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 第174章 他何曾畏惧过

第174章 他何曾畏惧过 bet36365真正的网址

上一章        婚如烈酒:唐少,请放手最新章节        下一章

    “你是谁?”

    这时,她的耳边响起了男人浑厚的低斥声。

    叶一心回过头来,看向了从门岗里走出来的老大爷,他穿着一身古朴的高领大衣配黑裤子,并无再多的装饰,头发很白。

    “王伯,您好。”

    她将扣子揣在裤袋里,走了过去。

    “我在这附近干了多年,你知道我的名字不难。”王大伯说着,就指向了门口的牌子,提醒道,“但姑娘,你没看到那路人止步吗?”

    “我是记者,想采访您一些问题。”叶一心解释,又掏出了记者牌。

    可王伯却摇手拒绝,“我就一个看门的糟老头子能懂什么,关于此次案件我根本连边毛都不知情。”

    但出于记者的敏感和谨慎,叶一心却觉得他拒绝的越干脆,就越可疑,深吸了口气,一字一顿的答:

    “王伯,排除掉记者身份,我还是唐时的前女友,只想与您进行十分钟的交流,可以吗?”

    没成想,王伯一听到跟唐时有关后,当场脸色就大变!

    “不,都别想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他眉眼露出了怯懦的情绪,烦躁的低斥,“你赶紧走,离我远一点。”

    说着,他就迈进屋内,就要关上门。

    叶一心上前了一步,紧握住了门缝,目光锋利,“王伯,若真不知情你何必急着躲,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你……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从法律上来讲,包庇也是一种罪行,拖得越久罪名就越大。”叶一心嗓音故作阴冷。

    果真,王伯被抓住了心弦,身躯一颤,眼底里的恐惧越浓。

    情急之下,他手下一用力,门就被狠狠关上,叶一心也被夹到了手,很清楚的听到‘咔嚓’骨头声响。

    “嗯,啊……”

    她叫出声来,王伯才吓得一跳,赶紧将她的手弄开,无奈道:

    “姑娘你这又是何必呢,你一个弱女子知道太多的真相,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说不准还会遭杀身之祸,赶紧走,以后也别再来了。”

    说着,他就又重新锁好了大门。

    而叶一心看着那紧掩的门,双眸里充满了不屈,但只维持了一会儿,手指上的疼痛,又疼的她额头直冒着冷汗。

    杀身之祸……

    她的脑海中徘徊着这句话。

    到底,是什么样的隐情,严重到连调查都会遭杀身之祸?

    ……

    此时。

    别墅里灯光微亮,寥寥几人都未曾有多言语,一片肃冷气息。

    书房内,乔北刚挂电话,来到书桌的男人面前,交代道:

    “时哥,宋官员那边拒绝了与我们的交谈,执意要交给警察处理公道,而死者的家属们也拒绝了赔偿,集体起哄要到媒体记者前去闹。”

    闻言,唐时的俊脸沉下,眉头拧紧,眸光思索。

    “我就纳了闷了,任何一样木材都是我亲自参与,用的都是最贵的,怎么就被人掉包了呢。”

    乔北一脸气愤,又郁结道,“要我说,这帮人也可真是够无理取闹,完全不听解释。”

    唐时冷笑,薄唇轻启,“这还不简单,有人在背后操作,他为了把我挤出公司,可真是费劲心思。”

    以老百姓们的能力,不可能傻乎乎的往枪口上撞。

    而能不畏惧他,做这件事的受益者,就只有唐朗一个了。

    “可恶,这个黄鼠狼才在唐氏待多久啊,就敢玩这种手段,吃相也太难看了。”

    乔北恼的直跺脚,唐时却保持沉稳,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敲着键盘,盯着电脑上显示的事发新闻,漆黑的瞳孔被屏光折射出一道冷泽来。

    他身为领导者,耍情绪没用,得赶紧解决问题。

    乔北看着,眼角逐渐垂下,低落道:

    “可时哥,连警方都找不到对我们有利的证据,真要平白无故受冤枉吗?”

    “不可能。”

    唐时俊脸线条紧绷,冷冷道,“欠我唐时的,我都会一一讨回来。”

    只是暂时的忍耐。

    “吩咐下去,明日我要开澄清会。”

    “时哥,这关头上实在太冒险,我们要不要躲躲?”

    “我唐时字典中,就没有躲这个字。”他面无表情,口吻却极其霸道,他不能躲在家里,不然公司就会被唐朗以及股东们吃的皮都不剩。

    连生死磨难,他都一路淌着血水走过来,这又算什么?

    除了那个女人给他的情伤之外,他何曾畏惧过?

    ……

    叶一心回到了宿舍,珠珠给她的手上药包扎,嘴上不停低骂道,“叶一心你这个疯子,没事挡什么门,在严重点,你这关节就会被夹断!”

