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22章 有软肋,就太好击败

第122章 有软肋,就太好击败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而叶一心目送着唐时的背影消失,心仿佛被挖去了一块难受,痛的她难以呼吸。

    一个激动,她便两眼一闭,晕倒在地上。

    唐时开车从别墅离开后,一时惆怅,他名义下是有许多房产,但是都不爱去。

    开来开去,最终,他还是将车停在了公司里。

    这么晚了,却见池婉儿从他办公室里走出来,手里抱着一大堆文件。

    “唐哥哥。”她小跑过来,灿烂的笑道,“你怎么会来?”

    唐时却不答反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平日里我反正也下班早,索性就跟乔北要了份你的工作行程,帮你整理了些资料。”

    池婉儿将文件递到他的面前,态度很恭敬,“请你检阅。”

    如今的她,竟乖巧的很。

    不同于之前的嚣张跋扈。

    唐时接过,并没看,嗓音依旧清淡,“谢谢。”

    “我该做的,您这么晚来公司,一心她不会介意吗?”池婉儿故意试探性的问。

    唐时的脸色微变,看着她,黝黑的深眸里冷意乍现,“时间不早了,我让保镖送你回去。”

    他摆了明的驱赶,令池婉儿一时脸面尴尬。

    “好……好啊,那你也多注意休息。”

    虽不舍,但也不敢多说什么,乖乖的跟着保镖上了车,开动的同时,一阵冷冽的寒风袭来。

    池婉儿身体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不觉得冷,眸光看向那漆黑的深夜,露出了隐隐喜悦。

    从唐时刚才的态度上来看,他肯定是跟叶一心吵架了!

    能让他大半夜跑来公司,定是很严重的事。

    这可是老天爷给她的好机会啊,既然这样,她怎么能不好好把握呢?

    想着,池婉儿赶紧掏出了手机来,拨了一个电话,笑的娇媚,“陈董事,上次我们谈的合作您看看可否提到明天?”

    ……

    次日。

    乔北来上班,照常先来唐时的办公室拿文件,可不成想,这刚一推开门,便被里面的场景吓到。

    只见,以往唐时那整洁,甚至连半点污味都不许有的办公室,此时空气里,都是烟酒刺鼻的味道。

    倒没有多凌乱,但办公桌上摆满了红酒瓶,显然是,买醉了一番。

    昨天唐时从医院里走出来时,还心情极好,这一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乔北担忧的朝着内卧走去,刚要去握门锁,大门便被从里推开。

    只见,唐时穿着白浴袍,敞开大片性感的腹肌,手拿着毛巾,正擦拭着湿润的头发。

    身上是高级古龙水味道。

    俊脸沉静,五官帅的令人腿软,见不到半分宿醉的颓废。

    “你站在做什么?”他眉心微皱。

    “时哥,您还好吧,是不是跟我小嫂子吵架了?”乔北试探性的询问。

    “没有。”

    唐时冷声应答,来到办公桌前,拿出了专属的钢笔,在最新上交的报告上检阅签字。

    但他的气息极低,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这没吵架,他是不相信的!

    乔北冒着生命危险,硬着头皮,凑上前去,“时哥,都怪我这段时间对您的关心少了,您可憋坏了。”

    “从现在开始,只谈论工作,否则就出去!”唐时用笔重敲了下桌面。

    乔北只能讪讪的闭上了嘴,旋即,他正色起来,“对了时哥,陈董事约您晚上吃饭。”

    “我记得与他的合作,只是刚有个初步打算。”

    “其实这次合作联系者是池婉儿做的。”

    乔北没隐瞒,感慨道,“她这段时间在公司里的变化很大,以前大家都是看在她池家小姐身份才包容她,可最近,她主动工作认真,让很多人都佩服起她的能力。”

    “您说,她是不是中了什么邪?”

    “池婉儿在国外留学的成绩很优秀。”唐时淡淡的解释。

    除了性子被养的骄纵,排出私事,对她的能力并不怀疑。

    “那我们要去见吗?”

    “对公司有好处的话,当然。”他应答的很快,公私分明,一向是他工作的准则。

    ……

    当叶一心在睁开眼时,身体好似被车子碾压过一般,痛到难以忍受。

    脑袋竟一时竟没了意识。

    “叶小姐,您醒啦。”这时,一直守在她房间里的张阿姨走了进来。

    看着她,叶一心才将记忆都一一想起来。

    忍着痛意,她沙哑着声音询问,“我……我怎么会睡着,这是睡了多久?”

    “您不是睡着,是昏迷,现在都已经一天一夜了。”

    一天一夜……

    叶一心紧抓着被单,眸光大惊,她从没赖床的习惯,也从来没睡过这么长时间。

    昨天,她只记得乔斯团队来做客,她带着为她付了买菜钱的苏木来别墅,唐时与他在书房里谈事。

    后来呢?

