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71章 她害怕失去

第171章 她害怕失去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唐时修长健硕的身躯靠在办公桌前,不经意低眸,就看见桌上和盆栽摆放在一块的叶一心照片。

    他顺势拿起,如往常那般,指肚抚着她的脸颊,仿佛这样她就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冲着自己浅笑。

    但这一次,他手指按下去的力度越来越重,眼色也暗了暗。

    乔北见他陷入了回忆,正想着偷偷离开,不想在自讨无趣,却刚到走到门外,就听见唐时的命令:

    “查,尤其是她与唐朗之间。”

    “是!”

    经这么一提醒,乔北这才想起这段时间公司里的属下们,都有悄悄讨论说,池秘书和唐朗走的颇近呢。

    “砰,咔!”

    忽然,重击声把乔北吓了个激灵。

    他回头一看,就见唐时刚从垃圾桶旁走过,里面也多了一个相框,那照片上的人正是叶一心。

    这……

    乔北被惊得目瞪口呆,这相册唐时可宝贝了,平日里他们连碰一下都不行……

    造物弄人啊……

    他同情的叹息,识趣的关门离开。

    办公室静谧下来。

    唐时蹙眉,指尖急促敲着桌面,有些不安烦躁,另外一只手则解开浴袍扣子,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依旧很喘不过来气。

    他微微抬身,端起水壶往杯子里蓄水,一时恍惚,那清澈的水面荡漾出叶一心的笑脸,耳边响起她分手时说的那些残忍的话。

    “啪嗒”一声水洒在他手背上,保洁员刚换的,滚烫。

    就像是她,刺猬那般一次次扎着她。

    水杯也被唐时一扫垃圾桶里。

    他缓过神,双手撑着太阳穴,眸光如远山仙雾之中悬挂的一轮明月,遮掩着一层氤氲,极其苍茫。

    叶一心。

    如你所愿,从此以后,你再也没资格伤我的心。

    车库里。

    池婉儿等了将近十五分钟,一辆豪车开了进来。

    车灯暗下,看清楚车内那一个戴着墨镜,依旧挡不住邪魅的男人时,她愉悦的唇角上扬。

    纵然车库是最私密的场所,但池婉儿依旧小心的左右探望,确保无人,才弯着腰,偷偷的溜上了车内。

    她放开了胆子,勾住了唐朗的脖子,坐在他腿上扭捏,口吻责怪,“这么晚才来,说,是不是看中酒店里哪个小姐腻歪去了?”

    “哪能啊,你这个小妖精都足够把我榨干了。”

    唐朗口吻宠溺了起来,拉开车抽屉,掏出了一个早餐包,“来这么晚,还I不是特意给你去买早餐,满品堂的,你知道那里需要排很久的队。”

    他,一个堂堂副总。

    竟然屈身排队去给自己买早餐?

    唐朗打开粥盖,往里插了一个吸管,递给了她,“听说你以前从不吃早餐,这可不行,粥养胃,你尝尝看是否合你胃口。”

    池婉儿接过,然后又伸出手来,去摸他的头发,里面湿漉漉,是经过了一番疲惫。

    一直都是她围着唐时身边转。

    从来没有人为她这么付出过。

    池婉儿低头,咬着吸管吸了一口粥,温热香甜的稠感顺着嗓子眼,黏糊在胃上,好吃的令她眼眶微红,逐渐积蓄出泪水。

    “傻瓜,哭什么,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女朋友,我会对你更好的。”

    唐朗将她搂在了怀里,扯了张纸巾,贴心的给她擦拭着眼泪。

    “bet36365官方网址。”

    池婉儿被他哄得昏了头,不仅改了称呼,更是恨不得将心都掏出来给他:

    “如果你能对我好,我也会都听你的,努力提高自己,成为你的贤内助。”

    “亲爱的,你已经够好了,但我确实有点事需要你帮我。”

    “你说。”池婉儿认真倾听。

    唐朗修长的手指轻抚她的发间,靠在她的耳边,将预谋了很久的计划都说给了她听。

    听完后,池婉儿浑身一阵阵冷颤,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唐朗,唇掰害怕的都在发抖:

    “不行,这么做时哥哥会彻底毁了职业生涯,还会有牢狱之灾的。”

    “你忘了昨天他在酒店里如何把你狠心抛下来?”唐朗声线冷了下来,“他都不曾考虑过你的感受。”

    “可这么做真……真的太狠了。”池婉儿挣扎的抱住了脑袋。

    “但凡有唐时在公司里一天,我就永远出不了头,你不出击,未来走的人就是我,到时候我们想见面可就困难了。”

    闻言,池婉儿脊背一震,眼露出恐慌。

    是的。

    她害怕失去。

    唐朗唇角的笑意更深,像一个恶魔,钻入你骨头,吃你的血肉,“亲爱的,拿出你对付叶一心的阴狠来,只要唐氏到我旗下了,我就立马娶你,到时候谁还敢在背后嘲笑你?”

    池婉儿呼吸加重,尖锐的指甲从大腿上一划而过!

