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09章 我学得比你快

第109章 我学得比你快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意识到这一点,叶一心不禁咽了下吐沫,试探性的开口问,“夫人您……”

    下一秒,床上的女人缓缓坐了起来,侧过脸,直视向了她。

    看清楚那张脸后,叶一心着实愣了下,旋即,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宋夫人,怎么会是您?”

    没错,就是以前在韩家时,与她一起做过慈善,教过她不少东西的宋夫人。

    因她们的交集并未深入,所以未曾料到,原来她就是陆官员的老婆。

    “一心,快过来。”宋夫人对她招手。

    叶一心赶紧小跑着上前,乖巧的坐在了她的身边,盈盈一笑道,“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您。”

    “我也没想到,能与你相遇,你都很长时间没有联系我了。”宋夫人抚摸着她的秀发,脸颊扯出了一抹笑容。

    宋官员看得愣住,“你们……认识?”

    “是啊,你忘了之前我跟你提过,每次我出去做慈善,都有一个小姑娘不嫌辛苦的帮我忙,就是一心啊。”宋夫人开口交代道。

    “原来是这样。”

    宋官员恍然大悟,旋即,那看着叶一心的眼色多了愧疚,“抱歉,是我之前误会你了。”

    “您可别这么说。”叶一心连忙摇手,接着,亲昵的搂着宋夫人的胳膊,由衷的说,“就是希望夫人您不要再伤心了。”

    宋夫人悲凄的叹息,“爱爱跟了我那么多年,等同于我的家人,我怎么能不难过呢?”

    “所以说您必须要重新振作,越躺着人就越容易抑郁,一定要多出去走走。”

    叶一心顿了下,轻笑着提醒道,“我最近这段时间都没什么事,若您愿意的话,我一有空就来陪您。”

    “好啊。”宋夫人可喜欢与她交流,拍着她的手,脸上终于多出了些笑容。

    宋官员看到这一幕,被惊得目瞪口呆。

    自家老婆最了解,宋夫人虽为人善良,但也有清高,很少愿意与别人交朋友。

    见过,谁像叶一心这般让自家老婆,这么喜爱的。

    “宋官员,我可以继续陪夫人吗?”

    叶一心笑容款款的看着他,他有一瞬间的犹豫,叶一心就好像窥探到他的心思,又坚定的保证道,“您放心,我照顾夫人,单纯与感激,跟合作无关。”

    “什么合作?”宋夫人好奇的问。

    “没什么,您养好身体在说。”叶一心搂着她的肩膀,柔声提醒道,“我刚才在来时,看到您家后花园有一片新开的花丛,我们要不要出去转转,我有一肚子的话想与您分享呢。”

    “好呀。”宋夫人点头,立马吩咐着佣人拿来衣物。

    宋官员不放心,刚要跟上去,就被她冷冷呵斥住,“女人的悄悄话,您跟着瞎掺和什么。”

    宋官员一脸尴尬和委屈,可又不敢多发言,只能傻愣愣站在原地,叶一心见着,忍不住笑出声来。

    估计也只有宋夫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

    这个宋官员对老婆真是格外疼爱,不过这对于她而言,倒也是好事一桩。

    接下来的几天。

    叶一心但凡是下班,或者下午有外出采访提前完成,她都会带着宋夫人到处逛街。

    她从小没有母亲,但和宋夫人之间的相处,完全是母女那般,把她哄得很开心。

    宋夫人也渐渐从爱宠去世里,走了出来。

    但却能看得出来,她依旧是有一桩心事,未曾了结。

    为了让她彻底放下,叶一心在网络上查找了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次日,她从宋家走时,拉住了宋夫人的贴身女佣,恳求道,“您能不能给我一张爱爱狗的照片?”

    女佣知道她是好人,也完全信任,并未多问,便前去拿了一张照片递给了她。

    叶一心又去买了一堆材料和针线,回到家后,便开始照着小狗的照片,刺着一个布偶。

    但她以前只有刺绣的经历,缝布偶看起来简单,但实际上却总扎手,一点也不容易。

    就连张阿姨都看不下去,走过去,心疼道,“叶小姐,交给我来吧,我比你经验更丰富。”

    “不用了。”叶一心出声拒绝,亲自缝的不止是布偶,还有她对宋夫人满满的祝福。

    她因不熟练,老被扎手,每一次扎手,第一个反应不是包扎,而是赶紧擦掉血,避免沾到布料上。

    张阿姨看着,心都快要提在了一起,那叫做一个紧张。

    “砰!”

