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54章 他会站在自己这边吧?

第154章 他会站在自己这边吧?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

    一时,叶一心不知该如何去辩解。

    实在是当时那种处境下,就算她自己知道真相,根本就无法说得通!

    “一心,你就承认吧,我想伯母苏醒过来,见你认错态度够真诚,也会原谅你的。”池婉儿极力劝着她。

    可叶一心却被她虚假的面容恶心到了,意识到了什么,嗓音就沉了下来:

    “池婉儿你这么激动,反倒像是在做贼心虚!”

    “你……你在乱说什么。”

    “够了。”唐时眉心微皱,打断了她们,“这里是医院,不要大声的喧哗。”

    随着他的话,池婉儿冷哼了一声,这才消停。

    她拉着唐时的手,恳切的提醒道,“时哥哥,你累了吧,我们到椅子那边去坐下……”

    唐时却挣脱开,看着她,眼底里不曾有半点暖意。

    又等了将近半个小时。

    急诊室的大门被推开,医生走出来,摘下了口罩,恭敬的交代道:

    “唐总您放心,老夫人只是腿摔伤,有轻微脑震荡,其他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大碍。”

    “谢谢。”

    唐时与他握了下手,唇角微勾,很愉悦。

    “没关系,老夫人已经清醒了,稍后我们会给她推到病房里,你哪可以去看她了。”医生交代完,就离开了。

    而叶一心手撑着椅背,额头冒着汗渍,也跟着着实松了一口气。

    幸好,只是摔伤腿了而已。

    唐母入院,被安排的自然是最好的高级病房。

    才刚被推进去,一行三个人便进去探望,穿着病房服的唐母,状态更显得憔悴,靠着桌沿,痛的直嚷嚷。

    池婉儿抱着她,就泣不成声,“伯母,都怪我,如果我当时能在多小心点,您就不会摔成这个样子。”

    “孩子,这怎么能怪你。”

    唐母轻摸着她的头,看到唐时后,她故意咬了唇,挤出了几滴眼泪来,委屈的倾诉:

    “可怜了我老太婆都这么大岁数了,却还是摔断了腿,就算复原了,身体也不会变成跟以前一样了。”

    “不会。”

    唐时俊脸终究放柔了些,口吻坚定,“我会给你找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器械,不会让你留下后遗症。”

    唐母看着他,眼底里泛着欣喜的光,还要说些什么,叶一心就推门走了进来。

    当场,唐母的脸色就大变!

    叶一心在她面前站立,手攥成拳,本来她是不想打扰,但想了想,还是决定勇于承担。

    “伯母,很抱歉。”她深深鞠了一躬,垂眸,口吻歉疚,“我不该与您起争执,是我不懂事,您摔下楼梯有一部分是我的问题。”

    “什么叫做一部分!”

    叶一心凝望向了她,尽力把自己的声音放柔:

    “伯母,您身为当事人,想必感受比我更清楚,我当时真的没推您,也希望您能好好想下,到底是自己失足,还是被人陷害?”

    “你……你这哪里有半点道歉的样子。”

    唐母指着她,呼吸急促,唇掰翁动,“我难不成会摔下去害自己不成,当时,我明显感觉到有人推我,除了你谁还有这个胆子!”

    有人在推……

    叶一心的心弦猛地一震,眸光望向了池婉儿,满是阴冷。

    “真是气死我了。”

    唐母捂着激动的胸口,挥着手,命令道,“你赶紧出去,别在我眼前侮辱我的眼睛。”

    叶一心并未动,此事还有许多疑点。

    “你还不滚。”

    唐母将希望寄托在唐时的身上,重重的咳嗽了几声后,恳求的说:

    “谁让我倒霉摔断了腿,我认了,你只需要把这个女人赶走,快,我要好好休养。”

    闻言,唐时身上的气息也沉了下来。

    叶一心也将眸光移到了他的身上,咬着唇,并没有说话,可心里却七上八下,眼色里带着许些期许。

    他……会站在自己这边吧?

    “妈,你好好休息,我不会让她在打扰你。”唐时沉声安抚,给她盖上了被子。

    “好!”

    见唐时站在自己身边,唐母勾唇,笑的那叫一个得意。

    叶一心早已经顾不上其他了。

    铺天盖地的失落朝着她汹涌席卷而来,眼色渐渐黯淡,心里自嘲了声。

    也是。

    人家可是真正的家人啊。

    唐时就算爱她,可她又怎么敢奢求,在这个时候,他还会站在自己这边呢?

