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11章 不会把她推开

第111章 不会把她推开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他的身体极沉,紧压着叶一心有些喘不过来气。

    “唔……”她伸手按住了唐时的胸膛,急喘着粗气道,“等一下,房东先生你喝醉了。”

    唐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但未移开,双臂抵在她的脑袋两侧,看着她的双眼一片猩红。

    极其爆发力,宛若一头苏醒的狮子,好像要将她给吞掉。

    叶一心从未经历过,双手渐渐护在胸膛处,害怕的咽了口吐沫,可她却知道,那是叫情欲。

    “你真的醉了,我去到厨房里给你煮醒酒汤。”叶一心说着,便要推着他起身来。

    唐时却及时攥住了她的手腕,轻轻在她细嫩的肌肤摩挲了几下,低哑的嗓音充满了渴望:

    “一心。”

    叶一心浑身的骨头都酥掉了,睫毛直颤,呼吸的频率超与常人。

    下一秒,他又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呼吸萦绕在她耳垂,“一心,你是我的女人,是我这辈子最自豪的事。”

    这个男人啊。

    轻而易举的几句话,便让叶一心那心跳快要跳出嗓子眼中,不知不觉中,二人又再次热烈的亲吻上。

    叶一心好像沉沦在一片海洋中,来回晃荡,脑子一片空白。

    “放松点。”他性感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叶一心抿着唇,试探性的勾住了她的脖颈,生涩的回应着她。

    纵然这感觉并不好受,但她却足以信任唐时,若他需要,并不介意将自己交出去。

    可就在唐时扯掉她身下的布料,一阵凉意的袭上来——

    叶一心骤然瞪大了眼睛,一股恐惧之意汹涌席卷上她的心头。

    耳边徘徊着那些辱骂她的声音:

    “叶一心,你现在这副被别人碰过的身体,让我觉得很恶心!”

    “哎呦喂,我们韩家怎么会出现你这个媳妇啊,传出去,脸还往哪里搁啊。”

    “别碰我!”她连忙推开了唐时的身体,美眸看着他,充满了戒备的冷意。

    唐时被她的反应吓到,皱眉,伸出手来要去触碰她的脸。

    可却被狠狠推开,叶一心紧捏着衣领,羞愤的朝着浴室里跑了进去。

    没一会儿,浴室里便响起了花洒的水声。

    “叩叩!”

    唐时很不放心,走过去转动几下门把,却发现已被锁了上去,敲门问,“一心,你还好吗?”

    静了片刻,没有回答。

    唐时又听了半晌,怕出事,真当他都要去拿工具把门给撬开时,‘吱嘎’一声门自动被推开,叶一心裹着浴巾,湿漉漉的从里面走出来。

    “我没事。”她低着头,她嘶哑的嗓音,“抱歉,打扰了你的兴致。”

    “是我太冲动了。”

    唐时俊脸也有歉色,牵着她坐在椅子上,用吹风机给她吹干了头发。

    叶一心看着他那温柔的眉眼,心下一阵感动,明明他身体会很煎熬,可依旧是先照顾着自己的感受。

    忍不住,她就将脑袋轻贴着他的腰腹,柔声道,“谢谢你,唐时。”

    “傻丫头,谢什么。”唐时开口询问,“我知道你现在还不能接受我,我们以后慢慢来。”

    可叶一心却摇着头,再次道,“与你无关,是我的心理问题,你刚才一碰到我的身体,我的脑海中仿佛有一个小人,驱使着我将你推开。”

    唐时看着她,发觉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神色也越来越凝重起来。

    一直到大半夜,他才将叶一心给哄睡着,自己去冲了个冷水澡,才硬生生压下身体里的燥热。

    他从不是个xing欲强的人。

    以前在多的女人主动上他的床,他都不屑于动一下,可直到叶一心的出现,才让他忍不住一次次失控。

    第二天,他便让乔北调查叶一心的过去。

    这才发现,三年前曾在叶一心发生过一次大事故,才造成了她与韩谨言感情破碎。

    在联系初遇时叶一心喝醉酒的状态,唐时猜测,问题一定是出在韩谨言和叶一心的身上。

    其实,要想知道真相,问叶一心就可以了。

    但他怕,这会伤到她的自尊心,更抵触自己。

    他正沉思着,面前的乔北又再次提醒道,“对了时哥,两天后就是韩菁的忌日了。”