    这时,唐时下班回来。

    张阿姨像看到了救星一样,赶紧走上前,帮他拎着包,把叶一心的情况都告知于他。

    看着沙发上,那因专注缝布偶,甚至忽略他回家的女人,不禁微蹙着眉,上前将她的布偶夺到手里。

    “啊喂,我还差一个线头就把眼睛给缝好了,你快还给我!”叶一心叫嚷,站起身来,就朝着那个布偶扑过去。

    丝毫没注意到她此时所处是沙发,一前倾,身体就落了个空。

    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下意识伸出手来,抓紧了眼前男人的胳膊,鼻子跌在他的胸膛上,疼得眼角泛泪。

    “你男人回来时,你置若罔闻,现在倒投怀送抱了?”唐时故意冷笑道。

    纵然心情不愉悦,可那搁置她腰间的大手,不自觉的微微缩紧。

    叶一心有些心虚的眨了眨眼,“我……我缝布偶没看到,你不要生气嘛!”

    唐时面色毫无动容,黝黑深沉的眸光看着她,令人毛骨悚然。

    “你不要这样嘛。”叶一心咽了下吐沫,主动捧住了他的脸,撒娇道,“我知道错了,下次肯定第一个到门口去迎接你,给你一个大大的拥抱。”

    她的声音极软,配上她可怜的小表情,唐时在铁汉,也根本禁不住。

    “欠收拾!”他冷哼了声,拿下女人的小手。

    可这时,叶一心的脸色突变,疼的呻吟出声来。

    “手给我看看。”唐时立马紧张道,叶一心还欲遮掩,他力度却极其强势夺过了她的手。

    轻轻的展开,只见那每个指心上,都被扎了好几个小孔子。

    虽然都看不清楚具体伤势,可有几个,还在往外冒着血。

    唐时眉头紧锁,捏着她手腕的手臂在发抖,脸色沉的难看,“你是笨蛋么!”

    听着他的训斥,叶一心有些害怕的缩了下肩。

    “其实我没事啦,不就被针扎下,能有多疼。”她挤出了一抹笑容,实际上,十指连心,她都要疼死了。

    唐时紧抿着唇,也没有太多的话,去屋内拿了医药箱过来。

    先给她手指消上了毒,又拿来创可贴要给她包扎上,叶一心的手往后缩了下,出声制止道,“算了吧,我今晚还要缝出来布偶。”

    唐时却冷着脸,将她那个布偶直接扔到了垃圾桶中。

    “你做什么!”见状,叶一心顿时心急起来,她赶紧小跑过去,将垃圾桶放倒。

    正要徒手去抓,唐时便拉住了她,低声呵斥道,“很脏,非要弄伤自己也要缝它?”

    叶一心倔强挣脱开他,将布偶给捡了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将玩偶搂在了怀中。

    旋即,她又看着唐时,眼眶里荡着许些泪水:

    “我很小的时候,也跟舒荨养过一条狗,但那时太小了,当狗狗死的时候,只会哭着将它埋下来,我能理解宋夫人痛苦,所以才想给她一个完整结局。”

    说完,她就拿起了针线盒子,直接跑向了卧室。

    关上了门,叶一心拍了几下眼睑,硬生生逼下了泪水,但依旧心里发闷,觉得很委屈。

    她很痛,但多希望,唐时能够支持她。

    忍着手上的疼痛,继续缝补着布偶,过了没一会儿,房门忽然被推开——

    只见,唐时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在她面前单膝蹲下,掏出了创可贴。

    “不要!”叶一心满眼警惕,将布偶藏在了身后。

    “不要什么。”唐时却力度强势的拽住了她的手,硬生生给她贴了上去,“再不贴小心发炎,布偶我来帮你缝。”

    “什么?”叶一心目瞪口呆,“可……可你会吗?”

    唐时无奈的勾唇,修长的手指从她鼻尖一划而过,“我学的比你快。”

    而事实证明,他的确没有说谎。

    叶一心只是跟他讲解了一遍,他便学会了步骤,在加上他力度把握的很好,穿针线根本没被扎过手。

    一直到半夜,他们便已做出了个巴掌大的小玩偶。

    那张小狗脸,虽比爱爱的照片要胖一些,但好在神色很逼真。

    叶一心拿着它,欣喜不已,看着唐时那张脸由一开始的深信不疑,变得极其崇拜,“谢谢你,房东先生。”

    “客气什么,如今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唐时揉了她的后脑勺,对她柔笑道,“先去睡会儿,收尾工作我来做。”

    “不要。”叶一心就躺下他大腿上,依赖道,“我要一直跟你在一起,你去哪我就去哪。”

    唐时只好去拿了毛毯过来,给她盖上。

    夜色渐浓。

    叶一心等了他没一会儿,双眼便开始撑不住,直打颤。

    待到唐时做完了布偶,腿上的女人已熟睡了过去,微黄色灯光下,她面色很恬静,呼吸均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