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17章 为什么都不懂她?

第117章 为什么都不懂她?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这个叶一心,霸占唐时不说,却并没有好好照顾他!

    “给我吧,我帮你交给唐总。”池婉儿理直气壮道。

    “这……”前台小姐有些犹豫,可看着她双眼里的威胁后,硬是将后话给咽了下去。

    会议室里。

    气氛严肃,一桌子都是公司高层,以及项目的合作伙伴,大家都竖着耳朵,认真听着台上唐时的演讲。

    举止优雅,谈吐不俗。

    池婉儿站在门口,不敢多打扰,满眼痴迷的看着室内的男人。

    晚上九点钟,中场休息一个小时。

    大家都走出会议室透口气,唯独唐时留下来,手撑着桌面,垂着头,零碎的刘海挡住了他的表情,可有汗珠滴落下来,呼吸急促。

    见状,池婉儿赶紧走进室内,焦急的搀扶着他,“唐哥哥,您是伤口发炎了吧,快,我来给你上药。”

    唐时抬眸,见她手中的医药箱正是家里,不由眸光一紧,“她人呢?”

    “她走了。”

    唐时猛地站起身来,朝着门口就要走出去。

    池婉儿看着他的动作,以及那副紧张的模样,心很疼。

    她一直在唐时身边默默守护,为他做了那么多,他不曾多看自己一眼,相反叶一心却多次让他受伤,他却一如反顾的扑上去。

    凭什么!

    嫉妒仿佛要将池婉儿给吞噬那般,咬着唇,就追了出去。

    唐时走到了大厅里,环顾一圈,没见到人影,神色有些失落,手捂着隐隐作痛的伤口,还欲追出去。

    “时哥哥,你别白费力气了,我有让一心跟我一起见你,可她根本就不想见到你。”

    池婉儿在身后开口说。

    唐时冷扫了她一眼,拳头紧捏,未停下脚步。

    “我说的都是真的。”池婉儿不甘心的重复道,“她还说在和你吵架的功夫,只想冷静冷静,不想被影响心情。”

    “不信的话,你可以问她,当时她也在。”她指着前台小姐。

    前台小姐一脸的茫然,因为池婉儿说的那些话,根本就是假的,可当看到她那威胁的眼色时,又害怕的缩肩,轻声道:

    “是,叶小姐的确这么说过。”

    唐时的俊脸猛地一沉,手紧握着口袋里的手机,本想打个电话质问,可又想起她的心里状态,又给松开了。

    这段时间,叶一心对他的态度的确冷淡,若要说出那些话也并不意外……

    他怕,怕自己的打扰会让她更排斥自己……

    池婉儿见他有所动容,心中大喜,表面上,却故作叹息:

    “唐哥哥,给一心点时间吧,相信她会理解您的苦心,更何况您的身边还有我,我来帮您上药。”

    “不用,叫乔北来。”

    唐时冷着脸,一点也不领情,重新回到楼上。

    池婉儿笑容僵住,直跺脚。

    虽被拒绝,可依旧愉悦,看来唐时和叶一心是真闹别扭了,这个缺口,可给了她钻的机会。

    她可得好好规划一下。

    ……

    回到别墅后,叶一心依旧在客厅里办公,也在等着他。

    可到了夜深,都未曾见他回来,等累了,就随便枕了个抱枕,抱着电脑睡了过去。

    第二天,还是张阿姨发现,惊呼道,“叶小姐,客厅里凉,你怎么能在这里睡?”

    叶一心睁开惺忪的眼睛,第一反应,先抓住了她的手,质问道,“唐时呢?”

    张阿姨被她问的愣住,“叶小姐您在说什么,唐少爷他就一直没回来过啊。”

    没回来……

    叶一心松开了手,转而,打开了手机,也根本没有他的一个来电,垂下眸,止不住的失落。

    他是真的打算,对自己避而不见吗?

    就那么……讨厌自己吗?

    张阿姨见她一夜没睡好,面色憔悴的样子,属实是太可怜,就忍不住就劝道:

    “叶小姐您也别多想,我猜唐总一定是太忙了,在耐心给他点时间,或者您中午在给他打个电话试试?”

    “好。”

    叶一心只能点头。

    她第一次如此爱上一个男人,遇到这种情况,就如同小学生束手无措。

    但凡是一点建议,都恨不得牢牢抓住。

    浑浑噩噩的洗漱完,然后去上班,好不容易熬到了中午午休,第一时间来到阳台上。

    她神色复杂的看着,手机上唐时的手机号码,本来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在拨号时,突然就又迟疑了。

    她这样,会不会主动的过于廉价?

    一时,竟觉得委屈起来。

    跟苏木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清白的啊。

    凭什么被误会是她?拼命澄清的又是她?而唐时却什么都未曾做……

    “叮咚——”

    这时,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张阿姨,叶一心赶紧按了接听键,未等说一个字,张阿姨便惊恐的的汇报道,“叶……叶小姐不好了,舒荨她被车给撞了。”

    “啪!”