    闻言,唐时才被拉回了思绪,眸光微惊。

    他赶紧翻了眼桌上的日历,的确早已用红笔给画了个圈。

    “时哥,我早已经按照以往的规矩,全部把葬品都给准备好了。”乔北如实交代道。

    “好,谢谢。”唐时淡声应下,修长的手指拿起钢笔,继续办着工作。

    乔北看着他的反应,感到很意外,但同时,心里也禁不住的欣喜。

    以往,每次一快到这韩菁的忌日,不管多忙,唐时总会停下工作,一连买醉好几天,非把自己折腾的大病一场才行。

    可如今,他却能坦然面对了。

    两天后,终于到了韩菁忌日,一大早上,张阿姨便从后花园摘了一束小黄菊,用报纸包裹好,让乔北给带走。

    叶一心陪叶舒荨吃完饭,恰好看到乔北已远去,在联想唐时昨天一晚上没回来,就忍不住好奇的问,“张阿姨,今天唐时是要去看望什么人吗?”

    “没有啊。”

    “真的吗?”叶一心深信不疑,紧盯着她看。

    张阿姨被她盯得有些慌,话也略显语无伦次,“我……我不知道,厨房有汤要出锅了,我去看看。”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

    而她的反应却令叶一心的情绪下沉,脸色也越发的难看。

    他今天只穿了一身黑衬衫搭配八分小脚裤,身上毫无半个饰品,很休闲,好像只是来看望一个多年的好朋友。

    来到墓地时,却发现有一个身影比他更快一步先到达。

    时看到他,丝毫没半点意外,可乔北却想起了以往的经历,担忧的说,“时哥,不然这次我陪您进去?”

    “不用,在这里等我。”唐时淡声道,从车内拿出了一束用旧报纸包裹的小黄菊,走向了墓地。

    待他靠近后,站在前方的男人忽然冷笑了声,“没想到,你还能惦记着我妹妹,还知道她最喜欢的花。”

    唐时不语,弯下腰来,将小黄菊轻放在她墓前,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墓碑上的韩菁照片。

    那是一个很年轻清纯的女孩。

    直发,不带半点妆容的脸,依旧深邃精致,神色中透着柔弱,很想让人好好疼惜。

    唐时看了一会儿,双眼多了温柔和怀念,轻轻将照片上的灰尘给扫掉,再无过多情绪,站起身来。

    两个高大健硕的男人并排站着,犹如一道美好的风景。

    “一心,她怎么样了?”半晌,男人率先开口问,他缓缓侧过脸来,竟是韩谨言!

    “我的未婚妻有我在照顾,自然很好,就不劳烦韩总费心了。”

    听着唐时略带自豪的话,韩谨言垂眸,苦笑了声,喃喃道,“是啊,跟你在一起,肯定要比我这里更幸福。”

    如今的他,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意气风发,脸庞明显消瘦了些,变得更立体,唇边长了一圈胡子,更添了些男人的成熟。

    自从婚礼上的事情一出,他几乎每次将自己沉迷在盛唐集团里工作,敛了以前的脾气。

    慕景色每日都在哭求他原谅,韩秀云也在跟他闹,为了躲避这两个女人,他基本上都住在公司。

    唐时仔细端量着他的变化,眼色复杂,开口问,“三年前,你跟叶一心是因为什么矛盾,才会分开?”

    韩谨言知道叶一心的心病,抬头,带着希冀问,“你们……吵架了?

    “没有。”唐时冷扫了他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告诉你也无妨。”韩谨言沉声开口道,“三年前我们的新婚夜,一心晚宴过后就消失了,寻遍了整个酒店都找不到人。”

    “那一晚上,我失了眠,抽了一地的烟,直到天亮我疲倦不堪的回到了婚房,准备报警时,却发现一心她浑身赤裸的睡在了卧室门口。”

    “醒来后,一心哭着跟我说不记得当晚的事,可消失了一夜,又赤着回来,除了被男人给……”

    后面的话,他说不出口,虽已过了三年,可再次提起时,他的情绪依旧激动。

    就是这一件事情,彻底点燃了他的怒火。

    这么多年以来,即使心里一直很爱她,但却无法接受新婚当夜被‘戴绿帽子’的事情。

    叶一心在他心目中,可一如白月光那般纯洁。

    听完他的汇报,唐时只是沉默,俊脸毫无半点表情,沉声表示,“这件事情我会调查清楚。”

    见他这么冷静,韩谨言震惊极了,换成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受不了吧?

    “其实,你没有多爱叶一心吧?”

    见他的背影越走越远,韩谨言忍不住喊。

    唐时的脚步微顿,没回头,低沉的嗓音充满了坚定,“恰恰相反,换成是我,我会相信一心,而不是互相折磨三年,生生将她推开。”

    韩谨言征愣,回过神来,苦笑了声。

    他也知道错了,可惜晚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