    太多的疑惑堆积在叶一心的脑海中,紧抓着张阿姨的手臂,认真的询问:

    “我需要个准确答案,我不是在做饭,为什么会昏迷?”

    “叶小姐,您当真不记得昨天做的事情了?”张阿姨也很震惊,试着提醒道,“您昨天可打了唐先生一巴掌啊!”

    “什么?!”

    叶一心直接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眸光骤然瞪大,“怎么会……不,我不可能会打他的。”

    见她不信,张阿姨一时急了,“叶小姐我可没骗您啊,昨天您就像变了个人一样,不仅跟先生敌对,还一心护着那个苏木,说重新让他当您的心理医生呢!”

    听完,叶一心微张红唇,震撼的说不出来话来。

    她竟全都不记得了。

    听着就好像是一个荒唐的梦。

    她昨天也没喝过酒,怎么会忘得这么一干二净呢?

    “叶小姐,您可别怪我多嘴,昨天您可真伤了先生的心呢,我从未见过先生被别人打过,而且还没反手。”

    张阿姨重重叹息,同情道,“您没看见,先生被您逼走时那低落的眼神,我看着都心疼呢。”

    被她给逼走。

    天,她到底被下了什么邪?

    叶一心紧抓着头发,先拿来手机,给唐时打了个电话,但却处于关机状态。

    打到公司前台,却被告知出去应酬,并不在。

    纵然迫切的想要解释,可这种情况下,她又只能隐忍等待。

    “叶小姐您先好好休息,我去给您炖点汤补补,先生有消息后,我第一个来告诉您。”张阿姨安抚完,起身,走出去。

    待到她将门被关上门后,叶一心就给苏木打了电话,他很快就接听了起来,笑着调侃道:

    “一心醒了?昨天我可是很担心你呢。”

    “少废话!”叶一心低声呵斥,话语很激动,“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邪术,为什么昨天的记忆我全都忘掉了?”

    “这怎么能怪我,你有证据吗?”苏木不急不慢的问。

    “我只接触过你一个心理医生,而且你明明清楚我对你的态度,怎么还会维护起你来了?”叶一心咬着牙,条理清晰的分辨着。

    苏木沉默片刻。

    就在叶一心以为他是在故意回避自己问题时,他却又突然开口道:

    “那就只能怪你中途停掉治疗了,本身你心理问题就很严重,而且我对你治疗方案都是系列型。

    少一次都会有损身体,出现失忆,对唐时更加逃避也并不难怪。”

    听完,叶一心紧捏着话筒,脸色越发苍白,“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只能继续让我给你治疗了,再耽误下去,你真的会越来越严重。”苏木认真陈述,毫无半点玩笑。

    叶一心的身体轻靠在床头,仰头,看着天花板,双眼腾起了一片的雾气。

    她知道,苏木并没有跟她开玩笑。

    她清楚的感觉到,意识好似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控制。

    最可怕的是,她在远离唐时,甚至于,在不知的情况下伤害他。

    她很焦急,是真的没了办法,只能重新信任苏木一次,沉声问:

    “给我一个具体的治疗时间。”

    “半个月。”苏木口吻轻松道。

    “成交!”叶一心应下,半个月,时间很短的。

    她这么想,殊不知苏木在跟她挂了电话后,正开了一瓶昂贵的红酒庆祝。

    他修长的身躯站在落地窗前,轻摇晃着酒杯,金丝边眼镜下,一双眼里都是狡黠之色。

    唐时是真的很聪明,哪都好,唯一一点不好的是,有软肋。

    只要能搞定叶一心,就不用惧怕他!

    半个月。

    早已足够让他将叶一心彻底跟他分开了。

    ……

    慕斯酒店。

    某处总统包厢里,饭已经吃了一半,池婉儿穿着职业装,极其殷勤的给他们倒酒。

    陈董事是个四十多岁的地中海男人,起身,举着酒杯吆喝道:

    “来唐总,我一向对您的做事能力很崇拜,我在敬您一杯。”

    而在这之前,唐时已跟他喝了将近了两瓶,在应酬上,他从不贪杯,沉声拒绝:

    “抱歉,酒就喝到这里。”

    “瞧不起我?”

    陈董事不满的皱眉,可在触及上唐时那冰冷的眉眼时,又不敢多加放肆,讨好的笑道:

    “唐总,我听说您的未婚妻是记者,上次她采访过我们公司里的员工,我与她见过面,那谈吐思维可真厉害。

    听说您也给她不少机会,平日里,你们一定很恩爱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