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36章 找不到她了

第136章 找不到她了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唐时这才缓过神,凝望着他,嗓音极沉,“四叔,给您的机票恐怕要改到晚上了。”

    “吵架啦?”作为过来人,唐霆一眼就分析了出来,赶紧推了他一把,“还愣着做什么,女人不能生太久的气,你赶紧去追啊。”

    唐时眼色隐晦,一想到叶一心刚才义无反顾的去找韩瑾言,这脚硬是一步都迈不动。

    “我去忙了。”

    他沉声回应,转过身,竟朝着书房里走去。

    ……

    叶一心打车,催促着司机,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医院。

    找到了慕景色在电话里所说的病房。

    结果,一推开门,就看见韩瑾言正坐在病床上,他除了脸色憔悴,眼睛上蒙着纱布外,其他的地方都完好无损。

    而其他人,根本没见到。

    “一心,是你吧,你终于来了。”韩瑾言扯开唇,兴奋的低喊。

    “你在骗我,你根本就没恶疾复发!”叶一心认清了真相,小脸上满是恼意。

    太过分了。

    旋即,她转过身,正要离开,韩瑾言猛地从床上站了起来。

    “一心,你……你别走!”他惊呼着喊,朝着她追过去。

    但因为看不见,他没注意到脚下有个椅子,硬生生就撞了上去。

    顷刻,他就摔倒在地上。

    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叶一心都已跨出门外的脚步声硬是停下,回头,见韩瑾言摔得那狼狈模样,终究是不忍心。

    “你没事吧?”

    她去将韩瑾言搀扶了起来,“既然失明了,你就应该乖乖养伤。”

    “一心,我好想你。”

    韩瑾言拉着她的手,顺势往自己的怀里一带,脑袋紧贴着她的腰腹。

    “你知道吗?跟你离婚,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后悔的决定,这么些日子,我每天都在反省,怎么就混账把你弄丢了。”

    听着他的话,叶一心紧攥拳头,呼吸急促。

    说心里没感觉,是不可能的。

    她又没失忆,他们也曾真心相爱过。

    可那又如何?

    “韩瑾言,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叶一心也凝望着他,眸光郑重,口吻认真道,“我现在爱的男人叫唐时,你也向前看吧,配合治疗,你的眼睛会好起来。”

    “到时候,我会让唐时吩咐合作商不在针对你,等公司重振,你还是那个人人敬仰的韩总……”

    “我不要!”

    韩瑾言近乎歇斯底里的低吼,紧拉着她,俊脸满是悲伤,“一心,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想回到大学的时候,我们那样纯粹的在一起。”

    他虽失明,看不到眼睛。

    可从他的表情中,叶一心依旧能想象到他那希冀的眼神。

    提到大学,想起那个每天清晨骑着自行车,给她送早餐的温润男孩,面色就柔和了下来。

    一滴眼泪从韩瑾言的眼角处流了下来。

    叶一心的手抬了起来,想要去给他擦,可未等触碰他的面颊,又回过神来,将手给放下。

    “如果你不愿意起来,那我就叫医生来帮你。”

    她敛下了悲伤,口吻很疏远。

    站起身来,整理了下衣服,就要走出病房。

    韩瑾言没想到,自己都已经将姿态放的这么卑微,也不曾换来她半个眼神。

    一时间,嫉妒在他胸膛里翻滚。

    他半抬起了身体摸索了下口袋,从中掏出了一枚小铃铛,变态的占有欲在若影若现。

    旋即,他咬紧了牙关,用力的摇了几下铃铛。

    叶一心才刚走出门口,在听到铃铛声后,脚步顿住,旋即,浑身竟毫无半点力气。

    那道连续一个星期没出现过的铃铛曲,忽然又在她的脑海中,清楚的响起。

    她手撑着门框,脸色一寸寸变白。

    怎么回事?

    四叔不是已经快要将她治疗的差不多了吗?

    铃铛声越来越响,脑子里的疼痛已令她无法承受。

    叶一心‘啊’的呻吟出声,身体顺着门滑落,手臂无力撑着地面。

    “一心。”

    韩瑾言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她的身边,担忧的摸她,“你怎么样了?”

    而叶一心却看向了他的掌心,徒然瞪大了眼,“铃铛,怎么会有它?”

    韩瑾言下意识要将手给缩回去。

    可叶一心却紧抓住了他,满脸都是恼意,大声的低吼,“你与苏木接触了是不是,你这个骗子,我信任你,可你却处心积虑算计我。”

    她的话,狠狠刺痛了韩瑾言的手。

    索性,伸出手来,将她搂在了怀中,“一心,我只……只是想要你多些时间来陪陪我。”

    “走开!”

    叶一心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勉强的从地上站起身来,正要逃离时,忽然脖子一痛,眩晕席卷上了脑海里。

    她没撑住,陷入了昏迷中。

    韩瑾言凭借着声音,伸手将叶一心给抱住,旋即,歇斯底里的吼道,“是你,你又出现了,你把一心怎么了?”

