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37章 我不接受你的偿还

第137章 我不接受你的偿还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请您相信我,我现在也在到处找朋友寻找他们。”

    慕景色直接跪在地上,看着他,泪水将妆容都给打湿了:

    “都怪我太傻了,我说昨天韩瑾言为什么对我那么温柔,原……原来这是他与我相处的最后时间……”

    “绝不可能。”

    唐时猛地将她推开,俊脸轮廓绷紧,一双黑眸浮现出了杀意:

    “他敢带走我唐时的女人,就要做好代价!”

    慕景色被他吓得接连后退,“不……”

    “先把这个女人关起来,能挖多少信息就挖多少信息,出动人员,全球搜索!”他沉声命令道。

    “是。”

    乔北点头,将人给带走。

    顷刻,客厅里变得安静,静的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以往,有叶一心的存在,别墅里都是欢声笑语。

    他早已经适应了她,融入了体内,成了心头的血肉。

    想到那些回忆,唐时感觉有一只大手,紧紧掐住了他的喉咙,令人窒息。

    他赶紧打开窗户,让风透进来。

    一双黑眸凝视着那仿佛无边际的夜色,渐渐视线被泪水氤氲,朦胧了起来。

    他真的很后悔。

    为什么白天要与她争执,为什么因为赌气,而没有陪着她去医院。

    叶一心,你……究竟在哪里?

    ……

    叶一心睡了两天两夜。

    再次清醒过来,脑子晕乎乎,身体又沉又痛,只能微动着手指。

    “唐……唐时。”她微张红唇,呢喃着。

    只有念这个名字时,她才能安心些。

    “一心,有我在这里。”

    这时,她的床边蓦然一陷,肩膀被人搂住,半仰起身体,唇边递放着水杯,“来,喝点水,你都昏迷两天了,可都把我给吓坏了。”

    叶一心真的要渴死了。

    她抖着手,捧着那水杯,贪婪的大口喝了起来。

    喝完热水后,她的体力才恢复过来,有余力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不是唐时,而是韩瑾言。

    他脱掉了病服,白衬衫配上灰色毛织大衣,下身小脚裤,头发剪短了不少,清爽的像个大学生。

    那一双如星辰般的眼睛,摘掉纱布,显得空洞。

    而他背后的房间里,也是她陌生的环境!

    “怎么回事?”叶一心猛地推开他的胸膛,满脸惊慌的问,“你把我带到什么地方来了?”

    “一心,你别怕。”

    韩瑾言勾唇,嗓音温柔,“这里很安全,这么多些年,我们在人情世故里周转,都太累了,这里我们可以休息好一阵子。”

    而叶一心却并不懂他的蕴意。

    “我看你是疯了,你这属于囚禁,是犯法的!”

    叶一心看着他的双眼里,充满了憎恨,她猛地掀开了被子,双脚刚落地,一阵无力,摔倒在地上。

    临近夜色,窗外面,阴沉一片。

    可看着那些繁茂的大树,花草,却并无半点人烟,心重重的一沉。

    这里很偏僻。

    她是被有预谋带来的。

    “一心,你摔哪了,疼不疼啊?”韩瑾言蹲下身体,一阵胡乱摸索,才抓到了她的脚腕。

    叶一心却用力踹开他,怒声喊,“放开我,我要离开这里,这么长时间我都没有回去,唐时肯定找我找疯了。”

    说完,她就挣扎着站起身来,深呼吸,朝着外面跑去。

    可才刚到门口,脑海当中的铃铛声音就‘嗡’的一声作响,她眉心紧皱,小脸刹那苍白。

    脚步顿住。

    旋即,她抱住作痛的脑袋,无力跪坐在地板上。

    第二重人格在她体内叫嚣。

    用力挣扎,疯狂的要冲出来。

    韩瑾言摸到拐杖,一步步走到了她的面前,轻声叹息,“一心,我是真的爱你,你为什么不能理解呢?”

    而叶一心的眸光则触及到他掌心中的铃铛,嘲讽一笑:

    “你明明知道铃铛对我的伤害有多大,却还用它胁迫我,你根本不是爱我,是占有欲!”

    “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会信。”

    韩瑾言轻扯唇,笑容有些苦涩,“没关系,我们待在一起的时间还长,我会让你慢慢理解我的心意。”

    “你别在跑了,这里地形复杂且危险,我也不会再用这个铃铛伤害你了。”

    听完他的话,叶一心浑身发冷。

    绝望汹涌袭击而来,手臂无力下垂,泪水滑落了下来。

    韩瑾言听到她的抽泣声,不忍的抿着唇,但很快,又狠下心来,低喊,“丽莎!”

    很快,一个系着围裙的女人走了过来。

    她看着叶一心,处变不惊,恭敬的交代道,“晚餐已经替你们二人备好了,是否现在开席?”