    这一次,叶一心真的没有立场能停留,转过身来,脚步匆忙的离开。

    才刚走出门,手臂便被攥住,唐时竟追了出来,“去哪里,我让人送你。”

    “不用,你回去照顾你妈,我不用你来管。”叶一心嗓音漠然,克制着自己,不在唐时的面前流露出难堪。

    “乔北就在医院,我打电话让他过来接你。”

    唐时依旧固执的说,拿出了手机,打了过去。

    叶一心鼻子酸涩,眼眶里氤氲着泪水,微仰起头来,硬是逼自己没的掉下来。

    不是不肯信她吗?

    那为什么还要追出来,还对她这么关心。

    打完了电话,唐时亲自送叶一心出医院,送她上车。

    夜晚,风有些凉飕飕,唐时特意脱下了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路上小心。”

    叶一心坐在座位上,脊背挺直,甚至将脸转到了另一边

    打一巴掌给一颗甜枣?

    她才不吃这一套。

    唐时的看着她的反应,轻轻叹息,朝着车内俯下身,额头紧贴着她的脸,低声道:

    “一心,对不起,她受了很严重的伤,在刚才的情况下我只能这么做。”

    “乔北,快开车!”

    叶一心拍了一下车座,“不开的话我就下去了。”

    “啊哦,好。”乔北只能识趣的点着头。

    叶一心低着头,落下来的散发遮挡住了她的表情,用力推着唐时的胸膛,将他推出了车外,‘啪’的一声关上的车门。

    车子行驰,唐时一直在门口看着她,直到他的身影被越甩越小。

    叶一心打开了车窗,让风吹进来,但就算这样,她的心口堵着发闷。

    她缓缓抬起手来,用牙齿紧咬着,不吭声,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痛意,弥漫了整个四肢百骸。

    推开唐时,没人知道她有多难受。

    但她太累了,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一次次被搅进纷乱中,还有对未知的恐慌。

    以前,她最得意的就是这段感情。

    可现在……她和唐时还能走多久?

    ……

    这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大早上,叶一心才刚有点睡意,就听到外面响起了一阵的喧闹声,她穿上了拖鞋,打开门走了出去。

    只见大厅里,唐时不知何时回了别墅。

    似明显是刚洗浴完,他的头发还有一些湿,重新换了一套新的西装,显得俊朗帅气。

    他的旁边站着乔北,正如实的跟他汇报道:

    “时哥,这是我找出来的所有监控视频,上面所有的画面都在表明是小嫂子推得老夫人。”

    唐时没说话,‘啪’的一声重新将面前电脑里的视频重新播放了一遍,这次他故意将视频的进度放的很缓慢。

    左手里捧着一杯热水,随着他的思索,修长的手指有节奏的轻敲着杯沿。

    叶一心躲在不远处,正好能看见那个视频。

    她与唐母的争执,互泼热水等都被拍的很清楚。

    唯独唐母摔下楼梯的那段,从那个拍摄角度来看,就是她恼怒之下,才将唐母给推下楼梯。

    “我想小嫂子是失手吧,她人这么好,怎么可能会伤害老夫人呢。”乔北深深叹息,一脸的悲痛。

    “才不是!”

    叶一心大步走了出来,来到了他们的面前,激动的反驳道:

    “这视频并不完全,我真的没有推。”

    见她这么坚定,乔北眉眼浮现出了动容,但很快,他就如实交代:

    “小嫂子,可伯母那边咬定你了,若不是时哥一直在保你,她甚至还要报警。”

    她还要报警?

    叶一心骤然冷笑,乔北却无情的打断了她多余的想法:

    “您要清楚,警察只看证据,以现在的视频来看,你根本就不占有任何优势。”

    “放心,你不会入狱。”

    唐时低声安抚,面色镇静,将她拉到了沙发坐下。

    “为什么,明明不是我做的,我凭什么要承认这个罪名!”

    叶一心泪光楚楚的看着他,明明神色很委屈,可口吻却很坚定,“一定还有别的证据,就算你不帮我查,我也会自己查。”

    说着,她就挣扎着要起身。

    可唐时却紧按着她的肩膀,嗓音低哑,“已经有人在继续找了。

    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展露出任何情绪,也令人更猜不透她的想法。

    他还欲说些什么,忽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看了一眼联系人后,眉心微皱,还是接听了起来。

    因为离得近,叶一心很清楚的听到电话那头,唐母的质问声:

    “唐时,你是不是又回别墅找那个女人去了?”

    “她是我的未婚妻,我回来看她,很正常。”唐时嗓音清淡,但字字都很有力。

    叶一心听完,手指紧攥着衣摆,脸色微缓了些。

    “什么未婚妻,我不同意!”唐母厉声反驳,语气怒气冲冲,眼瞅着又要吵起来。

    池婉儿却接过了电话,柔声道:

    “时哥哥,让我来跟你说吧,伯母由于一早上看不见你,急的下地找你,你也知道她的身体状况,一不小心,就摔得更严重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