    “放心,我不过是让昏迷,更老实一点罢了。”

    男人嗓音幽冷的解释,往前走了几步,拉着韩瑾言的手,“车就在外面安排着,跟我走吧。”

    “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男人勾唇,冷笑回答,“去一个适合疗养,唐时找不到的地方。”

    唐时找不到……

    就这一句话,便让韩瑾言内心的浮躁,渐渐平复。

    若真那样。

    叶一心就会陪自己更长时间了吧大?

    拗不过这种诱惑,韩瑾言紧抱着叶一心,在男人的带领下,上了车,一整个晚上,都在车的颠簸下度过。

    凌晨四点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这里,听不到半点的人声,脚下有花草缠绕。

    应该是哪一处的森林中。

    但由于看不见,韩瑾言心下警惕,冷冷的提醒道:

    “别耍什么花样,不然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男人却不屑一顾的失笑出声来,“你以为你还是当初的韩总?”

    这话,无疑是在韩瑾言的心口上,猛扎了一刀。

    看着他的脸色大变,男人拍着他的肩膀,继续劝慰道:

    “放心,我想要对付的人不是你。”

    和韩瑾言这才放心了一些,跟着男人往前走,没多久,就来到一处小房子里。

    有一个中年女人,在简单与男人交接。

    说完,那个中年女人便走到韩瑾言的面前,恭敬的喊:

    “韩先生您好,我叫丽莎,未来照顾您们的起居,有什么需要您可以尽管吩咐我。”

    “嗯。”

    韩瑾言微点着头,紧接着,沉声询问,“我们要在这里待多久?”

    “他们有一方变心为止。”

    男人话语恶毒,交代道,“你们不曾是夫妻,拥有那么多回忆,唤回来还不容易吗?”

    韩瑾言缄默。

    可那抱着叶一心的手臂,却牢牢的缩紧。

    凭借着直觉,他猜测这个房子规模不大,环境应该不错。

    他已经一无所有,也除了叶一心之外,什么都不想要了。

    之前因为唐时,才一直没有接近叶一心的机会,这一次,他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

    而别墅里。

    一整个晚上,气氛都极其阴沉。

    叶一心已经消失18个小时,没有回来。

    打电话,也根本就打不通。

    而唐时放下一切的重要工作,站在落地窗前,环住手臂,凝望着外面那漆黑的夜。

    今晚的天气并不好。

    月亮只冒出头来,也见不到半颗星星。

    如他此时的心情那样,见不到半点光亮。

    这个狠心的女人,当真想与他冷战,他从小到大,就没被人这么威胁过!

    平日里,真是太惯她了。

    真应该,一辈子都不搭理她。

    “先生,我给您煮了一碗面,您吃点,别饿坏了。”张阿姨端着托盘,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拿走,我不吃!”

    唐时低声呵斥,浑身散发的阴冷气息,令人不敢多加靠近。

    张阿姨的脚步顿住,急的只咬着唇掰。

    “砰!”

    这时,门被打开,乔北走了进来。

    来不及没打招呼,甚至,都没有做停顿,就小跑到唐时的面前。

    “时哥,我们的人在医院的各个角落里都找了,根本没见到乔北和叶一心的身影,监控也没扑捉到。”他一脸灰败的交代道。

    “两个大活人,还有一个瞎子,你是说他们离奇失踪么!”

    唐时提高了嗓音,双眼里都是怒意,紧握成拳。

    找不到了。

    他的一心,找不到了……

    “时哥,虽然我们没找到韩瑾言,但却把一个人抓来了。”乔北赶紧对门口吹了个口哨。

    旋即,就瞧见保镖扯着一个女人的衣领,将她半拖了进来。

    “你们,放开我!”

    慕景色激烈的挣扎,话落,她就被狠狠推到在地上。

    “哎呦喂。”她面露出痛苦,低眸一望,就瞧见一双价值连城的男式皮鞋。

    顺着视线往上望,修长笔直的长腿,精瘦的腰腹,以及那张俊朗,却冷到心颤的脸。

    “唐……唐总!”

    唐时在她面前蹲下,鹰隼般的眸光看着她,“他把叶一心带到哪里去了?”

    “我……我不知道。”她结结巴巴的回答。

    而唐时伸手扯出了她的衣领,用力一扯,便让她窒息到脸红,“我有很多种方式,逼你说出实话来。”

    慕景色在他的折磨下,一双眼快要鼓出眼眶,害怕的摇着头:

    “唐总,我承认,是韩瑾言让我打电话骗叶一心说恶疾复发来医院,但当时我给他们私人相处的时间,真的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唐时眼色越发沉,指端触碰到她的脸颊,冻得她不寒而栗。

    恐惧,几乎要将她整个人逼疯!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