    “把叶小姐也带过去吧。”韩瑾言出声命令,“记得动作轻点。”

    丽萨点头,伸手去搀扶,却被叶一心用力挥开,“让开,别碰我。”

    她的脸色阴冷下来,但嗓音却依旧温和,“叶小姐,门外都是我们的人,您若想好过一些,就乖乖听话。”

    叶一心抬起湿漉漉的眼眸,怒瞪着她。

    但她是个聪明人,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去硬碰硬。

    餐厅里,满桌子都是美味佳肴。

    韩瑾言坐在她的身边,在丽莎的提醒下,夹得都是她喜欢的菜。

    “一心,睡了这么久你肯定饿了,多吃点。

    我记得上学时你最喜欢吃我给你做的红烧肉,等我眼睛好些了,就给你做。”

    叶一心脸色麻木,抖着手,拿起了筷子,吃了一块红烧肉。

    才刚咽下去,就一阵反胃。

    她跑到了卫生间里,大吐特吐,吐到黄疸都要出来了。

    “对不起,是我疏忽,我让丽莎给你熬粥。”韩瑾言走过来,轻抚着她的背,递给了她一杯水。

    “我不想吃。”叶一心冷声拒绝他的帮助。

    紧接着,身体无力坐在地板上,紧紧抱着膝盖,娇躯很柔弱的卷缩。

    韩瑾言的心也随着她蓦然一疼,想要去抱她,就被她低斥道,“你出去,我想冷静一下。”

    有他气息的地方,她就觉得恶心,排斥!

    “好,有需要就叫我。”韩瑾言不忍心逼她太紧,关上门,离开。

    他一走,叶一心‘唔’的一声,原本脸上的泪水都还未干涸,便再次流了下来。

    她真的好想唐时。

    若他在,肯定会早就给她准备好粥。

    顺便还会给她一个拥抱,只要一闻到他身上的味道,她就不痛了。

    现在,他估计找自己找疯了?

    被关在了这个地方,他们能见面的机会真的好渺小……

    不知道哭了多久,叶一心最终因为体力虚弱,喘不上来气,渐渐昏迷了过去。

    韩瑾言一直守在外面,听到了没动静后‘吱嘎’轻轻的推开了门。

    他摸索到了叶一心的娇躯,费劲力气将她给抱了起来,用拐杖探测着前方的路,好不容易才将她抱到了床上。

    给她盖好了被子,用湿毛巾擦干泪渍,低头,在她额头处落下一吻。

    梦里才会出现,熟悉的柔软,韩瑾言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或许也只有在这个时候。

    他才能够这么放肆,跟她更亲昵一些。

    眨眼,又过去了一连三天。

    叶一心基本上是被软禁了,小木屋里经常很安静,她习惯性的站在窗口处,脸色苍白憔悴,唇角干涸。

    她的手从脖颈处摸索到了一条项链,放在眼前,灯光折射出了璀璨的光泽。

    这原本是唐时送她的钻石,刚认识,被他拉去参加宴会用的。

    后来,唐时不接受她的偿还。

    叶一心见它好看,而且小又亮,就做出了项链,做成了装饰。

    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了她能想念唐时的唯一东西。

    “吱嘎——”

    房门被推开,韩瑾言和端着食物的丽莎走了进来。

    叶一心小心翼翼的放好项链,连头也没有回。

    “一心,你该吃东西了。”韩瑾言熟练的走到窗前,将粥碗端起,小勺子将热气搅走,端给她吃。

    “走开,我不想吃。”

    叶一心将那粥碗推到在地上,但因为这三天她不吃不喝,体力虚弱,简单的动作,她便累的手撑着阳台,气喘吁吁。

    这是她的抗争。

    愚蠢,却是唯一的办法。

    韩瑾言被她摔碗已经习惯了,但这一次,他却冷下脸,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只能对你使用第二种方式了。”

    旋即,他拍了下手掌。

    门口涌进来四个蒙面黑衣人,走上前,轻而易举的就将叶一心扛到了床上。

    紧接着,就看见丽莎拿着一根针管,朝着她缓缓靠近。

    “你们这是要对我做什么!”

    叶一心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用手去拍打他们。

    很快,手臂就被结实的麻绳给绑住,她又用脚踹向了他们,其中有一个黑衣人鼻子都被踹出血来。

    就算是这样,也无济于事,双脚也是同样的结果。

    她扭动身体挣扎,力气却在渐渐被耗尽,喘息都费劲。

    丽莎冷漠的瞪了她一眼,将冰凉的针管刺入了她的体内。

    打完后,韩瑾言在她面前坐下,手指轻抚着她的脸颊,柔声解释,“一心,你别害怕,这是营养针,你太虚弱了。”

    “为什么你要这么折磨自己呢?死亡的过程是很痛苦的,我记得你最怕打针,你乖乖吃饭好不好?”

    叶一心将脑袋转开,冷声道,“放我离开,不然我宁可绝食而死。”

    韩瑾言的脸色顿时变得冰冷无常,“那只能给你不停打营养针了。”

    叶一心阖上了双眼,绝望的扯唇。

    她都下定决心绝食了,营养针又能撑着她多久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