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16章 他是不是反感自己了

第116章 他是不是反感自己了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唐时似乎看出了她心中的顾虑,修长的手指轻抚着她的发间,耐着性子,再次说:

    “人与人之间本就是慢慢习惯,而且我给你找的女医生,一定比苏木更懂你。”

    他这话,也让叶一心多少明白了他的心思。

    抬起眸来,与唐时对视,失望的说道,“黑山时苏木真的只是路过救了我一把,我受伤走不动路,他才会背我,你不信我吗?”

    “我信。”

    唐时捧住了她的脸,低沉的嗓音却依旧执拗,“但苏木很危险。”

    叶一心咬着唇掰,最终,还是挣脱开了他的手,眼底里一片不理解。

    “什么危不危险,我跟季医生合作了多年,她难道还会害我不成?”叶一心激动的反驳道,“说白了,你还是不信任我。”

    她躲避的身体往后仰,不小心,就将唐时的伤口牵动开。

    乔北看着那后背的大片血渍,赶紧上前包扎,忍不住指责道,“小嫂子啊,你能不能注意点……”

    “闭嘴!”

    唐时低声呵斥。

    可叶一心却低着头,口吻中充满了懊悔,“对不起,这就去给你熬鸡汤。”

    闻言,唐时想起了她身上也有伤口,面色就紧张,低声命令,“不需要,回你房间休息去。”

    “我没事……”

    叶一心就要走出房门,然而,就在门口时,唐时再次开口,“就算你做了,我也不会吃。”

    我也不会吃……

    他的话宛若锋利的匕首般,狠狠扎进叶一心的心脏,泛起了一股股疼。

    他是不是反感自己了?

    叶一心手指紧扣着门框,半晌,才艰难的吐出四个字,“如你所愿。”

    强撑着力气,她这才走进了房中,一关上门,就扑到了床上,脸埋在了被褥里面,失声大哭。

    一直以来,她都认为自己跟唐时之间,才不会像别的情侣那样争吵。

    可如今看来,她的确太过于高估。

    更不明白,苏木只是作为她的主治医生,怎么就招惹到他了?

    刚才的唐时好陌生,他不信任自己,说话声也很凶,更不吃自己的东西。

    人们都说,当一对情侣爱到极致后,就会从对方身上发现缺点,逐渐放大,争吵,最后分手,唐时是不是也发现,其实,她并没有那么好呢?

    一夜未眠。

    第二天大早上,唐时已收拾完毕,准备到公司里上班。

    叶一心很不放心,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偷偷趴在他卧室门口,见他穿衣洗漱。

    那健硕的肩膀上,还有大片包扎的痕迹,有些在活动下,殷出了许些血渍。

    她忍不住焦急,迈开了脚步,要上前帮他的忙。

    可在想起昨天的争吵时,又硬生生的止住了。

    唐时收拾完,拎着公文包走出来,正面来看,他的身姿依旧那么伟岸健硕,俊脸冷沉,面色显得有些白。

    但比昨天,他已经恢复了很多。

    趁他推门功夫,叶一心才舍得收回视线,慌乱的找个墙躲了起来。

    站在门口,唐时顿住了脚步,面上并无情绪,也并未多说话,整整一分钟左右,这才离开。

    也不知道,有没有发现她的行踪。

    叶一心垂眸,紧咬着唇,说不出来的难过。

    这种冷战,真的好讨厌啊。

    ……

    中午午休时,叶一心心情不佳,不愿跟同事们吃饭,捧着订好的午餐,来到了公司顶楼来吃。

    这里略显荒,很少会有人上来,很安静,也很凉爽。

    吃了一半,忽然她的耳边响起了一道铃铛的脆响声,她下意识脊背挺直,回头一望,就见苏木穿着一身黑白条纹西装,笑着走过来。

    而他的右手上,攥着一个铃铛。

    同样,叶一心也有一个同款手链,她下意识抬起手腕来,她的铃铛仿若跟苏木的铃铛有心灵感应那般,也跟着轻轻摇晃。

    这种现象,很奇怪。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不知不觉中,苏木走到了她的面前,轻声唤回了她的思绪。

    叶一心轻摇着头,“没事,就想自己待会儿。”

    紧接着,她又奇怪的问,“对了,你是怎么进入到我们杂志社的?”

