新闻报道。

    指责她趁着出差之际到京都泡男人,不顾唐时面子,脚踏两只船。

    在加上,那摄像头拍的极其清晰,毒品袋子也被人扒了出来,又说她染毒.品,赌博等。

    崔老不信她解释的话,摇着头,激动的说,“不,你跟灵儿一点也不像,她才不会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来。”

    “来人,快把这个女人赶出去!”

    “崔老。”叶一心生出无奈,紧皱着眉,坚定的开口辩解,“您相信我,我当时只为了救一个小男生,而且我还有视频……”

    可崔老冷哼了声,拄着拐杖,走进了屋内。

    不给她半点机会。

    保镖上前,粗鲁将叶一心给按住。

    “快,松开!”七叔沉下脸制止,下手没轻没重,要是受了伤,还不得跟他拼命?

    可那看着叶一心的眼神中,带着许些怀疑。

    叶一心深知讲不通,只能将那手机里的视频调出来,播放给他看。

    幸好,她早有做准备,要不然,只能白白受诬陷。

    看完视频后,七叔这才面色微缓,歉疚道,“孩子,我们错怪你了,但还要多给老顽固些时间,我还会找他继续谈。”

    “他啊,简直把你当成灵儿的翻版,得及时制止了。”

    “七叔,谢谢您。”叶一心感激道,将视频拷贝给他后,就跟着那些保镖出了别墅。

    外面烈阳高照,可叶一心看着新闻上那些对自己的诬陷,心里依旧不曾被照进半分温暖。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到底是谁,在背后暗戳戳整她?

    也不知怎么上了出租车,叶一心第一件事情就是给唐时打电话,想解释,哪怕只说出来也好,可结果,却是关机中。

    她咬着唇,心情顿时一落千丈,这个关头,她真的很想听听唐时的声音。

    此时。

    唐时刚开完一晚上的会,带着一身疲惫回到了办公室,耳边还回响着乔北的汇报声。

    还未等落座多久,忽然,门就被推开,唐时拉着池婉儿的手气势汹涌的走了进来。

    “妈?”唐时微皱眉,沉声提醒道,“我在忙。”

    一见到他,池婉儿的双眼就露出了迷恋,故作害羞道,“唐哥哥,我刚做了一些鸡汤,拿来给你喝喝。”

    “你喝吧。”唐时冷冷拒绝,她今天穿了红裙子,精心打扮了一番,可他的余光却不曾有半分的停留。

    “啪。”

    唐母直接干脆将报纸丢在了他面前,环住了胳膊,冷冷的笑道,“能有多忙,现在什么事都没这个重要。”

    闻言,唐时这才伸手拾起了那张报纸,看完后,除了额头青筋跳了下外,并无太多的表情。

    唐母意外极了,“你……你怎么都不生气?”

    唐时将报纸扔到了一边,抿了口茶水,淡淡提醒道,“妈,看样子你最近过的很闲,我让乔北给你订出去旅游的机票。”

    “你这是要气死我!”

    唐母捂着胸口,脸色被他气的涨红,“一到京都就立马被传出这种新闻,能是什么好东西?你怎么还偏偏执迷不悟呢。”

    “上次我到她杂志社给她钱,她还矜持不要,放长线钓大鱼呢。”

    “你找过她?”唐时猛地起身,俊脸阴沉的如乌云密布。

    “我……”唐母被他吓得一时语塞。

    唐时对着她冷冷一笑,难怪,上次叶一心像受了大委屈般,直往他怀里钻,她自尊心那么强的人,被钱玷污得多难过。

    想着,他就拽上了西装外套,走出了门,对乔北命令道,“订今晚去京都的机票。”

    陆家。

    叶一心下了出租车,看着那戒备森严的大高门,眸光越发的阴沉。

    若要公开手机上视频,澄清的证据还不够。

    只有找到昨晚的那个男生,让他出面帮自己作证才行,很清楚的记得,那两个糙汉说过他是陆家的人。

    走到了门口处,保镖板着脸,见她陌生,就拦住了她,“工作牌!”

    “我找一个男生,长得还可以,但性子却拽的很欠打……”

    “大胆。”保镖立马呵斥住了她的话,怒声道,“我们小少爷你也敢这么乱讲。”

    看,她找对人了。

    叶一心只能放软了语气,再次说,“好,我错了,我找你们小少爷真的有事。”

    “他不在,你赶紧走!”

    闻言,叶一心黛眉微皱,不在?该不会是承受不了打击,就躲起来吧?

    无奈之下,她只能暂时放弃,穿过小花园,到马路上打车回酒店。

    可就在走到小溪边时,忽然她就听到了一道老人的哀嚎声,“好疼,有没有人救救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