    叶一心承受不住的脚步后退,眸光紧缩,拎着手机便冲上楼!

    去往医院的功夫里,张阿姨给她汇报了事情的经过。

    本来叶舒荨在经过专业的治疗,以及大家的精心陪伴,心理上基本快要痊愈,也越来越跟人说话。

    可不承想,这段时间,她忽然跟张阿姨念叨说,出门遛弯时,看到了姜城!!

    毕竟,姜城已经入狱了。

    张阿姨不信,也权当她是心里作祟,也就没跟叶一心汇报。

    但今天带着叶舒荨出门买营养品,过马路时,她忽然盯着某一处商店,浑身发抖,眼里都是惊恐的喊‘姜城’的名字。

    张阿姨还未等确认,她就疯了似的狂奔马路,恰好,一辆车朝着她撞了过去……

    叶一心已最快的速度感到医院,只有张阿姨在急诊室的门口等候,焦急的踱着步。

    她看着那红灯,心仿佛被一根绳索,紧紧的提了起来。

    “多久了?”她的声音慌的发抖。

    “有一个小时了,当时舒荨被送来时,浑身都是血,恐怕情况不太乐观。”张阿姨忐忑的汇报着。

    接下来,又陷入了一片沉默中,张阿姨不敢坐下来,双手合十,嘴巴里不停念着祈祷词。

    一个小时过去。

    急诊室门被推开,医生终于走了出来,叶一心和张阿姨上前询问情况,他面色凝重,汇报道:

    “我们尽力了,但很抱歉,病人伤势过于严重,虽捡回了一条命,但什么时候醒不能确定。”

    “这……这不就是植物人吗?”张阿姨惊呼道。

    叶一心被打击的脸上血色尽失,身体仿若被抽空了力气,若不是张阿姨在搀扶,恐怕她都能摔倒在地。

    为什么会……这样呢?

    她只有叶舒荨一个家人,几乎拼劲全力的去保护她,可怎么……依旧无法护她安康……

    “叶小姐,对不起。”

    张阿姨哭着跪在她面前,接连的巴掌抽在自己的脸上,“都是我看守不当,我辜负您的信任,害了舒荨。”

    “你……你起来。”

    叶一心被她吓到,试图将她拽起。

    张阿姨却直摇头,趴在了她的大腿处,看着满脸悲痛,却强忍着眼泪的她,瓮动着唇掰道,“叶小姐我知道您难过,您哭啊,哭出来就好受些。”

    哭?

    叶一心早已满心凄凉,紧扣着掌心,试图逼出眼泪来。

    可却只能越发清醒,身体无力,心脏一抽一抽的疼,人难过到了极致时,根本掉不出眼泪。

    “一心!”

    恰好同在一个医院,苏木听闻消息后,穿着白大褂,就急匆匆赶来。

    张阿姨一见到他,宛若见到救星,赶紧将舒荨的情况汇报出来,恳求道:

    “您快劝劝我们叶小姐吧,我怕她真的会憋出病来。”

    闻言,苏木面色微沉,半蹲在叶一心的面前,抓住了她的手劝道,“如今医术发达,植物人痊愈的可能性很大了。”

    可叶一心的眼底里却一片绝望,“我要去见舒荨。”

    苏木回答,“以你现在的状况,应该多去休息。”

    叶一心猛地挣脱开他,表情木然,站起身来,朝着重症病房的方向走去。

    苏木快速追上了她,从衣领里掏出了催眠项圈,神色凝重,在她眼前轻轻摇晃。

    只一眼,叶一心的脑子‘嗡’一声响,眩晕就席卷上来,但这次,她始终保持着意识,在快要被催眠时,猛地推开苏木的手。

    “够了,不要在用这种方式来对付我了!”

    她控制不住,抱着头,激动的大喊,“我要见舒荨,她是我妹妹,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要见!”

    苏木被她推到了墙角,见越发控制不住,眼色渐渐冷了下来:

    “我办公室在504,帮我把镇定针拿下来。”

    张阿姨一听,有些惊慌,“这……这能行吗?”

    “要是情绪在不让她稳定下来,定会损害她自己的身体。”

    张阿姨被他的话给吓到,一时也忘了判断,赶紧上楼去帮着拿针。

    叶一心被苏木桎梏住,已有些激动,尤其是看着苏木手中那长长的针管,眼底利填上恐惧,用力挣扎,恼怒道:

    “放开我,你这属于强占人身,我没病!”

    苏木那搂在她腰间的手臂缩紧,唇靠在她耳侧,安抚道,“一心放松,我是你的医生,不会害你,睡一觉在面对这一切。”

    叶一心挣扎无力,摇着头。

    她现在只想陪着叶舒荨。

    陪她度过最艰难时刻,为什么,都不懂她?

    苏木给长针管打上了药剂,撸起她的衣袖,要将针头往她的皮肤刺,叶一心亲眼目睹,满是绝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