    苏木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通行证,撇了撇嘴,“诺,一百块钱好多个人卖给我呢。”

    “……”

    “你身上的伤好些了吗?”问着,苏木就伸出手来,朝着她身上抚摸了过去。

    未等靠近,叶一心便躲闪开身体,面色带着疏离,“谢谢关心,我已经没事了。”

    苏木却耸了下肩膀,并未介意,盯着她的愁容半晌,伸出手来,轻扯着她耷耸下来的唇角,指责道,“小骗子。”

    “唔……”叶一心躲闪不开。

    苏木轻笑出声,松开了手后,双臂撑在了后身,“不闹了,跟我说说看,到底遇到什么困难了,我是你的心理医生,必须要时刻监护你的心情。”

    叶一心鼻子有些酸,“吵架了。”

    “因为我?”

    听着苏木的问话,叶一心抬眸,意外的看着他。

    “看来我猜对了,在山上,我就察觉到他对我的提防。”苏木修长的手指伶俐把玩着铃铛,无奈的摇头,“这么小气的男人,你怎么看上的?”

    叶一心“啪”的一声将盒饭合上,护着他,“不许你说唐时的不好。”

    “OK!”苏木妥协的松了口,“我会找个机会跟他解释清楚,我们之间是清白的。”

    “谢谢了。”

    苏木低笑,没在多言,而是轻摇晃着手中的铃铛,他摇的很有节奏感,竟交织成了一个乐谱。

    仿佛面前多出了一片汪洋大海,四周环境美不胜收。

    叶一心听着,不自觉被吸引了注意,“你学过?”

    “是自学成才。”苏木眼底里的光极其亮,带着许些狡黠,“喜欢吗?”

    “是挺好听的。”

    出于新鲜,叶一心也把玩着手上的小铃铛,自从被戴上后,她就没当回事,也没仔细研究过。

    应该也同样能摇出好听的曲谱吧?

    “那你就永远记住这个铃铛声。”苏木声音莫名有些森冷,叶一心手指微顿,抬眸看他时,他又是一副温和的笑脸。

    旋即,伸出手轻摸着她的脑袋,一下又一下,像在安抚。

    可叶一心的脊梁一凉,脑子‘嗡’的响起来。

    很奇怪,苏木刚才摇的铃铛乐响,明明并不简单,可这一刻,却深深镶刻进她的脑海中。

    她没多想,可万万没想到,不久后,这个铃铛竟成为了她的梦魇!

    晚上,下班回到家。

    叶一心照常吃饭,陪舒荨聊天,以及办公。

    但今晚,她却并没有回到卧室,而是搬着笔记本电脑来到客厅里,在腿上垫着个抱枕写报刊。

    一直时不时留个眼神在门口,看唐时有没有回家。

    但天色都已黑了,都未曾看到过他半个身影,这让她的心神越发不宁,不怕他刻意冷落自己,而是怕他伤口崩开,再出什么事。

    恰好,张阿姨抱着一个中等医药箱走下楼,套了保暖大衣,要出门的架势。

    叶一心下意识喊住了她,“这么晚了,您要去哪里?”

    “唐先生身上的伤口每天晚上都要上药的,可他这会儿还未回来,我怕他忘记,就想把药送到他公司离去。”张阿姨无奈解释道。

    叶一心抿着唇,思索了后,将笔记本关上,走到了她面前,“给我吧,我去给他送。”

    “好嘞!”

    她穿好了衣物后,打车来到了唐氏集团,这么晚了,这座大厦依旧灯光明亮,人群熙攘。

    叶一心站在门口,有些紧张的深吸了口气。

    她只是来送药的,才不是主动示好,她也只偷看唐时一眼,见他伤口没事,她就走。

    这么想着,她的心里也多了不少勇气,迈开脚步后,来到前台前,“麻烦帮我叫一下唐时,我有东西要给他。”

    前台小姐看着她,认出来,热情的笑道:

    “很抱歉,唐总现在开会,可能需要很长时间,不然唐夫人您把东西给我,一会儿我帮您送进去?”

    见不到人了……

    叶一心微垂的睫毛轻颤,失落极了。

    “那好吧。”叶一心只好将医药箱递给了她,并且叮嘱道,“再帮我告诉唐时,开完会给我打一个电话。”

    “没问题!”

    交代完,叶一心这才离开公司。

    前台小姐正要将医药箱放好时,忽然,一个芊丽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快速的将东西给夺走。

    “你……”

    前台小姐恼怒的皱眉,可在看到来人时,脸上又扬起了笑脸,“原来是池秘书。”

    池婉儿一边打开包装袋,一边冷笑道,“怎么,作为唐时的秘书,我连看东西的权利的都没有了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池婉儿见里面是个医药箱后,眼色复杂,心头也极其震撼。

    她就说今天唐时的脸色怎么会差那么多,原来是受伤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