    ……

    又连续过了一个星期。

    这段时间,叶一心依旧很忙,唐时再也没有来打扰过她,而她也刻意避开他跟‘念心’的任何消息。

    日子节奏虽快,但也很平淡。

    仿佛和唐时那些相爱的日子,只是她曾做过的一场美梦。

    难得的假期。

    叶一心买了一束叶舒荨最喜欢的花束,还有前段时间逛商场给她挑选的秋装,和一些小饰品,来到了她的病房。

    但很不巧,她才刚推开门,还未看到妹妹,就听到一道不善的男音:

    “你怎么还有脸来?又想带舒荨走?”

    叶一心脊背有些凉,望向了乔北敌对的冷脸,知道他不喜自己,也不多寒暄,沉声回答:

    “不是,我就来看看舒荨,顺便带一些东西给她。”

    “拿给我检查,谁知道你这女人会不会再耍什么手段?”乔北低声呵斥,满脸都是戒备。

    叶一心很无奈的递给他,“难不成我还会害我妹妹不成?”

    “没准,当初时哥不也对你掏心掏肺,可你不还是把他抛弃了,蛇蝎心肠的女人。”

    乔北瞪了她一眼,手在检查,嘴不停的说,“不过幸好我时哥看清了你的人品,把你放在办公室里的那些相册什么都扔掉了,算是走出来。”

    扔了……

    叶一心的小脸泛了白,记得以前唐时说过,把她照片放在办公室里,就是想时时刻刻能看到她,疲惫会全无……

    “挺好的,走出来好。”她笑着呢喃。

    可不知为何,鼻子竟发起了酸,赶紧低下头,仓皇的用头发挡住眼角处的分泌物。

    检查完,见她带来的只是些衣饰,乔北这才俊脸微松,“还装什么深情人设,买这些衣服舒荨又不能穿。”

    知道她不管做什么,乔北都有话损她。

    叶一心索性保持了沉默,走到了病床前,柔柔的看着叶舒荨。

    她被剪了个短发,看得出来手法笨拙,边角并不齐,刘海像狗啃似的,贴合在她的瓜子脸上,多了几分可爱。

    叶一心看着发型不禁觉得好笑,试探性的问:

    “头发是你剪得?”

    提到这里,乔北只觉得扎心,尴尬的轻咳了声,“是啊,不好看也不用你管。”

    “你很用心的,谢谢,你一有空就来照顾我妹妹。”

    叶一心满眼真诚的看着他。

    “你……”忽然煽情,乔北说不出狠话了,“我乐意,我早就答应过舒荨会好好照顾她,男人决不能爽约!”

    但若不是喜欢,又何会如此上心?

    碍于发型实在太丑,叶一心又翻出剪刀给叶舒荨修了下边,末了,用海绵扫掉她脖颈的碎发,她忽然就笑的有些得意:

    “舒荨,以前院长妈妈不给我们钱剪发,都是我亲自来帮你,每次扫碎发时你都缩着脖子,可怕痒了,害得我水平发挥失常,现在你可终于乖乖栽在我手里了。”

    叶一心装好了剪刀,这才握住了舒荨的手,看着她那熟睡的面孔,唇掰微抖,嗓音哽咽:

    “舒荨,就算是累了也休息够了,该醒过来了,我们这么多爱你的人都在等着呢。”

    这一副画面,看着挺令人感动,乔北眼泪含在眼圈,就在这时,忽然他口袋里响起了来电铃声。

    他赶紧划过了接听键,听完那边汇报声后,差点手机都摔了出去,脸上充满了暴怒:

    “怎么会这样,明明合作案一直进行的都很顺利,是谁在背后捣鬼?”

    那边的人不知交代了些什么,他低骂了句‘废物’,又立马吩咐,“先保护好时哥,我这就回公司去。”

    是唐时。

    他出事了!

    叶一心偷听完后,当场脸色就大变,询问着乔北,“他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北的坏心情,连带着对她的态度也冷了下来,讥笑道:

    “不觉得太假了吗?你还会关心时哥吗?

    他的话,如同一道枷锁那般,狠狠钉住叶一心的身体,无情的将她推进地狱中。

    清楚的提醒着她:

    所有的关怀,现如今,只能是笑话一场。

    还未叶一心收敛好情绪,忽然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杨姐的嗓音很凝重,“一心快回来,有紧急大新闻!”

    她有强烈的预感,是有关于唐时无疑。

    于是,给小护士交代照看好舒荨,叶一心就拎上了包,打车匆匆回到了杂志社。

    此时,新闻社所有的人都围着杨姐成一团,不知讨论什么,叽叽喳喳。

    “杨姐。”

    叶一心气喘吁吁的赶过去,咽了下吐沫,“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心,你来的正好,快来看。”

    杨姐拉着她凑近了电脑,指着那一条新闻,解释道:

    “据悉,唐时前几个月投资的娱乐场大项目,有两个男员工被铁板砸死,警方检查后发现,很多建筑材料都不合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