    叶一心为了忍疼痛,唇掰都被咬的出血,事后,却还用完好的那只手抚摸她的下巴,笑着调侃:

    “别生气啦,我这不还有你这个贴心小棉袄嘛,乖,等我忙完请你吃大餐。”

    “哼,谁稀罕你的东西。”

    珠珠的气都消了一半,低着头,整理着医药箱。

    待到整理完,前后都不到七分钟,她在看过去,就见叶一心坐在电脑面前,一只手不得劲,就抬起那被纱布包成包子状的手,笨拙的敲着键盘。

    她手指正发炎,抬一下都疼,眼角禁不住泛着泪光。

    她是个坚强的女人,但十指诛心啊!

    “叶一心,你不想要手就早说,我拿菜刀帮你剁了。”珠珠都看不下去,怒气冲冲上前,要帮她关掉电脑。

    “别啊。”叶一心用受伤的手挡住,可怜兮兮道,“我废了好大的劲,才能把唐时这些年的功绩查到。”

    珠珠看着她,气的深呼吸,“你忘了你们已经分手了,你忘了他怎么把你扔在警察局了,你这么做他领情么!”

    叶一心的脸不有半点血色,眼色也暗了下来。

    缄默了好一会儿,她的嗓音才缥缈的像不存在,“我没忘,可能怎么办,我爱他。”

    她怕是患了一种病。

    并且还无药可医。

    珠珠气的直接摔门就走,叶一心无奈的勾唇,只能事后在哄她,继续艰难的用受伤的手做着整理。

    这一调查,她尤其的欣慰,唐时在商界多年,从来没有过黑历史,不管别人相不相信,她却很肯定,他绝对不会做害命的事。

    “咔嚓!”忽然门又被推开,珠珠竟重新走了进来。

    并且她身后还带着新闻社专负责做数据眼镜蛇,李华进门。

    “这是?”叶一心有些尴尬。

    可眼镜蛇却走到了她的身后,环着胳膊,双眼扫视了眼她的电脑,面无表情的问,“就把唐总的功绩整理出来是吧?”

    “没错,你看这丫头的手肿成那样,也做不了这些啊,你吃点东西帮帮她。”

    珠珠回答,抱着一堆零食放在电脑桌上,对叶一心挤眉弄眼,“你还不快起来,给人让座啊。”

    叶一心顿时明白,赶紧起身,看着珠珠,眼底里也流露出感动之色来。

    好朋友就是嘴上对你说骂,转眼,她又会尽全力去帮你。

    眼镜蛇在电脑上敲了一长串代码后,又点了一下‘enter’键,很快电脑整个就黑屏下来。

    见状,叶一心紧张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我之前整理的那些资料不会全没了吧?”

    “你的那些资料全国人民都能调查出来,毫无任何意义。”

    眼镜蛇满脸都是鄙视,撕开了薯条袋,盯着正在加载的屏面,咔嚓咔嚓咬着。

    叶一心尴尬的愣在原地,也不敢得罪眼前这尊大佛,大概等了将近十分钟,加载完成,眼镜蛇修长的手指又在键盘上操作一番,唇角勾勒出得意的弧度:

    “搞定!”

    叶一心和珠珠连忙上前,紧握着鼠标,翻阅着那一连串唐时近几年谈过的合作,还有些照片,都是别人从不知晓的。

    “行啊你眼镜蛇,够全面的。”珠珠惊叹不已。

    “我也是从我爸爸口中得知这个代码,顺便记下了,不过唐时虽手段狠毒,但从没做亏心事,比那些奸商可强多了。”眼镜蛇淡然的说。

    而叶一心听完后,却心绪复杂。

    她重新端量着眼镜蛇才发现,这个在办公室不起眼,爱睡觉的理工男人,却穿的一身名牌,光是手腕上的手表都价值七位数。

    还知道唐时的隐藏代码,一看背景就不错,但……这样的男人为何会来它们小小的杂志社?

    忽而,眼镜蛇侧过脸看向她,金丝边的眼眶下视线很锋利,双眸对视,叶一心缓过身,柔声道:

    “谢谢你了,我欠你一个人情,回头请你吃饭。”

    “准了。”眼镜蛇站起身,一手搂着薯片,一手揉捏着脖颈,打了个哈欠,“我得回去休息了,对了,你的手挺严重,最近就别去碰水,我有个治跌打损伤很有效的药膏,下次来带给你用。”

    说完,他就快步离开。

    没看出来他还懂医术?叶一心看着他修长的背影,感到惊惑!

    第二天,唐时要召开澄清会的事情,以光速传遍了各个圈子,各家媒体记者早就扛着设备去蹲点。

    叶一心看完新闻后,急的额头冒汗,问商界谁还有这个男人的胆子大?一个不好,就不怕遭受死者家属的报应?

    的气归气,但她还是跟杨姐请示后,带着伤,跟着前去采访。

    这次的人群拥挤的阵势,明显比昨天在公司还要多两倍多。

    好不容易才挤到了会场,原本叶一心是跟珠珠一起走的,现在却被挤得分散开,她那受伤的手不知被碰了多少次,肿的堪比胡萝卜。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